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激戰》架空故事的背後,反映出烏克蘭與西方世界真實的恩怨情仇

《末日激戰》架空故事的背後,反映出烏克蘭與西方世界真實的恩怨情仇
Netflix《末日激戰》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克蘭民族主義者雖然痛恨蘇聯與俄羅斯,可是骨子裡對英美的厭惡可能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於愛看電影的人而言,新型冠狀病毒的出現強制改變了我們的觀影習慣。越來越多好看的電影,受到電影院關門大吉的影響,紛紛轉戰Netflix、Apple+、Disney+以及HBO Max等網路平台。許多好看的電影,如筆者現在要介紹的這部《末日激戰》(Outside the Wire),就沒有機會在台灣的戲院放映,只能透過Netflix觀看,非常可惜。

《末日激戰》由丹姆森・伊卓斯(Damson Idris)主演,可是最大的賣點仍是安東尼・麥基(Anthony Mackie),即《復仇者聯盟》(Avengers)裡的獵鷹(Falcon)飾演的生化人里歐(Leo)。電影背景設定在近未來的2036年,現今仍進行中的烏克蘭內戰由頓巴斯蔓延到了整個東歐,親俄民兵武裝在號稱「巴爾幹之慄」(Terror of the Balkan)的科沃(Victor Koval)領導下勢力不斷擴張。

他們不只擺脫了俄國政府的控制,還試圖控制前蘇聯時代留在烏克蘭境內的核子武器,試圖以此為籌碼獲得美俄列強的承認。美國與北約被迫公開介入這場內戰,派出陸戰隊進入烏克蘭維持秩序,並立即成為科沃的攻擊目標。由伊卓斯飾演的主角哈柏(Thomas Harp)中尉,為美國空軍攻擊無人機的駕駛員,專門為在烏克蘭作戰的美軍提供空中援助。

結果有一次,40名陸戰隊弟兄遭到親俄民兵武裝以優勢兵力包圍,駕駛無人機趕到現場的哈柏緊急以一枚地獄火飛彈解決了危機,卻也導致兩名來不及撤退的美軍弟兄死亡。哈柏認為自己不過是犧牲少數人換來多數人平安撤退,對兩名陸戰隊的喪生毫無同理心,於是他被派往烏克蘭第一線接受生化人戰士里歐指揮,親自體驗地面戰場的震撼。

由於故事背景是設在2036年,所以除了有像里歐這樣高智慧且高仿真的生化人戰士之外,無論是美軍還是親俄民兵都動員了被稱為「阿甘」(GUMP)的戰鬥機器人投入戰鬥。然而產生自我意識的里歐,卻不像《復仇者聯盟》裡的「獵鷹」一樣是一個愛國的美國軍人。相反的,他才是本部電影裡真正的大反派,可是又與《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系列裡的反派有那麼一丁點的不同。

以消滅美利堅為職志

《魔鬼終結者》裡的大反派天網(Skynet),是以建立一個由機器統治的世界為目標,所以將全世界的人類都設定為自己的敵人,不分任何的國家或者種族。里歐卻不一樣,他的終極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暗中與科沃合作,以核子武器摧毀自己的製造者美國。因為里歐相信,東歐的戰火,甚至於全世界的戰火都是由美國一手挑起,只要摧毀美國就能給世界帶來和平。

而啟發里歐這一點的,其實並不是親俄民兵首腦科沃,甚至也不是扶持科沃起來抗美的俄羅斯政府。事實上無論2036年的俄羅斯領袖是不是普丁(Vladimir Putin),恐怕都不敢任意向美國投放核子彈。科沃雖然是一個殘暴的軍閥,而且到了最後連俄羅斯老大哥都不放在眼裡,但是他卻絕對不是一個瘋子。他奪取核武的目標,是為了獲得美俄兩強的外交承認,並不是要挑起核子戰爭。

所以沃夫在利用里歐幫助取得核武之後,就立即下令親俄民兵摧毀暴走了的里歐。然而血肉之軀終究還是打不過生化人,里歐在發現沃夫打算消滅掉自己去跟美國人談判之後,輕而易舉就將「巴爾幹之慄」和他的手下們全數殲滅。可見灌輸里歐仇美思想的,並不是電影中的親俄民兵或者俄羅斯政府,而是本該與美國還有北約同一陣線的烏克蘭人。

