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六偵察大隊:在中華民國最可能被出賣的時代,穩定台海的基石

空軍第六偵察大隊:在中華民國最可能被出賣的時代,穩定台海的基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戰術偵察任務的空軍第6偵照大隊,因為駕駛的一律為無武裝的偵察機,雖然他們從保衛台灣的角度來看貢獻最大,卻最常為人們所忘記。

提到中華民國空軍冷戰時代保衛台灣的事蹟,人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駕駛F-84G、F-86F以及F-104G等戰鬥機擊落米格機的英雄。其次則是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執行飛赴中國大陸,執行特種作戰或者高空偵察任務的血淚史。反觀從事戰術偵察任務的空軍第6偵照大隊,因為駕駛的一律為無武裝的偵察機,雖然他們從保衛台灣的角度來看貢獻最大,卻最常為人們所忘記。

2021年1月23日,即一二三自由日,筆者獲得空軍官校第17期畢業的前空軍官校王德輝中將邀請,出席他101歲的Birthday Party。由於王德輝將軍早從抗戰末期開始就接受駕駛F-5E閃電偵察機的訓練,並先後擔任空軍第六戰術偵察大隊大隊長及空軍第5混合聯隊聯隊長等要職的關係,他被視為空軍戰術偵察聯隊的前輩看待。

因為這個原因,包括戚榮春、李正武、謝翔鶴、施龍飛與沈江田等空軍偵察英雄都齊聚台北祥福餐廳,為老校長慶生。王德輝將軍雖已101歲,身體卻十分健康,記憶力更是十分驚人,稱得上是空軍偵察飛行隊歷史的活字典。去年12月27日,筆者曾經在內湖餐廳「屠老師的店」訪問過老將軍,對他從抗戰時代以來為國家做出的各種貢獻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過老人家卻如同影集《諾曼第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的主角溫特斯(Richard D. Winters)少校一樣,堅持自己不是英雄,只是與英雄們一起飛行。所以他決定利用自己慶生的機會,將跟自己一起戰鬥,一起飛行的英雄們介紹給我認識。而事實上出席這場Birthday Party的偵察英雄,也確實都是中華民國空軍數一數二的飛行精英。

本來筆者希望透過訪談王德輝將軍,向各位讀者介紹第六戰術偵察大隊的故事。可沒想到靠著老將軍的介紹,居然又認識了好幾位過去我從劉文孝先生《中國之翼》或者王立楨先生《飛行員的故事》等系列書籍裡看到的英雄。在只見過王德輝將軍一面,對他的事蹟還不夠瞭解的情況下,筆者決定先寫此文來介紹介紹老將軍空中的英雄們。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1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謝翔鶴教官,是空軍忠勇精神的代表

最忠於國家的一群人

當天出席王德輝將軍慶生活動的,不只是偵察機飛行員,比如黑貓中隊英雄莊人亮的弟弟莊人光,就是駕駛過F-51D野馬機的戰鬥機飛行員。但是戰鬥機飛行員也好,偵察機飛行員也罷,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堅決擁護、捍衛中華民國。回顧國共內戰的歷史,最完整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的軍種也是空軍,所以稱呼他們為對國家最忠貞的一群人並不為過。

之所以如此忠於國家,來自於他們經歷過那段國家積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苦難歲月。王德輝將軍並非一開始就是帥氣的飛將軍,相反的是他在抗戰初期曾以陸軍第70軍第107師排長身份參加過上高會戰,結果卻在日軍優勢兵力打擊下損失慘重。他之所以加入空軍,也是為了一雪國恥,為死難的同胞復仇。

謝翔鶴與施龍飛,都是抗戰期間成長於蘇北淪陷區的青年。蘇北除了有日本佔領軍外,還有實力不斷擴張,並跟著日軍一起壓縮國軍活動的中共新4軍。謝翔鶴的父親,就是慘死於日軍手中的國民黨地下抗日工作者。所以在加入空軍之後,他們都隨時願意為了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領土完整還有民主自由奉獻自己的一切。

而空軍歷史上第一支真正意義的偵察中隊,由美軍在抗戰末期協助成立的第12中隊,從一開始就直屬航空委員會指揮,屬於嫡系部隊中的嫡系部隊。他們對蔣委員長的向心力,也比一般的空軍部隊還要更強。所以在投共數量相對已經很少的空軍裡面,第12中隊更是創下零人叛逃的紀錄,提到這點,王德輝將軍備感驕傲。

謝翔鶴少校的故事,尤其讓人感動。他在1964年12月18日駕駛RF-101巫毒式偵察機執行任務時遭到擊落被俘後,因為堅決不願意在思想上屈服於中共的統戰,被關押了整整20年之久,期間飽受煎熬。後來回國後,還遭到我國政府與軍方長期的誤解,直到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2011年才為馬英九總統平反。儘管為國家吃了那麼多苦,謝翔鶴對中華民國的忠誠始終不變。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30
許劍虹提供
施龍飛教官駕駛的RF-84F雷霆式偵察機

