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叛徒」儼然已成準黨魁,趙少康真是國民黨最強共主?

「出走叛徒」儼然已成準黨魁,趙少康真是國民黨最強共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本傳聞朱立倫、連勝文、江啟臣,甚至是韓國瑜都有意角逐下一屆國民黨主席,但如今橫空出世的趙少康,讓這場黨主席之戰,尚未開打就已提前結束。

2021年2月1日,這天是立法院新會期開議的日子,也是近期政治上最引人關注的一天,但這跟現任立委無關,而是一位前立委佔盡了政治新聞版面:前立委趙少康。

這一天,他正式宣布要恢復國民黨黨籍,對於外界的各種傳言,包括選黨主席、選2024年總統,全部都沒有否認,並稱「幹嘛要迴避?什麼事都可能啊!」

對於這爆炸性的消息,藍營從內到外似乎都一片叫好,即便趙少康這位「黨外人士」連黨籍都還沒恢復,就儼然以「準黨魁」的身分受到矚目。

趙少康這位高齡70歲的政治金童重回國民黨,後續引發的政治效應,將直接牽動2022、2024年兩場大選的佈局。

「趙少康旋風」無人能敵,卻被陳水扁結束政治生涯

趙少康發跡於1981年的台北市議員選舉,從此踏進政壇。後來趙少康當選立委、進入郝柏村內閣擔任環保署長,政治之路平步青雲,選舉更是從未輸過;其中創下歷史紀錄的戰績,就是1992年的第二屆立委選舉。

當年,趙少康以無黨籍身分在台北縣拿下23萬5887票,在還是複數選制的立委選舉,這是相當不可思議的成績,導致台北縣16席區域立委,有些人以低票當選,例如吊車尾的民進黨周伯倫,就僅拿下3萬6845票,跟趙少康差距近20萬票。

這由趙少康創下的23萬5887票門檻,仍是台灣民主化後立委選舉單一候選人得票最高的紀錄,至今高懸29年都無人能破。

不過趙少康刮起的旋風,在199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遭受最強力的挑戰。趙少康以他所創立的新黨身分,參選第一屆民選台北市長,他的對手是民進黨的陳水扁,加上國民黨的黃大洲,三國大戰選情混沌不明。

選舉結果,陳水扁擊敗趙少康當選台北市長,趙少康履行與家人的承諾,在1996年立委任期結束後就退出政壇,不再選舉。

也正是這場選舉,成為趙、陳二人的政治分水嶺,陳水扁後來更當選總統。

RTXFKZ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今年國民黨主席選舉,選票上一定會有「趙少康」

然而,趙少康雖不再選舉,卻一直從事政治外圍活動,尤其是進軍媒體,並沒有因此失去發揮的舞台;這也是他這麼多年過去,仍舊能激起泛藍選民熱情的一大主因:有點距離,但從未離開。

這次趙少康重回國民黨的起手式,就是在媒體面前大方坦承,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居中協調多次,希望由他出馬競逐黨主席。雖然趙少康口口聲聲說「目前不符參選資格,看黨中央怎麼決定」,聽似雲淡風輕,但這一席話裡面有非常多細節值得討論。

首先,就知名度來說,國民黨主力支持群體的40歲以上選民,對趙少康並不陌生,原因是他長期耕耘媒體圈,甚至比前新北市長朱立倫的曝光度還要高,在這點上他已有不敗之勢。

再者,直接跟韓國瑜做高度連結,這能增加趙少康在泛藍支持者之間的「正統性」。趙少康在1993年因為反李登輝而出走,跟許多立場相近的國民黨立委共組新黨,嚴格來說是國民黨的「叛徒」,因此重新加入國民黨選黨魁,對深藍族群是一道心理門檻。

然而,韓國瑜在這些深藍、黃復興選民的心中,是當下最有指標性的人物,由韓國瑜親自拜託出馬,相當程度上就已是替趙少康蓋上「黨魂認證標章」。

趙少康不是政壇菜鳥,他深知所有的發言都會被放大檢視,特別把韓國瑜多次拜會的細節在媒體上如實呈現,為的是什麼?答案應該很明顯。

最後,趙少康看似安份地表示,參選資格要國民黨中央認定,謙稱自己目前不符參選資格,其實是把最大的球丟回給江啟臣。

根據《國民黨黨章》,參選黨主席的人必須擔任過中央委員或中央評議委員,但趙少康沒有這兩項經歷,這是他參選的最大問題。由於今年要舉行黨主席跟中央委員改選,趙少康即使恢復黨籍,也不可能同時參選兩項黨職,因此只剩由黨主席聘任的中評會委員為可行方向。

從消息傳出至今,江啟臣對於趙少康重回國民黨都表示歡迎,且根據趙少康的說法,韓國瑜跟江啟臣談論回復黨籍與參選黨主席的問題,所以能合理推斷,韓、江在趙少康參選黨主席的資格認定上,應該已有默契。

以當下藍營基層的反應來看,如果黨中央沒有認可趙少康參選,只怕會引發更大的黨內風暴,江啟臣也沒有機會連任黨魁。

綜上所述,趙少康在知名度、認同度與合法性上,都指向他參選黨魁毫無懸念。

RTXFKZ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橫空出世重回國民黨,趙少康是藍營最大公約數

進一步來說,趙少康對於國民黨又能發揮什麼作用?

