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六偵察大隊:在中華民國最可能被出賣的時代,穩定台海的基石

空軍第六偵察大隊:在中華民國最可能被出賣的時代,穩定台海的基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戰術偵察任務的空軍第6偵照大隊,因為駕駛的一律為無武裝的偵察機,雖然他們從保衛台灣的角度來看貢獻最大,卻最常為人們所忘記。

提到中華民國空軍冷戰時代保衛台灣的事蹟,人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駕駛F-84G、F-86F以及F-104G等戰鬥機擊落米格機的英雄。其次則是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執行飛赴中國大陸,執行特種作戰或者高空偵察任務的血淚史。反觀從事戰術偵察任務的空軍第6偵照大隊,因為駕駛的一律為無武裝的偵察機,雖然他們從保衛台灣的角度來看貢獻最大,卻最常為人們所忘記。

2021年1月23日,即一二三自由日,筆者獲得空軍官校第17期畢業的前空軍官校王德輝中將邀請,出席他101歲的Birthday Party。由於王德輝將軍早從抗戰末期開始就接受駕駛F-5E閃電偵察機的訓練,並先後擔任空軍第六戰術偵察大隊大隊長及空軍第5混合聯隊聯隊長等要職的關係,他被視為空軍戰術偵察聯隊的前輩看待。

因為這個原因,包括戚榮春、李正武、謝翔鶴、施龍飛與沈江田等空軍偵察英雄都齊聚台北祥福餐廳,為老校長慶生。王德輝將軍雖已101歲,身體卻十分健康,記憶力更是十分驚人,稱得上是空軍偵察飛行隊歷史的活字典。去年12月27日,筆者曾經在內湖餐廳「屠老師的店」訪問過老將軍,對他從抗戰時代以來為國家做出的各種貢獻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過老人家卻如同影集《諾曼第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的主角溫特斯(Richard D. Winters)少校一樣,堅持自己不是英雄,只是與英雄們一起飛行。所以他決定利用自己慶生的機會,將跟自己一起戰鬥,一起飛行的英雄們介紹給我認識。而事實上出席這場Birthday Party的偵察英雄,也確實都是中華民國空軍數一數二的飛行精英。

本來筆者希望透過訪談王德輝將軍,向各位讀者介紹第六戰術偵察大隊的故事。可沒想到靠著老將軍的介紹,居然又認識了好幾位過去我從劉文孝先生《中國之翼》或者王立楨先生《飛行員的故事》等系列書籍裡看到的英雄。在只見過王德輝將軍一面,對他的事蹟還不夠瞭解的情況下,筆者決定先寫此文來介紹介紹老將軍空中的英雄們。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1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謝翔鶴教官,是空軍忠勇精神的代表

最忠於國家的一群人

當天出席王德輝將軍慶生活動的,不只是偵察機飛行員,比如黑貓中隊英雄莊人亮的弟弟莊人光,就是駕駛過F-51D野馬機的戰鬥機飛行員。但是戰鬥機飛行員也好,偵察機飛行員也罷,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堅決擁護、捍衛中華民國。回顧國共內戰的歷史,最完整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的軍種也是空軍,所以稱呼他們為對國家最忠貞的一群人並不為過。

之所以如此忠於國家,來自於他們經歷過那段國家積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苦難歲月。王德輝將軍並非一開始就是帥氣的飛將軍,相反的是他在抗戰初期曾以陸軍第70軍第107師排長身份參加過上高會戰,結果卻在日軍優勢兵力打擊下損失慘重。他之所以加入空軍,也是為了一雪國恥,為死難的同胞復仇。

謝翔鶴與施龍飛,都是抗戰期間成長於蘇北淪陷區的青年。蘇北除了有日本佔領軍外,還有實力不斷擴張,並跟著日軍一起壓縮國軍活動的中共新4軍。謝翔鶴的父親,就是慘死於日軍手中的國民黨地下抗日工作者。所以在加入空軍之後,他們都隨時願意為了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領土完整還有民主自由奉獻自己的一切。

而空軍歷史上第一支真正意義的偵察中隊,由美軍在抗戰末期協助成立的第12中隊,從一開始就直屬航空委員會指揮,屬於嫡系部隊中的嫡系部隊。他們對蔣委員長的向心力,也比一般的空軍部隊還要更強。所以在投共數量相對已經很少的空軍裡面,第12中隊更是創下零人叛逃的紀錄,提到這點,王德輝將軍備感驕傲。

謝翔鶴少校的故事,尤其讓人感動。他在1964年12月18日駕駛RF-101巫毒式偵察機執行任務時遭到擊落被俘後,因為堅決不願意在思想上屈服於中共的統戰,被關押了整整20年之久,期間飽受煎熬。後來回國後,還遭到我國政府與軍方長期的誤解,直到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2011年才為馬英九總統平反。儘管為國家吃了那麼多苦,謝翔鶴對中華民國的忠誠始終不變。

截圖_2021-02-03_下午1_10_30
許劍虹提供
施龍飛教官駕駛的RF-84F雷霆式偵察機

穩定台灣的基石

把時空背景拉回到台海局勢風雨飄搖的50年代,我們就可以知道第12中隊在穩定台灣局勢中扮演的什麼樣的角色。美國杜魯門(Harry S. Truman)政府在1949年發表《對華關係白皮書》(China White Paper)後,一度有拋棄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拉攏中共一起對抗蘇聯的想法。此一天真的想法,因1950年6月25日韓戰的爆發而被證明無法實施。

伴隨著中共派出志願軍在朝鮮半島與美軍大打出手,美國決定扶持中國反共力量從旁牽制中共。然而杜魯門政府不願承認自己對華政策失敗,所以他起初援助的對象還不是只有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在杜魯門的命令下,扶持蔡文治將軍在香港發起的所謂「自由中國運動」(Free China Movement),即標榜反共也反蔣的「第三勢力」。

另外中央情報局還透過台北的民航空運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派出運輸機為李彌將軍指揮的雲南反共救國軍,在開闢第二戰場的同時還試圖將滇緬孤軍改變為另外一支「第三勢力」。無論是香港還是緬甸的「第三勢力」,任何一方若能得到美方的全面支持,都意味著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將淪為配角,甚至可能遭到出賣。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