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北雙年展(三):《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上》,以藝術展覽為表現方式的思想展覽

2020台北雙年展(三):《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上》,以藝術展覽為表現方式的思想展覽
Photo Credit: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台北雙年展透過展覽與藝術作品的詮釋,認識你我的存在皆是透過經年累月的細胞、細菌、空氣等等元素的堆積與相互依存。

前言—關於2020台北雙年展

美國學者唐娜哈菈薇(Donna Haraway)每每在演講時總會提到:「我們都是地衣!」(We are all lichens!)地衣,在美國生物學家琳馬古利斯(Lynn Margulis)的解釋中,不僅是一種多物種的共生(symbosis),更是一種共生體(symbiogenesis)。

「透過真菌與綠藻的合作,地衣遍部苔原、成為北極圈動物的的食物,而這些動物則成為住民的食物。」[1]作為共生體,地衣並不是貿然出現的產物,而是透過多種個體(entities)的協力所產生的、具有物質性(materiality)的生命。因此,哈菈薇所說的「我們都是地衣!」不僅不斷強調著人類生命的共創性,也警惕人類之所以是人類,不會只是人類的功勞,一切與一切都互相關係著。

03_Taipei_Biennial_2020_Curators,_Bruno_
Photo Credit: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2020台北雙年展策展人馬汀.圭納(Martin Guinard)(左)、布魯諾.拉圖(Bruno Latour)(右)合影。

2020的台北雙年展《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上》(You and I Don’t Live on the Same Planet),以布魯諾.拉圖(Bruno Latour)在2018年於哈佛大學演講時所提出的理論與假說《我們似乎不住在同一星球上—一座虛擬天象館》(“We don’t seem to live on the same planet”—A Fictional Planetarium)為雙年展做空間與理論的架構。

以五種不同的星球「全球化星球」(Planet Globalization)「維安星球」(Planet Security)「逃脫星球」(Planet Escape)「實地星球」(Planet Terrestrial)「另類重力星球」(Planet with Alternative Gravity)作為你我對自我理解的社會環境做假設,嘗試以不同的實質空間的譬喻、探討你與我對我們所處的地球的不同理解與使用下所產生的社會、政治、生態等具體影響(我們在不同的星球上,而非只是觀念不同)。

對拉圖來說,國際目前面臨的局勢,似乎很難用「你與我都在共同的地球生存,因此,我們必須注重生命、非生命與環境的共生」作為號召。這樣的差異已經大到,好似我們在不同的空間中生活,環境破壞的後果似乎不會是破壞者的後果,這種後果卻需要在其他星球上的其他生命來承受。

以不同的星球作為對現勢理解的分類,每種星球都有對自己的捍衛。在這些星球上,環境與生存模式有著不同定義。在英文中有一句較口語的片語,描述對他人處境的理解:「I can understand where you are coming from」,中文直譯為「我能理解你從哪裡來」。在這次雙年展的五種星球,則像這句話一樣,將立場空間化。你我的理解不同、你我在不同的地方,那將你我的不同立場,透過作品的闡述放在同一個空間裡,是否,我也能夠「理解你從哪裡來。」理解了,然後呢?

2020的台北雙年展,透過運用思想展覽(Gedankenausstellung)的策畫、使用科學與藝術的跨域結合,邀請在思考與嘗試中、跟著懸空的星球往下踏地,找到這五種星球的關聯:你我在關鍵帶(Critical Zone)中的共生、你我的生命與不可或缺的蓋婭(Gaia)調節、你我落地實地(terrestrial)之可能。

2020台北雙年展策展人馬汀.圭納(Martin_Guinard)-1。臺北市立
Photo Credit: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全球化星球

全球化星球上的生存,顧名思義,透過全球化的「交流」得以使星球上的居民生存。全球化作為資本工具、全球化作為利益泉源、全球化作為生存之道。在這個星球展區中的作品皆闡述著某種地區與地區的交涉,某種地區的剝削與他者的獲利。

「全球化是一個被近期對地球現代化的常識所想像的地域。就算想像中間的組成從繪圖學、地質學及地理學而延伸,依然還是一種對地域的想像。這種想像意味著在地球上的大家都可以永遠、沒有任何限制的過著美式生活。」[2]工業化後、福特主義化後,美國社會帶動了產業鏈模式依然持續著影響今日的社會,工廠代工、原料開採、廉價的他國勞工成為各地企業得利的基本模式。

