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駕訓班》:成功融合驚悚與喜劇元素,鬼其實就是人的延伸

《通靈駕訓班》:成功融合驚悚與喜劇元素,鬼其實就是人的延伸
Photo Credit: 海鵬影業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靈體」形貌出現的阿尼瑪與阿尼姆斯,是本片以通靈為主題的原因,或許駕訓班要訓練的從不是開車,而是如何去接納自己。

文:廖家邦

橫掃歐洲四大奇幻影展、堪稱拿獎拿到手軟的《通靈駕訓班》,在今年的金馬影展登陸台灣,同樣掀起討論,也不負眾望擠進觀眾票選榜前20名。近期《通靈駕訓班》在一般戲院正式上映,許多影展沒搶到票的人蜂擁而上(我就是其中一個)。時隔不久,本片再次受到注目。

這部靈異喜劇講述一名會通靈的大齡剩女蘿絲(Maeve Higgins飾),童年時曾在一次儀式中,意外害父親同時被狗和洞的靈體附身(片中的設定「洞」也有靈體),結果在高速旋轉時被卡車撞死。因為「宰爹」(Dadslaughter) 的創傷而決定不再接觸通靈的蘿絲轉行當起駕訓班教練,卻遇上了被控制狂亡妻騷擾的帥大叔馬汀(Barry Ward 飾),令蘿絲猶豫重操舊業。而在此同時,邪惡的過氣歌手克里斯提安 (Will Forte 飾)準備進行處女獻祭儀式以重獲名聲,正巧盯上了馬汀的女兒。

光是荒唐的劇情就逗人發笑,但這絕非造就這部片的唯一因素。許多影評將本片與另一部也跟亡妻有關的鬼喜劇《舊愛靈靈妻》 比較,儘管《舊愛靈靈妻》在視覺上略勝一籌,編導方面卻是《通靈駕訓班》完勝。這不能怪罪《舊愛靈靈妻》不夠給力,而是《通靈駕訓班》打破了說故事的禁忌,而且出奇地成功,那便是:顛覆與扭轉。

接下來,我將說明《通靈駕訓班》是如何打破禁忌,以及它如何表現出人達到心理學所謂的「人格的完整性」所需經歷的過程,當然,將涉及嚴重劇透。

本片最令我驚豔之處在於,即便出現了通靈、獻祭、魔鬼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元素,《通靈駕訓班》都能把它們扭轉回喜劇。就如聞天祥所說:「這裡面玩了很多《大法師》、《魔鬼剋星》、甚至靈異節目的哏,也自承不諱,重點是把它反轉成笑點。」[1]

通靈駕訓班Extra_Ordinary_(4)_
Photo Credit: 海鵬影業提供

有時,本片看似要越界到驚悚片了,卻能靈活地避開界線,令人捏把冷汗。例如叫醒被召喚的處女,會害她們身體爆掉的設定。就算電影真的炸了一名處女給我們看,還是能透過角色的反應及不過度強調的鏡頭,輕鬆過彎,回到詼諧可愛的喜劇路線。

但更厲害的例子莫過於在城堡獻祭儀式那場戲,克里斯提安因為受不了老婆不斷打斷儀式而將她割喉。雖然觀影的當下,我幾乎認為這幕越界了,卻不得不否認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畢竟他的妻子是片中最令人不耐煩的角色。然而接下來導演做得更絕了,接二連三的荒唐事件後,有段一系列的驚恐表情的特寫蒙太奇,其中一鏡是狂風吹開蓋屍體的布,我們再次看到他老婆死去時驚嚇的面容,但這一次我們卻被逗樂了。

嘗試不斷扭轉調性的電影不在少數,但是失敗率很高,例如《神棄之地》和近期的《哭悲》。但也不乏成功的例子,最著名的非扭轉自如的《寄生上流》莫屬。同時我們也能從這幾部片發現,喜劇元素在調性扭轉的嘗試中佔有一席之地。

性別角色的顛覆

而作為一部靈異喜劇,本身就是一種顛覆的類型——將看似恐怖的鬼片變成喜劇。不過,《通靈駕訓班》可不止於此,更是將顛覆的概念應用得淋漓盡致。光是反派克里斯提安的名字「Christian」原意為「基督徒」,但在片中他卻是名撒旦信徒。還有馬汀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兒根本不是處女,反倒是大齡女主角蘿絲才是。

另一個有趣的顛覆則是演員們坦承,劇中一直在開車的角色包括蘿絲和克里斯提安的妻子,在現實中其實都不會開車,反倒是劇中上駕訓課的馬汀和開車比鬧鬼恐怖的克里斯提安在現實中會開,而且不僅是演員的現實在劇中被顛覆,你是否注意到會開車的角色都是女性?

