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主轉型已10年,為何仍發生軍事政變?

緬甸民主轉型已10年,為何仍發生軍事政變?
圖為2月2日,緬甸僑民在曼谷的聯合國辦公室外,抗議緬甸軍方發達軍事政變。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政變改變國家的進程的方式,幾乎已刻在緬甸軍方的基因中。從1962年起,政變就是軍方參與政治的方式,軍方視自身為緬甸國的保護者和守衛者。

文:斯洋

緬甸民主改革實踐差不多10年後,為什麼軍方依然能夠輕而易舉地推翻民選政府?分析人士指出,緬甸的民主進程其實一直在軍方的控制之中,傾向軍方的憲法甚至也為這次政變提供了基礎。

軍方認定選舉存在「大規模舞弊」,發動政變

根據緬甸軍方把持的米瓦迪電視台(Myawaddy TV)的聲明,緬甸軍方之所以拘捕多名執政黨領導人,是因為軍方認定去年底的大選存在大規模「選舉舞弊」的情況。

軍方的電視聲明說:「去年的多黨選舉中選票出現錯誤,但聯邦選舉委員會沒有處理。雖然國家主權必須要來自於民眾,但此次民主選舉出現可怕的錯誤與穩定的民主不符。」

聲明還說,獨立的聯邦選舉委員會拒絕解決選票錯誤,並拒絕採取行動推遲議會的開放時間,違反了憲法,有損民族團結和國家主權。

緬甸民選政府的實際領導人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簡稱民盟)在2020年11月的選舉中以壓倒性的優勢贏得了勝利。民盟獲得了議會476個席位的396個,大約占到83%,超過了民盟在2015年的第一次選舉的表現。相比之下,民盟的主要競爭對手,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和發展黨只獲得了33個議席。

有分析說,這樣的選舉結果令軍方領導人敏昂萊感到尷尬,因為他一直相信經過5年的執政之後,民盟應該沒有這麼多的支持。

自大選結束後的兩個多月來,緬甸軍方一直稱選舉存在大規模舞弊的現象並聲稱掌握了很多民盟在大選中舞弊的證據。但是,聯邦選舉委員會以及地方和國際觀察員認為,沒有證據證明選舉存在違規舞弊。

在政變前一周,軍方多名代表,包括敏昂萊本人,暗示要採取強硬措施。 1月27日,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就在一次視頻講話中警告:「國防軍務必遵循2008年國家憲法行事,憲法高於一切,是所有法律的母親法,若不遵守憲法,就要廢除憲法。」 這引發緬甸各界猜測軍人要發動政變。

2jlilst77wd7lzypke9vygitewk626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不滿緬甸軍方發達軍事政變的民眾,腳踩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的肖像,以宣洩不滿。

分析人士認為,緬甸選舉中確實存在問題,但是不至於改變民盟壓倒性的勝利結果。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海事透明項目主任格雷格・波林(Gregory B. Poling)和東南亞項目研究員西蒙・修德斯(Simon Tran Hudes)2月1日在該機構的網站上發表文章說:

「的確存在問題,最有爭議的是,全國民主聯盟政府拒絕在軍方和族裔武裝組織可能發生暴力高風險地區舉行投票。這就剝奪了若開邦超過一百萬選民的權利,這其中還不包括已經被剝奪權利的羅興亞人的投票權。在撣邦和克欽邦的部分地區,投票也被取消。但是這些和其他所謂的違規行為不足以削弱全國民主聯盟在全國範圍內壓倒性的勝利。」

在美國,拜登政府認為這是一場針對民選政府的軍事政變。美國國務院2月2日的一則聲明說: 「一小撮緬甸軍事領導人將自己的利益凌駕於人民的意志和福祉之上。我們拒絕接受軍方企圖改變2020年11月緬甸大選結果的任何嘗試。」

50年的軍人統治,政變在軍方的基因裡

史坦吉歐(Sebastian Strangio)是《外交家》雜誌東南亞事務編輯,也是《巨龍的陰影下:中國世紀的東南亞》一書的作者,他告訴美國之音,用政變的方式改變國家的進程幾乎在緬甸軍方的基因中。

