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緬甸時報》首席記者周浩霖:儘管軍事統治時代已結束,但新聞自由仍備受威脅

專訪《緬甸時報》首席記者周浩霖:儘管軍事統治時代已結束,但新聞自由仍備受威脅
圖為一名緬甸司機在閱讀《Democracy Today》,目前該媒體已暫停出版。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周浩霖表示,縱然上述談到緬甸記者自由遭受威脅,但仍有正面的迴響,例如《緬甸時報》曾報導了一家跨國保險公司,因政府持續拖延保險業市場開放而退出緬甸的消息,該報導讓政府迅速做出回應、宣布了牌照時間表,周浩霖與同事對爭議的能源招標報導,也增加了官員問責的壓力。

本週28日,緬甸軍方首長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提出廢除憲法的可能性,引發各界猜測軍方是否會以選舉舞弊疑慮為由發動政變。去年11月的聯邦議會選舉,為緬甸軍方結束統治後的第二次民主選舉,而除了民主化尚未成熟,對新聞自由壓迫的事件也時有所聞。

2018年9月3日,兩名路透社緬甸籍記者瓦隆(Wa Lone)和喬索歐(Kyaw Soe Oo),因報導緬甸軍隊在若開邦印丁村(Inn Din)屠殺10名羅興亞村民,被法院以違反國家機密罪名判處7年徒刑,兩年多時間過去,瓦隆和喬索歐目前已被釋放,但這事件也突顯了緬甸新聞自由的隱憂。

本文將採訪《緬甸時報》首席記者兼副主編周浩霖(Thompson Chau),他主要負責報社在2020年底的緬甸大選報導,關注政經改革、人權發展和國際關係,也曾是商業組及數位部門主管,與6任總編和代理總編共事,現時也是報社在任時間最長的編輯。他同時替《日經亞洲》(Nikkei Asia),《亞洲時報》(Asia Times)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等國際媒體跑緬甸新聞,也曾是歐洲駐仰光商業雜誌《EuroMatters》創辨人之一和創始編輯。

《緬甸時報》在緬甸取消政府審查機制後曾是緬甸新聞產業的橋頭堡,持平敢言也屢屢獲獎,雖然在2015年歷史性大選報導備獲好評,但之後在2016至2017年間歷經編輯團隊清算重組,這在東南亞並不罕見,例如柬埔寨的《金邊郵報》(Phnom Penh Post)在2018年也有同樣遭遇,而儘管緬甸商界認為《緬甸時報》在選舉和經濟改革報導內容仍保持專業和敢言,但對部分議題報導時的自我審查仍受到批評。

143706105_2660695754222341_9142600175938
《緬甸時報》首席記者兼副主編周浩霖(右一),主持一個緬甸歐洲商會的經濟論壇。

緬甸新聞自由現況

針對路透社緬甸籍記者瓦隆和喬索歐所面臨的處境,周浩霖表示:「這事件,特別是翁山蘇姬公開為法院裁決辯護,的確對緬甸新聞自由造成很大影響。」但在討論新聞自由前,緬甸客觀環境同樣令記者感到威脅,他舉出兩個例子:以新聞調查而著名的《Myanmar Now》,其總編在2019年底被不知名人士襲擊,子彈射中腿部,政府至今仍找不到元兇,而《緬甸時報》攝影師和另間報社記者,在2020年初於緊鄰泰國邊界的城市苗瓦迪( Mywaddy),被克倫邦邊防軍(Karen Border Guard Forces)拘留並毆打。

同時,緬甸當局也繼續利用《電信法》和軍治或殖民年代的法律打壓新聞自由和公民權利,路透社一案便是根據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引入的《官方保密法》,此外據在地非政府組織Athan在2020年5月報告,自2016年起就有67名新聞工作者被起訴,其中有11起是由軍方提起,31起是政府官員所提,有些則是商人提起的訴訟。

根據2019年《緬甸企業透明度報告》(Pwint Thit Sa ),政府使用這些嚴厲的法律條文,破壞了他們自稱對政治改革和打擊腐敗的承諾,該年透明度報告也表示,瓦隆和喬索歐因報導北部若開邦事件而被拘留是緬甸最著名的案例,但對記者的騷擾在緬甸相當普遍,例如2019年有一位克欽邦種植香蕉的商人,就曾拘留和騷擾當地記者。

RTX6UNP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9年5月7日,喬索歐(左二)和瓦隆(右二)在出獄後與孩子開心團員。

而打壓新聞自由的不只是透過訴訟,近期緬甸政府迫使挪威電信(Telenor)在內的電信公司,封鎖新聞媒體和維權人士的網站,最著名的,便是以調查軍方商業利益為主,由維權人士創立的Justice For Myanmar,而政府命令關閉部分若開邦和欽邦的網路服務,剝奪超過1百萬人的網路知情權,也受到人權組織、商界和聯合國多次公開批評。

因此不論是客觀環境的安全疑慮,或政府使用法律來打壓記者的報導自由或封鎖網站,緬甸新聞工作者的自由的確是受到威脅。

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初期,緬甸有超過250個本地民間社會組織發聲明,指責政府利用「新冠肺炎」來「審查合法信息並限制言論自由」,表示政府沒有做到當初承諾,當時執政黨全民盟是把責任推給軍方,但至今也尚未看到翁山蘇姬公開反對。不過周浩霖也表示,根據《2020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和東南亞其他國家相比,緬甸對記者而言還不是最糟糕的,而新聞自由和軍方統治年代的壓迫也不可同日而語。

