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大解密》:除了防曬,目前對於「抗老」有充分證據的成份只有一個

《皮膚大解密》:除了防曬,目前對於「抗老」有充分證據的成份只有一個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青春永駐的萬靈丹依然遙不可尋。雖然有些產品真的含有一些可延緩老化的成分(例如防曬霜與A酸),有些產品可以讓顧客感到滿意又有自信(那確實值得),但你花錢或尋求真相時,抱持一點合理的懷疑才不會吃虧。

文:蒙帝.萊曼

說到減少皺紋的增加,一個明智的方法是從「外在」的環境因素著手,亦即陽光、抽菸、飲食、睡眠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是陽光。但是,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減緩,甚至逆轉皺紋增加嗎?

說到抗老霜,商店、超市、電視上那些鋪天蓋地的廣告讓人眼花撩亂,每一種產品都宣稱可以「撫平」皺紋、「提升」肌膚的緊緻度,而含糊不清的「回春」效果更是廠商最愛標榜的功效。此外,似乎每三個月,就有另一個名人發現逆齡的祕密,從低溫室到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吸血鬼美容術」(vampire facial),可說是五花八門。

所謂的「吸血鬼美容術」,是抽出自己的血液,然後利用離心機把紅血球與血漿分離,接著把血漿塗抹在用微型針頭預先打孔的皮膚上。一時興起的美容術不是什麼新鮮事,例如古羅馬人在鱷魚糞中洗澡;15世紀的連環殺手伊莉莎白.巴托里(Elizabeth Bathory)據傳以處女受害者的鮮血沐浴,以恢復青春。

我個人最喜歡的例子,是19世紀奧地利伊麗莎白皇后的選擇:她喜歡塗抹西萊斯特霜(Crème céleste),那是由鯨蠟(取自抹香鯨的頭部)、杏仁油、玫瑰水混合而成的東西。此外,她睡覺時會把生的小牛肉片敷在臉上,再添加些許的碎草莓,並用一個定製的皮革面罩把它們固定在臉上。

我們覺得這些古怪的美容術很好笑或令人畏懼,但我們跟古人一樣,容易相信一些奇門怪招,而且某種程度上,我們已經被美容業洗腦,覺得愈貴或愈誇張的方法愈好或愈有效。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一些研究顯示,便宜保濕霜與昂貴「抗老霜」的效果一樣。16頂級的抗老霜也是利用人類心理的盲點。

你走進一家百貨公司,看著專門擺放各種抗皺霜的陳列櫃。兩罐由不同公司生產的產品擺在一起。一罐看起來平淡無奇,但價格合理;另一罐看起來時髦高檔,彷彿實驗室新推出的產品,但價格高出五倍。我們很容易被表象所惑,去買超出預算範圍的昂貴產品,因為它打中了我們內心的不安全感。

頂級的保養品塑造出一種更高層次的美麗假象,讓人相信只有那個產品能達到那個境界,藉此壓低我們的自尊。我們因此覺得目前的皮膚與想要的膚況之間有落差,而且有必要去彌補那個落差。那種產品使我們自我感覺不好,藉此驅動我們去購買。現代保養品業的創始人之一查爾斯.雷夫森(Charles Revson)曾說:「我們在工廠裡生產保養品,在店裡販售希望。」他說的一點也不假。

於是,你拿起那罐時髦高檔的瓶子,但包裝上宣稱的效果是真的嗎?在食品業中,如果你想宣稱某種成分有益健康,那需要有科學佐證,但那種規定(至少在英國)並不適用於護膚品。英國的廣告標準局(Advertising Standards Agency)可以質疑明顯誤導的說法,但狡猾的化妝品公司即使不講真話也沒有關係。

那款乳霜的包裝上宣稱,「經臨床證明可減少皺紋」。那可能是真的,但所謂的「臨床」變化,可能只有用顯微鏡才看得見,肉眼看不見。但它說已經「做過皮膚測試」了?理論上,那可能只在一個參試者的皮膚上試了幾天,也許那個參試者是行銷總監的老爸,他根本對那個產品不感興趣。

如果那個產品標榜有很多「活性成分」,那些成分可能是在生物體外(亦即實驗室)做測試,廠商從來沒觀察過那些成分在人體皮膚上的效果。

真正青春永駐的萬靈丹依然遙不可尋。雖然有些產品真的含有一些可延緩老化的成分(例如防曬霜與A酸),有些產品可以讓顧客感到滿意又有自信(那確實值得),但你花錢或尋求真相時,抱持一點合理的懷疑才不會吃虧。

不過,相較於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Cleopatra)所使用的回春法,如今那些抗老霜的昂貴價格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克麗奧佩脫拉有一個養驢場,裡面養了700頭驢,每天為她提供沐浴的驢奶。雖然這種美容法聽起來跟伊麗莎白皇后的牛肉面膜一樣好笑,但克麗奧佩脫拉或許矇對了什麼。

驢奶含有果酸(AHA),如今果酸中的甘醇酸(glycolic acid)仍是護膚霜的熱門成分。這些酸可以去角質,促進表皮細胞的更新,但它們能否滲透及緊緻真皮層就很難說了。

說到去角質(亦即去除最外層的死皮細胞),皮膚科醫生普遍認為每週去角質一、兩次,輕輕地搓洗皮膚就夠了。皮膚為了創造有效的屏障,以抵擋外界的刺激物與傳染源,需要大費周章,我們不該輕易去除角質。

克麗奧佩脫拉的養驢場顯示,有些分子可能真的有抗老效果。其中最有科學依據的成分是A酸(retinoic acid)──事實上,許多皮膚科醫生認為,這是唯一有抗老證據的成分。A酸是維生素A的分解產物,對皮膚與身體健康很重要,它源自於β—胡蘿蔔素(胡蘿蔔之類色彩鮮豔的蔬菜中都有這種營養素)。A酸屬於維生素A酸類,那是一些與維生素A相關的化合物。

