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淑少女熬成蛇蠍太后,埋藏在呂后心中的情愛牢籠

賢淑少女熬成蛇蠍太后,埋藏在呂后心中的情愛牢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觀呂雉一生,從一個良善賢淑的少女轉變為心如蛇蠍的太后,我們彷彿可以從她不幸的婚姻感受到她心境過程,而她漸漸地從權力中得到自我也迷失自我,她急欲掌控一切直到至高無上,一層層的面具臉上再也顯露不出任何情感。

「牝雞司晨」形容母雞報曉,實暗貶女性掌權。呂雉、武則天、慈禧並稱中國三大女主,三人有諸多共同點風評亦不大好,其中呂雉約莫公認是最壞的,她殺害功臣、迫害皇室、引發諸呂之亂,最著名莫過於人彘事件。

然而關於呂后執政,史書記載卻出乎意料!呂雉推動諸多德政,不僅國泰民安,人民也都歡笑度日,與我們既定的海拉、黑魔女形象大相逕庭,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揭開謎底的鑰匙,或許就埋藏在呂雉的情愛牢籠裡。  

呂雉出生千金,縣長兒子喜歡呂稚加上縣長與呂爸爸交情深厚,經常向呂爸爸提親但都為所拒。從這條線索不難猜少女呂雉絕對是地方女神,連縣長兒子都被迷死一直被打槍都不放棄。有一天,呂家有喜事,一位大叔跑來騙吃騙喝,原先呂爸爸很生氣,但看了那大叔的面相驚為天人,當下竟就把呂雉許配給他。呂媽媽對於呂爸爸隨便嫁女兒的行為感到憤怒,呂爸爸卻父權道:「妳們女人懂什麼啊?」   

擁有上帝視角的我們都知道那大叔就是劉邦,先卡位未來皇后根本神投資,然而對呂雉而言,嫁給劉邦就是她一生不幸的起點。劉邦家境貧寒,加上劉邦經常出遠門。呂雉毫無千金嬌貴,除主動打理家務,還種田織布貼補家計,連碰上飢餓的老翁,呂雉也會主動請食,可說相當良善。事實上,呂雉私下也面對著一個難題,在她婚嫁前劉邦早已與前女友未婚生子了,後呂雉也生了一女一男,姐姐魯元公主,弟弟為後來漢惠帝劉盈。  

不久劉邦起義,呂雉除獨力照顧子女外,還得接濟跑路的劉邦。很快的縣長派人到家緝拿劉邦,抓不到劉邦只好抓呂雉交差,拷打過程中獄卒對呂雉起了色心,尚幸劉邦好友任敖解救才脫離狼爪。劉邦之後被推舉為反秦領袖,劉邦託付家人予呂雉後道別,這一等,竟然就是7年。  

離別的第五年,楚漢戰爭開幕,呂雉不幸與劉爸爸一同淪為項羽人質,且魯元公主與劉盈於戰亂中流離失所,生死未卜。這期間呂雉告訴自己即使此生恐無緣再見夫君及子女了,但仍要為那可能破鏡重圓的一天活下去,漫無目的的等待,或許是這時呂雉學會了堅強。兩年後,劉邦戰勝了項羽,建立了大漢王朝,呂雉及劉爸爸順利遣返劉邦身邊,也知曉了子女均在劉邦處。等待了七年全家團聚的日子終於到來,不曾想,迎來的卻是更深一層的地獄。   

shutterstock_16195475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當年劉邦道別呂雉後,旋即戀上了戚夫人,劉邦是創作型歌手而戚夫人是唱跳型歌手,剛好一搭一唱,劉邦相當寵愛戚夫人,連吃飯都要抱著戚夫人一起吃。七年戎馬中戚夫人也隨侍劉邦左右從不分開,並為劉邦生下皇子劉如意。與戚夫人形影不離、如膠似漆的場景,這是從前自己所沒有的,每一幕都看得呂雉心真的好痛,原來這些年每一日每一夜的付出與等待是一個從來沒愛過自己的男人,原來在感情世界裡不被愛的人才是第三者,無法承受打擊讓呂雉徹底心碎淚崩了。  