他說:「從很多方面來說,這在軍方的基因裡。從1962年起,這就是他們參與政治的方式。 他們把自己當作緬甸國的保護者和守衛者。這是他們可以守住這個國家的方式。」

不過,史坦吉歐說,雖然軍方以保護憲法為由發動政變,但事實上,他們發動政變跟維護軍方的利益是分不開的,軍方已經深入了緬甸經濟的各個方面。

在緬甸2011年開啟民主進程前,緬甸一直是軍人執政。 2011年到2015年期間,執政的也是軍方支持的鞏固和發展黨。

1962年,緬甸前軍事強人奈溫發動了一場不流血的軍事政變,從而,控制緬甸長達四分之一個世紀之久。從1962年到2011年的差不多50年間,緬甸軍方把持著國家政權,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影響力都非常大。

緬甸的政治轉型最初也是由軍人主導推進的。 1988年,緬甸爆發了全國性的抗議示威活動。同年9月,緬甸國防軍總參謀長兼國防部長蘇貌率領軍隊推翻了1962年上台的奈溫政權,接管國家權力。蘇貌承諾實行多黨制,並表示將在1990年舉行大選,緬甸由此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政治自由和經濟開放局面。

也是在1988年翁山蘇姬創立「全國民主同盟」並出任總書記。 1990年,「民盟」作為最大反對黨贏得大選勝利,但是因軍方拒絕交權,廢除了選舉結果。翁山蘇姬遭長期軟禁,而西方國家也從此開始了對緬甸長達20多年的制裁。

1992年,丹瑞大將成為軍政府最高領導人,開始推動漫長的政治轉型進程。有人認為,丹瑞這麼做是迫於翁山蘇姬等國內民主派的抗議和西方民主國家的壓力。

MYANMAR ARMED FORCES DAY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緬甸前最高領導人丹瑞,在1992至2011年掌權19年

「有紀律的民主」,軍方管轄下的民主

2008年,緬甸推出新憲法,並於2010年11月舉行大選。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在選舉中獲勝,前將軍登盛就任新總統,這標誌著緬甸正式開啟了政治轉型之路。

但是,憲法也為軍方和他們所支持的聯邦保留了相當的權力。比如,憲法規定,軍人議員佔據議會25%議席;軍方有權指定兩名副總統中的一員;政府的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和邊境事務部長必須由現役軍人擔任;軍方對憲法改革擁有否決權,軍隊獨立管理軍務,不受總統領導等等。軍方綿延數十年的裙帶利益集團,依然控制著國內的經濟命脈。

更有問題的是,憲法甚至為這次政變留下了後門。憲法第40條已賦予軍方在危及國家主權的情況下接管及行使主權,而此次軍方引用的第417及418條,則是規定總統應在危及國家主權的情況下,將行政、立法及司法權力交給國防軍總司令,並實行緊急狀態一年。

這次軍方以舞弊為由不承認大選及產生的國會,並以總統溫敏未依憲法啟動程序為由,援引憲法第417及418條接管政府並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美國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緬甸的民主其實一直在軍方的管轄之下。

她說:「實際上我們在觀察緬甸過去10年,就是從2011年開始,進入我們所說的民主化進程以來,我覺得大家對緬甸民主化有一個誤解,就是緬甸所追求的民主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民主化。在緬甸的政治語言或氛圍裡,緬甸目前或者說過去10年的民主是一種基於2008年憲法的民主。那2008年憲法規定的有什麼不一樣呢?很重要的一點是它把緬甸的民主作為一個有紀律的民主。這個紀律是指由軍方管轄之下的民主化進程。」

孫韻認為,2020年的這次選舉讓軍方感到了威脅。她說:「過去10年中,軍方基於2008年憲法認為緬甸的政治已經達到了軍方可以接受的狀態。但是去年的選舉揭示了民盟不斷上升的支持率,對於軍方就產生了威脅感。」

AP_2031641884882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0年11月11日,軍方支持的鞏發黨表明不承認選舉結果。同天,在緬甸奈比多(Naypyitaw),抗議者聚集在選委會前,舉著寫上「不信任選委會,不信任選舉結果。」的牌子。

