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he 法》:學生不滿校規就要告學校,老師怎麼教小孩?

《What The 法》:學生不滿校規就要告學校,老師怎麼教小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提起小明要向學校提起訴訟,校長此時微微動怒:「這小孩真的太任性了!據我所知,學生是不能針對學校校規這些既有規定提起訴訟的。畢竟,學生來學校,是來接受教育的,這是國家給的權利,也是義務。」

文:公共電視、法律白話文運動

我是國中生,我要告學校?

學生不就是應該遵守校規嗎?
校長:學校的規定就有他的道理嘛

「唉!小明同學這件事,實在是……」校長一想起小明向學校提告的這件事,就滿心無奈。校長表示,其實學校會規定「因事假補考,超過60分的部分要打七折」,其實是有它的理由,畢竟請假缺席考試,如果分數還和準時考試的同學一樣,那對其他同學是否太不公平了?

校長也知道,小明一定會不開心,他也非常能同理小明的心情。畢竟他請假是迫於無奈,而且也很認真準備考試。但是,學校也是照規定做事,校長認為學校並沒有虧待他什麼,他不能只想到他自己。「說真的,就這一次考試成績,影響不了他什麼啦!他竟然跟我說學校這個規定不合理,他要告學校!」校長不理解地表示。

一提起小明要向學校提起訴訟,校長此時微微動怒:「這小孩真的太任性了!據我所知,學生是不能針對學校校規這些既有規定提起訴訟的。畢竟,學生來學校,是來接受教育的,這是國家給的權利,也是義務。」校長認為,在這種義務下,學生們應該做的,是遵守學校的校規和各種規定,好好聽老師的話、認真學習,而不是自己覺得委屈、不開心,就反過來批評這些規定不合理。

校長:這樣我要怎麼教小孩?

「拜託大家想想看,如果開放讓學生可以告學校,記個警告也告,分數不滿意也告,這樣我們要怎麼教小孩啊?」校長認為,如果學生想對學校提告就可以任意提告,那一定會造成老師教學上的寒蟬效應。這樣一來,不僅會壓縮老師的教育空間,老師或許也不敢對學生提出指教和管教了。

「大家要知道,為了要讓老師能夠有合理的教育空間,我們的法律才會規定學生不能夠對學校提告。這個時代,想要培育英才,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校長又舉了許多新聞上「直升機父母」層出不窮的例子,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甚至不惜支持自己的小孩做錯的事情。校長擔心,這樣的學習和教育環境,真的是最適合孩子的嗎?

校長:還想聲請大法官解釋?

「不僅如此,他竟然不接受法律的安排,執意聲請大法官釋憲,要大法官給他一個不能告學校的理由。」一想到小明還想提請大法官釋憲,校長便激動了起來。

校長希望小明能好好想一想,來學校是要來受教育的,不是來爭取權益的,如果要計較老師做的每一件事情,那這些在第一線教育者的師長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教導學生了。

學生為什麼不能爭取權益?
成績很重要這件事,不是老師教我們的嗎?

小明回想起期末考那天發生的事情,向我們娓娓道來:「期末考那天早上,因為我媽買早餐的時候,不小心出了車禍,緊急住院開刀,所以我就請假沒去考試,趕到醫院照顧我媽。」

小明表示,因為自己是單親家庭,媽媽出事,家裡也只有他能照顧,才不得已請假。後來媽媽康復出院了,小明也依學校規定回校補考。說到此處,小明忿忿不平地說:「但是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請事假補考,超過60分的部分,分數要被打7折!這種算法讓我班排名直接倒退10幾名,真的太不公平了!」

小明認為他不是故意缺考,媽媽車禍也不是他能控制的,為什麼卻要因為這樣不可控制的情況,遭受到不平等的對待?

小明也不能接受學校的說法,有點委屈地說著:「學校說這不過只是一次成績,但是他們有沒有想過,讓我們那麼在乎成績的原因,不就是老師教導我們的嗎?又要我們在乎成績,但又要我們不要爭取成績的權益。怎麼可以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為什麼學生完全不能訴訟?

