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離島立委到楊前署長,藍營正染上政策論述的「錯亂症候群」

從離島立委到楊前署長,藍營正染上政策論述的「錯亂症候群」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把專業流派之別或個人尊貴高低無限上綱,從過去的口罩、普篩、疫苗中的「防疫聖戰」,楊先生早已脫離理性的範疇,使得討論的焦點跨過了客觀的門檻,從而進入到意氣用事甚至泛政治化或政黨鬥爭的領域,而藍營也非只有他一人有這樣的行為。

「夏蟲語冰」源自於《莊子・秋水》,文本爲「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直白說就是類似白費唇舌或對牛彈琴之意,或者用以批評某些人處在不食肉糜、自我感覺良好的精神狀態。

之所以出現這個結果,對話者見識淺薄或資質駑鈍為其主因,刻意扭曲理性思考的結構、顛覆公共事務的本質則是人為因素,除了帶風向外,試圖彌平是非善惡之間的距離,徒增議題攻防的成本為其目的。因為他們清楚正面論述不存在可辨性,唯有創造語境陷阱才能將對方拖入泥沼,其後在同溫層中宣稱自己贏得了一場戰役的勝利。

深入觀察,國民黨在欠缺核心價值與論述貧乏的狀況下,使其在公共政策的議題攻防中處於極端被動的困境。

深刻反省,進行典範轉移是理性人解決問題的方法,然而在父權權威、道德二元論以及情緒勒索的政黨文化下,任何試圖挑戰既有價值或既得利益的言行,都被視為是離經叛道的行徑,在此綿密卻又講究階層的扈從體系下,政治正確往往是另類明哲保身的理性抉擇,往同溫層靠攏的現象比比皆是,最後各種脫離現實、違背客觀憑藉的言論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最後就是造成劣幣驅逐良幣或集體精神錯亂的結果。

只講自己支持者想聽的部分,來證明自己是對的

舉例來說,某位離島選出的立委,竟然在政論節目中宣稱台灣選擇國防自主的戰略,及其發展各種具有嚇阻效果與源頭打擊的武器,是「窮兵黷武」,因此才是破壞兩岸和平的始作俑者。

姑且不論這位委員是否理解嚇阻理論中有關「相互保證毀滅」的假設——亦即擁有第二擊的報復能力就是避免對手先發制人的戰略價值,但是就客觀層面,始終不願意譴責中國才是真正威脅區域平衡與兩岸關係的加害者,對於對岸俱增的軍事支持視而不見,問她如何解決問題卻如鬼打牆版跳針。

明眼人都知道她根本犯了邏輯上「倒果為因」的謬誤,扯了半天就只想把所有責任歸咎於台灣不識相,幹嘛敬酒不吃吃罰酒呢?

國軍戰備週  陸軍3部戰車罕見出現宜蘭街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又譬如說,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最近的失控言行就是另一個典型。在整個防疫過程中,楊先生頻繁發言的意義,只為達到驗證陳時中為錯,自己見解恆真的目的;這一點本來無可厚非,文人相輕或自命清高,永遠活在自己當官或在學校被人簇擁的滋味實在不壞,畢竟「官大學問大」、「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就是藍營傳統政治文化的一環。

諷刺的是,楊志良最大的問題就是把專業流派之別或個人尊貴高低無限上綱,這已經不是專業與科學的問題,而是他個人在意識形態上的「防疫聖戰」,從過去的口罩、普篩、疫苗中,楊先生早已脫離理性的範疇,使得討論的焦點跨過了客觀的門檻,從而進入到意氣用事甚至泛政治化或政黨鬥爭的領域。

「為反而反飢渴症」的毛病,久了必定會造成嚴重後果

不客氣地說,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草就是楊對染疫醫生的指指點點與不倫類比。

他固執認為他的「假設」足以構成醫生被懲處的「理由」,然後將紐西蘭機師的問題相提並論,面對社會輿論的批評完全沒有自省的能力,取而代之的則是更激烈的「道歉門都沒有」或「大放厥詞」情緒發言,在外界看來他就是那種話說得越走鐘,錯誤也離譜的典範,像極了一戰時義大利某位敗軍之將的說法:就是大家普遍誤認我的錯誤,才能證明我的絕對正確。

這難道不是一種匪夷所思的「夏蟲語冰」嗎?

更有趣的是,國民黨中央在沉寂了多日後,其發言人出來發表「力挺楊志良言論自由,同時力挺醫護人員」的矛盾言論,所持理由竟是楊的批評惹惱蔡英文政府,才會面臨綠營上下的圍剿。

這種說詞不僅提油救火,同時暴露了國民黨自身「為反而反飢渴症」的毛病,似乎只要是批評謾罵民進黨的言論就是「政治正確」的觀點,可以不在乎是否符合邏輯,也不管是否違反理性專業,這就是這個黨當下的政治氛圍與集體錯亂的現象。

機師、醫師染疫不同命?陳時中:無法相提並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後,有兩位資深媒體人也加碼護航,女的宣稱「指揮中心別再大內宣,自以為神」,男的表示「台灣可以包容川普的惡,卻容不下楊志良的善良」。前者除了華麗空洞又情緒的詞彙外,又給了什麼建設性的防疫建議呢?後者根本就是一種概念置換與扭曲邊界的遁詞,說穿了就是藉由將川普絕對妖魔化來轉移楊的根本問題,只需一句話就可戳破這個謬誤:「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可笑的是,這些指控與批評用在對岸的防疫政策完全一體適用,「妄議中央」的高級黑恰如其分且入木三分,只是兩位不自覺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