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開始,日本如何看待亞洲新局勢與《美日安保條約》?

拜登時代開始,日本如何看待亞洲新局勢與《美日安保條約》?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拜登政權上任後,日本過去四年的相對外交優勢自然下滑,各國為了與美國重新修復外交關係一定會緊密連結。日本如果不更努力的話將會失去優位,也不難看出拜登上任後,日本官方在表態上更為積極。

美國新總統拜登(Joe Biden)於1月20日正式就職,隨即簽署多項新協議,走出跟過去川普(Donald Trump)政權強硬派截然不同的調和風格。日本首相菅義偉第一時間在推特表達祝賀,美日兩國同時在半年內都換元首,如何攜手走出新局,令人好奇。

官方期許同盟強化

拜登上任之際,亞洲正好是21日午夜,但菅義偉仍在推特上即刻推文祝賀拜登,還強調「日美兩國擁有相同的普世價值,也是有強烈羈絆的同盟國。美日同盟的強化意味著『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將會實現,我們期待著與拜登總統一起努力開創。」

不只如此,菅義偉21日早上接受記者訪問時也稱「會跟新的總統保持緊密關係,希望未來可以創造更強化的日美同盟」,並稱讚拜登的就任演講是「團結分裂國民非常強而有力的演說」。原先菅義偉預計訪美,但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未歇,美日兩元首也超過70歲,讓這個訪問傳統暫時喊停,將改為電話會談。

而在當天晚上,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北村滋,也與美國新任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進行首次電話會議,確認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外,蘇利文也明確表示,拜登政權也有義務依照《美日安全保障條約》第五條,對沖繩縣的尖閣諸島(釣魚台烈嶼)進行保護。未來並會強化美日印澳等四國的軍事同盟。

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也在接受《朝日新聞》專訪時表示,日本提倡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勢必需要美國持續一起執行,期許能在最快時間內實現美日外交部長會面。茂木也稱,過去川普是一人之下的決策,拜登則是融合各家意見後決策,也因此希望兩國外長能趕緊會面熟悉,未來對彼此磋商都會更有利。

外交支援會變化?

美國雖然因疫情陷入國內混亂,拜登上台後勢必會以內政優先。不過過去四年美國在外的一連串政策,一定也會開始做出調整。其中跟日本的合作有可能生變與否,格外讓人注目。

首先就是日本海上自衛隊在中東的派遣活動,日本的海上自衛隊P3C巡邏機在2020年1月20日起,正式向亞丁灣以及阿拉伯海北部的公海海域蒐集相關情報。2020年在該公海海域活動範圍蒐集到的船舶資訊超過5萬5000艘,日本當局在年底延長的一年派遣期限。

當初這項派遣活動也是因應川普政權要求而展開合作,在美國退出伊朗核子協議後,日方在蒐集資料之餘,也擔當起在中東海域的半監視工作。不過在拜登表示願意跟伊朗回到談判桌後,未來支援是否會持續,耐人尋味。

特別是在過去四年,川普因為「美國優先」政策下,除了跟中國大打關稅戰外,與歐洲各國的交往也轉為冷淡,甚至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等偶有唇槍論戰。當中,日本卻是少數與川普政權仍相當友好的先進國,川普每每訪日,總是受到當時總理安倍晉三熱情款待,自然也被左派媒體譏諷為「國恥接待」。

在拜登政權上任後,日本過去四年的相對外交優勢自然下滑,各國為了與美國重新修復外交關係一定會緊密連結。日本如果不更努力的話將會失去優位,也不難看出拜登上任後,日本官方在表態上更為積極。

RTX5SRI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際經濟或有活水

比較值得關注的是經濟方面,拜登上任當天似乎是讓經濟受到正向刺激,道瓊工業指數大漲257.86點,來到3萬1188.38點,創下史上最高數字。日經指數也不遑多讓,上漲233.60點,來到2萬8756點,同樣也是近30年來最高。拜登也在上任前就宣示要多投入1.9兆美金抗疫情,實現將來人人有疫苗可打的目標,或多或少拉抬行情。

不過拜登雖然想在經濟上下猛藥,短時間看起來,仍是慶祝行情居多。日本日生基礎研究所主任研究員窪谷浩就分析,拜登的新政策對美國經濟復甦短期會很有效,中長期還是要面對企業增稅跟環境改革的問題。一旦美國經濟逐漸復甦,對日本經濟的外需來說也會有正面影響。

瑞穗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菅原淳一則認為,拜登政權上任,可以預想日本的貿易優先順序將會比以前低。但因為前朝川普政權所立下的跟中國的貿易與技術輸出限制,短時間日本仍是會將將生產據點移往中國以外。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菅原認為民主黨內批判聲浪也高,拜登應該不會回歸協商。

也因此,如何在疫情後重建疲憊不堪的內政,還要早先確立「拜登流」的新國際貿易體制,將會是重大課題。三井住友智庫「DS資產管理」就試算,美國2021年經濟成長率粗估為0.5%左右。再者,美中貿易戰雖然限制仍在,但拜登政權應該會暫時「休兵」,並且儘快與歐洲各國重新協商經濟合作戰略,不要輸給中國拉攏歐洲的步調。

國內議題能再被關注?

不過,最讓日本政府擔憂的,恐怕還是國內的議題無法有美國的協助。其中最明顯的,便是北韓綁架日本人的問題。安倍晉三在過去的任期內,便致力於跟美國合作來解決該問題,川普與金正恩多次會面時,日方也不斷透過美方傳話。川普訪問日本時,安倍也安排被害者家屬與川普見面,川普也相當從善如流。

只是這一切在拜登上任後,很可能會出現停滯。過去拜登在歐巴馬(Barack Obama)政權擔任副總統時,歐巴馬就是以「戰略性質忍耐」面對北韓,結果那幾年北韓導彈技術突飛猛進,還屢屢試射,也被認為核武技術進步神速。拜登雖然在競選總統時,還是有批評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試射行為,但隻字不提制裁,只強調會與其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