因為這起事件,小明決定開向跟老師和學校抗議,希望他們取消這項不合理的規定。小明沒想到的是,學校竟然完全不受理。無可奈何之下,小明與媽媽討論過後,決定要向學校提告。

但此時,小明才發現,原來學生是沒有資格向學校提起訴訟的。小明好氣又好笑地說:「當學校依據校規處罰你、記你過的時候,就算你覺得被冤枉,你也是完全拿學校沒辦法的喔!」

小明意識到這件事情之後,更加地生氣了。他想到公民老師上課時所教導的:「如果人民的權利受到不合理損害,憲法都有給人民提告的權利。」

他疑惑的是,難道學生不是人嗎?如果遇到學校不公平的處罰、不合理的制度,就因為學生的身分,或者年紀太輕,便只能默默承受嗎?

小明這件事情,網路上也引發很多人討論。許多網友表示,如果開放讓學生告學校,老師在教學上會有執行的困難,學生也可能會無法無天。但是小明認為這樣的說法並沒有道理,他表示:「如果學生的要求不合理,解決的方法應該是透過討論或法庭辯論,老師可以利用機會好好教育學生,告訴學生錯在哪裡,而不是沒收他反對的權利,叫學生乖乖聽話就好吧?」

「我當然知道學生要接受師長的教誨、學習遵守學校和社會的規範。但萬一老師或學校犯錯,對學生進行不合理的規範時,難道我們真的要漠視學生的基本人權,不給他們向法院提告學校的機會嗎?」

身為14歲國中生的小明,振振有辭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他不認為開放之後,一定會天下大亂,況且也並非每一個人都會走法律程序。

「所以,我一定要挑戰!要為所有同學的權利,聲請大法官釋憲!」

小明勇敢地說著。

釋憲案判決結果

大法官會議討論後,認為:「可以,未來只要是學生,統統可以依法對學校提告!」

釋憲內容

學生和一般人民一樣,擁有言論自由等憲法賦予的權利。不能因為學校是教育現場,就向學生說:「就算學校校規違法,侵害你的身體自主權或言論自由,你也不能捍衛自己的權利,提起訴訟。」大法官認為這是不對的。所以,一般人擁有的訴訟權,學生也應該擁有。

人民法官你怎麼想?

A:學生的本分就是要接受教育,應該遵守學校的各種規範,不能挑戰學校權威。

B:對法院提告是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學生也不例外,應該開放讓學生可以開始對學校進行訴訟。

相關書摘 ▶《What The 法》:18歲可以喝酒,但不能自己買筆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What The 法:法律誰說了算?若你是法官,你會怎麼判?》,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公共電視、法律白話文運動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你曾覺得法官做出的判決,總是違背民意嗎?
你是否納悶,法律究竟是保障好人還是壞人?

小混混搶劫又性騷擾我女友,正當防衛殺死人,難道不行嗎?
情侶在山上看夜景遇到流氓行搶,行搶同時又心懷不軌又伸出鹹豬手騷擾,男友為了要保護女友,向前阻擋,成功壓制小混混。以為危機解除的他,卻一不小心「掐死」了小混混。法官竟然判男生「過失致死」,這還有天理嗎?

兇手一定就是他啊,為什麼還要無罪推定?
明明所有線索都超明顯,不用柯南也不用毛利小五郎,燒腦劇看多一點就可以輕鬆指認出兇手的案件,最後法官卻說「證據不足」,根據「無罪推定」原則,一定判定嫌犯「無罪」!?

WHAT THE法?法律到底是誰說了算?(°ロ°) !
由最敢討論社會議題的公共電視「青春發言人」與法學界青年組成的專業法普媒體社群──「法律白話文運動」,帶領大家從爭議的議題思考法律問題,並從法律概念反思議題,讓你在這個媒體與資訊爆炸的時代,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

What_the法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