翁山蘇姬的政治柔術和與軍方日益擴大的矛盾

從翁山蘇姬的角度來說,2015年,翁山蘇姬領導的民盟在在大選中勝利後,她與軍方保持了合作,但是,她的一些動作也觸犯了軍方的利益。

翁山蘇姬是現代緬甸軍隊創始人的女兒,她也曾公開表示對軍隊懷有深情。有人認為她與軍隊在過去5年中的和解是綏靖,另一些人認為這是她的政治柔術。

翁山蘇姬與軍方最大的合作是2017年在緬甸羅興亞人遭驅逐一事上的合作。翁山蘇姬沒有在羅興亞人問題上譴責軍方,還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中強調自己不是「聖人」,只是一名「政治人物」。 2019年,翁山蘇姬還在海牙國際法庭上就羅興亞問題進行抗辯。

她說,指控緬甸軍方進行「種族滅絕」具有誤導性,不能反映若開邦的真實情況,國際法院也不應該審理此案。這次抗辯後,翁山蘇姬在西方媒體中的口碑跌至谷底。西方國家也對她多有批評。

儘管如此,翁山蘇姬並沒有贏得軍方的信任。儘管憲法對軍方多有偏斜,但民盟在5年期間也積累了超過一般人預期的力量,這也讓軍方對民盟有了忌憚。

根據緬甸憲法,一黨如果希望獨自執政,必須贏得全國三分之二以上的選票,而民盟曾成功地做到過兩次。在通過選舉產生的權力機構之下,軍方和鞏固發展黨議員加起來僅佔緬甸聯邦議會總席位的三分之一左右,他們的提案難以在議會得到通過,而對於民盟提出的提案,他們即便不同意,也阻攔不住。

2016年,民盟設法廢除了《緊急狀態法》,數十年來,該法賦予了軍方廣泛的權力,可以不加指控地拘禁人民,並允許法院以最少的證據定罪。民盟也曾成功地繞過了憲法,為翁山蘇姬擔任緬甸政府實際領導人專門設立了職位。

由於翁山蘇姬的亡夫和兒子是英國人,依據憲法而不能出任總統,民盟憑藉其在議會的席位優勢,通過法案,設立憲法中沒有的職位—「國務資政」,並推選翁山蘇姬出任,成為緬甸政府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軍方和鞏固發展黨議員多次表示不認同這個職位的合法性,但也沒辦法廢除。

民盟從去年還加快修憲程序,包括把國家緊急狀況時軍方接管國家的權力轉移至總統、把軍隊國家化、國防部長由總統委任、取消總統資格規定、削減軍方在國會的四分之一當然議席等,不過,這些議案都被軍方否決。

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是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項目資深研究員。他說,翁山蘇姬和民盟的這些做法無疑觸及了軍方的底線,將他們與軍方的矛盾激化。

他說:「她去議會,要求修改法律,修改憲法,而這將削弱軍方在政治中的權力。

希伯特認為,這也讓翁山蘇姬與敏昂萊本來就冷淡的關係雪上加霜。

AP_2102728167211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月27日,翁山蘇姬在被拘禁的前四天,親赴醫院視察醫護人員接種印度捐贈的疫苗的過程。

敏昂萊的個人野心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和修德斯認為,這次政變跟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將軍的個人野心分不開。

他們說:「敏昂萊原定於2021年7月強制退休,廣泛認為,他有意問鼎政治。但民盟在11月選舉的表現沖垮他或其他將領可以憑藉現行憲法獲得高位的所有希望。」

敏萊昂將於今年屆65歲退休之齡,2011年,就在緬甸軍政府開始向文官政府過渡之際,敏昂萊被任命為軍隊總司令。據報導,這是丹瑞為保留軍方權力作出的安排之一。

2015年後,敏昂萊開始將自己定位為總統候選人,他也為此作出了改變。他一度在臉書(Facebook)非常活躍:包括訪問佛教的寺廟,以及會見政府高官等等。他的臉書追隨者曾一度高達130萬。2018年,由於敏昂萊領導的軍隊對羅興亞人的鎮壓,臉書刪除了他的個人頁面,同時,西方國家也對他進行了制裁。

AP_2103240224782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月1日一輛帶著緬甸國旗、緬甸軍方旗幟和鞏發黨支持者的車輛,行駛在仰光街上,開過停在路邊的一排警車。

本文經美國之音授權刊登,原文請見:緬甸民主十年,為何還逃不脫軍人的坦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