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六偵察大隊:在中華民國最可能被出賣的時代,穩定台海的基石

空軍第六偵察大隊:在中華民國最可能被出賣的時代,穩定台海的基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戰術偵察任務的空軍第6偵照大隊,因為駕駛的一律為無武裝的偵察機,雖然他們從保衛台灣的角度來看貢獻最大,卻最常為人們所忘記。

提到中華民國空軍冷戰時代保衛台灣的事蹟,人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駕駛F-84G、F-86F以及F-104G等戰鬥機擊落米格機的英雄。其次則是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執行飛赴中國大陸,執行特種作戰或者高空偵察任務的血淚史。反觀從事戰術偵察任務的空軍第6偵照大隊,因為駕駛的一律為無武裝的偵察機,雖然他們從保衛台灣的角度來看貢獻最大,卻最常為人們所忘記。

2021年1月23日,即一二三自由日,筆者獲得空軍官校第17期畢業的前空軍官校王德輝中將邀請,出席他101歲的Birthday Party。由於王德輝將軍早從抗戰末期開始就接受駕駛F-5E閃電偵察機的訓練,並先後擔任空軍第六戰術偵察大隊大隊長及空軍第5混合聯隊聯隊長等要職的關係,他被視為空軍戰術偵察聯隊的前輩看待。

因為這個原因,包括戚榮春、李正武、謝翔鶴、施龍飛與沈江田等空軍偵察英雄都齊聚台北祥福餐廳,為老校長慶生。王德輝將軍雖已101歲,身體卻十分健康,記憶力更是十分驚人,稱得上是空軍偵察飛行隊歷史的活字典。去年12月27日,筆者曾經在內湖餐廳「屠老師的店」訪問過老將軍,對他從抗戰時代以來為國家做出的各種貢獻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過老人家卻如同影集《諾曼第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的主角溫特斯(Richard D. Winters)少校一樣,堅持自己不是英雄,只是與英雄們一起飛行。所以他決定利用自己慶生的機會,將跟自己一起戰鬥,一起飛行的英雄們介紹給我認識。而事實上出席這場Birthday Party的偵察英雄,也確實都是中華民國空軍數一數二的飛行精英。

本來筆者希望透過訪談王德輝將軍,向各位讀者介紹第六戰術偵察大隊的故事。可沒想到靠著老將軍的介紹,居然又認識了好幾位過去我從劉文孝先生《中國之翼》或者王立楨先生《飛行員的故事》等系列書籍裡看到的英雄。在只見過王德輝將軍一面,對他的事蹟還不夠瞭解的情況下,筆者決定先寫此文來介紹介紹老將軍空中的英雄們。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1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謝翔鶴教官,是空軍忠勇精神的代表

最忠於國家的一群人

當天出席王德輝將軍慶生活動的,不只是偵察機飛行員,比如黑貓中隊英雄莊人亮的弟弟莊人光,就是駕駛過F-51D野馬機的戰鬥機飛行員。但是戰鬥機飛行員也好,偵察機飛行員也罷,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堅決擁護、捍衛中華民國。回顧國共內戰的歷史,最完整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的軍種也是空軍,所以稱呼他們為對國家最忠貞的一群人並不為過。

之所以如此忠於國家,來自於他們經歷過那段國家積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苦難歲月。王德輝將軍並非一開始就是帥氣的飛將軍,相反的是他在抗戰初期曾以陸軍第70軍第107師排長身份參加過上高會戰,結果卻在日軍優勢兵力打擊下損失慘重。他之所以加入空軍,也是為了一雪國恥,為死難的同胞復仇。

謝翔鶴與施龍飛,都是抗戰期間成長於蘇北淪陷區的青年。蘇北除了有日本佔領軍外,還有實力不斷擴張,並跟著日軍一起壓縮國軍活動的中共新4軍。謝翔鶴的父親,就是慘死於日軍手中的國民黨地下抗日工作者。所以在加入空軍之後,他們都隨時願意為了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領土完整還有民主自由奉獻自己的一切。

