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曳露營△》第二季:「孤獨的樂趣」作為對疫情時代的一種回應

《搖曳露營△》第二季:「孤獨的樂趣」作為對疫情時代的一種回應
《搖曳露營△ 第二季》劇照,羚邦集團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刻評論「孤獨也是一種樂趣」作為當代的時代精神,或許仍是言之尚早。但至少,我認為這是在疫情的時代下,其中一樣不可或缺的態度。因此,我很期待《搖曳露營△》會如何繼續鋪展「孤獨的樂趣」,作為對時代的一種回應。

改編自同名漫畫的《搖曳露營△》,於2018年一月播映了第一季動畫。其故事講述主角撫子在一次的意外下,遇上了正在本棲湖(一個能夠眺望富士山的湖泊)進行單人露營的凜。二人因此而認識,並讓撫子開始對露營產生興趣。

後來撫子加入了校內的「野外活動同好會」,開始和朋友們一起到不同地方露營,隨後在凜的影響下,也產生了不如嘗試一個人去露營的念頭。至於一直喜愛在冬日淡季獨自露營,以享受悠然自得的寧靜時光的凜,則在撫子的影響下開始體會到與朋友一起露營的樂趣,並在故事尾聲踏出第一步,選擇在聖誕節和朋友們一同露營,體驗了和平常不一樣的歡愉。

《搖曳露營△》的故事就這樣以撫子和凜的露營體驗為中心,著力描述露營作為一種戶外活動的獨特樂趣。動畫的鏡頭對準日本各地的自然風景,對在都市營營役役地生活的觀眾而言,看著如此美景,就能夠勾起一種從壓力中逃脫出來的治癒感。

動畫亦以女孩們可愛的互動為包裝,以她們的體驗帶出唯有去露營才能享受到的趣味(例如在大自然的環繞下吃著美味的露營飯),並同時以輕巧的方式滲入各種關於露營的小知識。如同其標題「搖曳(ゆる)露營」所示,作品想要著力表現的,是露營活動本身所散發的悠閒感。就此而言,英語圈的發行商將作品的標題譯作Laid-Back Camp(直譯為「悠閒露營」),是翻譯得十分貼切。

第一季《搖曳露營△》於2018年播出的時候,正值日本捲起了「露營熱潮」(キャンプブーム),露營在當時成為了跨年齡層的熱門活動。《搖曳露營△》動畫本身的高人氣一方面為此一熱潮推波助瀾,而熱潮本身也帶動了作品在商業上的成功。

與《搖曳露營△》聯名的露營用品大賣、故事舞台山梨縣的觀光收益因《搖曳露營△》而增長,更厲害的是就連動畫本身的DVD與Blu-ray都能夠達到平均每集一萬張的銷量。在這個動畫「光碟」愈來愈難賣得動的年代,每集平均一萬的銷量,已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

要談論《搖曳露營△》,除了可著眼它如何表現露營這一主題,以及高明的行銷手法外,作為動畫迷,則更著眼於其故事如何回應「日常系」這一故事類型,並如何以單人露營這一情節對照「日常系」作品所高舉的群體價值。若要談論這一部份,就要先解釋一下何謂「日常系」,以及原作漫畫《搖曳露營△》的出版脈絡了。

「日常系」是一個日本的次文化術語,大約於2006年開始於網絡上盛行。一般而言,當一部作品被歸納為「日常系」的時候,通常會有以下特徵:故事沒有明確主線,內容圍繞主角的日常生活,情節以角色間輕鬆愉快的互動為主。作品的敘事因此顯得漫無目的,但也因此不帶任何閱聽上的包袱,並因而產生了能放鬆心情的治癒效果。

在「日常系」作為一種故事類型而廣受動畫迷及次文化評論圈子所注視的同時,後來被稱作「Kirara系」的一脈漫畫及動畫,也在00年代後期開始崛起。2002年,老牌漫畫出版社芳文社進行改革,推出了以年輕男性為對象的雜誌《Manga Time Kirara》,內容主打「萌系」的四格漫畫。後來經過一輪方向調整後,雜誌上連載的漫畫開始以「日常系」敘事為重心,並配搭複數帶各類萌屬性的女角的互動作為故事主軸。

