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光譜思考力》:未來將出現更多具彈性的工作管道,甚至不用擁有正職

《全光譜思考力》:未來將出現更多具彈性的工作管道,甚至不用擁有正職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未來這些的活潑組織中,人們也會扮演多重的角色。領導人會隨著業務不同而變成追隨者,然後下一個案子又會變回領導人,組織會鼓勵並犒賞這樣的階級變動。

文:鮑伯.約翰森

個人的全光譜思考力

請見表1.1,隨著新一代網際網路襲捲全球,每個人都會朝向多種身分認同轉變,這樣的多重身分會變得逐漸重要,而且虛擬身分也會變得和真實身分一樣重要,屆時每個人都會在不同的時空下擁有不同的身分。

【表1.1】

從類別 朝向全光譜
每個人都被歸類成單一角色或頭銜 每個人都有多重角色,但頭銜沒那麼多
每個人都有固定的身分 每個人都有多重、流動、多層次的身分;有些是真實的,有些則是虛擬的。
買方被視為被動的消費者 期待買方在搜尋產品、服務、體驗和個人成長時,態度主動且會互動交流

採用一個身分認同對於和他人發展出社群關係可能很重要。想創造身分認同和自我價值感,分門別類會是一種方法,對某些人而言,標榜自己不是哪種類型的人也是很重要的事。對很多人而言,他們對自我的感受受到類型的定義:我是黑人、我是基督徒、我是猶太人、我是酷兒、或我是教授等。可是身分認同會變得越來越流動且多層次。

為別人分類則較麻煩,風險也更高。因為不小心就會變成是在批判人或是貶抑人。因此,慢慢的,個人和機構都會在歸類他人時更為小心、有所警覺。

過去,廣告往往是依族群分類,將消費者分成幾種不同的目標市場,但未來的消費者會變得更難分類。每個人都會有多重身分,混雜於虛擬和真實世界中。未來的消費者不會喜歡被稱為消費者,因為這個字太被動了,每個人都會有多重的身分。所幸,新的數位工具會幫我們在一連串的可能性間思考,而不會只是把人硬塞到類別中。

到時候,企業不會再把購買產品的人單純當作「消費者」,而是會把他們當成是「人」,想辦法去了解這些人在不同時候,所主動採取的不同身分。像在迪士尼世界與目標百貨(Target)就不稱客人為「消費者」,而稱呼為「嘉賓」。

組織的全光譜思考力

今日的組織機構怎麼分門別類呢?他們所勾勒的各種類別在未來又會有什麼改變呢?什麼樣的組織最吸引你呢?

如表1.2所示,組織型態也會變得越來越流動。

【表1.2】

從類別 朝向全光譜
傳統工作 更多工作類型,更多較不正式、較具彈性的工作管道,不用擁有正職
單一特定角色的工作像是經理、員工、領導、追隨者、雇員 每個人都有更多混核的工作,更少全職工作、更多電腦擴增、有些工作轉為自動化
指揮與控制 領導人很清楚目標,但要怎麼到達卻很有彈性
階級嚴明、公司章程僵化,嚴守報告層級 更多變形組織,階級不是常態性
中央集權 權力分散
專注於產品 專注於從產品到服務、到訂閱、到體驗、到成長等企業價值的譜系多樣
更封閉且向內看 更開放且向外看

嚴明的階級在一些移動緩慢、可預期的環境中還管用,但變動這麼少的環境會變得很稀有。對多數人而言,都會持續交替於領導者和追隨者的角色之間。

在快速變動、難以預期的環境中,指揮與控制這樣的階級就不那麼管用了。在第八章中,我會探討美軍是如何發展至現況,變成階級更具彈性的型態,卻還能傳達指揮官的意圖,只是在執行面更具彈性。

在未來這些的活潑組織中,人們也會扮演多重的角色。領導人會隨著業務不同而變成追隨者,然後下一個案子又會變回領導人,組織會鼓勵並犒賞這樣的階級變動。組織跟組織之間的疆界也會變得更多孔、易穿透,員工來來去去成為很常見的事。比如軍隊中的特遣部隊,他們會依不同的環境扮演不同的角色,也會依不同的方式運用自己的各種專長。

社會的全光譜思考力

不同社會和文化會用什麼類別來描述其居民呢?隨著多元化增加,族群類別也會跟著瓦解,越來越多人會把自己歸類為「他者」。過去,在被問到是否為教會成員時,答案很簡單,是或不是,然而,現在很多人會回答「我有信仰,但不是宗教信仰」。一些讓人套上去很安心的類別現在都瓦解了,因為這樣有些人會覺得不自在,因為他們還持續在問哪些人算圈內人、哪些人算圈外人。表1.3顯示的正是未來10年內將發生的改變。

【表1.3】

從類別 朝向全光譜
專注於個別的社會、國家、文化 專注於一系列多種社會和文化間的不同文化、價值和信仰
中央化的政府 分散治理
國族主義 全球化和區域化
專注於單一文化:我們相對於他們 專注於跨文化:大家有甚麼相同處
權力為少數人所擁有 多人共享權力
孤立隔離 連結緊密
世代各自為政 年輕的社會成員憑藉著熟捻數位科技、網路連接性以及漸增的權力,推動青年震盪改革社會

隨著遷徙頻繁,各地會充斥負面的刻板印象,到時候全光譜思考力的需求就會增加。有些國家和文化會緊抓著安心的舊類別不放,但未來世界需要的是全光譜思考力和行動。彼得·杜拉克正是位全光譜的思想家,但他沒有獲得現在才出現的數位工具輔助。未來10年內,輔助全光譜思考力的工具會更加完善,全光譜思考力的需求量也會增加,受到局限的各種類別會換成全光譜思維,即使這樣的改變並不輕鬆。

我用「青年震盪」(youthquake)一詞來描述成長階段一直有數位媒體相伴的年輕族群,這些人對所處的世界要求很高,懷抱著遠景,又有橫跨全光譜可能性的思考工具,這讓他們能推動世界進步。例如: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帕克蘭(Parkland)校園槍擊事件發生後,高中學生很快就自主動員起來,發起全國性的槍枝管制運動。這群年輕人完全不能被歸為一類,因為他們的差異性太大了,我們甚至無法預知道他們長大後差異會有多大。

本書是以前瞻的視角寫下的。要是你搶先讀了,那就早一步採用全光譜思考力搶得先機。再晚一點,全光譜思考力就會成為成功的先決條件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全光譜思考力:善用網路新工具,擁抱數位原生代。廣角經營,致勝未來》,遠流出版

作者:鮑伯.約翰森
譯者:顏涵銳

未來學家鮑伯.約翰森指出:全球局勢發展混沌不清,多元混雜將取代單一選項,唯有具備靈活的心態和寬廣的視野才能看清詭譎多變的世界,決勝未來。全光譜思考力是讓人跳出框架、超越框架、甚至不用框架,就能找出共通模式和建立清晰度的能力。許多科技新工具的發明,例如電玩遊戲的互動、大數據分析、區塊鏈以及機器學習等也將協助全光譜思考力的普及。

作者提供多個案例,揭示這些廣域思維的運用一開始也許只會出現在一些領頭羊身上,但緊接著,所有人都會被要求跟上腳步,所以不管是個人、政府組織或非營利機構越早開始行動越好。

H1493全光譜思考力-S_
Photo Credit: 遠流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