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城市》:巴黎是歐洲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從相關建設就可看出端倪

《地底城市》:巴黎是歐洲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從相關建設就可看出端倪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書中記載了30多個城市的地底空間,以國際換日線為起點,向西展開全球之旅。從北美洲到南美洲,從亞洲太平洋到歐洲大陸,許多神奇的空間逐一浮現。

文:馬克.歐文登(Mark Ovenden)

巴黎 歐洲的瑞士起司

艾菲爾鐵塔、聖母院、羅浮宮、凱旋門……法國的首都幾乎不需要多做介紹。巴黎位於法蘭西島中央,歷史悠久,市區有兩百一十萬人口,週邊都會區則多達七百萬人,是歐洲人口最稠密、最繁榮的地區之一。

大約在西元前3000前,一支稱為巴黎希(Parisii)的凱爾特族移居到這個盆地,周圍環繞著塞納河中的眾多小島。西元前52年,古羅馬人在塞納河左岸建立了聚落,對面就是現今的西堤島(Île de la Cité)。他們的城鎮被稱為盧泰西亞(Lutetia Parisiorum),規模大到不但有圓形露天劇場,還有傳統的羅馬神廟、浴場與市集。到了羅馬帝國衰落、基督教興起時,這裡的拉丁名稱直接縮短為Parisus。

後來法蘭克人從高盧抵達此地。經過了好幾次火災、築城設防,以及維京人等的攻擊,巴黎這個現在位於「右岸」(指塞納河)與西堤島上的城市,在11世紀之時已成為法國最大的城市,是集藝術、文化、政治、宗教、教育於一地的核心之處。聖母院大教堂、羅浮宮的宮殿與初期的大學,都是在這段中古時期興建的。1328年,巴黎是歐洲最大的城市,有二十萬人密集居住於城牆之內,到了1640年,人口成長兩倍,18世紀中期更超過了五十萬人。

雖然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有可能造成人口下滑,不過在1800年代拿破崙治理下又恢復成長。這時工業革命風潮正在興起,巴黎的第一條鐵路也於1837年興建,可從聖拉扎爾(Saint-Lazare)抵達勒佩克(Le Pecq)。

巴黎採石場

巴黎人在蓋房子時,不是從遠處開採建築用的石塊,而是直接從他們腳底下挖掘:數以千噸的盧泰西亞石灰岩就從巴黎採石場開採出來,許多是來自塞納河的南邊。巴黎人從1400年代開始挖掘,時間長達數世紀,範圍達三百公里,巴黎因此成為地表上被開採密度最大的都會區域。雖然這個龐大的區域有部分可以經由官方導覽路線抵達,但大多數仍是非常危險,沒有照明設備,當地的「地下派」成員(cataphiles,巴黎採石場的城市探索員)宣稱,還有許多地方仍需要探查。

採石場內還有另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旅遊景點:地下墓穴。1700年代末期,傳染病快速蔓延,巴黎市民大量死亡,公墓完全不敷使用。當局決定採用一種極端的方式來處理死者,也就是把他們埋到左右綿延達數百公里的採石場。

當時在蒙魯日(Montrouge)的伊蘇瓦爾公墓(Tombe-Issoire)剛好位於城市邊緣的外圍地區,於是就在這裡開挖,將巴黎最大的聖嬰公墓(Saint-Innocents)裡的骨骸存放在此。於是這裡在1786年成為市立納骨堂,從1809年開始對外開放(必須先預約)。由於巴黎四個大型公墓的所有死者都被挖出移來這裡,若說在這個地下墓穴堆放與貯存達六百萬具屍骨,應該一點也不讓人驚訝。在上個世紀,這裡還有另一個用途:納粹的地下碉堡,裡頭還有一個私人的電影室。

地底p_113圖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位於十四區的蒙蘇里水庫,建於1868到1873年期間,主要用來供應巴黎市南半區的乾淨用水。它有一千八百支優雅的柱子,藍色的磁磚底部,還有鑄鐵裝飾的塔樓(地面上),看起來有點像是一個美麗的室內游泳池。水庫的水來自泉水,以導水管輸送至巴黎市,最遠達一百三十公里遠,總計可儲存二十萬立方公尺的水。

洪水與乾淨的水

經過一千年的持續開發,巴黎地底下滿佈著溝渠、排水管、通道與管道。所有都市規劃者面臨的一個最大難題便是處理水的問題。在巴黎,全長五百四十公里的馬恩河(Marne River)自市區東南方流入塞納河,另外,除了一些小山丘——最高的是蒙馬特(Montmartre)與電報山(Telegraphe),大約標高都在一百三十公尺——巴黎的地形可說是相當平坦。事實上巴黎位於一個氾濫平原上,只要塞納河水位一滿,河岸就會潰堤。