如此的組合吸引了一批讀者成為了「Kirara系」的忠實粉絲,而隨著雜誌上的作品在2007年開始遂一動畫化,更讓「Kirara」一系的創作日漸知名,成為討論「日常系」作品的時候不能繞過的一環。

若果有看過「Kirara系」的作品的話,相信不難發現其故事通常都會有高舉群體價值的傾向。畢竟作品就是以女角們之間的群體互動為賣點,在故事編排上就當然會著力讓角色去融入一個群體,並感受到唯有在群體中才能享受到的樂趣。

以經典的「Kirara系」作品《K-ON!》為例,起初作為後輩的中野梓看不慣樂團前輩們慵懶並疏於練習的作風,因此拒絕以樂團的一員自居。但故事很快就在成員間沒作任何改變的情況下,就讓中野梓自然地融入並成為群體一員,並在後來上演前輩們將要畢業,讓中野梓大感不捨的情節。

若我們以抽離角度看待上述的劇情的話,就能發現其實「Kirara系」以至「日常系」作品,都常有這種將群體性當作至高價值的傾向。每個個體在故事中都等待被群體吸收,並隨之成為擁護群體價值的一員。

若我們知道《搖曳露營△》其實也是在「Kirara系」的雜誌上連載,就能明白其故事如此高舉「個人」(單人露營)與「群體」(一起去露營)兩者在價值上可以平起平坐,無分優劣這點,在其創作系譜上是何等「激進」的事情了。

當然,連載《搖曳露營△》的雜誌《Manga Time Kirara Forward》,本身在芳文社的出版分類上也有著實驗性的成份。《Forward》被芳文社定位為「故事誌」,除了因為其連載的漫畫不再只限以四格形式創作外(藉此與同系的「四格誌」作區分),亦因為漫畫的故事內容亦自我定位為更多元化、在題材上更百花齊放。於是才會有《搖曳露營△》這一部明顯採納了「Kirara系」慣常的創作技法(以女孩們的可愛互動帶動劇情),卻在價值觀上與其同系創作相異的作品。

《搖曳露營△》的第一季動畫主張「一起去露營很高興,但一人去露營也同樣愉快」,在第二季其劇情甚至更為進取,直接提倡「孤獨也是一種樂趣」。二季故事的時間軸緊接上一季,描述凜在聖誕節和朋友們熱鬧地一起去露營之後,在跨年時份就重回單人露營,享受僅在獨自活動的時候才能擁有的寧靜,以自己的節奏享受露營過程中所經歷的一事一物。當撫子問到凜的跨年露營過我怎樣的時候,對方就以上述的對白作結。

如此的說話,也在從未嘗試過自己一個人去露營的撫子的心頭中盤踞。第四集有如此的一幕:當撫子因為思考著下次去露營該做甚麼,並因此愈想愈興奮,踏著輕快的腳步跑進車站的時候,鏡頭突然轉進一個無人侯車的月台。這時候畫面外不再有輕快的配樂,遠鏡突出了撫子與月台上的空無一人之間的對比,在這寧靜的片刻,撫子回想起凜的說話,並泛起了「我也想試試單人露營」的念頭。

從以上兩幕的情節,我覺得可以看到《搖曳露營△》製作團隊並不甘於僅在商業上取得成功,還有著回應時代的決心。在大疫的年代,孤獨已經成為了人人都不可迴避的課題。當我們必須保持社交距離,群體活動因疫情而必須取消的情況下,孤身一人的境況恐怕只會頻繁地繼續在我們身邊出現。

在如斯光景下再看「日常系」動畫,一方面我們固然可以移情於螢幕中那歡愉的群體活動,但與此同時,也難保在與現實境況如此鮮明的對照下,更凸顯自身的孤單。

當刻評論「孤獨也是一種樂趣」作為當代的時代精神,或許仍是言之尚早。但至少,我認為這是在疫情的時代下,其中一樣不可或缺的態度。因此,我很期待《搖曳露營△》會如何繼續鋪展「孤獨的樂趣」,作為對時代的一種回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