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德國接受教育之後,我漸漸能夠放下對於「學歷」的迷思

到了德國接受教育之後,我漸漸能夠放下對於「學歷」的迷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德國,很多高中畢業的學生在還未確定自己想讀什麼科系之前,會選擇去打工度假、做志工服務,或是先去工作賺錢,他們比較不會在還沒確定自己的志向與興趣之前,就急忙地上大學。

本文探討一些台灣教育比較不美好的現象。我認為台灣學校教育過度重視成績與排名的氛圍之下,除了讓學習本身不再是一件有樂趣的事,也推使學生學習只是為了與他人競爭比較,甚至只是為了能得到一個大學的學歷。

然而必須強調,我的經驗是主觀性的,並不能一概化台灣的教育環境,僅希望透過經驗分享提供讀者不同的思考角度。


到了德國生活並在德國接受教育之後,改變了我對於學習的想像,我也漸漸能夠放下對於學歷的迷思。

回想起我在台灣受教育的過程,無論從小學到高中,在學校的學習好像就是淪為一種與他人成績上的競爭,就算我自己沒有意願要與他人競爭,整個教育的環境也是推向你要與他人做比較。

例如有一些老師發考卷時,會從最高分開始分發到最低分,有時候老師還會要同學對於考試考得好的同學拍手給予掌聲。段考完後佈告欄也時常張貼班上的成績排名,有時候也會有學校整個年級的排名,令人不解的是,這種成績排名甚至延伸到大學的教育裡,在大學裡雖然你的成績不會被公布,也不會知道其他人的成績,但你還是會得知每個學期自己的成績在系上的排名,無形之間也可能讓同儕繼續相互競爭。

我在德國的大學念書,是沒有成績排名這種事的,每個學生只會知道自己所修的課得到的成績。我們曾經有一堂法律課,系上是以學號的方式公布每個同學的成績,大概是因為考試內容太難了,所以讓你有個概念知道那堂科目有多少人通過,但除此之外其他科目的成績幾乎都是以個別的方式通知學生。

當然我意思不是說,在德國的大學裡就不會有競爭與比較的氛圍,這當然也是有的,但以我的碩士課程來說,如果你想要讓別人知道你的優秀滿足自身的虛榮心,就要透過在課堂上的發言與表現努力讓人看見。

還有一件值得探討的事情就是,我認為台灣這樣的競爭教育,讓學生讀書好像就只是為了追求一個學歷罷了。從上了國中開始,老師就常常灌輸我們一個觀念:成績很重要,考上好的高中很重要;上了高中又繼續聽到其他老師說考上好的大學很重要。那些考上在台灣排名前幾名大學的同學,甚至會被老師歌頌與崇拜著。

總結來說,好像社會充斥著一種「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扭曲風氣。

其實我從很小就意識到,好像在台灣,有個稍微能看的學歷就可以得到他人的敬重,這讓我的求學時光其實對於學習本身並沒有太大的熱忱,學習反而只是為了上個得體的大學。甚至我覺得在台灣好像學歷可以代表一個人的一切,常常有人認識我的時候,他第一個想知道我念了什麼學校和什麼科系。不得不說,這樣過度重視學歷的風氣也給了我很多錯誤的想法,例如我過去也常以學歷來評斷一個人。

為了更了解德國的教育環境是否也像台灣一樣充斥著成績上的競爭與比較,我特地詢問了一位跟我年紀相仿的德國朋友,在這裡接受教育的經驗以及她對大學學歷的一些想法。

我這位朋友的高中畢業考成績很好,她沒有選擇讀大學,而是去做技職訓練(Ausbildung),她所做的訓練叫做「Kauffrau für Büromanagement」,她說就是學所有與辦公室工作內容相關的知識,她目前在德國公家機關上班。

朋友說她以前在學校念書時候,學校從來沒有排過成績名次,倒是老師曾經在黑板上劃分成績區間,例如成績分別得到1至6分的同學有幾個(註:德國的成績是以1到6分作為評分方式),但後來學生覺得這樣做會給成績比較不好的同學壓力,就要求老師停止公布這些資訊。

AP_47776972100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整體來說,她也覺得學生之間沒有競爭的氛圍。我和她分享我最近對於學歷迷思的反省,也向她解釋台灣過度重視學歷的風氣。我好奇地問她:「在台灣,很多人都把學歷看得很重要,你會覺得自己沒有念大學就少了一點價值或是因此感到自卑嗎?」

她回答:

「我有時候也是會想,如果我有大學學歷的話,可能也會有多一些發展的可能,但我高中畢業後也不知道自己想念什麼科系,而且上大學真的不是我想走的路。光是想到要整天坐在教室裡聽一堆理論就覺得我無法忍受,我是一個喜歡learning by doing的人,我也從來不會覺得我沒讀大學就代表著我比別人差。」

我激動地繼續問:「你會覺得自己會因為沒有一份大學學歷,就會被他人輕視嗎?」

朋友以輕鬆地語氣說:

「這邊當然也有一些大學生會覺得自己有念大學就比較優秀,但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我不覺得自己會因為沒有大學學歷就被被別人輕視,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

從對話中感覺朋友很滿意自己的選擇,我覺得她不透過念大學,卻仍然能找到自己的出路的原因,可以歸功於德國完善的技職訓練體系,這樣的制度也讓學生的路寬廣許多。

另外,在德國,很多高中畢業的學生在還未確定自己想讀什麼科系之前,會選擇去打工度假、做志工服務,或是先去工作賺錢,他們比較不會在還沒確定自己的志向與興趣之前,就急忙地上大學(他們畢業考的成績可以保留,選擇在任何學年申請入學)。

在一長串與朋友的討論之後,我反省著過去潛意識裡,一直影響我怎麼評斷他人,甚至是評價自己的「學歷思維」。

我在德國生活這幾年下來的感覺就是,這邊沒有人特別會在意我的學經歷(當然除了求職的場合之外)。漸漸地我也學習到不要用學歷去評斷一個人,放下自己心中對於學歷的迷思。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