早期的防洪措施是將巴黎四個島中的其中兩個與堤岸連結起來,在塞納河上形成一個彎曲的手臂,將洪水隔離,慢慢變乾。這個區段後來有部分被聖馬丁運河(Canal Saint-Martin)取代。聖馬丁運河於1825年開通,是一條長四點六公里的水道,縮短了塞納河二十五公里的航程。它還連結了烏爾克運河(Canal de l'Ourcq),並且負責提供巴黎市區「新鮮」的水。

19世紀中期,聖馬丁運河在聖殿(Temple)與巴士底(Bastille)的這個區段被覆蓋起來,形成巴黎市最長的隧道。雖然河邊的堤岸全建好了,但塞納河仍舊難以馴服,在1910年時釀成大水災,淹沒了地鐵系統,堵塞了下水道,顯示巴黎仍需要更好的防洪措施。

儘管巴黎有一些最早期的鋪面街道(1200年左右鋪設)跟基本的下水道(有些是古羅馬時期建造的,還有一個露天的,是1370年建於蒙馬特),但一直要到17世紀才完成第一座地下污水處理系統,並將塞納河一條小的支流,比耶夫爾河(Bièvre River),改造為運河。至於巴黎真正有規模的地下下水道系統,則要等到1800年代初拿破崙在位期間,才終於完成其中的三十公里。

拿破崙三世聘用了法國都市設計師奧斯曼男爵(Baron Haussmann),奧斯曼又聘用了工程師貝爾格蘭德(Eugène Belgrand),建造六百公里長、磚砌的下水道與排水系統,這個系統大部分位於奧斯曼規劃的新的大道與人行道之下,總計兩百公里長。

從第一次大戰末期到1970年代中旬這段期間,另一條長達一千公里的下水道興建完成,連接上巴黎現有的系統,這項不凡的成就,後來是由巴黎第七區的地下水道博物館(Le Musée des Égouts de Paris)來加以紀念與稱頌。

巴黎地鐵

巴黎人敏銳地覺察到歐洲各地的工業正在大幅躍進中,特別是在德國與英國。跟倫敦與其他各地一樣,巴黎這個城市於1830年代興起不久後,鐵路也跟著出現,因此車站想當然原本都是位於市郊,來自各省的乘客抵達後要先下車,帶著行李、坐著有軌馬車或出租馬車,或者徒步,穿過繁忙的街道,到達下一段火車的轉乘地點。

主要幹線的鐵路公司長久以來一直在想方設法,試圖解決連結各個終點站距離過遠的問題,巴黎人也受不了要走那麼遠,或者得坐擁擠的有軌馬車,不然就是坐昂貴的出租馬車。當時的一些想法(其中很多都非常先進)都是建議興建地下鐵路,例如,1854年有人提出從北站(Gare du Nord)到巴黎大堂(Les Halles)市集的街道下面蓋一條二點二公里的貨運鐵路。其他還有一些非常異想天開的提議,全都被否決。

1860年代早期,報紙報導了倫敦正在興建世界上第一條城市地下鐵路,這件事讓法國大受刺激,有啟發也有憤慨。競爭會帶來強大的驅動力,也帶來創意,短短幾個月之內,冒了出來一大堆提案,希望在巴黎這個被眾人熱愛的城市,可以有以鐵道為基礎的大眾交通系統雛形。而像紐約那樣沿線都是高架的鐵路,對巴黎來不可行,接著一大群頗負聲望的工程師都支持各種地下交通運輸的型態。

但是支持主線鐵路公司的政府從國家利益考量,與巴黎市府官員傾向支持更在地化連結的系統,兩者間引發了政治僵局。最後在1887年,工程師貝利爾(Jean-Baptiste Berlier)提出了一項建議,採用三條地下路線,讓列車在地下的鐵製隧道裡行駛。

地底p_114圖1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巴黎的第一條地鐵線幾乎完全是採用明挖覆蓋法建造(要先把路挖開,形成溝渠,側邊有支撐)。完工後街道的地面會重新鋪好,這樣下方便會形成隧道。但這種工法當時造成了主要街道大混亂,像是此圖中的里沃利街(Rue de Rivoli,攝於1899年5月。
地底p_114圖2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為了隔開塞納河與四號線周圍浸滿水的土地,必須採用完全不同的建造方式:在乾的地面先用鋼蓋出「隧道」,就像此圖中的聖米歇爾區,然後把它放進河中、沉放入已經挖好的溝渠中,不然就是使用壓縮空氣(對操作的工人極具危險性),在地面下方已先被挖空的狀況下,將這個金屬建造物下沉到下面的大洞裡。

