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蔡明亮的十三張臉》主編孫松榮、曾炫淳(下):台灣電影重新起飛,但嚴肅評論與學術研究卻相對薄弱

專訪《蔡明亮的十三張臉》主編孫松榮、曾炫淳(下):台灣電影重新起飛,但嚴肅評論與學術研究卻相對薄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訪邀請《蔡明亮的十三張臉》一書的主編孫松榮教授與曾炫淳先生,圍繞著主角蔡明亮導演,這位臺灣/華語電影一個特殊的存在,進而開展出不同的學術討論。

文:王振愷

編註:本文特別感謝孫松榮教授與曾炫淳先生針對訪談稿的悉心補充。

  • 緩慢:緩慢電影(slow cinema)這十年來可以說是西方電影研究的一個顯學,而蔡明亮作為重要代表導演,這次在編輯上也特別將張小虹教授〈台北慢動作:身體-城市的時間顯微〉與林松輝教授〈在城市裡「慢」走:「慢走長征系列」與奇觀式的時間實踐〉這兩篇討論緩慢的文章前後並置。有趣的是張教授的文章早在2007年已經完成,再到2014年林教授的專書《蔡明亮與緩慢電影》出版,近期西方甚至出現緩慢電影的社群,這個討論範疇呈現了什麼趨勢?

孫松榮(後簡稱「孫」):緩慢電影變成一種命題,2008年前後才算真正成為學術研究的重要題旨,至今已有多本以此為題的英文專著問世。張小虹老師在文章中提到其實早在1998年日本東京舉辦「世界中的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 in the World)研討會中,美國影評家羅森堡(Jonathan Rosenbaum)就以「小津的電影慢嗎?」(Is Ozu Slow?)作為發言的題目

林松輝老師則在專書中,提及法國影評家米歇爾.西蒙(Michel Ciment)在2003年論及當代緩慢電影(cinéma lent)現象。不管是羅森堡還是西蒙,他們對於緩慢電影的討論不約而同都來自電影評論界。日後,電影學術研究緊追在後,強化並做了不同面向的深度延展:在張老師的文章中,緩慢跟身體有關,更和時間密切相關。她思辨的緩慢架構在德勒茲「時間—影像」上,可說既補充又拓展了德氏哲學在當代台灣影片的理論概念。

理論之外,緩慢電影也與全球藝術電影的發展趨勢息息相關,尤其跟城市文化與影展文化脫不了關係。這樣的趨向不只反映在電影工業,也出現在當代藝術領域中,對我來說,其實就是包含在動態影像藝術(moving image arts)的大環境之中。當然,緩慢電影無疑是對於好萊塢等電影主流工業所做的反思與反動。

老實說,就電影史發展而言,這種影像對於速度感的逆轉也並非偶然的。在20世紀初期,愛森斯坦與維多夫之所以強調蒙太奇與間隔(interval)等概念,那是因為沙皇時期的主流電影是非常緩慢的,長達好幾分鐘的鏡頭是司空見慣的事,可以說是傳統與保守價值的代表。當時,講求快速就意味著革命與現代性的進步意義。然而,快速在經歷戰爭、浩劫、金融風暴及氣候變遷等重大事件後,人們回到了某種反速度的修復狀態,緩慢似乎成了對於進步主義與快速主義的批判,當然這也是對於現當代電影美學的積極反思。

蔡明亮談新片  盼啟發電影製作新可能
Photo Credit: 高雄電影節提供
  • 導演與學術間的關係:蔡明亮在台灣/華語電影一直是個特殊的存在,甚至是站在台灣電影主流視角之外,但他與學界一直維持良好互動,卻又不容易被評論或是學術所牽引,蔡明亮為什麼可以達成這樣與學術的連結?台灣電影未來還有可能出現另一個蔡明亮嗎?