這裡指的烏克蘭人,其實不是基輔的烏克蘭政府,而是長年與親俄民兵交手的烏克蘭民兵。而烏克蘭民兵在影片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由艾蜜莉・碧崔(Emily Beecham )飾演的蘇菲亞(Sofiya)。蘇菲亞平常以經營孤兒院維生,照顧內戰中失去父母的烏克蘭孤兒。然而蘇菲亞能在戰亂中維持孤兒院運作的原因,在於她暗中向交戰各方出售武器。

加入北約並且獲得美國正式的軍事援助,或許是當今烏克蘭政府所求之不得的選項。可是在電影中,烏克蘭女民兵頭目蘇菲亞卻流露出強烈的反美情緒,她指責哈柏駕駛無人機投下的炸彈,才是導致烏克蘭孩童成為孤兒的元兇。若非科沃野心太大,中途背叛里歐並導致自己被殺,蘇菲亞甚至還想拉攏親俄民兵聯手對抗「美帝國主義」呢?

烏克蘭_部隊_撤退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5年2月,正在從前線撤離的烏克蘭武裝部隊。

談談烏克蘭反抗軍

為什麼理應相互仇視,在戰場上大打出手的親俄民兵與烏克蘭民兵會有「反美」的共識呢?而且從蘇菲亞希望將核子武器投向美國,沃夫則只想以核子武器為籌碼爭取美國外交承認這點來看,其實烏克蘭民兵的反美程度還遠遠超過親俄民兵。從「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點來看,反對俄羅斯的烏克蘭民兵不是更應該親美才對嗎?

然而只要討論到歷史或者政治議題,就不可能用簡單的「二分法」態度去對待。否則民進黨那麼親美,又何必天天去強調美軍在太平洋戰爭末期轟炸台灣的歷史呢?烏克蘭政府從地緣戰略的現實考量出發,確實需要仰賴美國或者北約的協助來平衡俄羅斯,但是這卻不代表烏克蘭人在心裡或者情感上真正認同美國這個國家。

當今烏克蘭境內的反俄右翼民兵武裝,在歷史淵源上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烏克蘭反抗軍(Ukrainian Insurgent Army),簡稱為UPA。組織UPA的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班傑拉(Stepan Bandera),曾在二戰爆發之初的東線戰場上與德軍合作,目的是爭取烏克蘭擺脫蘇聯的控制,重新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族國家。

不過對希特勒而言,涵蓋烏克蘭人在內的所有斯拉夫民族都只能當日耳曼人的奴隸,所以他不只沒有認真看待班傑拉的合作計劃,還一度逮捕關押了班傑拉。領袖突然遭到軟禁,讓烏克蘭反抗軍不得不將納粹德國視為自己的敵人看待,於是他們便陷入了要同時與蘇軍還有德軍兩面交戰的艱困處境,而英美盟國則基於拉攏蘇聯共同打擊納粹的立場,無法向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伸出援手。

更糟糕的是,由於波蘭東部大片土地在1939年9月被併入蘇聯,並由蘇聯轄下的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管轄的關係,烏克蘭反抗軍還與同樣在抵抗蘇聯與納粹的波蘭家鄉軍(Polish Home Army)處於敵對狀態。本該團結起來抵抗列強的兩支弱小民族不只互相交火,還相互搞起種族清洗的勾當來,所以烏克蘭反抗軍在西方國家的歷史論述中一直飽受爭議。

AP_420612018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二戰中的烏克蘭女狙擊手

納粹的合作者?

既然是相互屠殺,這也就意味著不是只有烏克蘭人屠殺波蘭人,波蘭人同樣也屠殺烏克蘭人。不過差就差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獲得盟國承認,且有大量波蘭軍人在北非、義大利還有西歐戰場上與英美盟軍並肩作戰,這自然讓西方民主國家對波蘭的同情遠高於烏克蘭。更何況英美需要蘇聯牽制納粹,不可能承認意圖使烏克蘭脫離蘇聯統治的班傑拉。

得不到西方國家支持的班傑拉,唯一的選擇是拉攏次要敵人納粹德國對抗頭號敵人蘇聯,讓烏克蘭陷入四方混戰的局面。當然我們也都知道,即便是為西方國家反納粹運動立下汗馬功勞的波蘭,都在1945年2月的雅爾達會議上遭到邱吉爾(Churchill Winston)與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出賣,更何況是本來就被西方視為蘇聯領土的烏克蘭了。

