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之後不代表天下太平,英國正面臨蘇格蘭、威爾斯與北愛爾蘭的獨立危機

脫歐之後不代表天下太平,英國正面臨蘇格蘭、威爾斯與北愛爾蘭的獨立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英國內部意見不一致所造成的紛爭,英國與歐盟在協商過程中,也一再因僵持不下的幾大爭端而卡關,並非說脫歐之後英國就可以隨心所欲的發展,反而是在地緣以及各項利益牽扯因素下,呈現更多「剪不斷,理還亂」的狀況。

文:周雅琥

若要回顧2020年發生最大的國際事件,莫過於在2020年12月聖誕夜前夕,英國在與歐盟長達三年的談判後,雙方終於達成脫歐協議,免於硬脫歐(在未與歐盟成功談判下脫歐)的窘境。這也是在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的讓步,以及歐盟方面不斷協調、權衡利弊下,堅持走完脫歐的最後一哩路,剛好在聖誕節前,為英國和歐盟之間的將來貿易關係做了些鋪陳與奠基。

歐盟27會員國代表在12月28日全數同意協議,並在29日完成書面批准,而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與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也在30日簽署批准協議,使協定於2021年1月1日起暫時生效。英國國會在12月30日針對該協議投票,並以壓倒性票數順利通過。歐洲議會也已著手針對協議細項進行審查,並在未來做出決議。

英國:既期待未來單飛發展,又害怕被孤立

英國保守黨表示對於英國與歐盟未來的合作充滿期待,而部分留歐派表示雖然不支持英國脫歐,但以目前的情況來說,英歐雙方達成協議都比在未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強硬脫歐還來得好,這對雙方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

包含英國現任首相強森以及前任首相梅伊(Theresa Mary)、英國教育大臣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與國會議員賀誓蒙(Simon Hoare),皆對於脫歐之後英國的狀況感到樂觀,並期待可以為此帶來更多的改變。

當然,也有人對協議內容感到失望,認為英國在談判時處於下風,脫離歐盟單一市場且喪失會員國資格,將導致英國蒙受巨大損失。許多英國國會議員、國會蘇格蘭議員、上議院議員,以及前歐洲議會工黨領袖科貝特(Richard Corbett),皆抨擊現任英國政府完全沒有「硬起來」和歐盟談條件,認為此次的談判英國「全盤皆輸」。

01
02

歐盟各國:期盼找出更順暢的溝通、合作方式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和英國達成了這份協議,是有效保障了歐盟的權益,並且對於英國來說也是公平、平衡的協議。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則宣稱,這份與英國達成的協議有利於歐盟的團結,並且期望歐盟的展望未來,更團結、更強大。

南歐、東歐以及北歐各國總理或是重要政府官員則表示,很開心看到這樣的結果,歷經這麼久的等待,不只是英國得到其預想中的脫歐結果,歐盟與之達成的共識對於未來的歐盟、英國發展來說,也是最好的結局。

03
04
05

無論是英國當地民眾或是其他國家的民眾,對於英國脫歐協議皆有支持者與反對者。英國民眾正反意見比例較為平均,但整體而言認為談判結果仍不利於英國。他國民眾則多數認為英國脫歐導致兩敗俱傷,雙方談判並未成功。

06__png
07

脫歐之後就天下太平?相關規定大幅變動 部分細項仍待協商

除了英國內部意見不一致所造成的紛爭,英國與歐盟在協商過程中,也一再因僵持不下的幾大爭端:公平競爭環境、漁業、未來協定規則框架、愛爾蘭陸地邊界等問題而卡關,並非說脫歐之後英國就可以隨心所欲的發展,反而是在地緣以及各項利益牽扯因素下,呈現更多「剪不斷,理還亂」的狀況。以下將列出英國脫歐後主要的六點重大改變。

1. 關稅貿易

英國於2021年起正式脫離歐盟單一市場,使歐盟與英國雙方在貨物進出口時新增邊境檢查等部分程序。協議達成貿易零關稅與配額,但英國出口仍須符合歐盟衛生與安全標準。

2. 漁權

英國原希望以主權國家身份在脫歐後收回所有水域控制權,但歐盟則希望維持在英國水域內捕魚權。雙方最後協議在英國脫歐後5年半內,歐盟漁民能在英國水域捕魚,且將漁獲量減少25%並轉讓給英國船隻。5年半後,雙方得以針對此事再進行磋商。

3. 公平競爭環境規範與法律安全

歐盟意圖制定公平競爭環境規範,以避免英國未來自訂商品補貼標準,使歐盟處於相對劣勢。協議規範具有強制約束力與爭端解決機制的公平競爭環境規範。

英國不受歐洲法庭的判決約束。英國不再擁有資料庫的自動訪問權限,但能提出要求獲得訪問權限。英國不會成為歐洲刑警組織(Europol)的成員,但將在其總部設立辦事處。

