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臺灣人》:台灣人形成民族意識,是為了有別於兩種國族主義——日本和中國

《成為臺灣人》:台灣人形成民族意識,是為了有別於兩種國族主義——日本和中國
十九世紀時從獅球嶺俯瞰基隆及港區,1860年至1880年間。Photo Credit: 黎芳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清治末期到戰後初期,基隆城一直有著無限可能,作為實體和想像邊境的一部分,在帝國和民族國家的交界處占有重要位置。作者從在地認同、社會團體、宗教文化、福利領域等面向,以可謂首當其衝站在臺灣現代變遷最前線的港都基隆為中心,檢視一段台灣人民族起源的歷史。

文:戴維理(Evan Dawley)

在殖民地基隆成為台灣人

一個名字裡會有什麼呢?這座城市的名字有多種表現方式——它有兩種不同寫法(1885年之前是「雞籠」,之後則成了「基隆」;發音一樣,但意思不同,「雞籠」表示「關雞的籠子」,「基隆」則表示「基地昌隆」)。對於像是約翰.陶德這樣的西方人來說,這個城市叫作「Keelung」或是「Kelung」。對於日本人(例如寫了〈市歌〉歌詞的加藤春城)而言,那裡是「Kiirun」。而對於台灣人(例如當地的記者簡萬火)和中國人(像是戰後初期的旅遊指南作者)來說,則稱「Ke-lâng」(閩南語發音)或「Jilong」(中國官話發音)。

這種種稱呼顯示這個地方對於當地人而言有著不同意義,也有助於顯示這個地方從某些人眼中破敗的小村莊,轉變成人群集散的活躍港口,已足以讓居民引以為傲。也就是說,這個名稱表達了台灣人、日本人和中國人——不包括西方人——在建設城市時輸入及建立的認同。因此,這座城市的稱呼有其意義。雖然在本書橫跨的年分中,大多以日語為官方語言,但台灣人意識的出現才是我們故事的核心,因此「Kiirun」的稱法就沒有那麼適當了。

同樣地,雖然在十九世紀晚期之後「Keelung」就是最常用的羅馬拼音,但是「Keelung」也不算恰當。當地大部分的居民長久以來都是講閩南話的,因此這座城市最常用的讀音是「Ke-lâng」。不過,不屬於這個語言社群的人大概不知道這種稱呼,所以不便於溝通。相較之下,所有菁英守門人——本島人、日本人和中國人都熟諳中文書寫,許多也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

在日本統治期間和結束初期,基隆出現了台灣人民族意識。實際上,也正是在這樣的地方脈絡中,居民間的關係和居民與政府政策間的互動才能產生民族。當日本於1895年從清朝手中取得台灣主權時,大部分基隆居民都可視為(而且也的確是)中國人,他們也認為自己與位在中國東南方的家鄉關係密切,雖然其內部也存在差異,有時候還分屬於極為不同的群體。董玥(Madeleine Yue Dong)對民國時期北京城所作的研究認為,這種中國文化的背景可以重複使用,形成他們未來的意識。

統治權和主權的更替在台灣島和中國大陸之間建立起政治壁壘,在中國裔島民(本島人)、原住民(蕃人)、日本人(內地人)和中國人民(清國人,1911年之後則是「支那人」)之間,也被日本殖民政府強加或強化新的界線。雖然總督府的早期政策已創造社會分類,不過並未使得本島人成為台灣人,就如同日後的同化政策也沒有讓台灣人成為日本人。毋寧說是國家行為讓固定地域的特定人口適用共通的政策,其中涵蓋(但並未消除)先前對出身地、福佬或漢人、客家人的區分。

1890年代到1930年代之間,由外部和地理上定義的本島人自行轉變成社會和文化上定義的台灣人民族,這種新的意識和其他認同會互相重疊,或棲居於其他認同之中。殖民政策和本島人並不認為原住民族屬於這個社會群體,因為本島人將自身認同牢牢扎根於一整套行為、習俗、制度和歷史脈絡裡。一旦建立之後,台灣人民族就強大到足以抵抗來自外部(日本人和中國人統治者)在1930年代之後的侵犯。這種明顯非國族的認同,妙處在於它沒有與哪個民族國家(不論是真實還是想像的)存在連結,因此不論台灣人居住的領土是由哪個國家政府所統治,它都能夠存留下來。

