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中國史8》:宋朝處理財政的都是文官,當然不會檢討自己的薪水是否太高

《不一樣的中國史8》:宋朝處理財政的都是文官,當然不會檢討自己的薪水是否太高
Photo Credit: 社会历史博物馆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們提出了種種辦法要富國強兵,但相當程度上注定是失敗的,文官開銷不減很難「富國」,武官地位不提升也很難「強兵」。而這兩種所需的做法,都是違背文官本位立場的。

文:楊照

進士成為文人系統的最高標準

宋朝的國家財政經常出問題,國庫困窘,其中一個常常被忽略的因素,就是花在文官體系上的人事費用。

為什麼會被忽略?一來,因為這是「祖宗家法」訂下的歷朝精神,不能檢討、不能改變;二來,討論、處理財政問題的都是文官,他們自然不會先檢討自己的薪資,不會承認自己領的待遇是國家問題的來源,更不會想要拿自己的收入開刀,來改革國家財政。

所以他們提出了種種辦法要富國強兵,但相當程度上注定是失敗的,文官開銷不減很難「富國」,武官地位不提升也很難「強兵」。而這兩種所需的做法,都是違背文官本位立場的。

近世歷史非常突出的成就,是輝煌的文人文化,而這樣的輝煌表現是有現實基礎的,那就是文官的社會地位以及不虞匱乏的經濟實力。一旦進入這個系統中,得到文官的身分,就得到了社會的尊重與注意。文官中有等級,等級的核心概念源自科舉。進士的地位最高,一般稱做「文辭之士」,那可不是對會寫文章的人的泛泛之稱,而是特別保留給進士出身的。

唐代就有進士科和其他科別之間的高下差異,到宋代更嚴重了。唐代是考取明經的人比不上考取進士的人;但到了宋代,卻是考上明經的人都還被認為不如很多志在考進士卻遲遲未考取的人。而且在考取進士的人當中,又再分出等級來,名次在最前面的是「進士及第」,稍微後面一點的是「進士出身」,再後面一點的則是「同進士出身」。

名稱上就顯示了「出身」,意味著這是一種身分,不單純是一時的考試排行,而且這樣的考試結果真的會跟著你一輩子,反覆出現在你的資歷上。

考試愈來愈重要,尤其是進士科考試愈來愈隆重。那是在皇帝面前的大場面,叫做「殿試」,由皇帝親自當考官,被皇帝欽點到的,才是不折不扣的「進士」。其他通過考試卻沒有被皇帝看中的,只能是「進士出身」;其他有資格參加殿試的,則是「同進士出身」。(註)

在文官中又分出非常明確的階層,層層疊疊產生了一個效果,就是拉開了進士和其他人之間的距離,並以進士作為文人系統的最高標準。其實從帝國統治的角度看,這絕非好事,而是個嚴重的問題。

進士是「文辭之士」,考的是會寫文章、會作詩的人,這樣的人不見得會治國,這是一大問題。進士被抬得那麼高,連帶地寫文章、寫詩也被抬得很高,社會上視寫文章、寫詩為頭等能力,相對輕視實際當官治國所需要的本事,這是另一個大問題。考的是文辭,卻要找可以當官的人才,手段顯然連接不上目的。

註:宋太宗時將殿試成績評定等第,分作三甲。宋真宗時頒《親試進士條例》,改分為五等,《宋史・選舉志一》載:「其考第之制凡五等:學識優長、詞理精絕為第一;才思該通、文理周率為第二;文理俱通為第三;文理中平為第四;文理疏淺為第五。然後臨軒唱第,上二等曰及第,三等曰出身,四等、五等曰同出身。」

相關書摘 ▶《不一樣的中國史8》:只花了一天不到的時間,趙匡胤就順利當上皇帝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一樣的中國史8:從外放到內向,重文輕武的時代──五代十國、宋》,遠流出版

作者:楊照

「中國史」是「臺灣史」的重要部分!
要回答臺灣怎麼來的,不能不理解中國歷史。

以歸零、新解的思維,扭轉你過去所讀的歷史印象
一套重新理解臺灣、理解中國、理解世界的書──

由唐到宋,中間有個古怪的五代十國。那是藩鎮的更高階段,是武人治國下荒唐又裂解的特殊時期。宋朝立國的「祖宗家法」,明顯是對五代亂象矯枉過正的產物,確立了「重文輕武」、「與士共治天下」的信念,繼而誕生了空前絕後的文人文化。

唐代是外放的,宋代是內向的。由唐到宋,中國正式步入「近世」。棄儒入賈的自由民崛起,高度發達的城市生活,戲文小說等活潑創造;文人、商業、都市,成為最重要的近世元素。

作為宋代文人,不可能和琴棋書畫絕緣。文人的「琴」不假設聽者,只為知音而奏;圍「棋」簡單卻高度抽象,中國遊戲遂重視大腦超過重視感官;「書」追求框架中的自由,宋人好臨帖,蘇軾卻強調以個性寫字;文人「畫」則是將現實經過減形、減色後的心象反射。

禪宗和理學是思想上的兩大異彩,彼此競爭著助人安頓身心的權威。禪宗是「破」的運動,「棒喝」教法使其風格有一種瘋狂喜劇性;理學則從儒家觀念中尋找新的存在解決,它不是文章之學,而是生命之學。

(書封)不一樣的中國史8_立體書影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