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日本,發展出哪些復甦觀光的「重點支援DMO」?

疫情下的日本,發展出哪些復甦觀光的「重點支援DM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觀光廳於2020年推出「以世界水準為目標的日本DMO最新準則」明確規範任務與營運方式,在整體的觀光政策中也日漸重要,而在京都、兵庫、瀨戶三地的這套「調查、戰略、開發、接納」系統,都是非常好的研究案例。

文:陳柏翰(島島創生Co-Funder,曾任職宮城INBOUND DMO理事)

2016年日本政府發表「支撐日本未來的觀光遠景」,以「觀光先進國」為目標,將觀光視為地方創生的最後一張王牌,是未來GDP達到600兆日圓的重要產業。因此在目標訂定上,希望2030年訪日外國觀光客的消費金額能提升到15兆日圓,而這數字將會超過目前日本最重要的汽車產業出口的金額12兆日圓,即使在COVID-19的影響下,此目標依舊沒有變更,觀光產業將成為日本政府除了出口產業之外取得國外消費的新手段。

為了實現觀光先進國的目標,日本政府加強目的地行銷暨管理組織(Destination Marketing Organization, DMO)的相關政策。

觀光廳於2020年推出正式準則「以世界水準為目標的日本DMO最新準則」明確規範DMO的任務與其該有的營運方式,選出32處有意願促進訪日外國觀光客來訪,且擁有高潛力觀光地的「重點支援DMO」加強援助,甚至響應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積極推廣全球永續旅遊委員會目的地準則(Global Sustainable Tourism Council, GSTC),並推出日本版永續發展目的地準則(持続可能な観光ガイドライン,Japan Sustainable Tourism Standard for Destinations,,JSTS-D),鼓勵DMO支持永續發展,並於今後使用JSTS-D來評價DMO。

在一連串的政策下,DMO的重要性於今後將有增無減,且針對各地的DMO的評價也有可能會陸續進行。然而,在日本政府還沒有完全使用JSTS-D來評價DMO之前,筆者嘗試用業務內容與公司經營狀況的角度,使用以下方式來評價DMO。這也是筆者認為DMO並非只有專注於品牌化或是提高知名度,至少要實現評比方式裡的內容才能稱為「營運觀光區域」。在這評價方式下,各層級(單一地區型DMO、跨地區型DMO和跨區域型DMO)選出各一處來介紹。

1.資訊是否完整公開

如同上市公司一樣將經營整體戰略、實施狀況、財務報表等資訊是否公開給所有利害關係人來評價。

2.利害關係人的參與程度

「以世界水準為目標的日本DMO最新準則」當中指出DMO需要與各界利害關係人取得共識,調整利害關係人的相關事業與與整合,所以從地方政府、觀光相關業者、大眾運輸、居民等參與DMO的相關業務、服務的狀況來評價。

3.DMO業務實施內容

「以世界水準為目標的日本DMO最新準則」當中指出DMO需要持續蒐集各種數據並進行分析,並依據數據制定有明確概念的戰略(Planning),設定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KPI)與確立績效管理循環(Plan -Do-Check-Action , PDCA),並琢磨觀光資源以提升區域魅力或整頓包含區域內交通的大眾運輸、多語言的標示等,推廣針對迎接旅客環境的盤整等各種措施方案。所以根據從DMO的公開狀況來判斷實施內容。

4.財務狀況

「以世界水準為目標的日本DMO最新準則」當中指出DMO需要擁有來自民間行政多方預算來營運,並非只單靠單一來源的預算,因此從財務報表的狀況來判斷是否有好的財務狀況。此外,作者認為根據DMO管轄區域範圍大小,其色彩則不同,所以主要的預算來源也因此不同,管轄區域範圍越大,行政色彩越濃,來自行政預算的比例也越大,反之關轄區域範圍越小,民間色彩越濃,來自民間預算的比例也越大。

000001
單位管轄區域範圍與預算來源 | 作者自繪

在上述的評價角度下,作者認為「京都市觀光協會」、「兵庫觀光本部」和「瀨戶觀光推進機構」是提供其他DMO參考的優良DMO,細節如下。

「單一地區DMO」代表:京都市觀光協會(管轄地區:京都市)

擁有日本世界遺產,也是日本最具代表的觀光地的京都,其中管理經營京都觀光的單位正是京都市觀光協會(以下用稱「京都DMO」),這協會是最早被日本政府選為日本版DMO的法人。

由於京都是日本數一數二擁有許多高水準的文化歷史、自然、人文等觀光景點,因此管理經營這些觀光景點的京都DMO一直是日本政府期待可以成為引領日本各地DMO的優秀範本。現在更是SDGs都市、入選GSTC的Green Destination TOP100的觀光地。實際上京都DMO的經營方式一直走在最前線,可以從官方網站一窺一二。

以下簡介其成功心法:

  • 資訊公開

京都市的管理經營戰略、面臨課題(尤其是過多觀光客與COVID-19後的觀光經營)與解決方式、客戶群、數據收集、財務狀況等所有資訊都公開在官網提供給所有利害關係人,讓大家在對等的資訊下,京都DMO以司令塔的身分與利害關係人互助合作經營京都的觀光事業。

  • 多元的利害關係人的參與

從京都DMO的組織結構來看,可以看到從學術、飯店、文化、交通、銀行甚至是當地工廠加入理事會進行決策。會員成員來看,超過1500會員加入,與當地的利害關係人的互動關係相當密切。

  • 數據收集與明確的戰略

定期收集各種數據,除了觀光客數之外,也調查海外市場對於日本觀光的情感、旅館的營收、迎接旅客環境狀況等調查。還進行綜合調查,針對國內外觀光客的實際觀光的樣貌、滿意度,甚至還針對京都市民對於觀光的情感進行調查,了解京都市民對於觀光的理解與支持度。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