讓.卡通百依.姆肯迪(Jean Katambayi Muendi)的裝置《Yllux》則是這樣的集合體。卡通百依.姆肯迪的作品是他對小時生長記憶的組成。在卡通百依.姆肯迪的祖國剛果共和國,銅做為科技必需品、是整個國家的經濟產物,但在他生長的地方盧邦巴希卻經常停電,在地能取的銅也普遍劣質[3]。

3_1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Yllux》

又或依山.貝哈達(Hicham Berrada)的錄像作品《預兆》(Présage),以拍攝純度極高的毒物硫酸銅,來表現純粹的物質在不同狀況下所產生的干涉,所謂純粹(purity)是一種對照;企圖以此錄像來講述全球化的超適地化(hyper localisation)的問題,以賺頭做的切割、原料開採等單一源頭汲取與剝削所產生的遺毒。

10_1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預兆》(Présage)

維安星球

維安星球的維安講述著國族與民粹主義。在這顆星球上最大篇幅的作品尤拿斯.史塔(Jonas Staal)的《史蒂夫.班農:宣傳大業的梳理與回顧,2018–2019》(Steve Bannon: A Propaganda Retrospective, 2018–2019),透過將川普左右手史提夫.班農的長期拍攝的右派政治宣傳片切割,取出多種聳動的圖像元素,作品將右翼權貴與民眾的恐慌用圖像描述出來。

這裡的維安並不作為一種直接性的嘲諷,縱使班農的荒唐、使用唯恐天下不亂的手法來引起群體恐慌,但這也表示,在美國新自由主義、民粹主義與國族主義之中的主導中,依然有不勝數的民眾支持這樣的想法。美國經濟、軍事力量,傳統家庭觀念等等反對異質社會與環境的價值依然為多數人所供俸。這樣對很多人來說的不安全與威脅,對班農與川普的支持者來說,卻是唯一的安全。

13-2-1606294897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台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史蒂夫.班農:宣傳大業的梳理與回顧,2018–2019》

逃脫星球

逃脫星球對你與我這樣的常民來說,是一場夢境也是一場笑話。要是地球資源耗盡了,我們該何去何從?逃脫星球來自各種富豪對殖民火星的想像,自由在這個星球上,只有少數人才能擁有。就算火星不是一個選項,這些資產階級還是可以到某個不受明顯地球暖化危害的地方挖防空洞、避難室,保護自己,持續擁有把大多數人排除在外的自由。

范柯.荷瑞古拉芬(Femke Herrgraven)的作品《腐敗的空氣──第六幕,2019》(Corrupted Air—Act VI)帶觀眾進入一個架設在美術館空間中的避難室。避難室除了遍布的鋼架、以鋼架架設的房間,還有以透過數位資料化後生存在螢幕上的三種生物。這三種生物透過藝術家製作的數位模型生存。而這些數位生命永遠就在迴圈裡,半等著最後一個在世的人類對他地提及與解放,以及永遠無法得到的救贖。

15-2-1606295227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腐敗的空氣──第六幕,2019》

接近—實地星球/蓋婭/關鍵帶

實地星球是一種辦法,一種接近地球(環境、生態、社會)共生的辦法。靠近或是著陸實地星球前,必須先要了解蓋婭(Gaia)與關鍵帶(Critical Zone)。

蓋婭為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以及琳馬古利斯共同創作的假說。在1960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初期,洛夫洛克被美國太空總署邀請量火星上是否有生命,洛夫洛克透過測量火星的大氣(atmosphere),發現火星的大氣處於一個平靜(equilibrium)的狀態,而地球大氣的化學組成,則是由非常活躍、不同的生命樣態(life forms)所組成的、不平靜(disequilibrium)的樣態[4]。

因此,洛夫洛克總結火星上並沒有生命。而地球大氣不但持續透過生命體的維持、影響化學變化組成,還能夠因此調節氣候。馬古利斯爾後加入蓋婭假說的貢獻,研究了不同的細菌,如何影響大氣層與地球地層的變化。蓋婭的假說提供地球上所有個體與生命體,對調節地球所付出的貢獻,生物圈因此與關鍵帶息息相關。