穩定台灣的基石

把時空背景拉回到台海局勢風雨飄搖的50年代,我們就可以知道第12中隊在穩定台灣局勢中扮演的什麼樣的角色。美國杜魯門(Harry S. Truman)政府在1949年發表《對華關係白皮書》(China White Paper)後,一度有拋棄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拉攏中共一起對抗蘇聯的想法。此一天真的想法,因1950年6月25日韓戰的爆發而被證明無法實施。

伴隨著中共派出志願軍在朝鮮半島與美軍大打出手,美國決定扶持中國反共力量從旁牽制中共。然而杜魯門政府不願承認自己對華政策失敗,所以他起初援助的對象還不是只有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在杜魯門的命令下,扶持蔡文治將軍在香港發起的所謂「自由中國運動」(Free China Movement),即標榜反共也反蔣的「第三勢力」。

另外中央情報局還透過台北的民航空運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派出運輸機為李彌將軍指揮的雲南反共救國軍,在開闢第二戰場的同時還試圖將滇緬孤軍改變為另外一支「第三勢力」。無論是香港還是緬甸的「第三勢力」,任何一方若能得到美方的全面支持,都意味著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將淪為配角,甚至可能遭到出賣。

然而蔡文治也好,李彌也罷,他們或許離中國大陸較近,卻沒有屬於自己的空軍。沒有空軍,不只意味他們沒有辦法保衛自己的空域,還意味著他們無法派出偵察機為美軍蒐集中共的情報。與之相反的是,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只有空軍,而且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歷史,還證明這支空軍是由美軍親手帶出來的。

包括王德輝在內的初代12中隊飛行員,都曾到美國接受一流的偵察飛行訓練。他們的勇氣、技術與忠誠都是備受美軍肯定的。據王德輝將軍回憶,美國在50年代初期幾乎停止了一切對台灣的軍事援助,可是偵察機卻還是源源不斷地送來,足見美國空軍對第12中隊的肯定。從1952年開始,他們更是幾乎一年接收一款新飛機,換裝速度之快讓人難以想像。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40
許劍虹提供
謝翔鶴與沈江田教官駕駛的RF-101A巫毒式偵察機

精銳機種搭配優良技術

第12中隊在大陸時代的主力機種,分別為P-38閃電式戰鬥機的偵察型F-5E及B-25轟炸機的偵察型RB-25。到了台灣之後,美軍從1952年起提供RF-51D野馬式偵察機,增加第12中隊的低空偵察能力。隨著中共將MiG-15戰鬥機投入對偵察機的攔截行動,第12中隊於1954年7月進入噴射機時代,從美軍手中接收RT-33A流星式偵察機。

為了瞭解更多來自海峽對岸機場、港口、車站還有軍營的相關情報,中華民國空軍在美國幫助下擴編戰術偵察中隊的戰力。由原本單獨的第12中隊,擴編為下轄第4與第12兩個偵察中隊的第六戰術偵察大隊。RF-86F與RF-84F等性能更優秀的噴射偵察機,也是在這段時間為中華民國空軍所接收的。後來海峽上空的所有空戰,都是為了保護這些戰術偵察機的原因而爆發。

第四偵察中隊還一度以RB-57坎培拉偵察機為主力,針對中共研發核武的設施執行高空偵照。RB-57後來被證明,並不是一款適合投入於高空偵照任務的機種,所以美國空軍與中央情報局又將更好的U-2提供給空軍第35中隊,於是就有了「黑貓中隊」的誕生。外號「紅狐中隊」的第4中隊,則在接受RF-101巫毒式偵察機後又重新回歸戰術偵察的老本行。

RF-101的使用國相當稀少,中華民國空軍在美國方面安排下,固定維持4架到6架的編制,摔一架補一架。第12中隊方面,也從1965年起接收被稱呼為「飛行火箭」,速度極快又難以駕馭的RF-104G星式偵察機。以上提到的所有機型,都沒有武裝,所以駕駛他們飛入對岸拍照的偵察機飛行員都必須要有高超的飛行技術。

就以服務第12中隊的施龍飛教官為例,他在1958年8月13日駕駛RF-84F飛入大陸執行偵察任務時遭到中共MiG-15戰機攔截。為了確保宋亨霖駕駛的長機能平安飛回台灣,施龍飛志願成為誘餌吸引米格機攻擊,直到他的RF-84F右翼整個被機砲貫穿為止。可施龍飛即便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還是成功駕駛受傷的RF-84F返回桃園降落,他的飛行技術實在是不簡單。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53
Photo Credit: 王德輝將軍
從F-5E閃電式到RF-104G星式,王德輝將軍飛過各代中華民國空軍的戰術偵察機

