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電影「新浪潮」(上):從王公貴族獨有的奢華「玩具」,到拍出在地議題引國際重視

泰國電影「新浪潮」(上):從王公貴族獨有的奢華「玩具」,到拍出在地議題引國際重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927至1932年間,美國多家好萊塢製片公司也紛紛前來暹羅取景拍片,至此泰國電影逐步從王室走入民間,其定位與任務便開始脫離王公貴族所獨有的奢華「玩具」,及擺脫王室宮廷所御用的專屬「工具」。

2020年12月16日,一篇《中央社》標題為「威秀國賓等四大影城合資開公司拍國片 公平會通過」報導略述,(台灣)公平會委員會議通過威秀、派帝娜、國賓、新光四大影城,透過合資新設伯樂影業公司,共同經營國產電影片製作、發行及國片專案投資業務,認為此案有助改善台灣電影產業困境,可增進消費者福利,合資公司沒有顯著的限制競爭疑慮,藉由映演業者參與國片製作,可有效提升國片製作規模、產量與品質,協助國片取得映演通路,吸引其他投資者參與等云。

經由上述報導瞭解,台灣電影產業目前處於升級轉型階段,目標希望能與美國、日本、韓國及泰國等電影工業先進國競爭;電影產業是一種高度分工且能傳遞思想、符號與生活方式的「創意經濟」,其產業鏈具備參與人數多、成長潛力大等經濟特性,因此如何型塑具有台灣特色之電影品牌,除在提升國片製作規模與產量等「硬功夫」外,同時更應著墨在故事主題、素材和表現手法等「軟實力」,並跳脫民族文化圈的本土視野站上世界版圖思考;現階段台灣電影努力朝「國際化」目標發展之際,不妨借鑒亞洲電影工業前五強(日、韓、中/港、泰、伊朗)之「泰潮」(Thai Wave)模式,汲取泰國電影邁上國際舞台的成功經驗與發展歷程。

啟蒙階段(1897-1927)

泰國電影工業的啟蒙有賴法國、日本及美國,分別在電影設備、映演戲院及拍攝技術等三方面的促成與協助。1897年6月9日「電影和電影放映機發明人」盧米埃 (Lumière) 兄弟在泰國放映《美好的巴黎映像》(The Wonderful Parisian Cinematograph)短片,成為泰國史上公播電影的首次紀錄;同年拉瑪五世(Rama V)朱拉隆功國王率團赴瑞士與瑞典訪問的兩段影像,是泰國人首度在「電影」現身的影史紀錄,國王車隊行進的兩段畫面亦被帶回曼谷放映並保留至今。

Picture1
截圖自泰國拉瑪五世紀錄影像
泰國拉瑪五世朱拉隆功國王率團訪問瑞士的車隊進城紀錄影像。

當年(1897)隨同拉瑪五世出訪,並被譽為「泰國電影之父」的Thongthaem Sambassatra親王(พระองค์เจ้าทองแถมถวัลยวงศ์กรมหลวงสรรพสาตรศุภกิจ)自歐洲購買一批攝影器材攜回泰國,王族成員開始熱衷用鏡頭紀錄皇家儀節、慶典活動與日常生活等影像片段,成為王室貴冑和上層社會的嗜好興趣與酷炫潮流,1910年出現泰國史上第一部自製影片,內容正是關於拉瑪五世出席慶典的官方紀錄,真可謂泰國電影工業誕生於王室宮廷,一點也不為過。

King_Chulalongkorn_wearing_raj_pattern
Photo Credit:wikipedia
拉瑪五世

1905年日本商人渡邊(Watanabe Tomoyori)在曼谷建立第一家永久性電影院「日本電影院」(Japanese Cinematograph),自此泰國電影院線的映演網絡開始建立,泰國人逐漸熟悉這種新式的娛樂觀念與消費行為,「日本電影」(泰文「nang yipun」的字面意思是「日本皮影戲」)成為泰民口中的新型娛樂「電影」的統稱,而「法國電影」(「nang farang」字意為「西方皮影戲」)則是歐美電影的代稱,以便與泰國傳統的皮影戲表演「nang yai」 和 「nang talung」有所區別。