通靈駕訓班Extra_Ordinary_(2)_
Photo Credit: 海鵬影業提供
男性在片中對開車都不太在行

片中對性別角色的顛覆是導演玩得最盡興一塊。除了顛覆女生不會開車的傳統印象,最明顯的莫過於角色的性格,劇中真正勇往直前的都是女性,男性大多都畏畏縮縮的。還有蘿絲最後說可以跟別人炫耀自己的第一次是3P,不只嘲弄炫耀性愛常被視為男性專有的話題,也顛覆兩男一女的3P為兩女一男。即便到了結局,馬汀向蘿絲求婚,你以為女主角在兩人經歷一連串冒險後會和男主角結婚嗎?誰說的。

這不可能是巧合,否則難以解釋亡妻附身在馬汀身上時總會變出一支菸,電影典型的陽具象徵,以及馬汀用來做前戲的手指被斷指,影射閹割的意象。在《通靈駕訓班》裡,女人長出代表權力的陰莖,男人則被閹割。只可惜斷指來得有點莫名,而且劇中其他鬼都不會像亡妻一樣變出菸之類的配件,顯得有點突兀,象徵的置入有些刻意。

不過,我認為本片最大的顛覆在於傳統陰陽結合的完整性 (totalité) 。無論是分析心理學派還是存在主義心理學派都認同陰陽兩極相生的觀點,畢竟兩者都直接或間接受到中國哲學的影響,在他們眼中,將兩極都收納於自身,是達到自我完整性的充分條件。因此,分析心理學家卡爾.榮格 (Carl G. Jung)才會認為一個完整的人將會是陰陽同體的。

通靈駕訓班Extra_Ordinary_(3)_
Photo Credit: 海鵬影業提供

陰陽同體的《通靈駕訓班》

在榮格眼中,個體欲達到完整,男性必須整合自身的女性陰影——阿尼瑪 (anima),相對地,女性則必須整合自身的男性陰影——阿尼姆斯 (animus)。前者在拉丁文中是陰性,意為靈魂、精神,後者則是將前者改為陽性字尾。榮格認為阿尼瑪是男性溫柔卻優柔寡斷的一面,阿尼姆斯則是女性勇敢卻得理不饒人的一面,但在《通靈駕訓班》裡,男主角馬汀反而在整合男性陰影阿尼姆斯,而且他的阿尼姆斯是有陰莖的女人。

在馬汀剛出場時,我們看到了他的亡妻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也不禁令人聯想到《說謊之徒——真實面對謊言的本質》中的莎拉與哈利——妻子同樣是控制狂,而丈夫被動、懶散,甘願被控制。但是在故事後段,馬汀變得積極,開始和妻子唱反調,也在飛車追逐戰中衝出車外,直搗克里斯提安,以及最後主動和蘿絲求婚,都呈現出他的改變。

蘿絲在馬汀個體化的歷程中也扮演重要角色,事實上,蘿絲也可以被視為男主角阿尼姆斯的外在投射。每當馬汀有所成長,都有蘿絲在一旁陪伴與啟發,也是為了送給蘿絲禮物,馬汀重新執起雕刻刀,擁抱那害死妻子而曾使男主角畏懼的木工能力。最後,亡妻被蘿絲超渡,馬汀融合了妻子,獲得了陽具,也與蘿絲「結合」,達到完型的境界。

通靈駕訓班Extra_Ordinary_(5)_
Photo Credit: 海鵬影業提供

相反地,馬汀也是蘿絲阿尼瑪的外在投射,幫助蘿絲得以去面對自身的陰影,也就是她的父親。因為馬汀,蘿絲也擁抱了帶有創傷記憶的通靈能力,最後父親藉由馬汀之口,內在陰影與外在投射合為一體,告訴蘿絲他從未因那場意外而責怪她,將蘿絲從愧疚中解放,重新接納自己與通靈的能力。

蘿絲與馬汀經由對彼此的愛,達到完型,不禁令人想到存在主義心理學家羅洛.梅 (Rollo May)在《愛與意志》中對於愛慾 (eros)的看法。看不下去現代的性氾濫,梅認為性只是愛的一部分,然而現代人在性慾被滿足後,內心卻依然空虛、孤寂,因為性不再以愛為目的,而是社會對於性的過度強調導致眾人幾近強迫症一般瘋狂進行性行為。真正的愛應該令人感到完滿,因為相愛的兩人能補足對方的空虛。愛不僅僅是片中水手所說的「花」而已,而是兩人身與心的結合,使兩人能夠被拼湊完整。

以「靈體」形貌出現的阿尼瑪與阿尼姆斯,是本片以通靈為主題的原因,或許駕訓班要訓練的從不是開車,而是如何去接納自己,就如兩位導演麥克 (Mike Ahern)與恩達 (Enda Loughman)強調的,鬼其實就是人的延伸。與其抱持畏懼,倒不如起身面對,或許還會意外發現,原來鬼只是被蓋在白布之下塵封已久的自己。

參考書目

  • 《愛與意志》 /羅洛.梅 著/彭仁郁 譯 (立緒文化,2001)
  • 《榮格論自我與無意識》/卡爾.榮格 著/莊仲黎 譯 (商周出版,2019)
  • 《說謊之徒——真實面對謊言的本質》/史考特.派特 (M. Scott Peck) 著/游琬娟 譯 (張老師文化,2016)

備註

[1]節錄自鏡周刊影劇專欄,〈【影評】《通靈駕訓班》一本正經得好笑〉,聞天祥著。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