所以烏克蘭民族主義者雖然痛恨蘇聯與俄羅斯,可是骨子裡對英美的厭惡可能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去年在台灣上映的電影《普立茲記者》(Mr. Jones),就演到了西方國家為了討好史達林(Joseph Stalin),刻意掩蓋400萬烏克蘭人在30年代大饑荒中慘遭餓死的歷史真相。大饑荒的歷史,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烏克蘭重獲獨立之後才開始為人們所公開討論。

烏克蘭人指控這是史達林發起的種族滅絕,罪惡的程度甚至不輸給希特勒(Adolf Hitler)的猶太人大屠殺。同樣從蘇聯獨立出來的俄羅斯政府,雖然承認史達林的罪惡,卻也指出被蘇聯政府餓死的還有大量俄羅斯人,所以不能稱之為種族滅絕看待。至於班傑拉的烏克蘭起義軍,則因為被俄羅斯指控為效力希特勒的「偽軍」,仍為洗刷納粹附庸武裝的罪名。

再加上2013年烏克蘭爆發了反俄示威運動,投身右翼民兵組織的烏克蘭青年手中高舉的不只是烏克蘭起義軍的黑紅旗幟,還有納粹武裝親衛隊第14武裝擲彈兵師的標誌,從而在美國引起了是否該支援烏克蘭民兵抵抗親俄武裝的爭議。其中公開推崇希特勒的「亞速營」(Azov Battalion),就在2018年3月被美國國會列為禁止援助的對象。

AP_411110111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烏克蘭境內作戰的德軍

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

俄羅斯雖然承認烏克蘭獨立的地位,可是又從地緣戰略的角度出發堅持烏克蘭必須留在俄羅斯的政軍影響範圍之內。換言之,無論是北約還是歐盟的勢力都不能滲透到烏克蘭。而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為了爭取更多的自主性,也頻頻以爭取加入北約或者歐盟做為與俄羅斯唱反調的一種手段。美國似乎也明白俄羅斯的底線在哪裡,並沒有積極推動烏克蘭參加北約。

後來俄羅斯與烏克蘭公開翻臉,直接出兵併吞了克里米亞,可美國身為西方國家的老大哥,介入的程度始終不深。自2014年以來,美國對烏克蘭提供的軍事援助只有15億美元,只能用來採購悍馬車、巡邏艇還有標槍反戰車飛彈等武器,頂多只能讓烏克蘭軍隊「吃不飽又餓不死」。唯一的目的,就是讓烏克蘭有足夠的實力騷擾俄羅斯,又不足以惹到俄羅斯與美國全面翻臉的地步。

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後,美國給烏克蘭多了一些檯面上的支持,包括派遣加州空中國民兵的F-15戰鬥機到東歐與烏克蘭空軍一起聯合軍演,或者偶爾派派B-1B轟炸機飛臨波羅的海展示一下實力。可實際上川普與普丁的「特殊關係」大家也不是不知道,所以這些看起來表面化的軍事合作,也難免淪為「口惠而實不至」的大餅而已。

美國對烏克蘭的態度,不是當成納粹合作者,就是用來給俄羅斯穿小鞋的馬前卒而已。久了以後,本來極度期待美國能幫助自己脫離俄羅斯人的烏克蘭也難免對美國質疑起來。2002年的民調顯示,有80%的烏克蘭人對美國有好感,可是到了2011年,好感度已經下降到60%。今天對美國還抱有正面觀感的烏克蘭人,只剩下33%,剩下41%持保留態度,26%則是極度反感。

整體而言,美國的烏克蘭政策只能用「把一盤好棋下壞」來形容。現在美國還沒有正式介入烏克蘭,都已經讓痛恨俄羅斯的烏克蘭人對美國的好感下降到33%。美國如果真如《末日激戰》裡面演的那樣,直接派兵進入烏克蘭,但是又自命為秩序維護者,在反俄和親俄民兵中「保持中立」的話,那麼烏克蘭人對美國的好感程度可能會下降到-80%。

重點還是在民族主義

把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所有問題,通通怪罪到美國身上是不負責任的,所以筆者支持《末日激戰》中主角哈柏的立場,不認為消滅了美利堅就能給東歐或者世界上任何地方帶來和平。事實上若無美國在90年代的介入,巴爾幹半島今天可能還籠罩在種族清洗的陰影之中,嚴格來講美國和北約其實是帶給過東歐和平的。所以劇中里歐與蘇菲亞的激進思想,顯然是錯誤並且該予以譴責的。

