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電影「新浪潮」(下):從本土風情的《喋血青春》,到躍上國際舞台的《模犯生》

泰國電影「新浪潮」(下):從本土風情的《喋血青春》,到躍上國際舞台的《模犯生》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跨入21世紀之後,除能在各大國際影展看見泰國導演、演員和製作團隊等傑出表現之外,泰國電影亦屢屢在國際市場創造亮眼的票房佳績,例如:2013年在台灣上映的《淒厲人妻》(Pee Mak)獲得近新台幣4,000萬元的票房收入,2017年的《模犯生》(Bad Genius)更分別在台灣(新台幣1.47億元)、馬來西亞(逾500萬馬幣)、香港(約1,600萬港幣)及中國大陸(2.71億人民幣)等地,創下該國(或地區)影史上最賣座的泰國電影票房紀錄。

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泰國電影「新浪潮」(上):從王公貴族獨有的奢華「玩具」,到拍出在地議題引國際重視

蕭條年代(1992-1996)

泰國電影工業在80年代期間,年產量維持在100多部左右,當時泰民進戲院看電影成為普遍流行的娛樂模式,然而隨著國內經濟發展的務實需要,對外貿易的交流強度也漸趨增強,政府原本為提升本土電影發展所實施的關稅保護政策,抵擋不住因國際貿易而來的強大壓力,1992年泰國被迫調降電影膠卷進口關稅(自每公尺30泰銖降低為10泰銖),於是大量好萊塢等外國電影再次蜂擁而入,造成90年代後期的泰國電影不敵外國電影的競爭,國產電影年產量便從「黃金時期」的100多部,驟跌至10部左右。

90年代末期,新興媒體的技術革新與家庭錄影帶(videotape)的流行,改變了泰國民眾觀影收視的媒介平台與休閒方式,「電視電影」(Television Film)與「電視影集」(TV series)的大量出現,共同與好萊塢、香港等外國電影,分食了泰國電影市場的「大餅」,並隨國內政治環境漸趨民主化,7、80年代有關社會議題的電影題材已漸失觀眾共鳴,輔以電影技術與影片品質未能相對提升,種種因素均導致泰國本土電影逐漸流失原有觀眾和票房收入。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重創泰國經濟發展,成為壓跨泰國電影市場的「最後一根稻草」,當時許多本土電影失去資金挹注被迫停拍,許多拍片提案也相繼叫停,泰國影視公司紛紛倒閉,一線影院也接連關門,甚至於2000年時,全年僅能製作拍攝9部國產電影的瀕危局面。

泰國本土電影的作品數量雖在90年代大幅萎縮,但故事題材卻呈現相對多元的發展趨勢,跳脫以往慣有的「商業娛樂VS社會批判」二元格局,出現更多描述新型態家庭關係、教育問題、青少年議題、性別與同性戀族群等多元內容,為開創具有獨特辨識性的泰式類型片:泰拳動作片、驚悚恐怖片、愛情喜劇片、浪漫青春片及LGBT主題片等奠定基礎。

shutterstock_1733266763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泰國目前最老的一間電影院:Scala 電影院,被認為是「泰國電影院之王」

新浪潮起(1997-2000)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泰國電影工業逐步走向下坡之際,其實是有一批企圖改變頹勢的電影創作者,在故事題材或拍攝手法上,嘗試提出新穎的想法與做法,不過礙於當時製片商及投資者對於電影觀念的保守老舊態度,不願冒險採納新觀念與新方式,於是本土國產電影掉入了「質差量減」的惡性循環,但也迫使國產電影的生存發展,必須務實面對檢討與抉擇路線。

泰國國片市場面臨萎縮及投資有限的情況下,反而促使電影製片商思考「量少質精」的創作路線,一批從國外汲取經驗的電影創作者或從廣告界湧入的電影新人類,嘗試在題材、攝影與美學等各方面,改變傳統俊男美女式的偶像片拍法,轉從認識與瞭解泰國本土文化做起,經由勾勒真實的日常生活面貌,呈現當代小人物遭遇的複雜問題,藉以挖掘現實社會的真實性與藝術性。