1960年,艾柏特.克里格曼(Albert Kligman)發現,一種名叫「第一代A酸」(tretinoin)的衍生物(他把它命名為Retin A)在治療中度與重度的青春痘時非常有效。約10年後,他發現第一代A酸還有另一個更有利可圖的潛力:它可以促進膠原蛋白的合成,增厚真皮,去除外表皮的角質,明顯地撫平皺紋。

不過,克利格曼發現第一代A酸的方式不太理想,他的作法促成了如今跟「同意」有關的法醫法律。從1950年代到1970年代,他在費城霍姆斯堡監獄(Holmesburg Prison)的囚犯身上做了一系列美容皮膚的實驗。他第一次進入監獄時說:「我眼前只看到好幾英畝的皮膚……彷彿農民第一次看到一大片沃土。」

他在監獄裡做的第一次實驗,是治療監獄裡爆發的香港腳。他濫用大家對他的信任,再加上囚犯本身的脆弱性,使他逐漸讓囚犯接觸各種皮膚感染。他甚至逾越專業,在囚犯的身上測試精神藥物。

維生素A酸會使皮膚的外層變薄約三分之一,這表示它會稍稍降低皮膚的天然防曬係數,使它更容易曬傷,因此一般建議在就寢時使用(亦即夜間皮膚開始修復之前)。不過,有一種維生素A酸類也引起很大的爭議。許多防曬霜中含有A酯(Retinyl palmitate),因此製造商聲稱他們的產品也有抗老特質。

遺憾的是,A酯不僅撫平皺紋的效果最差,而且還與皮膚癌有關。

美國國家毒物計畫(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的一些研究發現,塗上A酯的小鼠,罹患皮膚癌的機率比對照組高。2010年,美國的非營利組織「環境工作組織」(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建議消費者避免使用含有這個成分的防曬霜。科學家與皮膚科醫生對這些研究的結果做了激烈的爭論。由於一些相關人員在化妝品公司有經濟利益,導致這些爭論更難得出結論。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防曬霜絕對不會致癌,但白天最好避免使用含有A酯的產品。皮膚科醫生兼視黃醇專家萊斯里.鮑曼(Leslie Baumann)認為,無論A酯會不會致癌,總有比它更好的視黃醇可用:「我認為還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它會導致皮膚癌。但是話又說回來,你能給我一個用它的理由嗎?」

除了防曬霜之外,維生素A酸可說是唯一有充分的證據可佐證其效果的抗老霜。但這種東西不能用太多,豌豆大小的用量就足以覆蓋臉部的皮膚。而且,就像跑步前應該先學會走路一樣,使用維生素A酸時,應該循序漸進,在幾天內慢慢增加到建議用量。使用過量的維生素A酸,皺紋不會減少,只會導致皮膚灼熱、刺痛、發紅。

抗老霜有成千上萬種製劑與配方,但它們可以大致分成幾類。許多人對抗氧化劑讚不絕口,有一些(儘管有限的)科學證據顯示,這些東西可以稍稍減少皮膚老化。證據最多的包括菸鹼醯胺(nicotinamide)、維生素C、維生素E、硒(selenium)、輔酶Q10(coenzyme Q10)。主要的問題在於,許多維生素不穩定,效果短,而且還不確定它們對皮膚的滲透度。

比較新的製劑可能正在解決這些問題,但目前還沒有強而有力的科學證據可以佐證維生素的抗老效用。另一個有趣且迅速發展的領域是合成蛋白質,包括棕櫚醯基五胜肽(palmitoylpentapeptide),那本質上是附帶脂肪酸的蛋白質。一些研究顯示,它可以穿透表皮,刺激膠原蛋白的產生。

它很難分離出任何神奇的分子,但是結合抗氧化劑、肽(peptide)、其他化學物質的乳霜已經證明有一些減少皺紋的效果。

曼徹斯特大學的克里斯.葛里菲斯(Chris Griffiths)領導了一項臨床試驗。結果顯示,相較於安慰劑,七成使用混合精華液(No7 Protect & Perfect Beauty Serum)的參與者一年後皺紋明顯減少了。但無論化妝品巨擘或雜誌怎麼宣稱,目前還沒有萬靈丹可以讓時光倒流。再加上環境因素與無法控制的基因碼,皮膚老化的真相比我們願意知道的複雜許多。

相關書摘 ▶《皮膚大解密》:坦尚尼亞的白化症患者,對同胞的恐懼遠遠超越對太陽的恐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皮膚大解密:揭開覆蓋體表、連結外界和內心的橋梁,如何影響我們的社交、思維與人生?》,臉譜出版

作者:蒙帝.萊曼
譯者:洪慧芳

「它不只是一張包裹內臟的包裝紙!」科學與人文的結合,一部漫談外表與內在關聯的皮膚之書。

沒有哪個器官是像皮膚這樣,同時扮演如此多重的生理與社會角色。它是抵禦外界的屏障,每天承受無數次的抓扒揉捏,卻不容易破裂。它是無數微生物的棲息地,其上的居民都倚賴它的溫度、濕度、毛髮與流動再它下方的溫暖血液。皮膚是一面螢幕,能及時反映內心的活動,無論是一陣臉紅、冒冷汗或臉上的表情,都將我們的情緒展露無遺。

它也是一本可供瀏覽的書,皮膚的顏色或狀態,刺在上面的圖騰或疤痕,都向我們訴說著血淋淋的歷史,或是每個生命獨有的故事。透過皮膚,我們得以看見科學的驚奇,也得以窺探皮膚如何形塑我們的自我認同,以及它如何影響全人類的歷史、語言和文化。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