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亂發問」各有目的,但這些都不構成「實名制」的理由

記者「亂發問」各有目的,但這些都不構成「實名制」的理由
圖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記者的挑戰性、衝突性發問,有其必要。是為了刺激首長做出未必經過思考,或許有破綻的回答,然後從答題的蛛絲馬跡,在記者會後持續追蹤下去,當然也有記者只是為了語不驚人死不休,然而重點在於,台上坐的官員其實都知道這些記者是誰。

有網友以記者素質參差不齊,對議題完全沒有事先研究,在記者會上提問不佳為由,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政府應規範公務機關的公開記者會,所有發問記者都必須報上「我是XXX,代表OOO媒體提問」等說明。

我先從媒體習慣說起,一般記者會發問,報上電視台號或是報社名號,是慣例也是禮貌。在總統府或是外交部等較正式的記者會上,發言人通常會點該媒體與記者姓名,記者也以實名制發問,以示尊重。一般路線記者會,採訪對象與記者大多認識,即便有幾個新來的媒體,不用報上姓名,就直接發問了。無理喇賽都可,只求追根究柢,跑得出好新聞。

我在報社服務時,頂多報上《蘋果日報》、《中央社》、《自由時報》等報社名稱。記者的發問,個人言責自負,也當然代表報社。嘲笑那個人發問、評斷問題良莠,一點意義都沒有。若這個採訪對象不是總統、行政院長,我私下能找得到,我甚至根本不發問了。

從媒體的主觀角度,記者的挑戰性、衝突性發問,有其必要。是為了刺激首長做出未必經過思考,或許有破綻的回答。然後從答題的蛛絲馬跡,在記者會後持續追蹤下去。也不能排除,有記者只是為了語不驚人死不休,想紅,好在直播出去的時候,讓長官看到自己的「精彩表現」。

但是,這些記者的「個人風格」,都不構成必要規範實名制發問的理由。

發問記者是誰官員都知道,實名制只是為了可以肉搜灌爆

我可以理解,這是鄉民時代。每個人都是自由地接收和發表訊息,自認和記者有對等的權利。所謂發問實名制,正是因應網路或電視直播,以及所謂媒體近用權「對等」的概念而生。

或許基於網路平權,有網友認為,部會首長在「明」,憑什麼記者在「暗」?憑什麼記者可以「亂問問題」?官員卻必須正襟危坐,好好回答提問。這種說法,也對也不對。記者當然不在暗。除非丐幫,否則每個參與記者會的媒體與同業,都是查得出來的。跟官方對口都是互相知曉的。只是收看直播的YT受眾、PTT鄉民不知道。

為什麼知道哪一台、哪一家報社,還不夠,必須知道哪一個記者?簡單邏輯是,這樣才能肉搜,才能在必要時灌爆他的臉書,讓記者心生畏懼,以後就不敢「亂問問題了」。或許某種程度落實了鄉民正義,卻對媒體形成「寒蟬效應」。

指揮中心:非醫用口罩進口也必須有輸入許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追根究柢,這就是特定立場網友,看不下去立場對立的電視台,要揪出特定電視台的同業之舉。如此實名制,訴諸仇恨,以血還血。

「綜合報導」和「掛名」的消長

平面媒體也有實名制的問題。過去我在《蘋果》服務時,只要見諸日報、超過三個記者撰文,就會改成綜合報導,目的是為了節省字數。記者少了一點成就感,但報社版面呈現較乾淨。

只寫XX中心綜合報導,不標記者名,慢慢被平面與網路媒體濫用。好的出發點是,在調查報導或可能傷害到與採訪對象關係時,用綜合報導,來迴避日後採訪時的尷尬、衝突。此外,在即時新聞、點閱率爆炸時代,一個記者一天處理五到八條稿,人力與新聞量供需失衡,內容農場化,抄來抄去,綜合報導成為改寫的代名詞。

網路平台開始制衡主流媒體。PTT拒絕轉貼綜合報導的新聞。部分媒體為了傳播自家新聞的效率,只得再回頭要求記者掛名,落實實名制。才能回頭去賺PTT擴散的點閱率。

這是網路與主流媒體匯流與衝突的年代。我沒有站在哪一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