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絕南亞速遞員的港人,見到白人送外賣會如何?

謝絕南亞速遞員的港人,見到白人送外賣會如何?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部分香港人歧視印巴族裔,已經是長年累月的事。填上謝絕南亞速遞員的港人,假若見到白人來送外賣,未知會否開懷咧嘴恭迎,並給予一百大元貼士?

香港有人在網上叫外賣時,用英文註明不要印巴裔送遞員(No Indian/Pakistan riders),事後被揭發。該顧客的外賣帳戶被即時終止。

本人在港在德也不時光顧外賣,從不知道在備註欄除可寫上走糖、走鹽等特定食品要求,以及送遞時應在那個入口進入外,還可寫上種族要求。早知上次叫薄餅時,也鍵入「pretty blonde German girl, 20-30 years old, no boyfriend」,說不定現在去了約會,不會在此打文章。

部分香港人歧視印巴族裔,已經是長年累月的事。甚至去了歐洲,他們也會覺得所有印巴和中東人種身上必有異味。部分港人稱呼南亞和中東人(有時亦包括膚色較深的東歐和希臘人,因為不會分辨)做「阿差」。他們在歐美看見這些深膚色的人,也潛意識覺得對方較低等。「頭先過關check我護照嗰個阿差嚟㗎,都唔知佢摸完本護照有冇味。你就好啦,有真英國人關員 check。」然後幾個港人笑作一團。這位填上謝絕南亞速遞員的港人,假若見到白人來送外賣,未知會否開懷咧嘴恭迎,並給予一百大元貼士?

送外賣好與壞,完全無關種族,所有膚色的人,都可以是能幹的送遞員。一位住在科隆的香港男生,曾任外送員,並名列全公司送外賣數量每月之榜首。一眾德國本地和歐盟27國的外賣員同事望塵莫及,車尾燈都見不到。這男生有德國名大學碩士學歷,當大學講師也絕對有資格。所以我們千萬不要看輕外送員,這些印巴人士不少可能都有高學歷,中文比我們都寫得好,英文也比許多香港人流利。他們可能是兼職幫補學費,不久後,他們都會成為工程師、律師、會計師。很多港人知道後,都恨不到在備註欄補填「Can you marry my daughter?」

疫情期間,無論在港在德,叫外賣的人也會不少。希望大家繼續與外送員互相尊重,並多體諒他們的辛勞。每次見面,多說幾句道謝,多一個笑容,每一個外送員都銘記在心。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