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住者有其屋」政策(上):同樣措施放到台灣,大部份人會覺得是共產黨鬥地主

新加坡「住者有其屋」政策(上):同樣措施放到台灣,大部份人會覺得是共產黨鬥地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960年代李光耀提出的「住者有其屋」的大旗下,公有土地的比例高速擴張下,新加坡也跟著大規模興建組屋。雖然公民還是有地方住,從住自宅改到住組屋,土地的關係就不一樣了,新加坡除了成為全國最大的地主,也成為了大家的「大房東」。

這樣一來一往,英國人可以繞過跟荷蘭人結盟的權臣嘉化拉惹,而天猛公則推舉了一個可以跟自己密切合作的新蘇丹。所以1819年1月30日,萊佛士便跟天猛公先簽訂條約,設立貿易站,新蘇丹跟天猛公本人都會收到東印度公司的高額年奉。2月1日,東姑隆便到了新加坡,正式成為了英國承認的柔佛蘇丹(陳鴻瑜,頁15–16)。當代的新加坡,便這一筆條約中誕生。

shutterstock_21954576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新加坡地權的由來

相較於萊佛士,實際經營新加坡的法夸爾,傾向去尊重當地的習俗(他自己甚至有娶馬來人當太太)。法夸爾認為在條約中,天猛公同意蓋貿易站,按馬來習俗,並不代表當地政權有讓渡土地產權跟司法權給東印度公司(Turnbull,1982, A History of Sinapore, 頁23)。

然而,萊佛士卻認為,簽了條約後,新加坡島的土地應該都是東印度公司的財產。在萊佛士1819年離開新加坡時,他特別交待駐紮當地的法夸爾兩件事:

一是不能允許當地人有私人的土地產權,全部土地保留作公家地,二是從新加坡河到Rechor Street這一塊的土地應該都要淨空,以利未來的軍事使用,當時英荷在柔佛一帶開戰的氣氛濃厚,華萊士心裡有把新加坡要塞化的準備。另一方面,華萊士卻也支持法夸爾將新加坡發展成一個貿易港口。華萊士給法夸爾的命令,有其矛盾之處。

留守當地的法夸爾認為,新加坡最終的潛力還是成為一座自由港,而不是軍事要塞。他於是在華商之間搞口碑行銷,一傳十、十傳百,有不少華商來到新加坡當作轉口站,但很快問題就出來了:人要睡哪裡?貨要放哪裡?哪裡有吃的東西?貨出不去,錢就進不來。

公家提供的空間遠為不足,於是華商要求新加坡當局,讓他們付錢找勞工在河岸附近清理濕地,興建自己的倉庫跟住處。法夸爾知道若不答應他們的要求,這些第一批跑來新加坡的商人可能就遠走其他港口,法夸爾於是同意這些商人的請見,只是有附帶條件:未來要興建公共設施時,私人建物可能會被拆除。

華人商人定下來了,新加坡好不熱鬧。法夸爾又進一步鼓勵移民,大量的華人,有些是商人,有些是苦工,或兩者都是,來到新加坡,新加坡的商業很快就辦得有聲有色。

過了幾年,當華萊士1822年10月回到新加坡時,看到河岸上立著的那些華人蓋的矮房,便氣炸了,跟法夸爾大吵起來。法夸爾發誓自己「沒有永久割一塊土地給任何中國人」但華萊士仍然決心將法夸爾解職,並親自重新歸劃新加坡的土地利用。

新加坡作為自由貿易港的事實已成,難以放棄該港,又不可能禁止移民,於是華萊士便發展了一套「強管制」的土地制度,這土地利用的模式,便是今日新加坡地權制度的起源。為了要兼顧「所有的土地都是公家地」跟「自由港開發需要的土地需求」兩種可能有衝突的原則,華萊士做了幾件事。

第一件事情就是進行村鎮計劃,成立了土地分配委員會跟市鎮委員會,從1823年開始,進行通盤市鎮規劃,被認為無權蓋房的人,房子就會被強拆,而得到權限蓋房的人,房子照樣會被強拆,但會得到補償金,並重新被分配到適合建設的地區去蓋房(第一個新加坡的市鎮計劃叫Jackson Plan,約實施在1827年)。

第二件事情,就是公開拍賣土地的使用權。萊佛士的第一筆拍賣,便是拍賣了當時的商業廣場用地,一小時內就派出,價格高達了1200英磅,跟東印度公司要支付給蘇丹的年俸差不多。

在萊佛士於隔年離開新加坡前,他總共拍賣了574筆,不少地是租期999年。東印度公司也零星售出一些Freehold(無限期使用)的土地。在1840–1860年左右,拍賣的土地有許多則是今天常見的租期99年的Leasehold。這拍賣Leasehold以作商用、產業用途的模式在今天的新加坡,仍然是重要的財政收入。

第三件事情,便是在1823年跟英國承認的蘇丹還有天猛公換約(換約完成是1824年,當時萊佛士又離開新加坡島了),確認了蘇丹將交出新加坡島「完整的主權跟地權」給東印度公司,地權轉移乾乾淨淨,新加坡於是變成了鄰近地區唯一一個有「乾淨地權」的地方。

附近的馬來西亞、印尼,都有一套相對複雜的土地制度,像是馬來的地方酋長(如新加坡島的天猛公)可以向開發土地的人抽稅,形成類似清代台灣「一田多主」的情況,又或是印尼的原住民被荷蘭政府承認村落的共有土地,並非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私產等等。

萊佛士曾經在爪哇跟蘇門達臘當過總督,曾進行過挫敗的土地改革,或許出於這經驗,萊佛士跟新加坡本土政權的簽約,旨在從一開始就排除了複雜地權的可能性。比方說,那些住在海邊的新加坡原住民,在條約的認定之下,對新加坡河口沒有任何的地權,他們後來便被英國東印度公司趕走了。

shutterstock_3574010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公共組屋政策的起源

隨著新加坡港口發展得越來好,大量的移民來到新加坡。當人口擴出超出了村鎮計劃所能及之處,市鎮發展趨向混亂,當時有許多非法的移工(華人苦力)被盜賣到新加坡,華人黑道橫行,幫派會對許多商業運作收取保護費,貧民窟跟著形成,甚至還有各種台灣同時期常見的以方言分團械鬥。

當時印度的殖民地,講話比新加坡所處的「海峽殖民地」大聲,常要求海峽殖民地,吸納印度的過剩勞工。在新加坡人口還沒那麼多的時候,還不成問題,但當新加坡自身也有人滿為患的情況時,新加坡當地的菁英就有不一樣的聲音了。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