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琅勃拉邦的潑水節:從新年、祭祖到面具,是一場能召喚在地人內在記憶的藝術行動

寮國琅勃拉邦的潑水節:從新年、祭祖到面具,是一場能召喚在地人內在記憶的藝術行動
Photo Credit : 張雅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元旦」是新年的高潮,四方人群一早便湧進古城,準備參加新年的遊行活動。遊行隊伍由各地的車隊、村民、僧侶、琅勃拉邦小姐和布約雅約組成,布約雅約代表祖靈,透過遊行賜福子孫,一路步行至香通寺。

我所在的這個中國二線城市,新曆年頭不時興跨年,也沒有炫麗煙火可看,但在舊曆年底,隨著冬季蔬果的盛產特賣,蘋果紅、包菜綠、米果香,華人年味越來越濃。我想起距離城裡不遠的少數民族,他們除了西洋年、中國年,還有家鄉的傳統年要過,如果在外工作,返鄉不易,這些城裡所張羅的西洋年或中國年,都不是他們記憶中的傳統年。「年」很重要,是根源也是重生,特別對異地的移民、移工或遊子而言,熟悉的年味會讓人在異鄉倍感溫馨,所以中國有些少數民族不往華人社會發展,反而因文化相似而選擇跨國工作與就學。

中國有部分少數民族跟東南亞的族群有關,像雲南的傣族跟東南亞的泰族群(Tai ethnic groups)互有族源關係,所以中、泰、寮、緬4國的傣、泰、寮、撣族群的文化底蘊相似,跨國交流頻繁,自然形成一個有共同語境的文化圈,特別顯現於傳統新年,這些族群的過年時間、方式和氛圍自成一格,與華人社會迥然不同。泰族群的傳統新年就是潑水節,當地稱做「宋干節」,「宋干」一詞源出梵文,意指從舊年跨越至新年,在年曆上則表徵太陽從黃道帶12宮的雙魚座進入白羊座,開啟新的年度。

泰族群自古就有很多分支,彼此的曆法都稱做小曆或祖臘曆(Chulasakarat),曆算公式相同,但彼此有別,最大差異呈現在各地的月序,也就是新年起算的月份不同,以甲、乙兩地為例,彼此時間並行,但因地方曆(陰曆或陰陽曆)的新年起始月不同,造成甲地的1月是乙地的2月,時間觀念類似華人社會「新曆」與「農曆」的換算,有多種時間軌道同時運行。

隨著族群移動,不同的地方曆也隨之傳播並沿用至今,這種月序差異呈現出有趣現象,以陽曆4月潑水節來說,對應各地方曆的時間,分別出現了5月、6月和7月的版本,所以潑水節在泰國中部和寮北稱作5月節,但在雲南和泰北則稱為6月節或7月節。在古代,潑水節是一段長假,常常甲地過完潑水節後,行旅至乙地後,又再過一次潑水節,年假長長久久,令人歡喜。泰族群獨特的地方曆後來成為各族的無形文化資產,像德宏傣曆被雲南民族大學博物館收藏,而泰國也於 2012 年將泰北的蘭納曆(Lanna Calendar, ปักขะทึนล้านนา)列入泰國無形文化資產名錄,目的都是在保護珍貴的傳統曆法與族群記憶。

¹Ï1_¼w§»ØV¾ä
Photo Credit : 張雅粱
德宏傣曆,筆者攝於雲南民族大學博物館

潑水節一般在陽曆4月舉行,早期沒有固定日子,後來各國政府因推展觀光與跨國交流的考量,公定陽曆4月13-16日左右為泰族群的新年假期,方便人們返家與過年。其中寮國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的潑水節令人印象深刻,因為它將祖靈面具「布約雅約」(ປູ່ເຍີຍ່າເຍີ, Pu Nyeu Nya Nyeu)融入其中,在年輪翻新時,強調祭祖傳統,使當地潑水節的形式與內涵都独树一格。寮國社會普遍信仰南傳佛教,重視做功德與敬老精神,因此很多節慶的名稱都採用「做功德」(ບຸນ)這個詞,如新年「ບຸນປີໃຫມ່ລາວ」(Boun Pi Mai Lao)就是立基於做功德所發展出來的節日,因為寮國人相信「做功德」能祈福消災,不但對自己、家人或歷代祖先均有益處,同時也能獲取社會聲望,所以「做功德」這件事是寮人的日常,他們傳統節慶的主調就是做功德。此外,寮國人也重視敬老祭祖,這也是琅勃拉邦為何會將祖靈神話「布約雅約」納入新年活動的原因。