工程的完工期限常會隨著巴黎舉辦大型活動出現變動,例如,1889年的萬國博覽會,古斯塔夫‧艾菲爾(Gustave Eiffel)所建造的艾菲爾鐵塔便於當年完工,可是巴黎的地鐵系統卻一直沒什麼進展。1895年另一個警訊出現,有一條郊區線(國璽線,Ligne de Sceaux)以隧道方式加以延伸,使得有兩個車站更接近市中心。一年後,1900年萬國博覽會即將舉行之際,市議會終於否決了土木工程師Fulgence Bienvenüe的提案,不考慮興建包含十條線的地下鐵路系統。

最後達成的妥協方案是:這個系統會連結一些主幹線的車站(例如巴黎東站、北站、里昂站、蒙帕納斯站與聖拉扎爾站),另外還有一些線提供當地居民可以抵達到市區各點。1998年工程開始進行。

第一條完工的線是沿著塞納河右岸由東南往西北這個主要軸線興建,全部都是地下化。這條線必須採用「明挖覆蓋」的工法進行,但卻造成某些繁忙的街道一片混亂。它另外有兩條支線,後來成為其他線的基礎。巴黎地鐵於1900年開通,剛好趕上萬國博覽會,但是只有一個主幹線的車站完工,那就是里昂站。這個站的月台與通道鋪有美麗的白色磁磚,一直到今天都還保留著。

第二條線是環繞著北邊街道(舊市區城牆的遺跡),形成一個半圓形,包括四個高架的露天車站。雖然這條線很接近幾個主線道的車站,但卻派不上什麼用場。第三條線圍繞著南邊的街道,至少有幫助到聖拉扎爾站。它也有高架的部分,並有十二個露天車站,可以通往蒙帕納斯站與奧斯特利茲站(Austerlitz)。

北站與東站這兩個主要的大站則是花了比較長的時間才完工。巴黎地鐵很快聲名大噪,成為巴黎人的一大成就,僅十年的時間就大致完成最早的系統建制。另外三個輔助的路網也獲准興建,南北向的線道則是在1912年開通。南北向的路線大部分都是採用鑽掘隧道,在入口處有特別的裝飾。如今聖拉扎爾站裡的一個環形售票處還留存著,與美麗的彩陶相互輝映。

巴黎地鐵的奇特之處

巴黎地鐵有幾個罕見之處,創造出迷人的地下空間。首先,大多數路線都沒有支線,而是在終點站設有很大的迴轉空間,讓列車可以轉向,從相反方向駛回。儘管有些迴轉區仍在使用,但大多數都已經被延長的路線繞過,當成車廂停放處。第二,相較於其他城市,巴黎地鐵的車站與車站間的距離非常近,常常可以從隧道這頭看到黑暗中下一站明亮的月台燈光。第三,地鐵會經過數公里長的古代採石場,少不了得面臨許多工程上的挑戰。例如,地鐵七號線是行駛於肖蒙山丘(Buttes-Chaumont)下面的幾個大洞穴,這裡過去曾經被大量開採過。在某一處,由隧道進入空無一物的龐大地下空間時,是在洞穴的地上豎起柱子,支撐著以鐵與鋼製成的封閉型管狀物,好讓列車可以從裡面駛過。

有些地鐵經過的地形過於崎嶇,必須讓兩個隧道上下堆疊,而不是並列。此外,有些部分雖然完工了,但卻從來沒有正式營運。比如說,在第十六區有幾個隧道連結九號線與十號線,但從來沒看過有列車行駛過。還有一個站完工時有一個島式月台,但卻沒有通道可以到達上面的街道。「地鐵歷史迷」(ADEMAS,L'Association d'Exploitation du Matériel Sprague)會舉辦參觀行程,甚至在月台舉辦活動,吃聖誕夜大餐。

巴黎還有很多幽靈車站,不是開通後又關閉,就是只蓋到月台後就不了了之。阿祖站(Haxo)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此站位於節日線(Voie des Fêtes)上,這條線是一條沒什麼人搭乘的連接線,往來於三號線支線與七號線支線之間。阿祖站的月台只是蓋來想做為節日廣場站(Place des Fêtes)與丁香門站(Porte des Lilas)中間唯一的一個站。但它一直沒有開通連接到地面上,只有用來測試新的設計。

其他長久關閉的站還有阿仙奴站(Arsenal)、戰神廣場站(Champ de Mars)、紅十字站(Croix-Rouge)與聖馬丁站,這些站全都因為與其他的站鄰近而在二次大戰時關閉。不過聖馬丁站在「地鐵歷史迷」舉辦的少數導覽中是頗值得一訪,因為這個站裡還保留以前常見的浮雕廣告,這在其他地方現在是看不到了。

有幾個關閉的站現在還看得到。從三號線的岡貝塔(Gambetta)下車,沿著月台往回走(往巴黎方向),這個月台特別的長,因為它以前是馬丹納度站(Martin Nadaud)的一部份,後來在1969年被併入岡貝塔,總長兩百三十公尺。

