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抗爭者遭「強迫失蹤」,人權專家憂:政府打算以法外手段鎮壓抗爭

泰國抗爭者遭「強迫失蹤」,人權專家憂:政府打算以法外手段鎮壓抗爭
20201年1月25日,泰國曼谷抗爭集會,抗爭者要求總理帕拉育( Prayuth Chan-ocha )下台。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迫失蹤意旨由政府或得到國家授權、支持或默許的個人或組織剝奪人身自由的行為,並且拒絕承認實情,隱瞞失蹤者的下落。除了可能讓受害者遭受酷刑等身心創傷,也影響到失蹤者的家人精神,甚至還包括他們的社群與整個社會陷入恐懼,讓批評當局的聲音被噤聲。

近幾週來,許多泰國民主派抗爭者指控,他們的夥伴被警察、國安人員綁架並單獨監禁,不得與外界接觸。人權觀察專員Sunai Phasuk指出,已構成違反國際人權法的「強迫失蹤」,這顯示泰國已經打算用法律外的方式來鎮壓抗爭者,「這是非常、非常、非常令人恐懼的徵兆。」

khaosod》報導,泰國人權律師組織(Thai Lawyers for Human Rights)成員 Poonsuk Poonsukcharoen表示,這幾週警方逮補民主派抗爭者的行為模式,包含夜間拘留、沒收手機、拒絕他們求助律師和通知親友,「這已經不是一兩個警局的個別案例了。」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專員、長期研究泰國人權狀況的Sunai Phasuk表示,警察最近的行為已經堪稱國家強迫失蹤(state-enforced disappearance)。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指出,強迫失蹤(enforced disappearance)是一項違反國際人權法的罪行,由政府或得到國家授權、支持或默許的個人或組織剝奪人身自由的行為,並且拒絕承認實情,隱瞞失蹤者的下落。

強迫失蹤除了可能讓受害者遭受酷刑等身心創傷,也影響到失蹤者的家人精神,甚至還包括他們的社群與整個社會陷入恐懼,讓批評當局的聲音被噤聲。

上週一(18日),許多泰國民主派抗爭者指控,他們的夥伴被保安官員綁架並單獨監禁,不得與外界接觸。根據抗爭者們指出,16日晚間,一名剛參與抗爭活動的25歲青年Yale在家中被一輛沒有車牌的箱型車綁架帶走,14個小時後才被釋放。這輛車被認為是總理府下屬的國內安全行動指揮部 (Internal Security Operations Command,ISOC)所有。

這些綁架案例被質疑是警察和國內安全行動指揮部所為,但國內安全行動指揮部發言人否認此事,他在聲明中表示:「ISOC跟這起意外沒有關係。」

抗爭者護衛組織 We Volunteer的領袖Piyarat Chongthep說,組織中一名24歲成員Tosathep Duangnate於15日傍晚在家中被便衣警察帶走,警察也沒有出示拘捕令。當組織發現Tosathep Duangnate失蹤時,他們也前往當地警局要求說明,才發現他被列在警局的拘留名單。Tosathep Duangnate直到18日被帶到法院,才保釋離開。

Piyarat Chongthep表示,Tosathep Duangnate在警局中被毆打,並且在審訊過程中,警察也威脅他的人身安全,「行徑非常野蠻。」

當地警局局長表示,Tosathep Duangnate是因為在皇室成員肖像上彩繪,破壞公物因而被捕,一切程序合法。被問及Tosathep Duangnate是否在警局中被毆打頭部,局長則稱「我不認為警察們會這麼做。」

令人恐懼的徵兆

Prachatai》今日刊出Sunai Phasuk的專訪〈泰國鎮壓抗爭者所要付出的外交代價〉指出,泰國政府近來頻繁使用《刑法》第112條「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卻未經詳細解釋,以及隨機逮補抗爭者,像是Tosathep Duangnate的遭遇。Sunai Phasuk指出,這表示國家已經打算走上法律外的方式來進行鎮壓行動,「這是非常、非常、非常令人恐懼的徵兆。」

被問及國際上對強迫失蹤的問題採去什麼態度,Sunai Phasuk表示,首先,泰國在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UN Working Group of Enforced or Involuntary Disappearances)記錄許多案件,但並沒有積極解決。第二點,泰國已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踪國際公約(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from Enforced Disappearances,ICPPED),反映政府有試圖處理的意圖,「但我們並沒有看到問題被解決。」

Sunai Phasuk表示,最重要的一點是,國家應採取把強迫失蹤寫進法律等完善法律程序的實際作為,「只是表態不過是空談,和實際行為不符。」Sunai Phasuk強調,強迫失蹤被視為國家犯下的罪行,在泰國,舊案件未解決、法律遲遲未修、聯合國的提醒也在持續發送。

Thaienquirer》報導,近來的逮補案件讓泰國人回憶起不久前類似的失蹤事件,而任何政府獨斷的拘留行為,不論時間長段,都是侵害人權的行為,並對受害者、家屬和他們的社群帶來風險。強迫失蹤並未寫進泰國法律,這使得尋求法律救濟較困難。

泰國出現非自願失蹤案件並非新的現象,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在其2018年報告中,引述86個案例,其中包括自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政府以來就失蹤的泰國知名人權律師宋猜・尼拉派吉(Somchai Neelapaijit)、2014年失蹤的克倫族社會運動者Pholachi Rakchongcharoen等等。

根據該工作小組2020年最新報吿,2019年5月23日至2020年5月15 日期間,工作小組就泰國未解決強迫失蹤案件發出提醒函,共有75起案件未收到官方回覆,工作小組也對泰國發出緊急呼籲。另外,工作小組訪問泰國的請求也沒有收到回應。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