鑒於外資影院及外國電影逐漸搶占泰國娛樂市場,曾留學於歐洲的拉瑪六世國王,帶頭號召王室貴族參與電影事業,投資成立「聯合影院公司」和「泰國電影協會」,這些靠著王室撐腰的電影企業,逐漸壟斷1920年代的電影市場,形成了最初的泰國電影工業。1922年Prince Kamphangphet在泰國皇家鐵路局內成立「新聞電影處」(Office of the Topical Film Service),負責拍攝與製作政令宣傳影片,該處成為泰國電影製片人的育成培訓所,其中一部與美國好萊塢環球影業公司合作,由製片人兼導演亨利‧麥克雷(Henry MacRae)執導的電影《蘇婉小姐》(Nang Sao Suwan),即被視為泰國首部長篇故事電影。

Picture3
泰國首部長篇電影《蘇婉小姐》(Nang Sao Suwan) 劇照

1927年由數名被拉瑪七世裁撤的政府官員與華商業者合作組建的「暹羅(Siam)電影製片公司」,成為泰國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私人電影公司;另外,由「萬素瓦兄弟」(Wasuwat Brothers)成立的「曼谷電影公司」(Krungthep)攝製出泰國第一部國產劇情默片《好運連連》(Chok Sorngchan),而另一家電影公司Tai Phapphayon Thai Company也攝製了《出乎意料》(Mai Khit Loei)上映;同時在1927至1932年間,美國多家好萊塢製片公司也紛紛前來暹羅取景拍片,至此泰國電影逐步從王室走入民間,其定位與任務便開始脫離王公貴族所獨有的奢華「玩具」,及擺脫王室宮廷所御用的專屬「工具」。

Siamtheaterbangkok
Photo Credit: Curtis Winston CC BY SA 2.5
位於曼谷的Siam戲院

戰國時期(1928-1972)

1928年電影配音設備和配音演員的技術運用,為泰國黑白默片的電影市場投入競爭因子,「萬素瓦兄弟」的第一部有聲電影《誤入歧途》(Long Thang)於1932年4月1日上映,同時隨著電影彩色化技術的快速發展,首部泰國彩影《寶藏守護神》(Pu Som Fao Sap)亦於1933年問世。

1932年6月24日拉瑪七世國王在位期間,一場由軍民聯合發動的「不流血政變」,終結了泰國歷時800年的君主專制統治,但就在立憲革命爆發前夕,著迷於電影的拉瑪七世為慶祝曼谷建城150週年,及為自己所拍的電影《魔戒》(Magic Ring)首映會,特別選在大皇宮附近興建一座全新戲院「Sala Chalermkrung」,成為當時第一座配備有空調的電影院,但隨著君主立憲政體的實施,泰國王室在電影工業的主導地位,漸次由立憲政府與民營企業所取代,泰國電影市場於焉進入了百家爭鳴的「戰國時期」。

值得一提的是,這座「Sala Chalermkrung」戲院,即現今在「石龍軍路」上的「曼谷皇家劇院」,目前院內唯一的表演劇目即是由真人穿戴面具演出的「箜劇」。(詳參〈泰國面具文化:從泰國與柬埔寨各自對「箜劇」申遺談起〉一文)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終止了剛要起步的泰國影業發展進程,戰爭造成的企業財力受損、原物料匱乏及物資運輸受阻等因素,使得各國經濟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二戰結束之後,製作成本低廉的16毫米(mm)彩色影片,降低了民間業者跨入電影工業的投資門檻,又因王室與政府對於電影業的影響力漸趨式微,於是普通商賈便成為泰國本土電影企業的主要經營階層,其等所拍的電影類型則多屬成本低廉的動作片,或受印度風格影響的愛情浪漫歌舞片,製作方式則採「無聲電影+現場配音」的低階規格,因此無論在膠卷品質、故事類型與拍攝技術等方面,均不如戰前的泰國電影製作水準。

隨著16毫米電影市場的激烈競爭,泰國出現一種由製藥廠發明的露天放映模式:「賣藥電影」,電影放映員開車載著放映設備和各式商品(「成藥」為主),從城市到農村進行巡迴播放,成功將泰國電影市場及潛在觀眾推廣到國內偏遠角落,使得露天電影的觀影方式逐漸普及,形成泰民舉辦傳統慶典或婚喪喜慶時,都會商請放映團到場播映電影的「不成文」禮數。