而空軍歷史上第一支真正意義的偵察中隊,由美軍在抗戰末期協助成立的第12中隊,從一開始就直屬航空委員會指揮,屬於嫡系部隊中的嫡系部隊。他們對蔣委員長的向心力,也比一般的空軍部隊還要更強。所以在投共數量相對已經很少的空軍裡面,第12中隊更是創下零人叛逃的紀錄,提到這點,王德輝將軍備感驕傲。

謝翔鶴少校的故事,尤其讓人感動。他在1964年12月18日駕駛RF-101巫毒式偵察機執行任務時遭到擊落被俘後,因為堅決不願意在思想上屈服於中共的統戰,被關押了整整20年之久,期間飽受煎熬。後來回國後,還遭到我國政府與軍方長期的誤解,直到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2011年才為馬英九總統平反。儘管為國家吃了那麼多苦,謝翔鶴對中華民國的忠誠始終不變。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30
許劍虹提供
施龍飛教官駕駛的RF-84F雷霆式偵察機

穩定台灣的基石

把時空背景拉回到台海局勢風雨飄搖的50年代,我們就可以知道第12中隊在穩定台灣局勢中扮演的什麼樣的角色。美國杜魯門(Harry S. Truman)政府在1949年發表《對華關係白皮書》(China White Paper)後,一度有拋棄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拉攏中共一起對抗蘇聯的想法。此一天真的想法,因1950年6月25日韓戰的爆發而被證明無法實施。

伴隨著中共派出志願軍在朝鮮半島與美軍大打出手,美國決定扶持中國反共力量從旁牽制中共。然而杜魯門政府不願承認自己對華政策失敗,所以他起初援助的對象還不是只有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在杜魯門的命令下,扶持蔡文治將軍在香港發起的所謂「自由中國運動」(Free China Movement),即標榜反共也反蔣的「第三勢力」。

另外中央情報局還透過台北的民航空運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派出運輸機為李彌將軍指揮的雲南反共救國軍,在開闢第二戰場的同時還試圖將滇緬孤軍改變為另外一支「第三勢力」。無論是香港還是緬甸的「第三勢力」,任何一方若能得到美方的全面支持,都意味著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將淪為配角,甚至可能遭到出賣。

然而蔡文治也好,李彌也罷,他們或許離中國大陸較近,卻沒有屬於自己的空軍。沒有空軍,不只意味他們沒有辦法保衛自己的空域,還意味著他們無法派出偵察機為美軍蒐集中共的情報。與之相反的是,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只有空軍,而且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歷史,還證明這支空軍是由美軍親手帶出來的。

包括王德輝在內的初代12中隊飛行員,都曾到美國接受一流的偵察飛行訓練。他們的勇氣、技術與忠誠都是備受美軍肯定的。據王德輝將軍回憶,美國在50年代初期幾乎停止了一切對台灣的軍事援助,可是偵察機卻還是源源不斷地送來,足見美國空軍對第12中隊的肯定。從1952年開始,他們更是幾乎一年接收一款新飛機,換裝速度之快讓人難以想像。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40
許劍虹提供
謝翔鶴與沈江田教官駕駛的RF-101A巫毒式偵察機

精銳機種搭配優良技術

第12中隊在大陸時代的主力機種,分別為P-38閃電式戰鬥機的偵察型F-5E及B-25轟炸機的偵察型RB-25。到了台灣之後,美軍從1952年起提供RF-51D野馬式偵察機,增加第12中隊的低空偵察能力。隨著中共將MiG-15戰鬥機投入對偵察機的攔截行動,第12中隊於1954年7月進入噴射機時代,從美軍手中接收RT-33A流星式偵察機。

為了瞭解更多來自海峽對岸機場、港口、車站還有軍營的相關情報,中華民國空軍在美國幫助下擴編戰術偵察中隊的戰力。由原本單獨的第12中隊,擴編為下轄第4與第12兩個偵察中隊的第六戰術偵察大隊。RF-86F與RF-84F等性能更優秀的噴射偵察機,也是在這段時間為中華民國空軍所接收的。後來海峽上空的所有空戰,都是為了保護這些戰術偵察機的原因而爆發。

