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可憐」又必然可敬:跨性別電影《迷失安狄》的成功與困境

必然「可憐」又必然可敬:跨性別電影《迷失安狄》的成功與困境
Photo Credit: 滿滿額娛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將探討2021年初上映、由臺灣/馬來西亞合製的跨性別電影《迷失安狄》,區分三大章節,就華語電影近況、馬國LGBT電影定位以及產業製作面向加以討論。

許多人不知道,「跨性別」一詞最早出現在華語電影,來自2006年的台灣電影《盛夏光年》。上了高中的的康正行(張睿家演),情慾萌發摸索性傾向,前往圖書館翻閱答案。鏡頭緩緩捕捉到,他拾起書架上擺放的國立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出版的《跨性別》。無法確認這是主創團隊刻意或偶然為之,卻是「跨性別」一詞於銀幕的第一頁。[1]

性別論述依隨社會文化的變遷與脈絡生成,就像是女性主義帶動「女性電影」的思辨,酷兒理論帶來「同志電影」的類別標籤,在學術思辨以及歐美電影潮流影響下,跨性別不再是書本上的詞彙,化作電影主題,如雨後春筍再現在華語電影中。終於,觀影者看見二分世界以外的「性別」,攪動男性/女性、生理/心靈、肉身/衣著、真實/偽裝、認同/表現的二元對立。

本文將探討2021年初上映、由台灣/馬來西亞合製的跨性別電影《迷失安狄》(Miss Andy),區分三大章節,就華語電影近況、馬國LGBT電影定位以及產業製作面向加以討論。作為台灣人,我的身份資格與知識背景無法全面、正確地剖析馬國同志電影,但就我初步查詢,這部分的相關論述評析是匱乏的。盼望本文作為先鋒,讓世人看見那馬來西亞銀幕隱匿的多樣故事。

以華語電影審視

自詡為亞洲同志燈塔的台灣,同志電影以男同志主角佔絕大多數,LBT族群主題電影寥寥可數。近期僅有《阿莉芙》是以不同類型跨性別者(原民、扮裝、中年跨性別)為主軸的劇情片,除此之外僅有《自畫像》中本色演出的張承喜(Kiwibaby)、《乳・房》男主角的扮裝表演興趣、《大餓》男童偏好穿女裝等劇情長片有支線情節涉及。

鄰近的香港,有《翠絲》、《女人就是女人》,透過性別背景的導演、跨性別者監製,有別於台灣多為支線配角,完整(且宛如公衛教育般地)陳述跨性別者的生命經驗。人口與市場最大的中國,礙於廣電局的龍標聖旨,別說跨性別電影,就連同志電影的院線上映,都僅有2015年製作完成拖到2018年才公開的《尋找羅麥》,還將同性情刪減於無,真的是好棒棒呢。

視角轉向東南亞,法律不允許同志運動、只允許同志活動的新加坡亦製作出《男兒王》,這齣碰觸同志議題界限的扮裝皇后電影,因應新加坡觀影文化,罕見地是喜劇。2010年上映的星國電影《當海南遇上潮州》亦走詼諧調性。

相較之下,故事發生在馬來西亞的《迷失安狄》,在調性與故事上對台灣乃至歐美地區觀眾,不免顯得了無新意,甚至「落伍」:開場就讓主角安狄(或者應該說,轉換性別後的Evon)得賤賣身體求生,賺錢不成還被帶入警察局,遭凶神惡煞般的警察質問「不男不女」、強迫脫光衣服、噴水羞辱,接著同為跨性別的唯一知心閨蜜還慘遭不幸⋯⋯。

攝影機注視並著力的「悲慘」,或許能激起觀影者的同情心,也能讓大眾看見某些性少數的處境,但如此簡單的煽情方式,難怪被詬病是「Trans Poverty Porn」,有「賣慘」嫌疑,宛如30多年前的華語同志電影,台灣的《孽子》或香港的《面具》。

然而我要強調的是,這並非全然是「落後」;就歷史、國族脈絡而言,《迷失安狄》是重要的馬來西亞電影。它是馬來西亞影史繼《瓶中之物》(Dalam Botol ,2010)後,第二部以同志為主角的劇情長片,更是馬來西亞第一部華語同志電影長片(當然這前提是把蔡明亮導演的作品歸類為台灣電影)。

李李仁在《迷失安狄》中演繹跨性別者的痛苦人生
Photo Credit: 滿滿額娛樂提供

台灣人或許無法同理,在人口高達六成是穆斯林的馬來西亞,除聯邦刑事法之外,同志族群還受到馬國保守州屬的伊斯蘭教法(Syariah,馬來文Undang-undang Islam)的拘束,13個州均禁止男性扮成女性,其中3個州亦以刑事處罰女扮男裝。

馬國官方曾在2011年舉辦「同志預防營」、2012年推出預防手冊,暗示同志是需要「被預防的」。電影文本中的馬共、同性戀、政治嘲諷,都是電檢局限縮管制的敏感元素,如2017年公映的迪士尼真人電影《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被迫刪減同性劇情,經輿論反彈,終以P13級別上映。

政府築起的歧視之牆,致馬國社會極度不友善。無法被世俗接收,部分馬國跨性別者得在檳城和吉隆坡街頭巷尾阻街從事性工作。這或許是《迷失安狄》片頭主角與閨蜜的經歷,以及後續警局不友善對待的原因了。

除了2019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的《蒼天少年藍》( Langit Budak Biru)、在Gagaoolala上架的《淡淡》與《新居入伙》、在台灣念影音科系的馬國學生拍攝出的《黑金嫂》、《喬治失蹤的日子》等外,不只是跨性別,馬國連同志短片都是稀少的。可見《迷失安狄》作為大成本的劇情長片,是一部勇敢、令人敬佩的作品。

不過撇除這份「勇氣」,《迷失安狄》的文本編寫有值得細究之處。

安狄何以可憐至此?

誠如監製林心如、編劇杜政哲所述,《迷失安狄》改編英國一則變性父親贏得樂透的新聞報導。依此線索搜尋,這位原型人物名為梅麗莎.埃德(Melissa Ede),是一位英國名人,她曾開設YouTube頻道、參與社會運動,於2011年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並宣稱子女因其變性斷絕關係。2017年她刮中彩券獲得400萬元,立刻找記者採訪,隨即BBC拍攝以其為主角的紀錄片。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