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自己都不夠用了,台灣還怎麼能期待「晶片換疫苗」?

德國自己都不夠用了,台灣還怎麼能期待「晶片換疫苗」?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人自今年1月起就在德國疫苗施打中心擔任施打疫苗的護理師,站在第一線見證到德國疫苗數量取得確實非常不穩定,速度也僅能用龜速來形容。

台灣汽車晶片換德國疫苗?

今(2021)年1月23日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麥爾(Peter Altmaier),寫信拜託台灣政府幫忙協調台積電提供汽車晶片給德國;五天後的28日,德國媒體隨即報導,台灣經濟部長王美花在協調晶片廠配合生產有成後,也反向德國政府表達,希望德國政府協助台灣取得該國疫苗。

當然,這個要求在德國民眾看來完全不過份,但是大家心裡都知道,對於台灣的要求,德國政府是愛莫能助,因為他們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在這個互相需求的情況下,可以理解的是,晶片生產得再晚都還至少是可以期待的希望,希望也不會落空。但相反的,對於想交換到疫苗的台灣來說,要拿到德國生產的疫苗,個人認為希望幾乎為零。

因為提供生產疫苗的德國,自己也必須和世界其他國家競爭,而且還必須和所有其他26個歐盟國家討論協商,德國甚至要求自己國家不可以主導德國疫苗生產的流向。正確地說,這也是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給衛生部長的要求。

身為德國總理的梅克爾,不希望德國作為歐盟國家的領頭羊,造成歐盟國家之間的競價搶疫苗,讓歐盟因為疫苗搶奪而失去結盟的共同體。梅克爾認為,如果放任歐盟國家搶疫苗,歐盟馬上就會面臨瓦解的命運,所以她要求德國衛生部長,不能私下和少數幾個實力雄厚的歐盟國家談合作,因為搶先拿到疫苗會失去其他會員盟國的信任。

對於訂購拖延的事,德國疫苗生產公司BioN-Tech領導人在受訪中也證實,德國和其他歐盟國家出手訂購疫苗的速度相對於其他國家,真的令他們感到詫異地緩慢。

疫苗現場見證

個人自今年1月起就在德國疫苗施打中心擔任施打疫苗的護理師,站在第一線見證到德國疫苗數量取得確實非常不穩定,速度也僅能用龜速來形容。至今,德國已經設立了四百多個施打疫苗中心準備施打疫苗。而中心設立至今,因為疫苗數量的不穩定,疫苗中心甚至必須停止運作數天,許多新進員工都在等排班,完全是處在有兵沒子彈的狀態。

為了減緩大家失去耐心,排班負責人要大家體諒並耐心等待,因為她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多少疫苗運送到。而另一方面帶來的好消息是,本城已經規劃好第二個疫苗中心,接下來的幾個月應該會有爆發式的成長,而疫苗來源何來,料想應該是從其他國家訂購而得。

RTX86EW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突然被減量的疫苗

德國疫苗除了取得速度緩慢之外,最近德國疫苗廠商竟逕自減少數量的提供。原因是剛開始德國BioNTech與輝瑞合作開發的疫苗廠對該產品說明是:疫苗混合生理食鹽水後,一瓶疫苗可抽取出五劑來施打。但真實情形是,若抽取疫苗作業無太大失誤,加了生理食鹽水混合後至少可以施打六劑,要是更精確地抽取,可抽到七劑來施打。德國政府剛開始以五劑的算法來訂購,現在官方公開作業說可以抽六劑,廠商算盤精打後,隨即告知減量供應。

這消息傳開後,對殷殷期盼疫苗的德國民眾來說,簡直像在這寒冬中又被加潑了冷水。疫苗如果是戰備品,德國這個具有冷鍊冷藏零下60度能力的富有國,民眾要打到國產疫苗的希望,看起來就如同追夢一般遙不可及。

德國在與其他國家必須公平競爭與無能主導疫苗流向的情況下,衛生部長只好考慮加速開放其他國家進口疫苗。最近的消息是,本邦巴伐利亞邦邦長已提出開始檢驗俄國與中國製疫苗,如果這些疫苗通過歐盟規格,德國民眾施打到俄國與中國疫苗的機會是完全有可能的,因為早先德國衛生部長就說,民眾無權指定疫苗廠商來施打。

施打率不到3%

就在德國國民望眼欲穿地等待施打國產疫苗中,同一時間媒體罵德國政府也罵到無力,至今德國施打第一劑比例比以色列、英國與美國都來得低,全國民眾施打普及率不到3%,而第二劑施打率更不到1%,完全低於預期。

很多地方邦政府,為了快速普及第一劑的施打,沒有存放第二劑。第一劑打完了,很多地方邦政府都只能耐心等待未完成的第二劑。原本21天後就該施打的第二劑,現在可能因為數量不穩定而被迫延遲到42天或更久。本邦的施打因早先規劃預藏第二劑劑量,因此第一劑普及率雖較為其他邦為低,但不至於造成拖延第二劑施打的情況出現。

疫苗希冀德國,緣木求魚

以現今的情況來評估,德國與歐盟國訂單下得太慢,又顧及歐盟盟國的平均施打,使得人民怨聲載道。台灣並非世界衛生組織的成員,在世界發放疫苗給開發中國家的隊伍中,我們根本排不到班。

在國際情勢完全不在台灣可以掌控的情況下,台灣以晶片當護國神山來換取疫苗,完全是正確的事。但國人若把德國疫苗希望放在德國身上,不僅所托非人,更是緣木求魚。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