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刀俎,醫護魚肉:別對賭上性命的第一線醫護人員獵巫究責

病毒刀俎,醫護魚肉:別對賭上性命的第一線醫護人員獵巫究責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場疫情戰中,如果醫護人員沒有膽怯,沒有逃逸,不是他們體質特別強,而是因為他們的使命感。無論他們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家,他們絕對是應該博得掌聲的人,而非噓聲獵巫與究責。

救人而自傷

台灣近日因為一個照護染病患者的醫生得到感染,因而引起局部社區傳染而大為緊張。而這個現象在歐美與世界其他國家都已經是生活的日常。

個人身為醫療人員,深知當我們身穿白色制服面對病患或需要幫助的人時,我們就不只是我,也不可能僅僅顧及到自身的安危,如果醫護人員都如同大部分人的心態一樣,對染病者避之唯恐不急,那誰來給患者協助與治療?誰給他們照護與打針?看到一個從輪椅起身無法站立好的病人,身為護理人員是不可能不靠身過去,扶他如廁或梳洗,無論這個病患是否患有傳染疾病。

而這樣捨己救人的人,在台灣竟會被譴責甚而被究責解職。這種人喪盡天良,當這人卻又曾是醫護人員的父母官時,就更讓人心寒。

當然,從事醫護工作者都希望有最充足的防護設備,更希望做到滴水不漏的安全措施,但是只要是醫護人員,不管有沒有感染的病症,我們都有可能在施做時被針扎到,被各種各樣的傳染黴菌、細菌或病毒感染到,因為我們對病源根本無法排拒。

說真的,誰願意無故在明知是高風險的地方,說服自己挺身走險,甚而染病死亡,我想也只有那負有使命的人,才會做這樣的傻事。

只要翻開這次的疫情,我們就可以看到各國在疫情開始時,防護用品嚴重不足,至今工業與醫療設施都是前幾位的歐美,醫療人員無不傷亡累累,世界衛生組織公佈醫療人員在這次疫情中感染數,至少是一般確診者的七分之一;有些染疫嚴重的國家,如巴西等國家的醫護人員感染率可達到全國確診者的三分之一以上,而醫療人員占全國人口的總比率還不到3%。

至今德國醫護死亡人數已近百人,預估還有許多無法預估的黑數。

shutterstock_187765734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病毒刀俎,醫護魚肉

德國在疫情爆發以前就有護理人力匱乏的問題。雖然硬體的病床數、加護病房床數以及呼吸器都十分充足,但是人力不足的結果還是無法把床佔盡,在疫情的戰場上,德國有刀有槍卻沒有充足的士兵,更可憐的是士兵還要裸身直奔戰場當砲灰。經過這場疫情更把護理人力的不足充分顯現。

無論是否身為醫護人員,確診者照理應該要隔離14天,這個道理誰都知道,但是當人力吃緊時,誰能夠照規定來做?德國專家希望徵募退休或離開職場的醫護人員,但顯然為控制成本或是緩不濟急,德國護理人員與醫師即使確診還是必須工作,時至今日德國至少有1萬3000人以上的醫護人員染病確診。

因為現實與規定相去太遠,所以規定就只好往下調整,也就是醫護人員確診即使有症狀,但在篩檢陰性的情況下,仍要去工作。隔離從14天縮短為7天,若無法給予隔離時間,就允許醫護人員去上班與上班的路上行動,但絕不允許去商店或是其他地方。在這場疫情戰疫中,如果病毒是刀俎,那醫護人員就是病毒甜美的魚肉。

去(2020)年疫情在四月正當嚴重時,德國及其他歐美國家醫護人員就要分流照護,即是確診醫護人員照護確診病患。說真的,他們平常的工作就已經爆肝,現在在疫情當下更要賭上自己的命,而那些整天還在想疫情陰謀論者,不願見事實,更別說他們有人性了。

德國有一群看不到事實的人,把醫護人員的命當垃圾踐踏,而台灣相同地也有一群人覺得疫情好到不可思議而苛責醫護人員造成感染。染病者無辜,照護者又怎該被究責呢?當然全數的染疫者都希望是輕症,最好無症狀。而5%的重症住院的機率,是確診者隔離期間最大的惡夢,每分每秒他們都在恐懼的生活中懷疑,而外界卻一片撻伐,道理在哪?

說真的德國與大多歐美國家現在都已無法做疫調,不知他們高感染率的醫護人員是如何染疫,相反地在台灣都還可以編號做疫情調查時,我們全民就是安全的,也都應該慶幸,因為有病毒來源就可以比對調查,代表疫情是完全在控制中。

這個能精確掌控疫調的場景在其他大規模感染的國家來說,都是癡人說夢。他們不僅早就看不到台灣的車尾燈,而只能用亡羊補牢的方法來拼打疫苗速度,這其實是在完全不同的車道上行駛。病毒是一樣的,地球也是同一個,但台灣現今確實是與其他各國生活在平行世界。

疫情戰爭

在台灣也許是醫護人員為全民在過去一年中守護的太好,使得台灣人民在這場疫情中失去了參賽感。

因此,台灣民眾除了戴口罩之外,就只是全心全意地在注重疫情調查的足跡,忘了染疫者因全民的獵巫而有重大的心理壓力。在台灣的染疫者除了要自責之外還要被污名化。而世界上大多數的其他各國醫療人員在這場戰疫中看到自己的同事染病受傷,在生死中掙扎,甚而死亡,這樣的心理創傷無以復加。

在這場疫情戰中,如果醫護人員沒有膽怯,沒有逃逸,不是他們體質特別強,而是因為他們的使命感。無論他們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家,他們絕對是應該博得掌聲的人,而非噓聲獵巫與究責。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