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人明星開始學YouTuber拍片,這些素人網紅面臨哪些競爭困境?

當藝人明星開始學YouTuber拍片,這些素人網紅面臨哪些競爭困境?
Photo Credit: 截自YouTube《蕭房車 Jam’s Ca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常用YouTube的你,應該有發現近年的影音新趨勢:偶像藝人斜槓YouTuber、YouTube內容精緻化。要滿足觀眾被養大的胃口,其競爭來到前所未有的白熱化。

文:MindyLi

對YouTuber來說,這是一個最好也是個最壞的時代。

好處是YouTube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力,似乎來到了超乎想像的高點。如果你是網路愛用者的話,應該有發現最近台灣YouTube圈的新趨勢:更多傳統媒體與偶像藝人開始轉型當「YouTuber」了。

但壞的地方是,面對降維打擊的強勢競爭,素人起家的YouTuber恐怕很難招架。

有線電視節目把內容「搬運」到YouTube上已不是新鮮事。但相較過往只是純粹做個內容轉移的動作,現在明顯有心得多。去年下半年爆紅的《全明星運動會》不只把節目內容PO上來,還設定首播、YouTube限定幕後花絮等,讓網友不須苦等有線台首播,也能創造參與度。

另個驚喜的地方是,明星藝人們也「斜槓」了!從去年三、四月開始,我們可以看見更多藝人投入YouTube領域,例如宥勝的《宥勝去哪兒》、鄭元暢《鄭元暢之不專業廚房》、楊丞琳《RaiNie's Vlog》、Selina《任真迷什麼》、陳零九《九是廢 Just Play》、郭雪芙《不工作要幹嘛》,隨手一舉都多到爆炸!也令人相當好奇,為什麼明星也要來「搶」YouTuber飯碗?

本篇將推薦幾個藝人轉行做YouTuber獲得好口碑的頻道,再來分析明星YouTuber的現象,以及素人YouTuber面臨的困境。

藝人YouTube頻道的推薦清單

蕭敬騰【蕭房車 Jam’s Car】(訂閱數:33.8萬)

由蕭敬騰帶領的「蕭房車」穿梭在台北街頭,並且隨機和路人攀談、街訪,甚至親自完成素人夢想的企劃。預計兩週更一次。蕭敬騰更在去年11月時在信義威秀舉辦《蕭房車-蕭總快閃》活動,為新YouTube節目造勢,相當有心。

網友們看完後紛紛表示,蕭敬騰比想像中的還幽默、有趣,可以看見天王私底下親民的一面。

羅時豐【羅時豐D.L不務正YA】(訂閱數:20.8萬)

羅時豐在許多人心裏中除了是實力派歌手之外,最鮮明的就是「感冒用斯斯~」廣吿了。沒想到現在跟姪子一起開YouTube頻道,卻黃腔狂開、被後輩嗆,沒有偶包的形象圈了不少「牛粉」,也讓粉絲們稱呼他一聲「國民姑丈」。

曾之喬【聊姐了解】(訂閱數:30.9萬)

曾之喬先前在大眾的視野中大多是表現出她演偶像劇、女團的一面,沒想到在YouTube聊起天來,非常知性又親切,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好姊妹聊天一樣,影片氣氛相當舒服。

以人物訪談兼聊天形式開啟YouTuber之路的曾之喬,讓大眾看見她下戲後的另一面。

Lulu黃路梓茵【畫說Lulu】、【Lulu的家】(訂閱數:18.9萬)

原本就是綜藝咖的Lulu,面對YouTube節目當然是得心應手。但不同的是,觀眾可以看見Lulu更真實、生活化、放鬆的一面,也展現過去大眾所無法看見的美術天分。透過畫畫與嘉賓的自然互動,整個影片的質感、氛圍相當療癒,有時也穿插較感性的聊天內容,讓通常是搞笑影片當家的YouTuber圈有更多新鮮感。

為什麼要開YouTube頻道?

很明顯,第一個原因就是疫情。

去年三月到五月間,是許多藝人以「YouTuber」開始積極更新YouTube頻道的契機,包含楊丞琳《RaiNie's Vlog》、劉品言《四纖女出遊記》、Selina《任真迷甚麼》等。這個時期正是全球疫情開始封城沒多久,有一些中國的商演無法參與,在台灣比較空閒的時間,就明顯可以看出很多藝人選擇當「YouTuber」。

第二的原因,自然就是YouTube已經改革觀眾習慣。年輕觀眾會打開電視看節目的少之又少,雖然大咖的藝人也不太會上台灣的綜藝節目了,但因為隔離期間無法上中國的綜藝節目、戲劇,而台灣觀眾也改變收視習慣,YouTube成為最親近觀眾的媒體工具。

不做就等著被遺忘。對年輕觀眾來說,YouTuber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面對這樣的局勢,偶像藝人也跟著「數位轉型」,彌補這段工作停滯的尷尬期。

爬梳這些明星YouTuber的共通點,可以發現:

  1. 發揮藝人個性本色
  2. 連來賓也很「重量級」
  3. 有趣的「畫外音」、團隊
  4. 精緻的製作品質

這些特色讓明星YouTuber的頻道具競爭力,不只可以看到大明星私底下親民、輕鬆的一面,製作團隊的相助也讓內容更有質感。而打開最近的發燒影片榜,這裡又可以看見另個趨勢——YouTube節目的精緻化。

YouTube節目開始精緻化

大家還記得2008-2010年左右YouTube的樣貌嗎?

我想很多資深鄉民應該都還記得,那時台灣根本還沒流行「YouTuber」這個名詞。除了看國外創作者的影片外,台灣本土的YouTube可說是非常「純樸」。像是YouTuber長青樹蔡阿嘎因為中華隊輸球,而用髒話狂譙韓國人的影片,沒有剪接,就像很紀實的家庭錄影帶一樣,親切地就像是你朋友隨手用手機拍的片段。

當然,現在早就無法同日而語。在發燒影片榜,你可以看見許多有線綜藝節目片段、製作團隊出產的影片霸榜,例如中天新聞、綜藝玩很大、女人我最大等電視節目。撇除這些不看,其他影片也都非常「精緻化」,有預告、片頭、效果字、音效等目不暇給的剪接,配上雙機/三機拍攝,照著YouTuber(主持人?幕後團隊?)排練過很多次的腳本表演。這些影片精緻度完全不輸給傳統有線電視的製作團隊。

YouTube湧入更多的觀眾,也意味資本額、人力投入也變大了,讓YouTube影片的精緻程度越來越高。而當影片形式越發吸睛時,觀眾的胃口也同時被撐大了,節目若沒有清楚的口條、完整的字幕和熟悉的音效,觀眾一眼就能看穿,連帶讓續看率不會提高,甚至從影片縮圖的精緻度就可以決定觀眾是否要點進這支影片,讓現象形成循環狀態。

當然這裡面還是會有相反個案。頻道「163 braces」就是很好的例子。幾乎沒有剪接、沒有Call to Action,結尾也都很突然地就斷掉,但吉他自彈自唱的影片點閱率卻很高,頻道也有56.1萬訂閱數,非常厲害。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