台灣人形成民族意識,是為了有別於兩種國族主義——日本和中國,兩者都打著現代化、文明開化,將地方與人民去領域化或再領域化的有意計畫,而強加到台灣。這兩者的努力都因為國家在台灣的能力有限、各方協商過於複雜而未竟全功,不過這樣的嘗試也沒有因為無法達成目標而減少。當日本人官員和移民來到台灣時,他們對於自己是誰有個定義明確的概念,即使絕非固定不變——他們是一個現代民族國家的臣民或市民,這個概念是在建立國家、擴張領土的過程中發展出來,而且也取決於明治初年的日本與中國及朝鮮關係。

如同史代芬.田中(Stefan Tanaka)的論證所顯示,隨著日本帝國在二十世紀日漸壯大,日本人也益發認為他們是向亞洲落後民族傳遞文明的人。但是,根據藤谷隆(Takashi Fujitani)所說,「日本有雄心要建立後殖民、多民族的民族國家和帝國」,他們還是包容甚至同意台灣人民族建構。隨著時間經過——部分是由於國內和國際的發展,以及台灣在1920年代的溫和同化政策失敗——日本人國族意識變得益發激烈,具有侵略性和偏執,甚至在太平洋戰爭年代的積極皇民化運動之前,台灣就出現想要掃除新台灣人意識的發展。一個基本人種共通性的強烈論述,便是這個同化進程的基礎。在如此環境下,台灣人雖然做不到追求分離的國族認同,他們依然能夠維持自己的民族。

戰後中華民國因為日本帝國解體而取得台灣,同時國共兩黨也展開新一輪的內戰。國民黨政府和人民受到自身強烈民族意識驅使,將其認同強加到台灣。經過五十年各走各的認同路之後,中國人和台灣人現在隔了一條鴻溝,新的殖民統治者想要透過再中國化(re-Sinicization)的計畫來彌補這個差距,即用現代化的語言表達,並由敢於粉碎公然反抗的鐵腕支持。或許是因為有共通的文化背景,使得國民黨相較於過去的日本人更願意接受台灣人加入其民族群體之中,但其強迫加入的做法一樣粗暴。即使國民黨的同化政策均視台灣人和原住民本質上同樣非中國人,不過這兩個群體並沒有聯合起來決定共同目標。


猜你喜歡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除了精彩內容外,同時也邀請了3位知名產業經驗的客戶進行分享,讓您了解在產業實務上AWS如何協助企業進行轉型。

數位轉型是一段不斷學習與創新的過程。身為雲端服務龍頭,AWS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停止創新,且為了幫助企業客戶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能有效利用數據資料獲得深入洞察、搶得市場先機,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2022年的關鍵任務: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在討論元宇宙拓荒、搶佔新興科技商機以前,企業是否已經紮穩腳步,建置完善的數據資料庫,建構業務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邁向新時代的關鍵2022年,此刻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制定現代化的數據戰略,幫助企業持續數位轉型。對此,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內容,將包含Amazon DynamoDB的十年創新之旅,帶領參與者進行新功能重點探討,並且同步深入了解AWS現代化企業數據遷移實戰、現代化數據平台大戰略、數據創新與加速分析應用等。

除了詳細解說數據對您企業帶來的影響之外,也邀請到AWS實際企業客戶分享成功案例,加速了解如何運用數據與分析進行產業數位轉型。

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重量級客戶親自揭密

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本次邀請了重量級來賓,成功企業包含全方位寵物管家 萬達寵物、大數據智能資料稽核與保護的專家 – Datiphy以及企業數據資產整合專家 – eForce,以上三間知名企業,將親自講授他們是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並且在數位轉型上取得領先的地位。

本場研討會,在深入了解該如何提升數據分析的效能的同時,又能兼具成本效益高與安全性;適合對於如何靈活應用大數據、對數據分析有興趣、想要建構數據與分析基本功的所有受眾,例如:公司技術部門決策人、業務決策人、IT主管及希望深入認識數據分析的任何人士。與會期間參與問答,還有機會抽中百元外送平台美食券。

在AWS For Data Web Day中探討雲端數據資料庫的優勢與做法,包括:

  1. 20萬多個資料湖在AWS上執行
  2. 使用Amazon EMR比標準Apache Spark快3倍
  3. 比其他雲端資料倉儲更實惠的價格效能達3倍
  4. 使用Amazon OpenSearch Service在單個叢集中儲存的資料量可達3PB
  5. 節省70%資料湖中資料的儲存成本

AWS For Data Web Day報名須知

  • 日期: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
  • 時間:2:00 PM~5:00 PM
  • 形式:線上研討會

建議在活動前免費註冊AWS帳號 ,新註冊戶可兌換精美好禮三合一數據線。若為首次參加線上研討會者,GoToWebinar會自動偵測電腦配置,可在加入時自動安裝;若是使用手機登入此活動,則需安裝GoToWebinar手機應用程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