來自電視廣告界的三位導演朗斯‧尼美畢達(Nonzee Nimibutr)、彭力·雲旦拿域安(​Pen-Ek Ratanaruang)和瓦西‧沙沙那坦(Wisit Sasanatieng) 可謂激起「泰國電影新浪潮」(Thai New Wave)的代表人物,這波由新銳年輕導演引領的藝術與革新風格,為90年代末已近「瀕危」的泰國電影產業帶來曙光。

1997年間,朗斯‧尼美畢達和彭力·雲旦拿域安兩位導演,分別創作出「叫好叫座」的電影作品《喋血青春》(Dang Bireley’s and Young Gangsters)與《異夢卡拉OK》 (Fun Bar Karaoke),前者是以現代手法展現泰國城市生活面向,呈現極富本土風情的喜劇元素和獨特鮮明的影像風格,創下泰國電影市場令人驚豔的7,500萬泰銖票房紀錄,並獲得當年(1997)布魯塞爾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影片獎」;後者《異夢卡拉OK》則在「邪典」(Cult)意味濃重的黑幫類敍事題材中,以浮現夢幻的拍攝技法來呈現所謂的「法式浪漫」,這部犯罪喜劇也入選了當年柏林國際影展的「論壇單元」(Berlinale Forum),成為泰國電影自《蝶與花》後,相隔10餘年再度被國際影展肯定的佳作。

(《喋血青春》預告片)

1999年朗斯導演拍攝改編自泰國流傳百年的愛情恐怖故事《鬼妻》 (Nang Nak,又名「幽魂娜娜」),利用泰人共同信仰的鬼魂題材,深入探討及反映社會底層人物的無奈生活,因此能夠獲得泰人共鳴,創造近1.5億泰銖的票房新紀錄,同時也獲得當年亞太電影節的「最佳導演」、「最佳藝術指導」及「最佳音效」等三項大獎,可謂兼具「票房」與「口碑」以及「商業」與「藝術」的當代泰國電影上乘之作。

另外,2000年翁乙·湯伉棟(Yongyoot Thongkongtoon)導演的《人妖打排球》(The Iron Ladies)亦是極為成功的泰國商業類型電影,不僅在國內票房取得佳績,同時亦能在亞洲、歐洲和美國等藝術影院上映,該片也為迎合市場需要而推出多部續集,並入選為倫敦、多倫多、溫哥華及釜山等各大國際電影節的參展影片。

瓦西導演除為《喋血青春》與《鬼妻》兩部電影編寫劇本之外,本身亦極擅長用明快的影像節奏、繽紛的視覺特效與自由的奇幻敘事等拍攝手法,大膽將鏡頭影像與波普(Pop)色彩相糅合,運用近乎「荒誕」與「超現實」的創作風格,刻劃出以「現實」為基調的通俗類型故事,試圖藉著峰迴路轉的劇情發展,輾轉對當代泰國社會提出批判性觀察。

瓦西導演的首部長片《黑虎的眼淚》(Tears of the Black Tiger)在2000年即獲加拿大溫哥華電影節「龍虎獎」,並首度代表泰國參加坎城影展並入圍正式競賽單元,該片不僅在泰國內票房亮眼,國際發行權亦被美國米拉麥克斯影業(Miramax Films)購得並成功打入海外市場。

國際肯定(2001-迄今)

