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唯一軍備管制協議到期前10天,拜登就任後首度與普亭通話達成延長共識

美俄唯一軍備管制協議到期前10天,拜登就任後首度與普亭通話達成延長共識
RS-24洲際彈道飛彈。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俄之間目前僅仰賴《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牽制雙方核彈頭與設備數量,條約將於2021年2月5日到期,因川普堅持要中國參與續約而僵持,拜登上任後必須盡快與普亭協商延長。全球軍事情報出版商指出,2020年雖受疫情衝擊,但全球軍費支出仍然增加。

美國總統拜登上周就任後,昨(26)日首度與俄羅斯總統普亭通電話,兩人對即將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達成共識,同意延長5年,限制美俄雙方部署的核彈數量不可超過1550枚。縱使有軍備管制,全球軍事情報出版商詹氏資訊集團(Jane's Information Group)指出,全球國防支出仍連續7年成長,去(2020)年達到1兆9300億美元(約新台幣54兆元)。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碩果僅存的美俄軍備管制協議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以下簡稱New Start)是一項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雙邊條約,限制兩國部署核彈頭總數各不得超過1550枚、核彈發射器具不超過800架,而部署洲際彈道飛彈(ICBM)、潛射彈道飛彈(SLBM)、重型轟炸機數量都以700為上限。

俄國官媒《俄塔社》指出,除了數量限制,美俄也依《New Start》成立協調委員會與稽查機制,確保雙方在削減進攻型武器的過程維持透明且不可逆。雙方每年交換彈頭與發射器的數據,並允許每年最多18次互到對方的潛艦、基地、或飛彈儲存庫進行檢查。自條約生效後至今,雙方進行328次檢查、交換逾2萬筆資訊。

《New Start》於2010年4月8日由時任俄國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和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捷克簽署,之後經由兩國國會各自通過後,2011年2月5日在德國慕尼黑交換條約書,並正式生效,為期10年,期滿可在雙方同意下再延長5年。

條約生效當年,美俄的核彈與發射器等數量都超標,依約有7年時間削減武器數量,美國先於2017年9月達標,俄羅斯在2018年2月5日(即期限最後1天)才達標。截至去年9月,美國已部署的核彈為1457枚、俄國為1447枚;美國已部署核彈發射器具共675架,俄國510架,大致維持平衡。

AP_1712352852560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美國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試射一枚非武裝版義勇兵三型洲際彈道飛彈。2017年3月資料照

拜登與普亭的第一通電話:白宮強勢,克宮客氣

《New Start》是僅存唯一能限制美俄軍備競賽的條約。美國前總統川普在2019年退出美俄《中程核飛彈條約》、去年退出涵蓋俄國在內的國際《開放天空條約》,若下月5日《New Start》期滿不續約,將沒有任何國際條約能具體約束美俄增加核彈與相關設備。

國際現有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只是禁止擁核國家轉讓或協助非核國製造核武,而《禁止核武器條約》的締約國根本都是非核武國家,擁核的美、俄、英、法、中國全未加入。

川普去年堅持《New Start》應將中國納入續約範圍內,要求中國參與討論,而中國始終冷淡,導致《New Start》能否續約被打上大問號。新任總統拜登昨首度與普亭通話後,俄國克里姆林宮和美國白宮先後發表聲明指,兩人已在電話中對《New Start》延長5年達成共識,雙方都「感到滿意」,並會在接下來幾天內各自進行必要的國內確認程序,在條約到期前完成。消息人士對《路透》指出,目前預計在下月2日進行條約書交換儀式。

克宮的聲明中提到,普亭恭賀拜登就職總統,稱俄美關係正常化有益兩國與全球;兩國領袖還討論了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及《開放天空條約》的事。克宮輕描淡寫地提到兩人還有聊到「烏克蘭內部問題」,白宮則避談伊朗核協議與《開放天空條約》,統稱「一系列軍備控制和新安全議題」。白宮強調,拜登重申美國堅定支持烏克蘭主權,並對俄方提到駭客攻擊、干涉2020美國大選、俄國疑在阿富汗對美軍發懸賞令、俄國反對派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中毒等質疑。

比對克宮和白宮的聲明,只有延長《New Start》和對抗疫情是共識;克宮用詞客氣,並說這通電話內容既有條理又真誠,白宮相對強硬地凸顯拜登捍衛美國和盟友的心意。

疫情不會改變地緣安全戰略,軍費持續成長

美國是全球確診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病例最多的國家。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截至台灣時間27日正午,全球確診數已突破1億,美國佔近2544萬例,俄國約372萬例、位居全球第五。

雖然全球經濟大受疫情影響,2020年全球軍費仍然增加。軍事情報出版商詹氏資訊集團昨指出,全球國防支出從2014年起不斷成長,2020年總支出達1兆9300億美元,按年增長1.9%,比2019年的增幅還多。

RTX75HSN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東風41洲際彈道飛彈。

詹氏指出,歐洲去年國防開支費用佔全球比例增加了5.6%,是增幅最大的地區;若以總金額(以美元計)來看,亞太地區的貢獻其實也差不多,且預計歐洲軍費今年會略為放緩,亞太地區擴能更強。

東歐因應俄羅斯威脅而維持警戒,將反映在國防費用上。巴西去年開始恢復投資國防,拉抬了整個拉丁美洲的軍費,今年可能還會持續。

全球國防支出_3

由於疫情持續影響,2021年全球國防費用的增幅可能不會像2020年這麼大。但疫情不太可能改變已經在進行的地緣安全長期戰略,詹氏集團首席分析師麥唐納(Andrew MacDonald)指出,國防費用被疫情影響最劇的是石油出口國,雖然這可能抑制中東國家的購買力,並壓低俄羅斯的軍費投資,但亞太地區軍費增加力道強勁,仍會使全球軍費維持正成長;疫情對軍費的衝擊將在2022年下降,屆時全球國防預算又會上揚;至2030年,全球軍事支出可能達到2兆2300億美元。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