呂雉回歸給了劉邦尷尬,加上呂雉逐漸色衰,而戚夫人總哭鬧廢了呂雉母子改立自己與劉如意。一日早朝,劉邦便向群臣提出,結果遭到了群臣反對,其中以周昌反對最為激烈,而這一切,呂雉躲在一旁都看到了。待散朝後,呂雉親自走到周昌面前,跪謝周昌並流下了眼淚,足顯當時呂雉內心有多麼脆弱與惶恐。  

劉邦仍舊沒有放棄廢立呂雉母子的念頭,但經由此事呂雉也觀察出戚夫人弱點,她與群臣毫無交流,也不懂國家大事,純粹仰仗劉邦的寵愛。相反自己與群臣在家鄉本就是朋友,加上長年打理家務的磨練,國家政務根本難不倒她。  

當時各地仍有叛亂,每當劉邦御駕親征國家政務便託付呂雉打理,猶如當年劉邦遠門把家人託付呂雉一樣。不巧,機會來了,有人告密大漢第一戰神韓信謀反,呂雉當機立斷,找來韓信最信任的朋友大漢第一相國蕭何誘騙韓信入宮再將其殘殺滅族,震驚了天下。此舉呂雉不僅樹立了她正宮皇后的威信,也正是從此刻開始呂雉步向了黑化之路。  

爾後呂雉再殺害另一位戰神彭越,這次呂雉更壞,明知彭越無罪將其冤殺後還剁成肉醬後分賞給各路諸侯,朝野無不畏懼,最終呂雉得到了大漢第一軍師張良協助,使劉邦徹底對廢立呂雉母子死心。這場皇后保衛戰,呂雉漂亮的逆轉勝了。 

shutterstock_144938404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劉邦死後,呂雉曾欲登基女皇帝後作罷。成為太后後,呂雉逼迫劉盈強娶魯元公主的女兒為皇后,因為她覺得女人活著除了權力其它都不可靠,早已不在乎世俗觀感了,並展開一連串後宮的瘋狂報復。

而她最痛恨的戚夫人,於囚禁期間激怒了呂雉,過往一幕幕與劉邦恩愛的場景使呂雉喪失了理智。最終戚夫人慘遭人彘之刑,為剁其手足、挖其雙目、燻其雙耳、割其舌鼻、燒其聲帶、拔其毛髮、毀其面容,棄於茅廁。刑餘後呂雉還炫耀給劉盈看,就是這搶走我們一切的女人,不料劉盈看完反而神經衰弱,繼魯元公主去世不久後也相繼去世了。  

晚年的呂雉失去了所有依靠,她僅剩的就僅剩權力,她立小皇子為魁儡皇帝,不乖就殺再立下一位,將權力牢牢握在手上,成為國家實則領導人,並逼迫皇族與呂家通婚,大封呂家族人為王,數名皇室慘遭殺害或自殺。最終在呂稚死後不足一個月,以大漢第二軍師陳平為首的群臣聯手消滅呂氏勢力復辟劉氏,呂家慘遭滅族,史稱諸呂之亂,成為了中國歷史上女人干政的負面教材之一。  

呂雉的強勢與毒辣確實給皇宮帶來腥風血雨,但另一方面呂雉大量舉用賢人,廢除苛政繇役,重視人民休生養息,成為日後文景之治、漢武伐匈的穩固基石,呂雉又何嘗不失為女中堯舜呢?然而後世只知有文景之治,而不知有呂后之治;只知有諸呂之亂,而不知有諸呂之治;隨著時代的遷移與世俗的道德,人人都在唾罵著呂雉的壞,卻無人傳誦呂雉的好。  

縱觀呂雉一生,從一個良善賢淑的少女轉變為心如蛇蠍的太后,我們彷彿可以從她不幸的婚姻感受到她心境過程,而她漸漸地從權力中得到自我也迷失自我,她急欲掌控一切直到至高無上,一層層的面具臉上再也顯露不出任何情感。呂雉真的壞嗎?我想每個人答案都不同,但不可否認,呂稚性情剛毅、情感激烈、充滿色彩又極具爭議性的傳奇一生,絕對值得我們意寓與省思。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