「泰潮」(Thai Wave)導演在商業票房與藝術表現所獲的成功與肯定,激勵出一批勇於嘗試拍攝實驗性或藝術性短片的本土電影製片人。

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可謂是泰國「獨立電影」的先驅,2000年拍攝的首部長片《正午顯影》(Mysterious Object at Noon),即融合紀錄片畫面與即興創作等混搭風格,呈現出一種超現實主義的個人態度;此後,他於2002年的作品《極樂森林》(Blissfully Yours) 獲得坎城影展的「特別關注獎」(Un Certain Regard prize),接續2004年第四部長片《熱帶幻夢》(Tropical Malady)亦獲得坎城影展「評審團獎」,2010年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更奪得坎城影展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成為泰國影史上第一座「金棕櫚獎」,也是自1957年坎城影展創設該獎之來,第6次由亞洲導演摘下影展桂冠的紀錄。

泰國電影除在國際影展屢屢締造佳績之外,在商業電影市場亦有亮眼的票房表現。2001年是泰國電影產業全面崛起的轉捩點,一部由曾在美國加州大學主修電影的查特里親王(Prince Chatrichalerm Yukol)執導,並由泰國王室全額投資4億泰銖拍攝而成的作品《帝國嬌蘭》(The Legend of Suriyothai),是泰國影史上耗資最多的史詩級電影,該片創下近7億泰銖(折計約2千萬美元) 的國產電影票房紀錄,遠勝過當年在泰國同檔上映的好萊塢電影《鐵達尼號」》的4倍票房,並曾代表泰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帝國嬌蘭》的巨額票房收入,成功吸引了更多本土片商投資拍片的意願,連帶促成泰國影業進入良性循環的發展階段。

(《帝國嬌蘭》預告片)

泰國本土電影票房的實質可觀收益,鼓舞與激勵電影工作者將影片製作的藝術性與商業性更進一步加以融合,泰國「海歸派」新銳導演的陸續崛起,使得他們有機會將學自好萊塢商業電影的拍攝技巧與影像處理方式,大膽運用在本土電影的製作與創新,同時將美術設計和攝影美學等創新思維與唯美感觀帶入作品,藉由商業化手法包裝故事內容,展現泰國民族文化的本土特色與國族認同。

換言之,此種經由好萊塢形式拍攝而成的泰式國產電影,不僅能使泰國電影更具國際化色彩之外,亦可讓外國觀眾更容易理解本土電影所欲表達的鏡頭意涵與畫面意義,進而實現跨文化與跨國度的影像傳播目的。

泰國電影運用獨特的族群語言(知足/認命)、生活文化(宗教/信仰)、民間傳說(物靈/鬼怪)與劇情元素(幽默/感人)等極具辨識度的民族特色,在國際影壇成功塑造及掀起一股「泰潮」品牌電影;跨入21世紀之後,除能在各大國際影展看見泰國導演、演員和製作團隊等傑出表現之外,泰國電影亦屢屢在國際市場創造亮眼的票房佳績,例如:2013年在台灣上映的《淒厲人妻》(Pee Mak)獲得近新台幣4,000萬元的票房收入,2017年的《模犯生》(Bad Genius)更分別在台灣(新台幣1.47億元)、馬來西亞(逾500萬馬幣)、香港(約1,600萬港幣)及中國大陸(2.71億人民幣)等地,創下該國(或地區)影史上最賣座的泰國電影票房紀錄。

泰國電影藉由吸納好萊塢式的拍攝手法與商業宣傳模式,以泰國獨有的民族文化景觀為基礎,結合當代泰國社會的現實語境,巧妙型塑出一種極具泰國特色的電影風格。

細究泰國電影工業的百年發展歷程,最初從專為王室服務的宮廷紀錄開始,受到立憲革命與二戰爆發等國內外因素影響走入民間,然後藉由政府實施關稅保護政策而繁榮成長,但又遭亞洲金融風暴衝擊致生滅頂危機,所幸得到「新浪潮」導演加入才能絕處逢生,最後挾著影展肯定與票房口碑躍上國際舞台,其本質內蘊「王室VS民間」、「保護VS瀕危」、「守舊VS新潮」與「商業VS藝術」等對立元素,劇情過程宛如一齣峰迴路轉、高潮迭起的「泰國電影發展史版」的《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Star Wars Episode VI: Return of the Jedi),著實令世人驚豔不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