至於緬甸新聞從業人員是如何報導近年來全球關注的羅興亞人議題,周浩霖以《緬甸時報》舉例,報社規定是不得使用「羅興亞人」這個名詞,然而這在Thein Tun於2014年買下《緬甸時報》當時,和2017年東南亞報業界元老鍾嘉濱(Kavi Chongkittavorn)任總編時是不存在的。

不過雖然報社有要求只能用「若開邦穆斯林」(Muslims in northern Rakhine)一詞,周浩霖在自己和他團隊的報導中依舊是使用「羅興亞人」,報社有時也並未強制修改,但周浩霖還是強調,如果想重拾《緬甸時報》過去所建立的名聲,就必須要去掉這些自我審查以及因廣告商而審查的現況,他自己曾跟報社爭取,但仍徒然無功。

談到緬甸羅興亞人議題長期以來在國際報導上呈現一面倒的批判聲浪,周浩霖表示羅興亞危機重新喚起了外資應否在緬甸做生意的爭論,他指出:「緬甸高官也承認政府『完全低估』這個人道危機造成的經濟影響,也顯示政府必需把斷網等政策懸崖勒馬,並進一步改革通訊法在內的法律,營造一個讓企業可以尊重人權的經商環境,否則難以吸引翁山蘇姬團隊夢寐以求的『負責任投資』。」

x9qoq9yv9ffxksd7mxng9xaxgzt57i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難民營裡排隊領取食物的羅興亞人。

緬甸媒體的正面影響力

「跟記者和媒體一樣,緬甸投資者、商界、公民社會受惠於問責(accountability)和透明度(transparency)。他們共享公民空間,若沒有健壯的傳媒,誰能如實反映真相和商家的意見?」

周浩霖表示,縱然上述談到緬甸記者自由遭受威脅,但仍有正面的迴響,例如《緬甸時報》曾報導了一家跨國保險公司,因政府持續拖延保險業市場開放而退出緬甸的消息,該報導讓政府迅速做出回應、宣布了牌照時間表,另間媒體《Frontier Myanmar》對具爭議的Shwe Kokko新城的報導,也逼使中國大使館澄清該項目與「一帶一路」倡議無關,周浩霖與同事對爭議的能源招標報導,也增加了官員問責的壓力。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主席、王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戴尚志(Professor Simon Tay),在去年訪問中就曾表示,緬甸有《緬甸時報》對政府招標、經濟政策和管治議題提出尖銳的問題,若是是越南記者問這些問題,很快就會被關起來。

而自2017年羅興亞人危機以來,西方企業的投資者開始承受越來越大的壓力,尤其面對要證明在緬甸及其當地合作夥伴的活動不得涉及權利濫用,而這也使得獨立可信的媒體報導更為重要。這些新聞報導對商界的投資決策不可或缺,具調查性的新聞對全民盟政府打擊貪污的政策也很關鍵。

周浩霖分享道,緬甸商人有時會對媒體表示不屑,指責記者的報導不符現狀,例如上個月發布的《緬甸企業透明度》(Pwint Thit Sa)報告顯示,在緬甸最重要的260家公司中,有98家根本連一個官方網站也沒有,沒有做到所謂的「資訊透明」。周浩霖認為企業應反思,如果需要媒體的「準確」報導,那就應如實披露公司資料,「如果連基本資料也沒有公開,那就不要怪責媒體報導失實」。

周浩霖也希望商界能支持新聞自由,並珍惜新聞從業員的努力專業報導,不要打壓記者,畢竟「在緬甸,負責任投資者與新聞自由兩者,可說是『唇亡齒寒』」。因為的歷史因素,公眾還是對商界抱有不少疑慮,他進而補充:「如果『仰光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和本地銀行想得到市民信任,想公眾更積極買股票和使用銀行服務,那他們需要獨立專業的新聞報導來建立公信力。」

AP54601172836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仰光交易所開幕日的盛況

緬甸的未來:外資、中國、翁山蘇姬

至於去年年底順利連任的全民盟,在新的任期會有什麼關注焦點?從發展角度,周浩霖表示2016年翁山蘇姬上任後,首先專注於與武裝團體的和平協議,2018年改組內閣後則專注經濟改革、內政發展,此外也逐漸開放各產業給外資,包括保險、銀行、零售批發、酒類進口、教育等,目前台灣就有三間銀行在緬甸開設分行。

對於大量國際投資客湧入,翁山蘇姬也強調,外資在投資建設同時也必須注意環境保護、避免惡化本地衝突,並要創造本地就業機會,周浩霖也提到近期較注目的項目,包括日本投資的經濟特區、中國投資的若開邦經濟特區;日本的經濟特區包括仰光省迪拉瓦經濟特區,值得一提的是,該經濟特區有台商進駐,另一個是今年甫確認的土瓦經濟特區,而這也是緬甸「可持續發展計畫」(Myanma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lan)藍圖的一部分,此外日資預計會支持政府最新公佈的孟邦經濟特區計劃。

最後周浩霖表示,在全民盟新任期內,中緬關係進展會是焦點之一,北京會期待緬甸加快中緬經濟走廊的發展,而緬甸政府認為他們必須要避免債務危機的風險,另一個要注意的是歐盟經濟制裁是否會發生,如果確定那麼將會對緬甸經濟造成很大影響,特別是製造業,另外76歲的翁山蘇姬接班人計畫應該也會在這任內啟動,而在已年屆退休年齡的軍方領導人敏昂來可能在今年退休後,未來政府將會如何與軍方交涉,也都是關注焦點。

RTX6NWQ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9年翁山蘇姬參與在若開邦的投資博覽會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