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中國史8》:只花了一天不到的時間,趙匡胤就順利當上皇帝了

《不一樣的中國史8》:只花了一天不到的時間,趙匡胤就順利當上皇帝了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五代為什麼朝代變換得那麼快?為什麼五代之外還有十國?一部分的原因就在於當時流行軍人擁立天子,這種情形愈來愈普遍,也愈來愈容易。光是為了盤算可以從打仗中得到什麼,就可以策畫自立新的天子。

文:楊照

周世宗壯志未酬,趙匡胤黃袍加身

後周世宗柴榮在西元九五九年去世,臨終前顧慮到即將接位的兒子(後周恭帝)只有七歲,於是做了一番重要的人事調動安排。其中對後世影響最大的,是將原本擔任殿前軍都指揮使的趙匡胤升為殿前軍都點檢。

周世宗是一位有野心的皇帝,即位之後不只致力於鞏固自身的王朝,還意欲對外擴張,懷抱著統一之志。為此他很認真地訓練軍隊,他自己掌握的部隊分成兩支,一支是侍衛親軍,另一支就是殿前軍。殿前軍比侍衛親軍人數更少,也更菁英。

依照制度,殿前軍都指揮使上面,還有一級副都點檢,但周世宗卻讓趙匡胤越過副都點檢這一級,直接跳上了都點檢的位置。《宋史》中記載,周世宗之所以在臨終前選擇趙匡胤接任都點檢,是因為之前的三件事:

第一件,世宗征淮南時,有一晚趙匡胤的父親率軍來到趙匡胤軍隊所駐紮的城下,要求入城,為了遵守軍令,趙匡胤要父親在城外等到第二天天明之後。第二件,也是征淮南時,有人向世宗告密,說趙匡胤帶軍隊進城後搜刮了很多財物。世宗於是派人突襲檢查,卻發現趙匡胤私人的箱中放的都是書,沒有什麼金銀財貨。第三件,在征南唐時,南唐以三千兩白銀賄賂帶兵的趙匡胤,趙匡胤將這三千兩白銀全數繳給世宗的內府。

因為這三件事,世宗特別信任趙匡胤,臨終前將自己一手訓練的、最精良的部隊交給他帶領,也就是託孤,要他負責保護少主的意思。

然而恭帝剛即位,就傳來鎮州、定州告急的消息。司馬光《涑水記聞》記錄:

建隆元年正月辛丑朔,鎮、定奏契丹與北漢合勢南侵,太祖時為歸德軍節度使、殿前都點檢,受周恭帝詔,將宿衛諸軍禦之。癸卯,發師,宿陳橋,將士陰相與謀曰:「主上幼弱,未能親政。今我輩出死力為國家破賊,誰則知之?不若先立點檢為天子,然後北征,未晚也。」……

才剛開年,鎮、定二州就傳來契丹與北漢聯合南下侵襲的消息,宋太祖趙匡胤此時身兼歸德軍節度使和殿前都點檢的職位,接了新皇帝的詔令,帶著軍隊準備北上防禦抵抗。

兩天之後,軍隊出發了,夜裡停駐在陳橋驛,底下的士兵互相討論計畫,說:「皇帝才七歲那麼小,不可能自己掌握權力。現在我們冒生命危險為國家抵抗敵人,就算建立了什麼功勞,有誰知道呢?」意思是,我們怎麼有把握付出的血汗能得到適當的獎賞呢?新政局不穩定的情況下,要如何讓我們賣命去打仗呢?「不如先擁立帶兵的都檢點當皇帝,我們自己立的皇帝,得以控制將來能得到的獎賞,再來出兵打仗比較有道理吧!」

五代為什麼朝代變換得那麼快?為什麼五代之外還有十國?一部分的原因就在於當時流行軍人擁立天子,這種情形愈來愈普遍,也愈來愈容易。光是為了盤算可以從打仗中得到什麼,就可以策畫自立新的天子。

甲辰,將士皆擐甲執兵仗,集於驛門,讙譟突入驛中。太祖尚未起,太宗時為內殿祗候供奉官都知,入白太祖,太祖驚起,出視之。諸將露刃羅立於庭,曰:「諸軍無主,願奉太尉為天子。」太祖未及答,或以黃袍加太祖之身,眾皆拜於庭下,大呼稱萬歳,聲聞數里。太祖固拒之,眾不聽,扶太祖上馬,擁逼南行。

