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時代落幕,讓我們檢視他為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遺產

川普時代落幕,讓我們檢視他為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遺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帶給美國和世界的遺產,當然不只是推動更多對台軍售、穩定中東局勢還有幫助俄羅斯壯大而已。比如從美國空軍脫離出來的太空軍,還有從太平洋司令部擴編而成的印太司令部,都將跟隨我們一起進入拜登時代,且永永遠遠影響著世界軍事的發展。

長達四年的川普時代,終於要就此宣告落幕了,讀過筆者文章的各位讀者們想必知道,我從來都不是川普的欣賞者。四年來,無論他給台灣多少看似有外交突破的希望,始終都只能從筆者筆下得到「口惠實不至」的評價。而從他一上任就退出TPP,導致中共藉由RCEP快速整合西太平洋經濟體的情況來看,川普非但沒有成功圍堵對岸,就連美國的亞太霸主地位都開始失去。

他把台灣形容成「筆尖」,又拋棄庫德族盟友,讓筆者深信他的終極目標是把美國帶回孤立主義的時代,而且還是最古典的孤立主義,完全從歐亞舊大陸棄守。當然今天美國秩序的維持,完全有賴於美利堅合眾國1945年以來對全球化進程不遺餘力的支持。美國如果真的退回北美大陸,美利堅的繁榮也終將快速走入歷史,讓世界陷入更大的不穩定之中。

筆者甚至直到現在,都認為川普與普亭存在著不光明的交易,否則的話他不會輕易從敘利亞、伊拉克跟阿富汗撤軍,讓俄羅斯成為中東和中亞的新霸主。整整四年下來,美國後冷戰時代以來在歐亞大陸的地位在他手裡被俄羅斯與中共分食。所以今年的11月3日,筆者都在祈禱拜登(Joe Biden)能當上美國的第46屆總統,深怕美利堅時代會在川普手裡終結。

不過筆者向來認為,任何歷史人物無論有多負面,都還是能給我們這個世界帶來一些資產。如今川普已經下台離開白宮,也終於成為歷史人物,能夠讓我們好好省思他給我們這個世界,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遺產。他這些遺產交到了拜登總統手中以後,又有哪些會為新政府所延續,哪些會被拋棄?就由筆者在本文中跟各位一一分析。

rmpt4lydz40hn195q7vzsgmpdqg8lx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強化國軍戰力

首先還是川普任內通過了許多對台灣的軍售,包括了F-16V戰鬥機和M1A2戰車在內,基本上是除了F-35之外所有能賣給中華民國的都賣了。包括海馬斯多管火箭(HIMAS)、AGM-84H/K距外陸攻飛彈(SLAM-ER)、MS110新式偵照莢艙、岸基魚叉反艦飛彈以及MQ-9B海衛士無人飛機等武器,都對提高國軍遠程打擊能力有極高幫助。

尤其中共近年來海軍和空軍實力大增,又不斷挑戰海峽中線周邊空域和海域的安全,台灣迫切需要新的武器裝備來予以反制。海馬斯多管火箭搭配魚叉反艦飛彈,能給中共兩棲登陸船團,包括075兩棲突擊艦乃至於各型航空母艦致命性打擊。距外陸攻飛彈、新式偵照莢艙與F-16V搭配後,中華民國空軍對大陸港口、機場以及其他軍事設施的精準打擊能力也會有顯著提升。

MQ-9B無人機的來台,則可有效提升國軍巡視台海周邊空域的時間,大幅降低空軍飛行員執行任務時的疲憊感。在中共不斷派機挑戰海峽中線的今天,海衛士擁有長達40小時不間斷飛行的時間,剛好解決了中華民國空軍以現役武器裝備所解決不了的問題。即便是南海與東海等爭議領空的安全,靠MQ-9B來守護也沒有問題。

當然這些軍售,或多或少都引起了兩岸以及美「中」關係的緊張。鑒於國軍該買的武器都買了,相信拜登總統上台後,會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再宣佈對台軍售,以緩和與北京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其實川普也是先替拜登做了他應該做,但是上台後卻未必敢那麼大張旗鼓做的事情。從維持國軍軍事力量的角度來看,他還是有相當貢獻的。

RTX6J7S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帶來一個穩定的中東

川普上台後對世界的最大貢獻,應該沒有人懷疑是擊敗了盤據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當然對抗伊斯蘭國的戰爭,其實是從歐巴馬(Barrack Obama)先開始的,而且地面攻擊的主力始終是庫德族戰士。此外恐怖份子過去一年來停止攻擊的很大一個原因,是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真正打倒伊斯蘭國的應該是病毒。

不過無論如何,歐巴馬總統時代的美軍因為害怕傷及無辜,對伊斯蘭國實施的空中打擊確實比較綁手綁腳。相比起來,川普總統的強硬姿態確實加速了恐怖組織垮台的速度。雖然川普在擊敗伊斯蘭國後,迅速把庫德族拋棄的舉動讓盟友寒心,但是他霸氣的表現還是讓中東、中亞以及東南亞免去了恐怖組織的持續騷擾。

