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理性、女人感性」的扁平化印象,如何造成性別社會階層分化?

「男人理性、女人感性」的扁平化印象,如何造成性別社會階層分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心理到結構上的雙重弱化機制,使得女性在理性主義與父權結構鑲嵌的社會下,永遠劣等於男性。

文:楊鈞傑

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揭示了女性科學家的重要貢獻,打破既定印象。從文理組切入,我們希望讀者跟著我們一起思考,為什麼理性=科學=文明?女男在感性與理性的分野,又如何造成性別社會階層的分化?

「文組就是比較廢阿!」「文組只會出一張嘴阿!」「文組邏輯很差!」「文組出來就是沒錢賺阿!」文組總是被理組或大眾拿出來戰,認為根本就是不會念書的人才選的科系。而相對地,理組就被高高捧在天上,不僅被認為有「邏輯思考」能力,或因為數理比較「難」,所以比較「聰明」,更認為是人生成功的代表,「有錢途」之外還被認為「有未來」。

這個文理組的爭論也鑲嵌在理性與感性的紛爭上,更自小分化為男性與女性的生理差異,認為「男性=理性=文明」、「女性=感性=瘋狂」,從教室到日常生活,都認為男性天生就是有「理性腦」,而女生天生就是屬於「感性腦」。

這些論述不僅引用許多「科學」數據,還透過女男在現實上選擇文理組的差異,來合理化這種現象。然而,這些真的是個人「自由」的選擇嗎?更深一層談論,理性為何總是凌駕於感性之上呢?

男人就是理性腦?女人就是感性腦?

也許有的人會說:「可是在實際上女生的數理就是比男生差啊!」「男生確實平均數理成績比較好啊!」甚至有一派的心理學家(如洪蘭等人)都主張在腦科學中,男性與女性的大腦結構差異有天生上的不同,導致男性比較有組織、系統的計算能力,女性則是擅長語言、溝通、社交、記憶等功能。

這種基於「生理」上的差異,不僅合理化了「男女有別」,更強化了男生選擇理科,女生選擇文組的現象。他們認為,是因為個體的差異在先所以才導致後天的行為選擇差異:因為「生理」而影響「環境」。

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有另一派的心理學家認為,這些研究根本沒有科學根據,認為這些差異根本是因為後天與社會的訓練所影響,才放大成男女分化的情形,且事實上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證據可以說明男女腦功能的不同。另外,也有研究說明男女數理差距,是在國高中分班後才出現的情形,可見後天培養有可能對於男女數理成績有所影響。

但為什麼女生在實際上多選擇文組?在社會心理學上有「刻板印象威脅」,係指個體在處於刻板印象的環境下,因為心理負擔與自我認同原因,導致工作表現會符合弱勢負面印象,反而強化了社會刻板印象。

舉例來說,科學家進行了一項實驗。在美國社會普遍存在著「白人智商比黑人高」的刻板印象下,科學家對所有人施行字彙測驗,一半的群體會被告知是測驗智力,另一半則被告知是研發新測驗。結果被告知測驗智力的群體,黑人平均得分比白人低,而未被告知組則沒有顯著差異。

同樣地,「男生的數理比女生好」的刻板印象也證實,只要女性在被提醒測驗數理能力的一群中,女性相比於男性的分數就會明顯低,進而弱化女性在團體中的表現,並且因為教學「期待」上的資源分配差異,使得在「自我預言」下女性的數理平均分數比男性低。

「客觀中立」的科學論述:理性=真實?

然而「科學」帶來的一定是「客觀中立」的「事實」嗎?「科學」真的能解釋所有的一切嗎?