4. 愛爾蘭陸地邊境

愛爾蘭與北愛爾蘭之間的邊界劃分對於英國而言,一直是個棘手的問題。此次協議規範,愛爾蘭與北愛爾蘭邊境繼續保持軟邊界,不設立檢查站。而北愛爾蘭維持留在歐盟單一市場,但部分從英國其他地區進入北愛爾蘭的商品將需進行檢查。

5. 旅行與移居移民

英國國民若在歐盟境內停留90天以上即需要簽證,且英國國民入境申根公約適用國家時,需以非歐盟國國民身份進行海關檢查。歐洲健康保險卡(EHIC)在過期前維持有效,但隨後將替換為英國健康保健卡GHIC。

英國與歐盟之間的人員自由流動終止。英國國民不再享有在歐洲居住或工作等自動權利。在英國定居的歐盟國國民需重新申請以獲得居留權。英國將制定新移民系統,以規範相關事務。

6. 學術教育與專業證照

英國退出使歐盟成員國學生能夠在各國交換學習的伊拉斯謨斯計劃,以全新的圖靈計劃取而代之。北愛爾蘭大學學生則不受影響,維持參加伊拉斯謨斯計劃。英國職業專業證照也不再自動適用於歐盟。

脫歐衍伸出的獨立議題:英國與蘇格蘭、威爾斯、北愛爾蘭的糾葛

2016年的脫歐公投充分展現英格蘭政府與蘇格蘭、威爾斯及北愛爾蘭對是否脫歐意見不一。在脫歐塵埃落定後,新達成的脫歐協議也對聯合王國各區,造成諸如貿易問題與喪失歐盟補助不同的影響。這些改變除了間接影響蘇格蘭、威爾斯及北愛爾蘭對於英國的認同感外,同時亦再度喚醒英國各地對於「獨立議題」的討論。

蘇格蘭:堅決反對脫歐,獨立支持率超過半數

漁業興盛的蘇格蘭對於協議內容表達深切失望與強烈憤怒。蘇格蘭漁業業者將英國逕自與歐盟達成協議視為背叛,認為協議內容將犧牲蘇格蘭權益。

除了捕漁權問題,從今(2021)年起,對歐盟出口漁獲必需申請產品認證與海關文件。這不僅拉長交易時間拉長,降低海產新鮮度,更增加高額成本。蘇格蘭政府表示到2030年為止,英國脫歐協議可能使蘇格蘭損失高達90億英鎊。

除了漁業外,蘇格蘭馬鈴薯農同樣受到波及。歐盟從今年1月1日起繼續開放英國幾乎所有糧食與植物出口,但馬鈴薯種薯將遭到禁止。身為世界上最大的薯條與洋芋片生產地之一的蘇格蘭,每年出口兩萬噸馬鈴薯種薯到歐盟,約佔英國總出口五分之一,價值逾450萬英鎊。蘇格蘭民族黨(SNP)對此要求強森向蘇格蘭支付數十億英鎊的賠償金,以補償英國脫歐協議所造成的商業損失。

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蘇格蘭有高達62%的投票率反對脫歐。蘇格蘭與英國在脫歐議題上的分歧,似乎改變了當地支持獨立的比率。蘇格蘭曾於2014年舉辦獨立公投,當時結果以55%反對獨立告終。然民調結果顯示,過去四年來蘇格蘭對脫離英國獨立的支持率正逐漸攀升。

2020年新冠肺炎在英國肆虐的情況下,蘇格蘭首席部長兼SNP黨魁施特金(Nicola Sturgeon)對疫情的處理得當,間接促使蘇格蘭獨立支持率超過半數。

施特金於2019年年底再度向強森政府提出蘇格蘭公投要求而遭拒,但所屬政黨SNP指出,希望蘇格蘭能在2021年重新舉辦獨立公投。若SNP於今年五月的蘇格蘭議會大選再次脫穎而出,屆時將擁有更多民意基礎推動獨立公投。

威爾斯:若威爾斯黨在議會取得多數席次,將在五年內舉行獨立公投

在2014年至2020年間,威爾斯獲得歐盟近20億英鎊的結構性資金。此外,歐盟亦給予威爾斯農業與漁業資金,使當地農民每年直接獲得約2.5億英鎊的補助金。在英國脫歐後,威爾斯面臨喪失歐盟結構性資金與農業補貼的可能性。

威爾斯在2016年有過半數選民(52.5%)投票支持英國脫歐。相較於蘇格蘭與愛爾蘭,威爾斯在經濟上強烈依靠英格蘭,因此當地脫英獨立意願一直不高。然隨著當地許多支持獨立的運動團體興起,威爾斯當地支持獨立的遊行與示威活動數量正在增加。

