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限制中國公民赴海外賭博,緬甸、菲律賓、柬埔寨恐被列跨境旅遊「黑名單」

中共限制中國公民赴海外賭博,緬甸、菲律賓、柬埔寨恐被列跨境旅遊「黑名單」
圖為一群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賭場博弈的中國遊客。照片攝於2019年5月18日。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半年來兩度宣布將制定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的黑名單,但並未揭露哪些國家入榜。同時,全球武漢肺炎疫情的蔓延,實際上也打擊了原在東南亞國家蓬勃發展的博弈產業。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1月26日宣布,將制定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的黑名單,預計今年8月開始限制中國公民前往「黑名單」內的城市和景區。《南華早報》報導,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和越南都是中國人到海外賭博的熱點國家,可能會上榜。

根據中國文化和旅遊部的新聞稿,中國官方為規範出境旅遊市場經營秩序、維護中國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因此中國文化和旅遊部會與中國外交部、公安部、國家移民管理局建立了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

值得關注的是,其實中國文化和旅遊部早在2020年8月制定了第一批旅遊目的地黑名單,而此次的公告是為制定第二批旅遊目的地黑名單,但由始至終未披露哪些國家「入榜」,也未詳細說明會如何限制中國公民前往這些旅遊目的地。

香港《南華早報》28日報導,中國人赴海外的跨境賭博旅遊,已讓中國每年有大約1兆人民幣(約新台幣4.3兆元)的資本外流,使得中國官方得進一步限制跨境賭博旅遊活動。《南華早報》指出,中國文化和旅遊部不願意向他們透露黑名單的細節,但《南華早報》分析,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和越南一直是中國公民到海外賭博的熱點國家。

南華早報》報導,根據中國公安部的數據,2020年在菲律賓、馬來西亞、緬甸和越南,中國公安與當地警察的聯合行動中共逮捕了600多名涉及跨境賭博的中國籍嫌疑人,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稱跨境賭博通常與幫派、金融欺詐、綁架和販運以及非法移民活動有關,而且許多海外賭博公司還掌握有關中國企業家的詳細資訊,這對中國公民的安全構成了巨大威脅。

Wider Image: High Stakes in Manila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位於菲律賓馬尼拉的賭場,照片攝於2015年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東南亞博弈產業

另一方面,《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則提出了可能被列入黑名單國家是緬甸、柬埔寨和菲律賓,因為這幾個東南亞國家近年來成為了專門針對中國國民而營運的賭場,以及是提供線上博弈線的所在國。由於緬甸接壤中國雲南,邊界地帶是緬甸叛軍和民族武裝團體控制的自治區,博弈活動在靠近雲南省的丘陵地帶相當興旺。

美國之音》曾在去年12月報導,中共在與緬甸撣邦邊界建造了約660公里長的圍牆,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是為遏阻疫情蔓延到中國,同時制止中國賭客進入果敢地區賭博。

柬埔寨方面,曾是背包客天堂的西哈努克市近年來成了中國公民境外賭博旅遊的熱門目的地。但博弈產業的興盛也帶來了有組織犯罪、毒品、人口販運、賣淫等治安問題,也令北京當局意識到這些問題會讓柬埔寨人民產生反中情緒,因此隨著2020年柬埔寨政府實施網路賭博禁令,以及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已讓中國的資金快速撤出了柬埔寨。

菲律賓方面,《外交家》報導指出,菲律賓的線上博弈產業是自2016年開始蓬勃發展,主要經營者依然是中國公民,目標客戶也是中國公民,估計該產業每年營業額達到240億美元(約新台幣6729億元),儘管北京已向菲律賓政府施壓,要求其關閉博弈產業,但總統杜特蒂拒絕中國的建議,因為該產業為菲律賓帶來了許多經濟利益(如申請線上博弈業務的許可證費用)。

近年眾多中國人湧入菲律賓境內從事博弈產業,也產生了許多社會問題,包括綁架、詐騙等犯罪案件,而中國資金湧入也推高了當地房價,使得當地民怨四起。《中央社》報導,去年10月菲律賓參議員揭露自2017年以來,約有300萬名中國公民透過行賄移民局官員入境菲國從事博弈工作;而同年8月中國駐菲大使館發布公告表示,泛濫的菲律賓網路博彩公司大量非法雇用了中國公民。鑑於菲律賓落地簽政策的不確定性,以及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和經濟損失,中國駐菲大使館提醒中國公民「暫停或謹慎選擇辦理落地簽來菲」。

武漢肺炎疫情暴發後,中國資金的撤出也衝擊了當地房價與經濟秩序,《中央社》報導,博弈公司停業造成了14億披索(約新台幣8.16億元)租金損失,以及約12萬7000個工作機會消失,同時菲律賓國稅局(BIR)針對博弈公司公布新的稅務規範、同舟共濟紓困法(Bayanihan 2)等加稅措施,也是促使博弈產業撤出的重要原因。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