1957至1972年的15年間,是泰國16毫米電影的巔峰時期,這些製作成本低廉、投資週期短暫與拍攝器材簡便的影片,成為當時泰國電影業界的主流規格與標準。這一時期的曼谷電影院有近150家,曼谷以外的影院數量也有逾700家,同時加上數以千計的露天電影院,每年總計可放映超過500多部電影,其中半數來自好萊塢電影,三分之一則是美國以外的外國影片,而泰國本土電影也有近60到80部之多。

泰國16毫米電影鼎盛時期,其實也有一群有志提升電影藝術品質的導演或攝影師,他們嘗試使用大規格的35毫米膠片從事創作,例如印度裔泰國導演拉塔納‧派斯通極(Rattana Pestonji)的《聖提與維納》(Santi-Vina),便是泰國第一部參與國際競賽 (1954年東京第一屆「東南亞影展-金禾獎」,即「亞太影展」前身) 的35毫米膠片作品,獲得「最佳攝影獎」殊榮,成為首部揚名海外的泰國電影,因此拉塔納被譽為「泰國現代電影之父」。

Picture4
泰國第一部參與國際競賽的電影作品《聖提與維納》(Santi-Vina)宣傳劇照。
Countryhotel
Photo Credit: Wikipedia
拉塔納1957 年的電影《Country Hotel》DVD的封面

黃金時期(1973-1991)

上世紀70年代中後至80年代中期,泰國隨著社會工業化發展,民營電影工業逐步朝向垂直一體化的整合趨勢,泰國執政當局為營造本土電影發展空間,進而對電影工業施行關稅保護政策,藉由提高國外影片膠卷進口關稅(從每公尺2.2泰銖提升至30泰銖),從而限制歐美進口電影對國片市場的擠壓,大幅提高國片年產量達160部左右。

「黃金時期」的電影作品雖數量有所增加,但品質卻難免出現良薺不齊的現象,多數影片題材集中以愛情、喜劇、偵探等商業娛樂導向為考量,甚至為了搶占外國影片受高額關稅影響所遺留的院線空檔,泰國本土片商更曾於1978年間,以拍攝大量低檔的動作片來充數墊檔,被學者嚴厲批評及嘲諷,此舉猶如在泰國電影市場狂潑「髒水」一般。

1973年10月「十四日學運」(เหตุการณ์ 14 ตุลา)是泰國政治分水嶺的重要事件之一,不僅導致反共的軍事獨裁者他儂·吉滴卡宗(Thanom Kittikachorn)總理下台,也促使泰國政治開始轉型,泰國電影由此迎來重大轉變,影壇上湧現大批受過高等教育及具社會意識的電影製片人,不再單純將電影視作僅為取悅大眾的娛樂方式,強調須用鏡頭語言講述社會底層的貧苦生活,因而拍攝出一系列帶有濃厚批判意味的現實主義電影作品。

1982年導演維吉特(Vichit Kounavudhi)所拍的《東北之子》(Son of the Northeast),真切刻劃出泰國東北「伊善」(อีสาน)地區乾旱的艱困生活,有別於當代本土商業電影流行的庸俗情節,是泰國電影藝術史的標誌性作品,開啟了泰國現實主義流派的電影風格;另外,導演尤塔納(Euthana Mukdasanit) 在1985年製作的《蝶與花》(Butterfly and Flowers),描述一位泰南貧困少年在泰國和馬來西亞邊境走私米糧的故事,此片首度觸碰佛教徒與穆斯林之間的敏感互動關係,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討論與重視,獲得1986年「東-西電影節」(East-West Film Festival)的「最佳電影獎」肯定。

(維吉特《東北之子》預告片)

「黃金時期」的泰國本土電影題材除大量湧現社會問題外,亦開始出現關於女性、變性與青少年問題等議題探討,有利國產電影類型片的多元發展;另外,泰國製片公司與發行放映商,為了面對好萊塢等外國電影的競爭,在電影製作及融資等方面亦開始合作,通過不斷的資本兼併,以及在製片、發行、映演等「一條龍式」垂直整合,最終在70年代末期,形成Pyramid Entertainment、Saha Mongkol Film、Five Star Production及Go Brothers等四家大型電影集團,主導80年代以後的整個泰國電影市場發展。

下篇見 泰國電影「新浪潮」(下):從本土風情的《喋血青春》,到躍上國際舞台的《模犯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