關鍵帶,第一次在1988年被美國的沉積學家蓋爾艾希莉(Gail Ashley)所提出,大約位置於我們頭上一公里至我們腳下一公里,為一層薄薄的生態圈。大氣、水、石頭、土壤、植物與各種互相反應、合作與共生的生命體都在關鍵帶裡,包括等等提供人類生存、維持基本生命的必須元素。以關鍵帶作為研究核心的關鍵帶觀測台(Critical Zone Observatories; CZOs),則為測量生物圈環境中的環境資訊數據,作為地質科學與環境政策的根據。

透過蓋婭與關鍵帶的理論,從全球化星球維安星球逃脫星球落地於實地星球,為一種肯認人類對環境義務的責任;落於實地必須要從不同的個體角度講述多元、異質的故事,而非主體、客體的分界;跳脫人類中心、將平衡與對等置於本位,認識我們的共生、對其他生命體的仰賴。但到底要如何才能真正到達實地?實地星球用作品為此提出了幾個可能的視角。

像是,透過對台灣的中南部魚塭養殖業導致的地層下陷做探究,丹尼爾.費南多.巴斯克瓦與阿隆.夏貝(Daniel Fernandez Pascal & Alon Schwabe)的《牡蠣間》(Oystering Room)踏查了牡蠣養殖對地層帶來的影響。

研究發現,牡蠣的近海養殖不僅不會因為抽取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還因為牡蠣吐納的特質,可以改善海洋生態、幫助水質。牡蠣殼在牡蠣被食用後,也可以成為養殖下一代牡蠣的基底。透過向台灣傳統三合土技術學習,牡蠣殼與糯米及麥芽糖的黏著更可以成為建造的材料。牡蠣從養殖到被使用後的殼的存留,不但優化環境、供人食用,更可以成為有效的素材,進而減少環境消耗。

22_1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牡蠣間》(Oystering Room)

或,在諾梅達與吉帝米納斯.烏爾伯納斯(Nomeda & Gediminas Urbonas)的作品《沼澤智慧》(Swamp Intelligence),一套躲在牆柱間的自主生態系透過非地方神經網絡(NoPlace Neutral Network; NNN)的人工智慧,依據周圍狀況、網絡式的製造視覺圖像。

NNN使用兩種元件建構系統,一是具有學習能力的音訊(噪音)—圖像製造器,二是辨識真實圖像與透過製造器製造的圖像猜測器。在兩種元件當不斷辨識與想像中,NNN擬生沼澤的生物性,科技與生態在過程中反覆效應。

30_1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沼澤智慧》(Swamp Intelligence)

又或,動態自造實驗室的《暗流》展現了植物透過光合作用製造的酸,讓燈具發光,而燈具所發出的光則提供植物再次進行光合作用,提供發電需求。整體形成自主的維持系統。

在實地星球上,敘事(narrative)不再為人類此單一物種而掌控,而是從非生物間的生活(存)模式去看他們對外在環境的關懷(care of environment)。星球上的作品敘述了接近實地並非一種非可能,換位想像、作為及與非人齊肩的思考皆是降落的開端。由策展人林怡華所策畫的公眾計畫「外交新碰撞」系列活動即是透過在不同情境的討論與協商,試圖找尋方案。

「實地星球雖與人類世星球為同一個實體,但實地星球是一個自然的政治化終於掌權的地方(politicization of the nature finally take over)。」[5]

21_1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暗流》

另類重力星球

在終於知道你我皆同時間處在不只一個星球上的狀況下,你我感到星球間的拉力、地緣政治中的斡旋、遲疑與徘徊。另類重力星球提出了這樣斡旋的情境,在拉力中透過實驗與實踐的存在。

在雋.巴爾達扎與皮耶.保茲(June Balthazard and Pierre Pauze)的作品《質量/彌撒》(Mass)裡,藝術家透過架設錄像裝置與物件展示一個在影像工作室與月亮地景間的空間。空間中,雙頻的影像一半以紀錄片般的攝影方式,讓諾貝爾物理獎2019得獎者米歇爾梅爾(Michael Mayor)與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的主任/董事(director)Chiara Mariotti對談討論真空(void)的存在。

因為兩者專業的不同,以天文物理為專長的梅爾認為真空及是空,而對粒子物理學家Mariotti來說,真空被一個叫希格斯場(Higgs Field)的振動場所填滿。兩者的討論展現了在不同的物理領域中,所認知的概念也不同。梅爾立基於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相對論,討論無垠,而Mariotti則是以量子力學,見藐小微物、細察紋理。兩者的討論僵持,同時在同一個星球上(物理),也在不同星球上。