第二天早上,元月初四,計畫好、聯絡好的將官和士兵一起全副武裝集合在趙匡胤的營門口,趙匡胤都還沒起床,將士們就鼓譟著突然衝了進去。記得,是全副武裝在沒有通報、沒有得到同意下衝進去的,也就是帶著脅迫的意味。這時候太宗,也就是當時擔任內殿供奉官都知的趙光義,趕緊進去告訴哥哥,趙匡胤這時才匆忙起身,出來面對這突然的情況。

這群人中的代表甚至連刀都拔出來了,說:「我們的軍隊沒有真正的領導,希望支持你來當皇帝。」趙匡胤還來不及回應,他們就將事先準備好的黃袍,也就是只有皇帝能穿、代表皇帝身分的袍服披蓋在他身上,然後大家一起行拜皇帝的禮,大呼:「萬歲!」因為人很多,又齊聲高呼,幾里外都聽得見。趙匡胤堅持不肯,但他們不管,硬是將他扶上馬,簇擁著他往南走。軍隊本來是要去北方打契丹和北漢聯軍的,現在卻轉回頭往南,也就是朝向都城前進。

太祖度不能免,乃繫轡駐馬謂將士曰:「汝輩自貪富貴,強立我為天子,能從我命則可,不然,我不能為若主也。」眾皆下馬聴命,太祖曰:「主上及太后,我平日北面事之,公卿大臣,皆我比肩之人也,汝曹今日毋得輒加不逞。近世帝王初舉兵入京城,皆縱兵大掠,謂之夯市。汝曹今毋得夯市及犯府庫,事定之日當厚賚汝,不然,當誅汝。如此可乎?」眾皆曰:「諾。」乃整飭隊伍而行,入自仁和門,市里皆安堵,無所驚擾,不終日而帝業成焉。

趙匡胤看這個情勢,沒辦法了,不可能不當皇帝,就拉住馬停下腳步,對這些官兵說:「唉,你們為了自己貪圖功名獎賞,硬是把我架上天子的位子,那我有條件,你們必須答應,不然我不能當你們的皇帝。」大家都下馬來敬領趙匡胤的條件。

「首先,原來的皇帝、太后,還有其他大臣,你們不能加害他們。其次,近來的慣例,當皇帝的率兵打入京城,都讓軍隊隨意劫掠百姓,稱之為『夯市』。現在進了城,你們可不准夯市,也不能搶奪官方府庫,等到一切平定安穩了,我自然會給你們豐厚的賞賜。誰不遵從,我就殺誰。這樣可以嗎?」大家都說:「可以!」

於是整理好隊伍繼續前進,從仁和門進城,城裡沒有任何驚擾,人民生活照常,只花了一天不到的時間,趙匡胤就順利當上皇帝了。

相關書摘 ▶《不一樣的中國史8》:宋朝處理財政的都是文官,當然不會檢討自己的薪水是否太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一樣的中國史8:從外放到內向,重文輕武的時代──五代十國、宋》,遠流出版

作者:楊照

「中國史」是「臺灣史」的重要部分!
要回答臺灣怎麼來的,不能不理解中國歷史。

以歸零、新解的思維,扭轉你過去所讀的歷史印象
一套重新理解臺灣、理解中國、理解世界的書──

由唐到宋,中間有個古怪的五代十國。那是藩鎮的更高階段,是武人治國下荒唐又裂解的特殊時期。宋朝立國的「祖宗家法」,明顯是對五代亂象矯枉過正的產物,確立了「重文輕武」、「與士共治天下」的信念,繼而誕生了空前絕後的文人文化。

唐代是外放的,宋代是內向的。由唐到宋,中國正式步入「近世」。棄儒入賈的自由民崛起,高度發達的城市生活,戲文小說等活潑創造;文人、商業、都市,成為最重要的近世元素。

作為宋代文人,不可能和琴棋書畫絕緣。文人的「琴」不假設聽者,只為知音而奏;圍「棋」簡單卻高度抽象,中國遊戲遂重視大腦超過重視感官;「書」追求框架中的自由,宋人好臨帖,蘇軾卻強調以個性寫字;文人「畫」則是將現實經過減形、減色後的心象反射。

禪宗和理學是思想上的兩大異彩,彼此競爭著助人安頓身心的權威。禪宗是「破」的運動,「棒喝」教法使其風格有一種瘋狂喜劇性;理學則從儒家觀念中尋找新的存在解決,它不是文章之學,而是生命之學。

(書封)不一樣的中國史8_立體書影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