寮語「布約雅約」是第一代祖父祖母的意思,相傳祂們是琅勃拉邦古城的祖先,因拯救族人而犧牲,所以具有護佑當地子民的特殊力量,因此古城居民每年都會盛大舉辦潑水節,祈求布約雅約護佑當地。由於布約雅約是在地的保護神,當地人不僅為祂們設置神龕,也為兩尊祖靈和祂們的寵物玉獅(ສິງແກ້ວສິງຄຳ)製作面具;布約雅約的面具由專人製作,具有靈力,平時安奉於阿憨寺(ວັດອາຮາມ, Vat Aham)專屬的塔樓內,塔樓平日不對外開放,只有在過年這類重大節日時,才能邀請布約雅約出神龕參與節慶。在新年期間,阿憨寺會請靈媒透過儀式,邀請布約雅約加入潑水節,從請神、著裝、汲取聖水、遊行、浴佛到返回阿憨寺,整個過程都有既定儀式必須遵守。琅勃拉邦的居民信仰布約雅約,連布約雅約身上的物品,人們都相信具有神力,例如布約雅約面具的頭髮是用麻繩做成的,所以當祂們的頭髮掉落時,人們會恭敬拾起並繫在身上,相信麻繩的特殊神力能避兇趨吉。

¹Ï2_¥¬¬ù¶®¬ù©M¥É·à¹Ï¹³
Photo Credit : 張雅粱
布約雅約和玉獅圖像,筆者攝於琅勃拉邦阿憨寺
¹Ï3_©~¥Á¦¬ÂÃ¥¬¬ù¶®¬ùªºÀY¾v
Photo Credit : 張雅粱
居民收藏布約雅約的頭髮,筆者攝於琅勃拉邦

琅勃拉邦的新年為期十多天,但主要活動集中於元旦前後幾天,分別是「除夕」、「休息日」、「元旦」和「浴佛」4天。首先是「除夕」,家家戶戶開始進行大掃除並為新年做準備,當地人會在這天前往佛寺或河岸堆沙塔祈福,並在沙塔上插上12生肖的旗幟、鮮花或蠟燭做裝飾。接著是「休息日」,靈媒當天會準備供品至阿憨寺,在布約雅約的神龕前祭拜面具,經由儀式召喚祂們享用供品,邀請布約雅約參與新年儀式。神龕內供奉的是小型的布約雅約面具,而在神龕的旁邊,另外有大型的布約雅約和玉獅面具備用,供村民穿戴,代表布約雅約出巡遊城。

當靈媒完成邀請儀式後,村裡會指派兩名壯丁裝扮布約雅約,跟著儀式隊伍前往附近的康河(Nam Khan)汲取聖水。康河是古城的重要水源,也是湄公河支流,傳說水神那伽(Naga)就住在河底,因此康河的水特別乾淨與吉祥,在地人視為聖水。布約雅約將康河聖水裝入陶壺後,交由兩名小男孩將聖水挑回佛寺安放,準備新年浴佛。

¹Ï4_¨F¶ð»P¤Q¤G¥Í¨vºX¼m
Photo Credit : 張雅粱
沙塔與12生肖旗幟,筆者攝於琅勃拉邦吉祥海岸

「元旦」是新年的高潮,四方人群一早便湧進古城,準備參加新年的遊行活動。遊行隊伍由各地的車隊、村民、僧侶、琅勃拉邦小姐(ນາງສັງຂານ, Miss Luang Prabang)和布約雅約組成,布約雅約代表祖靈,透過遊行賜福子孫,一路步行至香通寺(ວັດຊຽງທອງ, Vat Xieng Thon Ratsavoravihanh)。進入香通寺後,新選拔出來的琅勃拉邦小姐會跟隨師父進入禮佛大殿進行祈福儀式。而殿外的布約雅約和玉獅則在香通寺的廣場上跳舞,與村民同樂;舞獅的過程必須搭配鼓聲做動作,營造歡樂氣氛,所以遊行前會進行採排,練習舞獅步伐。元旦過後一至兩天,布約雅約會帶領眾人前往梅佛寺(Vat May, ວັດໃໝ່ສຸວັນນະພູມມາຮາມ)參拜琅勃拉邦佛像(The Pra Bang Image of the Buddha),進行「浴佛」活動,使用康河的聖水洗浴佛像,象徵來年平安吉祥,之後再由民眾輪流浴佛祈福,藉由聖水洗淨所有的不幸和悲傷,迎接嶄新來年。

¹Ï5_»R·à±Æ½m
Photo Credit : 張雅粱
舞獅排練,筆者攝於琅勃拉邦

琅勃拉邦的新年猶如藝術行動,而年味,則是一場場藝術行動後的記憶,如同時空膠囊,用各種感官複合與保存了各種元素。琅勃拉邦的潑水節,從新年、祭祖到面具展演,呈現的是當地的集體意識,它是一種情結,能召喚在地人的內在記憶,經由社會教育,形成既定的精神形式,一再強化人們對於家鄉、族群和國家的認同感。即便各地的潑水節在外人看來相差不大,但這種疊加了生活歷史、族群經驗和藝術行動的精神形式,讓琅勃拉邦人可以清楚地區辨,我們的潑水節和布約雅約就是與眾不同,無可取代。對其它人而言,何嘗不是如此?不管外頭的年如何多彩多姿,唯有家鄉的傳統年,才是最對味的溫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