螢幕的另一半呈現了星球的一小片樣態,試圖將兩位科學家的討論物質化。在整個作品與空間內,物理場景與錄像透過劇場裝置的表現方式,將觀眾置於現實主義之外,除了離開先見,也是沉浸入你我在不同立場上的拉扯。

39_1
Photo Credit: 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質量/彌撒》(Mass)

結語—Becoming with

由策展人布魯諾.拉圖(Bruno Latour)、馬丁.圭納(Martin Guinard)與林怡華策畫的2020台北雙年展《你我住在不同一星球上》借用藝術展覽的媒介,借重科學、社會學等學術思考來討論現下困境。

以藝術展覽為表現方式的思想展覽,對拉圖來說,是一種離開科學僵硬的方式。在思想展覽中,透過藝術的感官傳達形成一種思想實驗,「擾動觀者(verunsichern),並使之無法逃避自己與自身的對峙。」[6]

2020台北雙年展策展人隔空對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北美館長林平(右2)會中與策展人馬汀.圭納(Martin Guinard)(右3 )、公眾計畫策展人林怡華(右)

在愛爾蘭的西凱利郡(West Kerry),有一句蓋爾語(Gaelic)的俗諺說道:「你是我腳痠時站的地方」(You are the place where I stand on the day when my feet are sore/ mo sheasamh ort lá na choise tinne)。詩意用身體的不適與休息的位置來表達你與我之間的信任;你是一個我累的時候能夠依靠的對象、休息的地方。

這樣對人與人之間的詮釋,說是人類與關鍵帶內的生命也不為過。再回過頭來想,你與我在不住在同一星球上,正是缺乏這樣的信任—你我在同一個地球上卻不住在同一星球上。

星球間的鴻溝所代表的「你與我之間觀念不同」在展覽中可以說是一種非常直白的「廢話」,但也許就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容易被忽略帶過。畢竟在現實的理解上,地球不是平的,你與我也永遠不會站在同一個起跑點。資產階級、大企業還是既得利益者,一個人吃了一百年的素還是抵不過石化工廠一個禮拜的環境汙染。

或許,就是這樣稀鬆平常的危險,透過展覽與藝術作品的詮釋、展覽觀者的不斷接收這些事實,才能從自我體驗產生反思、激進的反對這些被動的日常惡化、認識你我的存在皆是透過經年累月的細胞、細菌、空氣等等元素的堆積與相互依存。落地於實地(coming down to earth/being terrestrial)是一種每天的練習。

備註

[1]引用自 From Life to Symbiosis, 1 channel video, digitized, color, sound, 05:02 min., Archival Source: NHK TV(video)。影片可於ZKM關鍵帶展覽網站收看: https://critical-zones.zkm.de/#!/detail:lynn-margulis-archive-arbeitstitel

[2]引用自: “We don’t seem to live on the same planet…” — a fictional planetarium for the catalog in edited by Kathryn B. Hiesinger & Michelle Millar Designs for Different Futures,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The Art History of Chicago(initially given as the Loeb Lecture, Harvard,GSD)2019, pp; 193-199.

[3]文章中出現的作品描述皆透過參考本展覽之展覽手冊與觀展經驗改寫

[4]蓋婭解釋參考ZKM關鍵帶展覽團隊之一的Daria Mille 的描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tabMgTLAE&list=PLfBve91jdJ854iwz0Hy_GU7br7o89-vIQ&index=2

[5]人類世星球為拉圖在2018年演講中所提出的七個星球之一,展覽中並無此星球。此句引用自同一篇講稿。詳細見: “We don’t seem to live on the same planet…” — a fictional planetarium for the catalog in edited by Kathryn B. Hiesinger & Michelle Millar Designs for Different Futures,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The Art History of Chicago(initially given as the Loeb Lecture, Harvard,GSD)2019, pp; 193-199.

[6]引用自Mersmann, P.(2019)Die Ausstellung als „Parlament der Dinge“. Theorie und Praxis der Gedankenausstellung bei Bruno Latour, AVINUS Verlag, 16.

2020台北雙年展《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上》

日期:即日起至2021年3月14日。
(星期二至星期日 9:30~17:30,星期六 9:30~20:30,星期一休館。)

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