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反恐法違憲爭議:最高法院進行言詞辯論,民眾要求廢止

菲律賓反恐法違憲爭議:最高法院進行言詞辯論,民眾要求廢止
2021年2月2日,菲律賓最高法院進行《反恐怖主義法》言詞辯論,圖為聚集法院前抗議《反恐怖主義法》的群眾。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恐怖主義法》因對恐怖主義定義過於模糊寬鬆,有危害人權的嫌疑,且有可能被政府當作剷除共產主義份子、異議份子的工具。

去年(2020年)菲律賓《反恐怖主義法》(Anti-Terrorism Act of 2020)通過並生效後,因恐有侵害人權之虞,許多民間團體和個人稱該法違憲,共向菲律賓最高法院遞交37份釋憲請願書。昨日(2月2日)位於馬尼拉市(Manila)的菲律賓最高法院該法展開言詞辯論,上千位民眾聚集在院外抗議,要求廢除該法。

中央社》報導,《反恐怖主義法》去年7月8日生效後,取代了菲律賓原先的反恐法《人類安全法》(Human Security Act of 2007)。《反恐怖主義法》共有58條,在言詞辯論中,請願者將挑戰至少23項條文。菲律賓檢察總長卡里達(Jose Calida)和另外3位律師將為政府辯護這部法律。

《反恐怖主義法》主要引發爭議之處在於,該法允許菲律賓政府竊聽與錄音對可能從事恐怖主義活動者,再者,依法組成的反恐委員會(Anti-Terrorism Council)成員多為政府內閣首長和安全官員,並非獨立的司法單位,並且反恐委員會無需法院逮捕令即可逮捕嫌犯。最後,該法也授權執法機關在未經起訴下,拘留嫌犯24天。

示威民眾圍繞警方架在最高法院外的圍欄高呼「廢止反恐法」、「杜特蒂才是恐怖分子」、「菲律賓國家警察才是恐怖分子」等口號。參與示威的左翼組織新愛國聯盟(Bayan)祕書長雷耶斯(Renato Reyes Jr.)受訪表示,違憲請願者涵蓋菲律賓社會各界人士,包括基層勞工、城市貧困農民、法界專家及不同的組織集結,他們質疑杜特蒂政府為何堅持通過該法。

Rappler》報導,言詞辯論中主要有七處爭議點。《反恐怖主義法》第4節定義恐怖主義,被請願者批評太過模糊廣泛;第5到14節將恐怖主義相關犯行入罪,當中新的行為包括「威脅、計畫、訓練、實施、提出、引誘和招募」,尤其是「引誘」被請願者批評將侵害由論自由;第16到19節賦予上訴法院未經正式宣判監視恐怖主義嫌疑分子60天的權力,請願者批評這會侵害憲法保障人民不受無理搜索(Searches)和扣押(Seizure)以及隱私的權益。

第25節讓反恐委員會可透過秘密決議指定誰是恐怖份子,一旦經指定反洗錢委員會(AMLC)就可凍結其資產、名字也將被官方公諸於世,請願者批評反恐委員會握有單方面權力且違反合理程序;第27條規範在判決程序結束後恐怖份子將被褫奪公權,且可能是永久性的,請願者指出基於前面條文的不合理,不應做此處罰。

第29節讓反恐委員會無需法院逮捕令即可逮捕嫌犯,並拘留嫌犯24天。請願者指出這違反憲法,也不合乎現有刑法規範——沒有逮捕令最長只能拘留36小時;第34節規範若犯下不能保釋的罪行則可進入家中逮補,不能保釋的罪行也包括被脅迫、引誘他人進行恐怖行為等,請願者批評這侵害人民保釋和居住旅行的權益;第56條撤銷《人類安全法》,請願者指出原法規範若嫌疑犯最後被無罪釋放,政府須進行補償,直接撤銷舊法將侵害受害者受到補償的權益。

紅色標籤

菲律賓星報》報導,菲律賓政府最早以《反恐怖主義法》起訴的是兩名少數族群阿埃塔(Aeta)農夫Gurung和Ramos,他們在菲律賓全國人民律師聯盟( National Union of Peoples' Lawyers, NUPL)協助下,在言詞辯論開始前向最高法院遞交請願書,要求廢止該法。

他們去年因被指控參與槍戰並殺害士兵,觸犯《反恐怖主義法》第4節當中一個條文「實際或意圖造成他人死亡、嚴重肢體傷害或危及其性命。」而被捕。他們表示遭到拘留並折磨6天,並被強迫坦承自己是菲律賓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武裝組織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的成員。

南華早報》報導,《反恐怖主義法》目的之一是政府為了剷除共產主義反抗份子,許多菲律賓人已經被因此被標上死亡標籤,當地人稱為「紅色標籤」(red-tagging)。菲律賓是亞洲陷入共產動亂時間最長的國家,杜特蒂曾多次宣示要在任期中終結它。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出,反恐委員會的秘書長將由國家主要情報機關菲律賓國家情報調節局 (National Intelligence Coordinating Agency)掌控,該局和國家終結地方共產武裝衝突專案小組( National Task Force to End Local Communist Armed Conflict)都是由總統直屬的國家安全理事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所掌握。

菲律賓政府已經盯上數百名共產主義者、村落領袖、農夫、環境保護者、地方記者等。根據聯合國人權辦公室(UN Human Rights Office)2020年6月報告,在2015年菲律賓間至少有248名社會運動者,被指控參與左翼政治團體而被軍警、情報局或專案小組殺害。除了藉機打擊恐怖主義,反對者也擔心此法將導致「再也沒有人可以被稱為合法的異議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