沈思過去100年來烏克蘭的歷史,真正給烏克蘭人帶來不幸的兩股主要力量仍是納粹與蘇聯,美國的角色充其量只是「漠視」了烏克蘭人民的苦難。不過能讓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的小老弟「獵鷹」也跟著反美,與蘇菲亞還有她的「亞速營」一起下定決心要摧毀美國的關鍵原因,還是來自於烏克蘭人長期遭到壓抑的民族主義。

嚴格來講,領土面積在歐洲屬第二大國的烏克蘭絕對不是一個小國,可是烏克蘭從1918年產生獨立意識以來,就一直都不是可以決定自身命運的強國,導致班傑拉等民族主義者,必須時而依賴蘇聯、時而依賴德國才能生存。而且為了生存,還要與周邊的其他弱國爆發衝突,也難怪波蘭雖然反俄,卻不願意在2013年的衝突中支持烏克蘭。

所以烏克蘭內部彼此交戰的勢力,無論是親俄還是反俄,都還有屬於自己的民族主義存在。親俄的勢力自認是在為了烏克蘭的利益,而非俄羅斯的利益戰鬥。反俄的烏克蘭人,同樣是自認為了烏克蘭民族,不是北約或者歐盟利益而戰。也難怪「巴爾幹之慄」沃夫在電影中與俄羅斯翻了臉,蘇菲亞的「亞速營」也不願意永遠受美國擺布。

甚至影片到了最後,還出現蘇菲亞試圖與沃夫聯手,實現反俄與親俄烏克蘭人大和解,共同報復「美帝」的情節。至於生化人里歐,則從頭到尾只是他們用來報復美國的一個武器。而沃夫與蘇菲亞兩人當中,反而是反俄陣營的蘇菲亞更為激進。若非沃夫還抱有一絲理性,選擇臨時抽身退出里歐-蘇菲亞-沃夫的鐵三角聯盟,或許蘇菲亞的陰謀還不會被主角發現並即時阻止。

RTS3609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烏克蘭民兵「亞速營」的軍人

從烏克蘭看台灣

在俄羅斯威脅烏克蘭,美國只是利用烏克蘭,歐盟則對烏克蘭無能為力的情況下,其實烏克蘭不是完全沒有靠山。這個靠山,顯然就是與烏克蘭沒有天然疆界,也遠在天邊尚無法對烏克蘭產生威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中共在航空發展上,更是需要來自烏克蘭延續自前蘇聯時代的相關技術,尤其是發動機的相關技術,讓兩國有結盟的潛在原因。

事實上,由於中共短時間內不可能對歐洲各國有領土野心,所以對於多數反俄但是又不夠相信美國、西歐的眾多東歐國家,包括長期反共的捷克、斯洛伐克還有波蘭而言是潛在的第三大選項。一帶一路在這些反俄國家遭到的阻礙,也沒有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反彈。只是與這些東歐國家深化合作,必然將導致中共與俄羅斯關係緊張,少了一個共同制衡美國的盟友,對北京而言其實得不償失。

烏克蘭與台灣的情況,並不完全一樣,卻有許多地方值得台灣參考借鏡。把德國或歐盟換成日本,再把俄羅斯換成中共,其實台灣如同烏克蘭一樣,也是美日「中」三大強權的角逐之地。台灣比起烏克蘭,雖然沒有國際社會的承認,卻有一條台灣海峽做為屏障與中國大陸隔離開來,而且從冷戰時代就隸屬於美國領導的自由陣營之內,稱得上是有劣勢也有優勢。

然而台灣島上人民的主體意識,卻也如烏克蘭人一樣,長期遭到周邊列強的打壓、利用和忽略。所以從烏克蘭人的經驗中,還是有許多地方是台灣人可以學習效法之處。首先是我們面對美國、日本還有中國大陸,雖然不需要如蘇菲亞或者「亞速營」那般偏激,更沒有可能如沃夫般成為一方之霸,但身為這塊土地主人的我們,還是要知道我們之間只有彼此。

有些綠營,主張與日本合作消滅藍營,也有一些藍營主張只要能打擊台獨人士,把解放軍引進台灣也沒有什麼不可,對筆者而言實在是非常愚蠢。更何況日本與中共有自己的利益考量,獨派與統派又憑什麼認為老大哥一定站在自己的身後呢?尊重彼此的差異,尋求雙方的共識,想想台灣有什麼優勢是這三大強權需要,但是卻又沒有的,中華民國也可以逆轉乾坤,成為世人尊重的國家。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