根據2019年民調結果,威爾斯目前對獨立的支持率約為32%。威爾斯人民亦認為威爾斯政府處理疫情較英國中央政府優秀。

威爾斯議會第二大黨威爾斯黨(Plaid Cymru)長期積極爭取威爾斯獨立。依據現行英國憲法,威爾斯與英格蘭並未擁有如同蘇格蘭及愛爾蘭可以單方表決脫離聯盟獨立的權利。不過2020年7月,威爾斯黨於議會提出獨立公投動議,但最終以43:9遭到否決。但該黨領袖派思(Adam Price)在去年12月表示,若威爾斯黨在今年五月議會取得多數席次,威爾斯將在五年內舉行獨立公投。

北愛爾蘭:分裂的身份認同,政黨支持率將左右北愛爾蘭對獨立議題走向

依據脫歐協議內容,北愛與愛爾蘭間的邊界維持軟邊界而不設立檢查站。而北愛爾蘭維持留在歐盟單一市場,並遵循歐盟法規。乍看之下,北愛爾蘭最重要的邊界問題暫時得到解決,免於違反《貝爾法斯特協定》,但部分意見仍認為,英國脫歐可能會將北愛爾蘭推向愛爾蘭,並加速獨立公投的到來。

英國脫歐以前,英國與愛爾蘭同屬歐盟成員國而相對平等,有助在維護共同利益下建立彼此信任,並更加妥善討論北愛爾蘭問題。強調共同體的歐盟亦相對淡化愛爾蘭主權概念,緩解愛爾蘭民族主義與統一主義間的緊張關係。但現今脫歐使兩國喪失能共同溝通且居中協調的平台,可能使該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此外,北愛爾蘭從歐盟「PEACE」和「INTERREG」兩個跨界合作計劃獲得大量資金。歐盟PEACE計劃由歐洲聯盟希望支持北愛爾蘭和平進程發展而來。自1995年至2013年間,三個PEACE計劃資金共達13億歐元,而於2016年的啟動第四計劃(PEACE IV)資金則達為2.7億歐元。

促進跨境合作的INTERREG計劃,也在2014年至2020年間的INTERREG IVA計劃中投注2.56億歐元。英國脫歐可能對北愛爾蘭繼續獲得歐盟資金的資格產生影響。

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北愛爾蘭以56%支持留歐。重要的是,北愛爾蘭當地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認同:民族主義者將愛爾蘭視為祖國,希望增強與愛爾蘭關係或甚至與之統一,而聯合主義者則偏好維持身為英國聯合王國的一部分。

不過近期愛爾蘭與北愛政治現況正在產生轉變。遵從愛爾蘭民族主義的新芬黨(Sinn Fein)在愛爾蘭與北愛爾蘭,皆有組成政黨。新芬黨主張愛爾蘭統一,在2020年成為愛爾蘭國會第一大黨,與愛爾蘭統一黨、共和黨分庭抗禮,並同時在北愛爾蘭獲得多數支持,北愛爾蘭議會議長也由該黨議員馬斯基(Alex Maskey)出任。

北愛爾蘭議會將於今年五月改選,可預期屆時新芬黨在愛爾蘭的支持率,將會左右北愛爾蘭對於獨立議題的走向。

RTX2DYP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獨立潛在障礙:現實絕不是獨立這麼簡單

話雖如此,蘇格蘭、威爾斯與北愛爾蘭若欲獨立,當地財政問題將是首當其衝的挑戰。北愛爾蘭需面對統一後,愛爾蘭政府是否願意填補北愛約100億英鎊的預算缺口的問題。蘇格蘭政府也被指出遭遇財政赤字危機,且狀況仍持續惡化,若獨立恐將面臨更嚴重的財政問題。

威爾斯與蘇格蘭倘若真的脫英獨立,也需重新加入歐盟,除曠日廢時外,還需承擔入歐真空期的經濟風險。

脫歐之後:英國的未來展望

脫歐議題讓英國在短短四年間更迭三任首相。雖然英國在硬脫歐危機中暫時安全下莊,隨著英國脫歐過渡期在2020年12月31日劃下休止符,英國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以適應脫離歐盟的日子。

值得注意的是,在與歐盟達成共識後,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宣布,將進一步繼續與美國、澳洲、印度等印太地區商討貿易協議。此外,首相強森也預定將於2021年1月前往印度參加印度獨立紀念日,使該國成為英國結束脫歐過渡期後首個拜訪的國家。

英國邀請印度、韓國、澳洲出席2021年的G7會議,亦顯示脫歐後積極轉往印太地區的策略調整。

脫離歐盟後,英國究竟何去何從,而歐盟在減少一位重要夥伴後,又將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嶄新的2021年,對於全世界來說,將是充滿挑戰的一年。英國與歐盟的未來發展,值得我們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