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翁山蘇姬被政變之際,一位緬甸人對我怒吼:「我們國家都要完蛋了,你還在關心羅興亞!」

在翁山蘇姬被政變之際,一位緬甸人對我怒吼:「我們國家都要完蛋了,你還在關心羅興亞!」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再說了,若開邦或許真的很窮吧,難民也是需解決的問題,但若開軍憑什麼多年來跟緬甸軍持續交火?那些武器、重裝備、後勤補給哪來的?你不好奇嗎?」K反問,「每個事件絕對都不只一個面向,把英雄打落神壇是很吸睛的,也是可以創造話題與點閱率的,這也正是西方媒體在對翁山蘇姬做的事」。

本週一,翁山蘇姬與政府高層被緬甸軍方拘禁,消息在網路上炸了開來,不只各大新聞通訊社紛紛報導,社群媒體上也隨之熱烈討論,一時間真假訊息難辨,特別是這種遠在他鄉的國際事件,要能實事求是,最好能先交叉比較各路訊息,在透過與緬甸當地朋友查證(閒聊?)後,言談中發生小小衝突,不小心把某位緬甸朋友惹得森七七了。

細說從頭,先來稍微了解一下緬甸最近發生的事。被當地人暱稱為「翁山媽媽」的翁山蘇姬,和其所領導的全民盟和政府高層,為什麼會突然被軍方給拘禁,甚至「政變」之說煙硝塵上?老實說,與一直以來的「表面和諧,私下水火不容」有關。如同很多東南亞國家一樣,自1962年緬甸開始受軍政府獨裁統治,好不容易在2015年,以翁山蘇姬為首的全國民主聯盟獲得超過90%的選票,雖然在軍閥反對下無法參選總統,但隔年翁山仍以「國務資政」的身份,成為緬甸的實質領導人。或許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加持,以及過去長年遭受軍方軟禁背景下塑造出人權鬥士的形象,國際社會各界普遍對翁山寄與厚望,認為在她執政之下,緬甸應能朝民主化的方向邁進。

AP_21033146959280_(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位於仰光的報攤,報紙頭版都是關於政變的新聞

當時的美國歐巴馬政府,率先解除長久以來對緬甸的貿易禁運,隨後大量外資蜂擁,在仰光、曼德勒、奈比多、毛淡棉等主要城市,紛紛出現不少新興投資案,彷彿「下一個深圳」、「下一個新加坡」的美夢又遍地開花,一如柬埔寨2019年尚未出現博弈禁令前,金邊、西哈努克等城市的榮景。

2020年底,緬甸聯邦議會與地方議會同步舉辦大選,在人民院(相當於下議院),和民族院(相當於上議院)兩院加總共498席中,翁山蘇姬與全民盟拿下396席,可謂大獲全勝,且得票率和席次都比2015年還高。但這也讓軍方相當不滿,畢竟當年容忍翁山出來,多少有礙於國際輿論(特別是歐美),加上又眼睜睜看著同樣是政變上台的泰國帕拉育政府,卻能透過選舉名正言順的洗白成為「民選總理」,大家都是獨裁者一家親,緬甸軍方自然也想試一試。

於是,控訴選舉舞弊(這不知道有沒有受到川普的鼓舞?畢竟緬甸大選就在美國大選兩天後),要求重新計票甚至修憲的聲音,不斷由軍方掌控的媒體與宣傳系統中傳出,到了今年2月1日,就發生了軍方扣押包括翁山在內的全民盟政府高層的新聞事件。

「那些可惡的軍閥,破壞我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脆弱的民主...」朋友K忿忿不平地表示,K是過去一起在聯合國工作的同事,2015年受到翁山勝選的鼓舞,毅然決定返鄉協助國家建設,目前居於仰光,在類似台灣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單位服務。

AP_2103339298683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週二街道上,軍方支持者在貨車上揮舞軍方旗幟

在翁山被捕當天,K透過社群軟體表示:「你知道嗎,曼德勒、奈比多的通訊全部被切斷,網路,電話都不通.....」通訊隨後才被有限度的恢復,駐緬的外籍記者們也才得以將新聞稿發出。同時,緬甸軍方也立刻啟動緬甸2008年版憲法第40條:「出現叛亂、暴力等非法強制方式或意圖導致的危害聯邦統一、民族團結和主權完整的緊急狀態,國防軍總司令有權根據本憲法的規定接管和行使國家權力」,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政府職權移交給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很有趣的,敏昂萊本人的維基百科,也立刻被修改為「緬甸最高領導人」,就任期間「2021年2月1日」)。

