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與習近平「私交」很好,會影響美中台「國交」嗎?

拜登與習近平「私交」很好,會影響美中台「國交」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在拜登就職典禮對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發出的正式邀請函,就已經釋放出:拜登對台政策,仍將延續川普時代在兩黨高度共識下所通過的「友台法案」精神,繼續維持與台灣的友好關係。

文:黃澎孝

美國之音的 《海峽論壇》節目主持人樊冬寧小姐,上週六就「拜登回應解放軍軍機擾台,美對台承諾能否《堅若磐石》? 」為題,邀請民進黨立法委員王定宇與我本人進行節目對談。

VOA的《海峽論談》已經在26號播出,茲特將我部分發言重點,分享大家批評指教:

「私交」與「國交」不能混為一談

自從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後,台灣就有一些親中的媒體或所謂的藍營人士,一再例舉拜登總統過去與中國的長期關係,甚至於,還一再渲染拜登總統與習近平的特殊私誼,而研判:

  1. 美台關係將因美中關係的改善,而倒退到過去「歐巴馬時代」。
  2. 甚至於,還有可能回到「美中共管台灣」。

事實上,我過去就曾多次強調指出,即便在我們這樣一個講究「關係」的華人文化世界中,古人都有所謂:

大夫無私交,春秋之義。

美國人雖沒讀過《春秋》,但是,仍然強調「公私分明」;非常嚴謹的個人認知與公務倫理。以言「美台關係」 ——眾所周知,美國雷根總統夙與蔣經國關係交好,但是,台灣仍遭美中《八一七公報》的戕害。

相反的,川普總統和他的國務卿蓬佩奧,過去從未與台灣任何政要有過任何「交情」。但是,他們卻一改美台關係40年來「非官方」、「政策性模糊」的政策,而被視為最「挺台」的總統。

「戰略關係」與「國家利益」才是美台「國交」的基礎

事實上,早在國共內戰的後期,美國曾對國府發出「白皮書」,擺明了要放棄對二戰盟友蔣介石的支持。當共軍渡過長江,攻克南京時,美國駐華司徒雷登大使(John Leighton Stuart)還刻意留下,試圖與中共建交。

但是,隨著中共宣佈「一面倒」, 與蘇聯結盟,甚至出兵韓戰後,與蔣介石關係至為惡劣的美國杜魯門總統,立刻派出第七艦隊協防台灣。後來甚至於締結《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成為冷戰反共的「戰略夥伴」。到了70年代,中蘇共交惡,美國基於「聯中抗蘇」的戰略利益,又毫不留情地與我「解約、撤軍、斷交」⋯⋯

總結70年來,台美關係親疏起伏的發展,完全取決於美中戰略關係的變化,與台灣哪個黨執政、或與什麼人有沒有交情、完全沒有關係。

Chiang_Kai_Shek_and_wife_with_Lieutenant
Photo Credit: Captain Fred L. Eldridge@ Wiki Public Domain
史迪威與蔣介石夫妻

「印太戰略」與「友台法案」才是美國對台承諾的基石

美國的兩黨政治,雖然政權迭有更替,但是,對於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基本上都會形成兩黨共識,而不受政黨輪替的影響。以言美中台關係的變化,就表明上看,似乎是川普總統扭轉了美國的外交方向。然而,稍事爬梳即可知:早在小布希時代,美國就已警覺到中國快速崛起的挑戰。

尤其,在中國宣告南海「九段線」領海主權,以及島礁填海造陸行為;特別是「一帶一路」的擴張行動,使得民主黨的歐巴馬總統開啟了「重返亞洲」的戰略轉移。川普總統構建的「印太戰略」,也是接續了歐巴馬的戰略轉移,並以更為激進麻辣的手段,甚至以所謂「簡單粗暴」的方法,快速掉轉美國的外交方向,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的最主要對手。展開了一系列制裁、脫鉤的政策。

另一方面,為了印太戰略佈局,強化第一島鏈的戰略需要,美國改變了40年來對台灣政策模糊的低調態度,甚至於,在美國國會兩黨高度共識下通過了系列「友台法案」。特別是2018年的《台灣旅行法》與2020年末通過的《台灣保證法》;更將對台軍售、協助台灣強化不對稱戰力建設、協助台灣增強自衛能力、取消與台灣官方交往限制等等。

換言之,美國是以「國內法」或國會「國防授權法」的形式,建構成對台「堅若磐石」的全面承諾。而不是任由川普個人好惡,或共和黨的「一黨之私」所決定的。

RTX8FPY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大夫無私交」,拜登對華不手軟

無可諱言的,拜登總統與中國方面,甚至於與習近平個人是有多年的公誼私交。拜登執政團隊諸多成員,也曾經是歐巴馬時代的「老班底」。因此,中共對於拜登當選美國總統,當然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甚至於還難免會有若干一廂情願的幻想。

但是,就在拜登就職典禮對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發出的正式邀請函,就已經釋放出:拜登對台政策,仍將延續川普時代在兩黨高度共識下所通過的「友台法案」精神,繼續維持與台灣的友好關係。

拜登最主要的「核心幕僚」,候任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一月19日出席聯邦參議院外委會召開的國務卿任命聽證會上,就有關美中台關係的政策主張,就公開表示:

  • 中國「毫無疑問」對美國在內的所有國家構成最大的挑戰。
  • 川普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是正確的,即使他不同意川普的方式。
  • 相信兩黨有非常牢固的基礎,以建立跨黨派政策對抗中國。
  • 拜登政府將延續美國的對台承諾,確保台灣自我防衛能力,並希望台灣在國際上發揮更大作用。

事實上,就在拜登才剛剛宣誓就職完不久,共軍就派出13架軍機大舉入侵台灣的防空識別區(ADIZ),美國國務院隨即發表嚴正聲明強調:

對台承諾「堅若磐石」(Our commitment to Taiwan is Rock-Solid)。

國務院在聲明中除了敦促北京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與經濟施壓,並強調將持續關切中國不斷企圖恐嚇包括台灣在內的「鄰國」(好有深意的用語)。國務院並重申將恪守《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持續協助台灣維持足夠的自我防衛能力。

以上總總事實證明:「大夫無私交」更何況是美國總統。未來拜登總統一定會在兩黨高度共識的基礎上,延續川普時代對華的強硬政策,絕不會手軟。

本文經黃澎孝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