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地為牢交功課給中共——被封在「小區」內的林鄭政府劃地為牢

劃地為牢交功課給中共——被封在「小區」內的林鄭政府劃地為牢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到封區,林鄭一早劃地為牢,被封在自己狹小的comfort zone中。

醫學專家質疑,被封鎖區域內的人大多檢測過,遲來的封區,意義不大。明眼人都知,成效屬其次,像生產銅芯口罩,白忙一輪又如何。做場大龍鳳,開個先例,鏡頭更捕捉了林鄭率眾巡區、穿防護衣人員四周走動的畫面。有圖為證,年年考第一的「模範生」便有功課交給中央。

受影響者不獲賠償,少數族裔的需要備受忽略,更糟糕者,事前走漏消息,逾期居留或從事地下活動的人聞風先遁——事實擺在眼前,政府重姿勢多於實際。對公眾健康之維護,對被禁足者之照顧,不屬於重中之重,但就算政府要做得妥妥當當,亦沒有本事。這其實很羞家。先進社會都有管理危機的意識,及早做足準備,等到最壞情況到來,便不會「揦手唔成勢」。林鄭之所以是廢老,在於不知管治為何物,以為死管爛管,好似一個惡死的班主任,罰你留堂,便搞得掂班學生。

據聞政府內部,抗疫工作各自為政,尤其缺乏跨地區和跨部門的協調。從過去一年表現來看,林鄭自我中心、自以為是不特止,更弊在無(大)腦,無一個似樣的中央作戰指揮部。行政會議在疫情期間花時間討論小輪加價事宜,正反映這班因循的管治階層眼界有幾高,看得有幾遠。是故政府每次做決定不單止慢,更流於零碎、斬件式,看不見背後有一套理念貫穿各種決策(除非妳認為「由市場霸主決定」便是政府的管治理念),朝令夕改往往迫於形勢,並非自我修正的表現。自我修正是會累積經驗,從學習中成長的。

說到封區,林鄭一早劃地為牢,被封在自己狹小的comfort zone中,至於政府故步自封,原因有:

  1. 政治掛帥——把公務員系統的精力花在維護國安的政治任務上,最重要的民生經濟沒搞好,到頭來吊詭地危害社會安寧,播下大亂局的種子;
  2. 人才流失——精英跳船,劣幣逐良幣,政府治理社會的能力大打折扣;
  3. 知識落後——在AI新時代,治理一個現代化城市,要的是跨學科知識,但現時公務員系統與時代脫節,領導無方(看看張建宗),體制臃腫,各自為政,根本無法應付新時勢下新挑戰,連保護棵古樹都做不到;單單看保就業政策,政府的作為完全缺乏針對性,藥石亂投,便知道IQ160也無補於事;
  4. 經濟失衡——社會經濟畸形,加劇貧富懸殊。產業結構高度單一化、空洞化,集中在地產和金融(領展和市建局是加速器),代表社會風險無法分散。最荒謬是,前領展非執董王于漸大教授,近月分別以團結香港基金顧問及港大首席副校的身分,全力推銷賣公屋的大型公共資產私有化計劃,完全沒有吸取領展的教訓。飲鳩止渴,莫此為甚。

瘟疫下,政府堅持不封關,為人所詬病。輿論一般從政治角度切入,解讀其死不悔改之底因。但除此之外,也不能忽略一點。香港成功之道,一直與「自由港」三字扯上關係,是故「封關」對政府上上下下來說,是一個難以突破的心理關口。何況本港經濟在放任市場主義的推動下——一群以芝加哥學派為首的學者鼓吹多年的論述,近日王于漸等開始轉口風,說政府的角色應該加重,但說到底,所謂租置計劃都是以地產和金融界大戶的利益為先——變成高度依賴旅遊服務業,舖租高昂有賴高消費旅客和水貨客經濟支持,客源一斷,全線吊鹽水都唔得掂。這亦解釋了林鄭為何花大量精力,遊說廣東省和澳門政府盡快通關,以及搞未曾啟動已爆破的旅遊氣泡。

諷刺的是,廣東省和澳門政府深知疫情險惡,一直企硬,無聽妳林鄭支笛。

文章獲授權轉載,題目與內文由編輯稍為修改,原題目為「被封在「小區」內的林鄭政府-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三十一)」,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