這些自詡為「實證科學」的生理因素,都被當成一種「真實」來看待,舉凡經過實驗、統計而來的結果,都被視為一種普世價值。這種現象自科學革命以來,數學、天文學、物理學、化學、解剖學等都進入主流的學科思維,認為建立一套「知識」或「理論」必須奠基在實證數據上,因為唯有這些經過實驗獲得的數據,才是「客觀」,才是「理性」,才是反映「真實」的,才被稱為「科學」。

因此,這些真的都是大腦差異而來的嗎?許多如洪蘭等腦神經科學專家不斷援引生理基礎來強化「男女有別」的差異,而這個推論方式有兩種危機:第一,「男女有別」強化了既有「男強女弱」的偏見,甚至合理化了理組與文組在社會上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第二,這些「科學家」不僅忽略了社會性的結構因素,反而「倒果為因」,認為「生理差異」影響「環境行為差異」,卻沒想到「社會行為差異(刻板印象)」也可能強化對「生理差異」的認知。

由上述舉例的腦神經科學可以得知,「科學」除了經過實驗外,還必須經過人為解釋,這個詮釋的部分就可以隱藏人們預設的意識形態,人們可以透過數據的相關性來擴大解釋,或者透過操弄特定的變因來達成自我預設的結果,在心理學上更可以透過提問的方式不同而達到截然不同的結果。加上排除其他的環境因素,來簡約公式的生成。更甚者,還有可能出現「倒果為因」的現象。

於是,「科學」不是一套中性論述,而是可能受到實驗者的期望而有所偏誤;「中性」只是用來掩蓋背後的「理性」與「真實」扣連的意識形態。

理性與感性的鬥爭:男人至上的理性主義

然而,我們必須得問,為什麼大家都崇尚這些「理性」獨尊的「科學」,又為什麼這些學科大多數都被男性給獨佔?

相對「科學」而言,感性雖帶來多重的感官世界,卻時常被認為阻礙文明的發展,認為感性帶來的情緒化反應都是「不理智」的行為。感性通常也常被本質化,認為女人就是個「感性的動物」,適合念文學、歷史、社會等,也因為感性帶來的是多重情緒的交織,通常都沒有一個固定的答案,所以時常不被認為是正式的學問,因為科學引導的世界裡,「真理」只有一個。

然而在「真理」之外是什麼?

在知名學者傅柯(Michel Foucault)的研究中就提及,這個奠基於「理性」的真理,是根基於「瘋癲」的想像;因為「瘋癲」才有「文明」,因為「瘋癲」才能凸顯出理性「建構」而來的真理與歷史,瘋癲也在理性獨尊的時代下被隱藏起來。

但「瘋癲」不單只啟蒙時代以來那些「偏差」的人們,更是聚焦在女人的性與同性戀,就如佛洛伊德以降的精神分析學派不斷認為女人總是有「陰莖忌羨」,與同性戀自童年而來的「戀父/母情結」而導致有精神官能症。

相較起來,男人在歷史上總是被置放在一個「理性=中性」的角色,所有研究都使以男人為出發點與標準;男人不會因為性/別而被過度解釋,因為男人=理性;男人就是文明,男人就是歷史。

也因此,男人被視為理性的動物的這種刻板印象,就強化了男人在社會上的支配地位,因為男人不被感性所支配,因為男人崇尚的是科學理性,是通往人類文明進步的道路。「男人=理性=科學=文明」,「女人=感性=非科學=不文明」的這種階層二分合理化的反映在社會的刻板印象以及差別待遇。

結論:從心理到結構,交織於性別的弱化機制

因此,在心理上,女性都被視為在理科上不如男性,認為女性的思考能力比男性還弱,加上在結構上,社會獨尊理科的原因,使得大眾認為女性最好就去念那個「沒路用的文科」。從心理到結構上的雙重弱化機制,使得女性在理性主義與父權結構鑲嵌的社會下,永遠劣等於男性。

若要打破這重重桎梏,就必須討論這個科學為何而來?而為什麼理性才是王道?這種「科學」是如何交織在生理上的差異(如大腦差異、腦神經科學),來強化男女在社會上不平等的待遇;又這種扁平化的二分:「男性=理性」、「女性=感性」是如何加強了男性在父權體制上的地位,進而導致女人難以衝破在數理界的天花板。

就如《關鍵少數》電影裡,在最後凱薩琳算出那精密的數字,成功協助完成NASA太空計畫前,沒有人認為一個「穿裙子的」有能力完成屬於男人的工作,也沒有人認為女人有那個「頭腦」完成艱難的數理任務。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