伊斯蘭國的瓦解,也為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蘇丹等阿拉伯國家的和解打下基礎。自小布希(George W. Bush)2003年入侵伊拉克以來,大概沒有第二個美國領袖如川普一樣如此受到中東人民的歡迎。或許川普同時激怒了在亞洲和歐洲的盟友,但是卻給中東帶來了過去20年來所不曾見到過的穩定狀態。

筆者認為,未來上台的拜登總統應該好好維持川普在中東打下的基礎。唯有在中東不出亂子的情況下,美國才有可能把資源與人力投注到歐洲或者亞洲抵禦俄羅斯和中共的擴張。拜登總統也應該竭盡所能與中東各國合作,防止伊斯蘭國還有其他恐怖組織的復活。儘管我們也不能否認,川普的這些成功有相當大部份是靠著對俄羅斯綏靖換取而來的。

RTX6BNS9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俄羅斯勢力的擴張

而川普之所以致力於推動中東國家和解,來自於他希望能盡早將美軍從中東撤出,無論其目的是為了因應中共在亞洲的威脅,還是徹底擁抱孤立主義。而美軍撤出中東後的權力真空地帶,自然是由俄羅斯彌補。所以才會有2019年,以色列總理訪問莫斯科,還有普亭出訪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及土耳其等中東列國的刺激畫面。

仿佛伴隨著美國的主動撤退,俄羅斯成為了全新的中東共主。本來在歐巴馬總統時代,美國已經透過解除對伊朗的制裁拉近了德黑蘭與西方國家的距離。結果川普上台後撕毀諾言,重新將伊朗納為制裁對象,把德黑蘭又推入莫斯科的懷抱。同樣由穆斯林什葉派控制的伊拉克與敘利亞,也都跟著伊朗一起加入親俄反美陣線。

而在歐洲,普亭更被白人極端主義勢力當成了新的救星看待。過去反共抗俄的新納粹們,如今卻認為只有普亭領導的俄羅斯能實踐歐洲價值。美國本身都選出了一個喜歡挑起種族糾紛的總統川普,似乎對走向右傾化的歐洲完全無法扮演剎車皮的角色。川普得罪了歐洲的傳統建制派,更無法將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後的反俄聯盟延續下去。

長久下去,一個由俄羅斯主導的中東和歐洲秩序出現,恐怕不會只是筆者憑空想像。這也是為什麼在今年總統大選中,筆者不斷祈禱拜登能夠勝選的原因。但是換一個角度想,美國從舊大陸抽身,或許換到的是一個可以修身養息的天賜良機,來恢復九一一事件後不斷削弱的國力。反過來,中共與俄羅斯失去美國這個共同敵人後,遲早也會彼此競爭起來,對美國而言未必全是壞事。

RTX8HS7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迎接拜登時代的到來

也難怪有許多人認為,川普這些看似討好俄羅斯的政策,終極目標其實是要聯合俄羅斯制衡中共,就如同1971年尼克森(Richard M. Nixon)聯合中共制衡蘇聯一樣。不過因為川普沒有連任,他到底是不是在執行這樣的戰略,我們也無從證實了。當然如果他其實沒有這樣的計劃,一切都只是個人隨興發揮的意氣之爭,那他的連任可能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川普帶給美國和世界的遺產,當然不只是推動更多對台軍售、穩定中東局勢還有幫助俄羅斯壯大而已。比如從美國空軍脫離出來的太空軍,還有從太平洋司令部擴編而成的印太司令部,都將跟隨我們一起進入拜登時代,且永永遠遠影響著世界軍事的發展。尤其太空軍,前身更是抗戰時與中華民國空軍並肩作戰的美國第14航空軍,這兩個川普時代誕生的單位都與台灣有著密切關係。

另外則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襲擊美國,已經讓全美死亡人數超過40萬,比第二次世界大戰還要多了。相信未來人們溫習川普執政四年的歷史時,也絕對不會忘記他造的這個歷史大孽。不過因為川普的某些發言,還有某些政策,確實也反應了美國部份底層人民的心聲,筆者對於川普這位狂人總統,雖然從來沒有喜歡過,卻也沒有發自內心痛恨過他。

對於即將上台的拜登總統,我期許他能夠牢記川普犯下的錯誤,好好帶領美國人民療傷止痛,好好解決病毒與種族問題。外交上,則應盡可能恢復與盟國的合作還有多邊建制。對華政策方面,則希望能恢復到過往與中國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以避免台灣被捲入戰爭。不過川普政府對中共展示出的警惕態度,無論到底是真是假,確實是筆者認為拜登政府真正該繼承的良好遺產。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