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無黨籍的黃捷若不幸被罷免,罪魁禍首可能是力挺她的民進黨

【關鍵眼中盯】無黨籍的黃捷若不幸被罷免,罪魁禍首可能是力挺她的民進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民調來看,2020年9萬個票投國民黨立委的人,對罷免黃捷原本興趣缺缺,確實,對那些人來說,支持同志和不翻白眼其實都是小事,「討厭民進黨」才是讓這些人出閘投票的最大動力,而當黃捷和民進黨的扣連越來越緊,綠營反而像是在為罷捷者動員。

和同時得罪藍白黃和兩種綠的王浩宇相比,正面迎敵、形象「不討厭」的黃捷,搭配起充滿各種欲加之罪的罷免提案,起初大多數人都認為很難成功,就連國民黨的內部民調都覺得要通過十分困難。

然而,有些早先充滿自信的網路評論者,看到王浩宇遭罷之後改口說黃捷危險,另也有名嘴用選區結構分析,預言「一定不可能被罷免」,但在我看來,這些論述其實都有些盲點。

其實這次黃捷罷免案最有趣的,是他最近幾週「要求大家出來投『反對票』」的策略,這種直球對決的戰術與「倒宇」期間幾乎隱形的王浩宇大相逕庭,甚至相對更有把握的黃國昌和蔡正元都不曾如此。

事實上,「大家都出來投票」就是許多馬後炮檢討的「25%」底層邏輯:假設大家都出來,只要支持者夠多,就算25%的門檻「太好超過」,也不會讓好候選人輕易被罷免。

不過也是這樣的「依法行政」戰術,讓原本應該很穩的黃捷出現危機。

講到「藍綠對決」之前,鳳山選民可能還興致缺缺

筆者在王浩宇罷免案通過時就曾說,當國民黨和民進黨合力將黃捷罷免案上升到「藍綠對決」的高度,讓原本議員罷免的小事沾上「平反韓國瑜」、「陳其邁模擬考」的標籤,反而會為原本的順風添上不確定性。

沒想到,幾週前看到民調考慮縮手的國民黨,在民進黨定調全力動員反罷免後,為了未來選情布局也不得不上車兩個黨主席隔空交火,原本可以不帶色彩的黃捷反而被動成為「綠營支持的對象」。

這可能會將她害慘。

首先,2018年黃捷當選時,他的選區有大約93000人投給國民黨籍議員,2020年的立委選舉,鳳山選區國親票數相加也有9萬票。然而根據罷免投票前的系列民調,同意罷免者大約只有4萬多,遠不及72907的門檻,看得出大部分藍營選民最初多對「罷黃捷」這事興趣缺缺,當然這和偏門的罷免理由和團隊十分有關。

對這些人來說,支持同志和翻白眼其實都是小事,「討厭民進黨」才是讓這些人出閘投票的最大動力。也因為如此,隨著無黨籍黃捷和民進黨扣連越來越緊,越由間接耳語轉至眼前的站台跑攤,就越可能引發原本議題訴求無感的保守藍營選民出門投票,如同平白無故為罷捷者動員。

罷捷團體呼籲踴躍投票(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或許就因為如此,黃捷和綠營才會訴求反罷免的選民出來投票,畢竟一年前的立委選舉,當地民進黨和時代力量候選人的得票數將加超過13萬,占了將近59%。

但別忘了,這樣的高票數其實仰賴當時「抗韓」氛圍下返家投票青年與所謂的「北漂者」,一年後「救黃捷」的訴求,是否真能轉化為讓這些支持者過年前一週回家投下「反對罷免」一票的動力?這些人又是否足夠抵銷在地下樓就能投票的年長者和保守派力量?實在難說。

罷免會不會變成藍綠點人頭的運動,就看這一次的結果

觀戰選罷時,與其像丟銅板一樣直接預測成功失敗,我們更該思考選戰下的每一個策略,分別對選情產生怎麼樣的影響,那些搖旗吶喊的幫忙,會不會反而為敵營添上柴火?如果木將成舟,又能如何在終局前扭轉?

但願每當公民提出罷免案,人們決定支持和反對時都能回歸罷免對象本身,別受無理取鬧的罷免事由煽動。若黃捷這次真能安全過關,至少能以此驗證上個月的罷免成功超越色彩,是中壢人真的討厭王浩宇,別讓之後罷免都只剩下數藍綠票數的分析,也不枉這個罷免制度最初訂定的立意。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