第四偵察中隊還一度以RB-57坎培拉偵察機為主力,針對中共研發核武的設施執行高空偵照。RB-57後來被證明,並不是一款適合投入於高空偵照任務的機種,所以美國空軍與中央情報局又將更好的U-2提供給空軍第35中隊,於是就有了「黑貓中隊」的誕生。外號「紅狐中隊」的第4中隊,則在接受RF-101巫毒式偵察機後又重新回歸戰術偵察的老本行。

RF-101的使用國相當稀少,中華民國空軍在美國方面安排下,固定維持4架到6架的編制,摔一架補一架。第12中隊方面,也從1965年起接收被稱呼為「飛行火箭」,速度極快又難以駕馭的RF-104G星式偵察機。以上提到的所有機型,都沒有武裝,所以駕駛他們飛入對岸拍照的偵察機飛行員都必須要有高超的飛行技術。

就以服務第12中隊的施龍飛教官為例,他在1958年8月13日駕駛RF-84F飛入大陸執行偵察任務時遭到中共MiG-15戰機攔截。為了確保宋亨霖駕駛的長機能平安飛回台灣,施龍飛志願成為誘餌吸引米格機攻擊,直到他的RF-84F右翼整個被機砲貫穿為止。可施龍飛即便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還是成功駕駛受傷的RF-84F返回桃園降落,他的飛行技術實在是不簡單。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53
Photo Credit: 王德輝將軍
從F-5E閃電式到RF-104G星式,王德輝將軍飛過各代中華民國空軍的戰術偵察機

勿忘空軍的偵察英雄

如今空軍第六戰術偵察大隊和第四偵察中隊都已成為歷史,第12偵察中隊仍以第12戰術偵察機隊的名義存在於中華民國空軍的編制之中,仍隸屬於花蓮空軍基地的第5戰術混合聯隊。雖不再被允許飛入中國大陸,以RF-16戰隼式偵察機還有RF-5E中正式偵察機為主力的他們,卻仍是偵測對岸中共軍事行動的第一把交椅。

這裡提到的RF-5E,是由新加坡宇航為中華民國空軍改裝的F-5E中正式戰鬥機偵察型。而F-5E中正式戰鬥機與先前提到的F-5E閃電式偵察機,又是兩款完全不一樣的概念。F-5E閃電式偵察機為洛克希德P-38戰鬥機的偵察型,名字與諾斯洛普公司在60年代打造的F-5E一樣,但前者為螺旋槳機,後者則為噴射機,在此特別給予解釋,以防止讀者們混淆。

而在進入21世紀之後,偵察機的概念與過去也非常不同。所謂的RF-16並非過往意義上的F-16戰鬥機偵察型,不是加了一個R字就從戰鬥機變成偵察機。RF-16指的,其實是加裝了AN/VDS-5 LOROP-EO「鳳眼」偵照莢艙的傳統F-16戰鬥機。與過去駕駛無武裝偵察機執行偵察任務不同之處,在於RF-16仍可掛載少量的響尾蛇空對空飛彈。

不過戰爭模式的調整,卻無法改變空軍從以前到現在都在第一線保衛台灣的事實,而空軍的偵察飛行隊依舊是維護中華民國安全的先鋒。回顧過去72年來的歷史,王德輝表示空軍剛剛到台灣的時候,台灣整體社會風氣還是非常的保守。活潑的空軍總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引領社會潮流的改變。當時的他們,稱得上是全台灣,甚至於整個中華民國法定範圍內最接近天堂,最接近美利堅的一群人。

許多新的觀念,新的科技,乃至於流行文化都是他們帶入台灣的。甚至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營養午餐,所有的新概念都是由空軍率先開發出來。今天我們感謝空軍,感謝第六戰術偵察大隊的前輩們為國家做出的貢獻,不只是他們在台海上空與米格機周旋的事跡,還有他們如何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真正有意義的改變。從這個角度上來看,筆者認為他們值得我們2300萬人民的共同尊敬。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