勿忘空軍的偵察英雄

如今空軍第六戰術偵察大隊和第四偵察中隊都已成為歷史,第12偵察中隊仍以第12戰術偵察機隊的名義存在於中華民國空軍的編制之中,仍隸屬於花蓮空軍基地的第5戰術混合聯隊。雖不再被允許飛入中國大陸,以RF-16戰隼式偵察機還有RF-5E中正式偵察機為主力的他們,卻仍是偵測對岸中共軍事行動的第一把交椅。

這裡提到的RF-5E,是由新加坡宇航為中華民國空軍改裝的F-5E中正式戰鬥機偵察型。而F-5E中正式戰鬥機與先前提到的F-5E閃電式偵察機,又是兩款完全不一樣的概念。F-5E閃電式偵察機為洛克希德P-38戰鬥機的偵察型,名字與諾斯洛普公司在60年代打造的F-5E一樣,但前者為螺旋槳機,後者則為噴射機,在此特別給予解釋,以防止讀者們混淆。

而在進入21世紀之後,偵察機的概念與過去也非常不同。所謂的RF-16並非過往意義上的F-16戰鬥機偵察型,不是加了一個R字就從戰鬥機變成偵察機。RF-16指的,其實是加裝了AN/VDS-5 LOROP-EO「鳳眼」偵照莢艙的傳統F-16戰鬥機。與過去駕駛無武裝偵察機執行偵察任務不同之處,在於RF-16仍可掛載少量的響尾蛇空對空飛彈。

不過戰爭模式的調整,卻無法改變空軍從以前到現在都在第一線保衛台灣的事實,而空軍的偵察飛行隊依舊是維護中華民國安全的先鋒。回顧過去72年來的歷史,王德輝表示空軍剛剛到台灣的時候,台灣整體社會風氣還是非常的保守。活潑的空軍總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引領社會潮流的改變。當時的他們,稱得上是全台灣,甚至於整個中華民國法定範圍內最接近天堂,最接近美利堅的一群人。

許多新的觀念,新的科技,乃至於流行文化都是他們帶入台灣的。甚至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營養午餐,所有的新概念都是由空軍率先開發出來。今天我們感謝空軍,感謝第六戰術偵察大隊的前輩們為國家做出的貢獻,不只是他們在台海上空與米格機周旋的事跡,還有他們如何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真正有意義的改變。從這個角度上來看,筆者認為他們值得我們2300萬人民的共同尊敬。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除了精彩內容外,同時也邀請了3位知名產業經驗的客戶進行分享,讓您了解在產業實務上AWS如何協助企業進行轉型。

數位轉型是一段不斷學習與創新的過程。身為雲端服務龍頭,AWS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停止創新,且為了幫助企業客戶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能有效利用數據資料獲得深入洞察、搶得市場先機,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2022年的關鍵任務: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在討論元宇宙拓荒、搶佔新興科技商機以前,企業是否已經紮穩腳步,建置完善的數據資料庫,建構業務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邁向新時代的關鍵2022年,此刻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制定現代化的數據戰略,幫助企業持續數位轉型。對此,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內容,將包含Amazon DynamoDB的十年創新之旅,帶領參與者進行新功能重點探討,並且同步深入了解AWS現代化企業數據遷移實戰、現代化數據平台大戰略、數據創新與加速分析應用等。

除了詳細解說數據對您企業帶來的影響之外,也邀請到AWS實際企業客戶分享成功案例,加速了解如何運用數據與分析進行產業數位轉型。

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重量級客戶親自揭密

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本次邀請了重量級來賓,成功企業包含全方位寵物管家 萬達寵物、大數據智能資料稽核與保護的專家 – Datiphy以及企業數據資產整合專家 – eForce,以上三間知名企業,將親自講授他們是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並且在數位轉型上取得領先的地位。

本場研討會,在深入了解該如何提升數據分析的效能的同時,又能兼具成本效益高與安全性;適合對於如何靈活應用大數據、對數據分析有興趣、想要建構數據與分析基本功的所有受眾,例如:公司技術部門決策人、業務決策人、IT主管及希望深入認識數據分析的任何人士。與會期間參與問答,還有機會抽中百元外送平台美食券。

在AWS For Data Web Day中探討雲端數據資料庫的優勢與做法,包括:

  1. 20萬多個資料湖在AWS上執行
  2. 使用Amazon EMR比標準Apache Spark快3倍
  3. 比其他雲端資料倉儲更實惠的價格效能達3倍
  4. 使用Amazon OpenSearch Service在單個叢集中儲存的資料量可達3PB
  5. 節省70%資料湖中資料的儲存成本

AWS For Data Web Day報名須知

  • 日期: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
  • 時間:2:00 PM~5:00 PM
  • 形式:線上研討會

建議在活動前免費註冊AWS帳號 ,新註冊戶可兌換精美好禮三合一數據線。若為首次參加線上研討會者,GoToWebinar會自動偵測電腦配置,可在加入時自動安裝;若是使用手機登入此活動,則需安裝GoToWebinar手機應用程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