老高誤讀尼采事件:我希望知識分子切莫以嚴格的方式去鞭笞這個世界

老高誤讀尼采事件:我希望知識分子切莫以嚴格的方式去鞭笞這個世界
Photo Credit: Youtube頻道「老高與小茉」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希望知識分子切莫以嚴格的方式去鞭笞這個世界;知識分子的責任不是斥責民眾的愚昧無知,而是把晦澀難懂的知識,以平易近人的方式傳達給民眾和世界。

文:林嘉燕(馬來西亞博特拉大學中文碩士生)

著名網紅「老高與小茉」在1月13日上載了一支標題為《雞》的影片,但內容討論的不是雞,而是著名德國哲學家尼采的著作——《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兩天後,《關鍵評論》刊登了一位哲學系碩士生朱建豪的文章,題為〈「老高與小茉」最新一期影片中,對於尼采哲學的理解幾乎全部都是錯誤的〉,糾正老高在影片中對尼采生平及其著作的錯誤理解。

文章上載不久後,馬來西亞一些閱讀群組與某知識分子針對此事議論紛紛,頗為支持朱建豪先生的言論。有者甚至針對出生地,把話題引向政治立場。但點開他們貼文留言處可以發現,這些本地知識分子從未看過老高的影片,但為何評論他人時,言語之中卻充滿偏見與挑釁?當下我非常訝異,什麼時候專業人士也變得跟鍵盤俠一樣具有攻擊性?

這裡我不談網紅老高與哲學系碩士朱建豪先生哪個說得對,因為很慚愧我從未讀過尼采的著作,對尼采的認識也不及朱建豪先生深入。但我想針對「知識分子與民眾對話的方式」這樣的觀點提出一些淺見。

shutterstock_43921401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朱建豪先生在其文章提出許多關於尼采的專業觀點,這裡必須感謝和贊許朱建豪先生,因為他盡了自己身為哲學系知識分子的責任,引領讀者更準確地認識尼采這位哲學偉人。但文末他卻說出一段在我看來帶有個人情緒的話:

看來老高並沒有真正地認識尼采,也不願意花時間對尼采做出最基本的認識為觀眾負責、為作品負責、為自身的求學態度負責……

我非常理解朱建豪先生想捍衛自己的學術領域,不容許任何錯誤與扭曲的見解,但我認為朱建豪先生這句話似乎過於嚴苛。我的疑惑是,面對該專業以外的普通民眾,我們真的能以百分百嚴謹的科學態度去要求他們嗎?

《看理想》策劃人梁文道先生在其著作《我讀》,說過一句對我影響至深的話:

讀書到最後,是為了讓我們更寬容地去理解這個世界有多複雜。

在求學路上我不斷用這句話提醒自己,做學術、做研究從來都不是站在一個從上往下的角度,而是站在一個水平線上與大眾交流。作為一名學術人,除了累積知識,其實更重要的是培養良好的學習態度與說話藝術。專業的學術交流,從來都不是以晦澀、對立且具有攻擊性的方式展開。

如果知識分子持續站在至上的位子去要求民眾,其結果只會導向「自說自話,不知所云」。博學多才的翻譯大家朱光潛先生,在《給青年的十二封信》中,與青少年對話時以朋友相稱,可見他將自己擺在與青少年同等的位置上來傳授自己的人生經驗。這種謙卑的傳播知識方式,是現代專業人士與知識分子必須學習與加以實踐的。

回到剛才的話題,老實說,除了哲學系的學生會特別關注尼采,我相信大部分民眾看到「哲學」一詞早已逃之夭夭,又何來《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呢?(文學亦如此,過來人深有體會)老高影片底下有一名觀眾的留言值得思考,他說:

影片、文字都看過後,就一哲學門外漢覺得,一個引起我興趣,一個令我噁心了……我等凡夫俗子看來是不配碰尼采了。

他的言辭雖然有些偏激,但他傳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現今社會追求的是一種快速、便捷且娛樂性質高的內容。

可能有人質疑,難道學術要為了部分民眾摒棄原則,擁抱毫無價值的內容嗎?其實不是。學術必須嚴謹,但面對大眾時,學術也得創新。如果不想讓泛泛之輩對某專業領域指手畫腳,那麼知識分子面向大眾時,也得尋找新的出路,比如站在民眾的角度思考,尋找他們容易接受的表述方式。

shutterstock_48186920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就著這個話題,我想跟大家分享我當兼職講師期間的一些親身經歷。我面對的聽眾,是一群中文系以外的學生。中文課對他們而言只是一個累積學分的必修課,什麼魯迅、張愛玲、徐志摩他們一概不通,也毫無興致。

為了引起他們的關注,我只好借助「男神」、「女神」、「曖昧」、「渣男」等詞,以偶像劇的方式敘述徐志摩和他生命中三個重要女人之間的愛恨情仇。但倘若我的開場白是:「徐志摩是中國著名新月派現代詩人,20世紀20年代初與友人創建新月詩社……」我想我可能連一位學生的注意力都吸引不到。

另外,網民的留言也不容忽視。我發現老高影片底下,有許多觀眾都留言說:「想重新認識尼采、今晚重溫《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下一個書單就是尼采啦……」如果影片能提升觀眾的閱讀能力,願意接觸哲學,就像徐志摩的愛恨情仇能吸引哪怕兩至三位學生願意為他的作品、為經典買單,那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就沒有必要對民眾的認知程度過於要求嚴苛。當然,我也贊成錯誤必須糾正,但糾正的同時也得謹慎處理,切莫把願意踏出第一步的人拒於門外。

文末引用朱老先生的話與大家共勉之:

就智慧說,學問是訓練思想的工具。一個真正有學問的人必定知識豐富、思想銳敏、洞達事理,處任何環境,知道把握綱要、分析條理、解決困難。就性格說,學問是道德修養的途徑。蘇格拉底說得好「知識即德行」。

我希望知識分子切莫以嚴格的方式去鞭笞這個世界;知識分子的責任不是斥責民眾的愚昧無知,而是把晦澀難懂的知識,以平易近人的方式傳達給民眾和世界。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