:應該說,沒有一位導演會被評論或學術研究給牽引的。這同時可意味著,創作者不必在乎評論或學術研究(更誇張的說法,他可置之不理)。反過來說,也是指評論與學術研究在面對任何的導演作品時,都是處於自由、獨立與具有創造力的存在狀態。

回到蔡導,他的創作是流動與寬廣的,並不設限。從2013年開始他宣稱不拍長片之後,蔡導反而更積極展現出不同的創作類型,他展開了影像的想像力,透過接近手工業的獨立製作方式拍片。在台灣其實很少看到一位電影導演創作方式能夠如此多元,他的作品有足夠創造力,這很自然地觸發學術領域積極地將他視為研究思考的對象,藉此拓展關於電影研究在美學與理論的種種可能性。

例如蔡導進入美術館展覽、拍攝VR、各類短片等,既在拓展自身,也是一種關於電影的嚴肅提問。由此,他到不同場域進行對話,所觸及的觀眾比起只在影展出現的影迷來得更寬廣,影像創作不再只限於電影院了。

例如《不散》與《你的臉》,除了既有的電影放映,還延伸出不同的展演形式,更帶有現場性、記憶與情感等特質。另一個特殊性還在於,蔡導並不將電影視為商品,而是該被典藏的藝術品,不是那種屬於觀眾消費完就離開或是購買DVD的狀態。

他製作典藏《臉》的檜木箱子,就是為了貫徹影片等同藝術品的做法。在我看來,創作之於蔡導有時接近一種精神活動甚至儀式。但同時,我們也可看到他還是繼續到街上賣票、甚至直播唱歌等,宣傳自己的創作與藝術理念。

現在電影相關系所導向學科化,對於拍片都有一套既定的教法,追求技術上的到位,所以具有一套製作與敘事的規格化運作邏輯,凸顯藝術理念未必是最關鍵的環節。目前台灣影視發展蓬勃,但具有高度創造性的作品其實是有限的。我覺得電影應該是一種具有獨特影像表達與高度風格化的藝術形式,就像好的文學作品、繪畫、音樂一樣,能創造出前所未有的表達語彙及給予觀眾特別的經驗感知。

  • 文化國家隊:如果以蔡明亮作為台灣/華語電影研究的一種典範,可以看見與近期由國家文化政策與單位導向牽引出的台語片論述現象有所不同,而且蔡導一直都逃逸在台灣國族論述之外,以您作為藝術與電影學院的學術位置,對於目前「台灣國家隊」的看法?

:鄭麗君部長前幾年曾提出「重建台灣藝術史」政策,藝術界非常積極地回應,例如國立台灣美術館就展開很多相對應的研究與專書等出版計畫,美術界放在各式各樣的出版與研究的資源顯然是很多的,令人羨慕。還有,大大小小的展覽活動更是少不了。回過頭來看電影領域,我的初步觀察是相關單位(如以改制前的「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為例)的回應相對而言就沒有那麼廣那麼深,顯然力道有限,資源明顯不足,不管是研究還是展覽等具體結果的可見性是比較低的,遠遠無法相比。這可以說是美術與電影領域之間在資源上的巨大差異,後者無疑值得更被加強。

這個問題也可以回應到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升格成「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之後,位階與核心工作是什麼等關鍵問題?老實說,它的定位與台灣電影學術研究的曖昧不明是很類似的。如果把「重建台灣藝術史」改成「重建台灣電影史」的議題,是誰要主責?是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還是回到學院?這也牽涉到這樣的研究是不是該由國家層級的單位去主導?

重新發現與重建過去被忽略的電影史之種種,這包括歷史性的電影作品研究與引介,當前台語片的出版無疑是核心重點之一。除此之外,如果要朝更有思想性與理論性的研究工程,例如是否可能透過對於現當代導演作品的計畫性研究進行提升?我認為未來或可朝以台灣歷代重要導演及其作品的論述作為系列性的出版為目標之一,例如從李行、白景瑞、陳耀圻、宋存壽、陳坤厚、侯孝賢、楊德昌、張毅、萬仁、李安、鍾孟宏,到魏德聖等導演都可以是很好的研究對象。

蔡明亮新片柏林影展首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 台灣的電影研究:與《入鏡丨出境:蔡明亮的影像藝術與跨界實踐》著作一樣,其實在蔡明亮電影研究背後,其實更大意圖是針對當代台灣/華語電影研究的現況進行反思,當時孫老師您曾提出「台灣學術到底有沒有電影研究?」的提問,七年過去了,您覺得是否有所改變?此外也想詢問炫淳,未來交通大學出版社還有電影研究叢書出版計畫嗎?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