自從2016年國民黨丟掉政權後,洪秀柱、吳敦義、江啟臣,以及中間曾代理黨魁的黃敏惠、林政則與林榮德,雖然都不是政壇新手,卻始終缺乏一種黨內外皆普遍認可的明星特質。

這種長期以來都沒有能定於一尊的藍營共主出現,是國民黨最大的困境。

2018年縣市長選舉,到高雄參選的韓國瑜,選戰後期刮起「韓流」,甚至被戲稱是「一人救全黨」。為何會讓一個候選人成為整個黨的救星?很大的程度,就是來自於一個沒有選民魅力的黨中央。

因此,趙少康這種一出現,就可以在泛藍群眾輿論圈內引發高度共鳴的人名,以國民黨角度來說,很久沒出現了。

趙少康雖然離開國民黨很久,不過始終與國民黨保持密切互動,尤其是2019年國民黨總統初選,被許多韓粉貼上「郭台銘支持者」的標籤,更把他在TVBS主持的政論節目「少康戰情室」,稱為「富士康戰情室」。

長期以來,趙少康的形象與定位,都被歸類成「知識藍」、「經濟藍」,在政治光譜上,這些選民比較偏向淺藍,或是議題性選民,這也是2016年至今國民黨聲聲喚不回的群體,更是2019年總統黨內初選,跟著郭台銘一起心灰意冷的人。

2020年1月9日總統大選前夕,國民黨在台北市凱道的造勢晚會,趙少康前去替韓國瑜站台,並直言「我就是知識藍、我也是經濟藍;所有的知識藍、經濟藍,我趙少康都出來支持韓國瑜了,你們不能支持嗎?」、「我最有資格跟郭粉喊話。」

這一席談話,都代表趙少康很清楚自己在這些群體的影響力,只有這些人歸隊,國民黨才有整軍的可能。

再來,藍營雖以國民黨為主,但至今仍有新黨、親民黨等政治立場接近的小黨,甚至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也在積極搶食國民黨票源。

新黨近幾年能夠持續在深藍選民中有影響力,當然就是鮮明的統派色彩,以及為數不多、但看重身分的外省人;親民黨是宋楚瑜的一人政黨,所有的發展都圍繞宋楚瑜;台灣民眾黨也是靠著柯文哲的個人魅力,以及國民黨積弱不振的狀態,持續吸取政治養份。

然而,趙少康的出現,有機會把這些國民黨以外的泛藍力量做一次大統整。

新黨與親民黨重疊性頗高,許多曾是新黨的公職人員,在2000年後陸續加入親民黨,如林郁方、黃珊珊、馮定國、邱毅等人。

2005年,聲勢如日中天的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曾吸納不少親民黨員加入國民黨,但依然沒有完成國親兩黨的整合,原因就出在當時的宋楚瑜仍有影響性,親民黨也保有一定的選民基礎。

如今,宋楚瑜幾乎淡出政壇,親民黨也泡沫化,趙少康這個夠強的「明星」,很有可能把親民黨,以及他創立的新黨,都在此刻完成整合;且羽翼發展未豐的台灣民眾黨,也不容易在趙少康的掌舵下,繼續瓜分國民黨票源。

無論是失去熱情的淺藍選民、尚未整合的泛藍友軍、虎視眈眈的第三政黨,趙少康自認「整個藍軍只有我合適」,從上述的內外條件來看,他也確實是目前國民黨最佳的黨主席人選。

宋楚瑜與郭台銘出席國父紀念館升旗典禮(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當選黨魁志在2024?倒不如說是幫侯友宜解套

「我不出來則已,一出來選舉當然是贏的。」趙少康面對自己是否有機會在黨魁之戰贏過潛在候選人朱立倫時,非常肯定自己會勝出。他如果真的登上主席寶座,政治生涯能否延續,就看2022年的九合一大選。

九合一選戰成敗,直接牽動的是2024年總統大選。從朱立倫到韓國瑜,連續兩屆大選國民黨都是提名現任直轄市長參選,「沒有做好做滿」、「落跑市長」成為無法辯駁的緊箍咒;有了前兩次的教訓,2024年國民黨應該不會再提名縣市長參選總統,但這個難題,將落在新北市長侯友宜身上。

過去一段時間,侯友宜的民調支持度是藍營之最,自然被視為出馬角逐2024年的熱門人選。侯友宜對參選總統的傳聞,始終沒有正面回答,卻也曾言「誰說我一定會連任?」被解讀成有意角逐總統,而放棄在2022年連任新北市長。

但目前國民黨檯面上並無能接替侯友宜新北市長大位的強棒,侯友宜不連任,並不能保證國民黨延續新北執政,且來年選情發展仍未知,國民黨需要有侯友宜這位民調高的領頭羊,帶領國民黨縣市長打選戰;如此一來,侯友宜等於在新北市「再困四年」。

但如果黨主席是趙少康,侯友宜的問題似乎就有解。

以趙少康在藍軍的支持度與目前散發的氛圍,由他操盤九合一選戰應該不成問題,只要選得不錯,他就有機會出征2024年大選,侯友宜也就不會面對帶職參選的難題;但如果情勢發展讓侯友宜必須選總統,趙少康也能以黨魁之姿,親自參選新北市長,帶動整體選戰氣勢。

當然,若九合一選得不理想,國民黨派誰角逐總統也無用武之地。

由此觀之,這對趙少康、侯友宜與國民黨三方來說,皆是進可攻、退可守的佈局。

原本傳聞朱立倫、連勝文、江啟臣,甚至是韓國瑜都有意角逐下一屆國民黨主席,但如今橫空出世的趙少康,讓這場黨主席之戰,尚未開打就已提前結束。

雖已年過七旬,僅僅是重新回到國民黨就引發不小波瀾,證明趙少康依然是當年那位掀起政壇旋風的金童。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