整個事件背景大概是如此,至於翁山蘇姬、全民盟高層、軍方政治角力、國際勢力介入和緬甸的民主發展,勢必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會是很重要的觀察期。在持續關注之餘,其實我更好奇的,是針對翁山蘇姬本人的評論,特別是在她掌權之前打出的民族和解牌,卻未能妥善處理若開邦與羅興亞人的問題時,「人權英雄崩壞」、「跌落和平神壇」之說法,也隨即被西方媒體大肆報導,從母校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撤下榮譽校友的頭銜,到甚至有人主張應追回她的諾貝爾和平獎;2019年翁山蘇姬在海牙國際法庭上現身,為軍方血洗羅興亞進行辯護時,形象簡直跌落谷底,尤其至少在國際輿論看來,她儼然成為了為獲得佔多數的佛教選票,而罔顧人權與正義的邪惡政客。

AP_2103348359514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照片攝於週二位於孟加拉的Balukhali羅興亞難民營

但真是這樣嗎?當翁山蘇姬在國際上名聲日益敗壞之時,她在國內卻仍維持相當高的支持度。這也是為什麼當我隨口提出羅興亞事件的疑問時,K整個爆炸,而且還是核爆等級。這與我前幾年走訪當地的狀況頗為相似,在緬甸很多保守的社群裡,你甚至不可以提及「羅興亞」這幾個字,最好是稱他們為「孟加拉移民」,最好還要加上「非法拘留」這些形容詞,或著也可使用對穆斯林的統稱:嗄拉(Gala),不然傳統的緬甸人可能根本不想理你。

好吧,我可能不夠謹慎,但老實說我只是想順著軍方政變這個導火線,延伸聊聊民主化在緬甸的進展,畢竟,20152020兩次大選刻意排除了140多萬少數民族的投票權是事實,其中絕大部分是羅興亞人。再者,軍方2017年血腥鎮壓若開邦,導致數十萬難民逃往鄰國也是事實,無論這是不是民主化過程中的必經陣痛,但總不致於連討論一下都不行吧?當然,我也必須承認,在未充分了解民族情感、複雜的歷史脈絡,以及缺乏交叉對比之下(大部分抨擊翁山蘇姬的新聞都來自西方媒體,然後台灣就是很直接引述而已),隨意開啟敏感話題,不見得是很明智的做法。

「好啊,你們台灣乾脆跟中國統一好了,台灣就是中國啦,這樣你滿意了嗎?」K可能真的被刺激到了,然後可能也想「報復」一下我,未加思索之下擠出了一些眾所皆知,台灣人聽了可能會不太舒服的話(或許,有很少部分台灣人聽了會很開心!?)

對我來說,早就與不知和多少中國朋友「交手」過,連共青團/紅二代都能邊吵邊維持友誼,自然不會把這麼輕鬆的攻擊當回事。更何況,個人立場也本就對所謂「國族」、「國家」這類思想,保持著謹慎的態度,畢竟你有太多東西可以愛,愛家人、愛鄰里、愛文化、愛歷史,甚至是愛政府都好,但為什麼一定要「愛國」?在人類歷史上,「國家」多半是被用來動員人民上戰場,侵略別人或反抗侵略最好的洗腦工具,而我對發揮如此功能的「工具」,是希望敬而遠之的。

AP_2103434250995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一名警察守在全國民主聯盟的黨辦公室外。

「我們國家都要完蛋了,你還在關心羅興亞!」當然,我相信K沒有惡意,他可能真的太氣了,同時也是較保守的緬甸人和虔誠的佛教徒。視翁山蘇姬為緬甸民族救星,但遭逢軍事政變,民主岌岌可危之際,羅興亞似乎不該是件優先關注的重點。再說,「羅興亞根本是軍方操作的陰謀......不是翁山蘇姬的錯!」K無奈表示,他也在意識到自己脾氣暴衝,發言欠缺考慮後,表達了一絲絲的歉意。

暫且不論緬甸軍方長年倡導「大緬甸主義」,或者翁山蘇姬上台後未能妥善處理等,羅興亞被迫害雖是事實,但如果我們都從西方外媒角度來看待,恐怕也不盡然是故事全貌。伴隨著複雜的歷史因素,雙方其實都有做出令人髮指的行為,無論是緬甸軍方,或是「若開軍」,而翁山雖表面上是緬甸領導者,但實際上根本管不住軍方,上下議院也都仍有四分之一的席次無條件保留給軍系指派的議員。

翁山蘇姬政權很大部分是軍方妥協的結果,脆弱且極不穩定,在過去幾年內,翁山蘇姬的每一步都必須小心謹慎,民主發展、民族融合不可能朝夕促成,如果你連剛點燃的民主火苗,都沒辦法好好讓它燃燒,那大談民主改革根本就是空話。

「再說了,若開邦或許真的很窮吧,難民也是需解決的問題,但若開軍憑什麼多年來跟緬甸軍持續交火?那些武器、重裝備、後勤補給哪來的?你不好奇嗎?」K反問,「每個事件絕對都不只一個面向,把英雄打落神壇是很吸睛的,也是可以創造話題與點閱率的,這也正是西方媒體在對翁山蘇姬做的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