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獼猴數量真的太多嗎?這可能是人猴衝突下的假議題

台灣獼猴數量真的太多嗎?這可能是人猴衝突下的假議題
Photo Credit: 劉羽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誤解了農民說「獼猴太多」的真正意涵,農民所指並不是數量意義上的太多,而是獼猴造成了太多的農損,該思考的是如何協助農民防治獼猴危害,而不是討論族群數量多寡,特別是其中許多的人猴衝突,其實都是由餵食而起。

文:劉羽芯(台灣大學社會系學生)

2018年6月林務局召開的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決議,將台灣獼猴自保育類調降為一般類野生動物,引起熱議。

「數量太多,早該移除了!」PTT鄉民一面倒地表示支持。而在另一個同溫層裡,部分動保意見領袖在社群媒體上發文表示憂心,質疑林務局會後記者會上提及的獼猴族群數量調查20至30萬隻,有高估的嫌疑。

雖然林務局多次強調,保育層級調降無關族群數量,然而在這波論戰裡幾乎被淹沒。族群數量依然成為爭論焦點,獼猴搶食與造成的農損問題,隨之成為數量過多的佐證、捲入爭議核心。獼猴數量果真過多嗎?

台灣獼猴到底有幾隻?族群數量調查學者、民團意見兩極

2000年,農委會委託台灣大學副教授李玲玲、東華大學助理教授吳海音、該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張仕緯、中山大學副教授徐芝敏及屏東科技大學摩悌等五位專家,聯合進行的台灣獼猴族群數量調查結果出爐。推估全台獼猴約1萬404群、每群約20至30隻,全島族群數量約在20到30萬隻。

往後20年間,台灣再也沒有全島範圍的族群數量調查,20至30萬族群數量成為政策走向的依據。直到2018年的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上決議將獼猴移出保育類動物,以及此後引發的討論,都在20到30萬的數字框架下進行。

民間團體認為,20年的時間落差代表性不足,此外也針對研究方法提出質疑。該研究以不同種類的林地,每單位可能的獼群數量乘上林地面積,進而推算出全台灣的猴群數量以及族群數量。

台灣獼猴吱吱黨發言人、社團法人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秘書長林美吟認為,目前有詳細數量調查的五個獼猴熱區——高雄壽山、台南、彰化二水豐柏步道、墾丁國家公園與台東縣河東鄉,此五大地區的獼猴數量只約1萬5000隻,與20至30萬的估計值落差甚鉅。「請問剩下的28萬5000隻的獼猴在台灣哪裡?」

林美吟認為台灣各地的獼猴族群密度不同,除了這五個地方以外,獼猴族群密度不高,認為該研究推論統計的前提不成立。

台灣獼猴於2019年正式自保育類名單除名,族群數量成為討論焦點之一。劉羽芯攝。
台灣獼猴於2019年正式自保育類名單除名,族群數量成為討論焦點之一 | 劉羽芯攝

此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所製作的〈2000-2017年不同區域獼猴數量調查報告一覽〉,也認為各地獼猴族群密度不一,2000年的調查高估了獼猴族群數量。

這樣的觀點獲得不少支持聲量,吸引關注野保議題的網路紅人發文聲援,也在獼猴移除保育類的相關討論裡被多次引述。

統計推估和精算做法不同,各有參考價值

針對台灣獼猴的數量爭議,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受訪時解釋,2000年李玲玲等人的研究,在推估獼猴數量時,考量了不同海拔,不同種類的林地,取樣點數量亦中規中矩,在人力物力的現實考量下,算是相當有代表性的評估。

統計學調查確實有其侷限性,因為取樣點有限,也並非精算結果,但以區間的方式呈現結果,已經將偏誤的可能性計算在內。20~30萬算是相當大的範圍。雖然此後台灣沒有再進行大規模的獼猴族群數量調查,但是多數研究者在野外也的確觀察到獼猴數量有增加的趨勢,「去問真正有在野外做研究的人,相信得到的答案都會是這樣。」裴家騏說。

另一方面,1萬5000隻的說法,也並非毫無意義。

猴群自人們的身旁走過,皮毛幾乎要擦過遊客的褲管。劉羽芯攝。
猴群自人們的身旁走過,皮毛幾乎要擦過遊客的褲管 | 劉羽芯攝

裴家騏進一步解釋,有進行獼猴數量精準調查的僅五處,並且都位於人猴距離較近的地區。若以全台族群推估數量取中間值25萬,1.5萬只佔全台灣獼猴數量的6%。換句話說,全台灣約只有6%的獼猴與人類生活空間重疊,大多數的獼猴仍在人煙稀少的地區活動。可以說,社會上感受到的「獼猴太多」,與真實的族群數量並沒有直接關聯。

再者,即使30萬也不表示獼猴太多。裴家騏說明,台灣獼猴族群內的調控機制,如種內競爭、個體差異造成的生育力變化等等,大於外在環境帶來的生存壓力,較不容易因族群數量而產生棲地過度利用的問題。

「數字沒有太大的意義,多少算少,多少算多?以什麼為基準?要回到台灣到處都是梅花鹿、還沒有什麼人類的年代嗎?這其實沒有意義。」裴家騏說。

什麼是正常的人猴距離?

假日的壽山,猴群自人們的身旁走過,皮毛幾乎要擦過遊客的褲管,也有的獼猴躺在步道上休息,絲毫不受一旁往來的遊客影響,點開社群平台上的照片,即使獼猴跳上遊客肩膀似乎也稀鬆平常。

來到兩個小時車程外的屏東縣滿州鄉,人與猴之間則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樣貌。

「你要看猴子喔?」農民熊先生領著我們往山的反方向,穿過長長的田埂後靜坐等待。約莫十幾分鐘後,他指著遠方的山頭說:「在那裡,看到了嗎?那邊有東西在動,白白灰灰的那個。」

這是正常的人猴距離。

研究者在野外的調查經驗也是如此,屏科大野保所研究生曾淑娟回憶,她在罕有人出沒的山區做研究,一次與獼猴相遇的經驗:「爬上去的時候,我沒有看到猴子,但是聽到一群猴子尖叫著,就這樣啊啊啊啊啊驚慌失措地跑掉。在野外,猴子看到我跟看到鬼一樣耶。野生的猴子其實是這麼怕人的。」

裴家騏也說,正常生長在野外的獼猴,看到人類會迴避,頂多猴王會稍微搖樹嚇阻。在觀光地區,因為長期有人餵食,獼猴有了從人類身上取食的經驗後,放鬆戒心靠近人類,才會逐漸演變出搶食行為,產生人猴衝突。他指出,台灣幾乎各個縣市都有獼猴,但並非每個地區的獼猴都會與人類接觸,也不是每個縣市都有人猴衝突,因為問題的根源不在獼猴,而是人類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