巴黎大堂廣場與市立納骨堂

巴黎有世界上最大的納骨堂。納骨堂源自羅馬與東正教的悠久傳統,是指將古代的屍體挖掘出來,撿出骨骸的部分,放入一個小箱子中,或者像本書介紹的巴黎納骨堂,放入地下墓穴。

巴黎大堂廣場是二十一世紀巴黎逛街血拼的新地標,以前這裡原本是巴黎的生鮮食物市集――中央市場(十二世紀就存在了),但後來在1971年拆掉,遷移到郊區。同一個時間,巴黎的地下快鐵RER正在尋找一個核心地點,做為新的轉運站。於是在舊有的市場下面挖掘了一個大型空間(被稱為「市場大洞」),剛好可以做為兩條RER新線的交會處,而且連接到四條巴黎地鐵線(後來變五條)。在列車行駛的上層,還蓋了現代的商場、電影院跟游泳池,全都在地下。2010年商場進行改建,於2018年重新開張。

p_116圖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夏特雷-大堂站這個核心的轉運站,每天有七十五萬人次經過,是全歐洲最繁忙的地下車站,這裡的商場每天也有高達十五萬的人潮。

1930年代拉德芳斯區(La Défense)附近原本有兩個預定興建的車站,當時已蓋好混凝土箱室,但因為這條線的規劃後來生變,這些箱室從沒被使用過,就空蕩蕩地留在原地,但上面已有其他新的建築物。在奧利機場站(南)(Orly-Sud)下面有一個類似的混凝土箱室,也都沒有被使用過。其他特別的車站還有西提站(Cité)與聖米歇爾站(Saint Michel),這兩個車站是以鋼板沉箱建造,從地面直接沉放入地下。這種罕見的構造從入口處即可看出,因為入口就是建在寬大的鋼製管道中。

p_117圖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由於有幾百萬的骨骸,十九世紀的巴黎工程師德圖里(Louis-Étienne Héricart de Thury)把原址改建為墓地,讓它成為悼念之處。這位工程師遵循了早期傳統(將骨骸排成圖案),下令將頭骨與股骨堆疊成複雜精細的圖樣。

通往郊區

原本巴黎地鐵的各線只到達舊巴黎的城牆邊緣,但很多郊區是位於城牆以外,絕大多數都希望有地鐵可以抵達。1920到1930年代期間,地鐵系統延伸至城市邊緣之外的計畫開始實施。幾乎每一條線都有兩三個站設在鄰近的郊區。儘管二次大戰使得地鐵的發展暫停,之後也沒多快恢復,不過到了1960年代各種計畫紛紛出籠,以前關於地鐵主幹線從巴黎各區從城市地下穿過的建議又再度出現了。

巴黎區域快鐵(RER,Réseau Express Régional)因此需要更新、更深的隧道,還需要在市中心南北向與東西向的地鐵線有大型的轉乘區。剛好在1971年,大堂區(Les Kalles)的舊巴黎市集遷移,原有的建築都被拆掉,留下一個超大的大洞,這個被稱為市場大洞(Grand Trou)的地方,就在夏特雷(Châtelet)這裡被開闢為RER新線從各重要地點駛抵的核心地。

當1977年開通時,這個站是全世界最大的地下車站,一開始是服務RER的A線(東西向)與RER的B線(南向),兩條線乃是由此站連結原有的國璽線(在盧森堡公園站經由新的隧道連接到它舊的終點站)。連接到北站的北向區段則是到1982年才完工。

RER的歐貝站(Auber)(A線)幾乎也一樣非常大。由於這裡的地下水位很高,它得像一個混凝土的潛水艇一樣,浮在浸滿水的土壤中。RER另一條東西向的C線,則是規劃在塞納河左岸,連接到位於奧塞這個主線車站(奧塞車站現在成了美術館)與奧斯特利茲,而這主要是將軌道沿著塞納河放進長七百公尺的河堤裡才大功告成。C線在1981年完工。RER在郊區的擴展速度越來越快,但是一直到1999年才有兩公里長的路段在巴黎市裡完工。

RER的E線則是將聖拉扎爾站與馬真塔站(Magenta,這裡有通道可以抵達東站與北站)和市郊的謝勒站(Chelles)連接起來。RER現在還有一條新的路線正在進行,主要連結聖拉扎爾站與拉德芳斯站,總長八公里,預計2020年完工。

1990年代,提出跨時代的巴黎第一條無人駕駛地鐵線計畫,也就是東西快速地鐵(Météor,MÉTro Est-Ouest Rapide)。這條線將可以疏解RER A線與一號線的人潮,而且兩端都可以架設新的軌道。第一段於1998年完工,即十四號線。乘客會非常驚訝於這條線的快速與現代感的設計,還有月台門,更不用說沒人在駕駛。人們第一次可以坐在列車最前頭,看著隧道一一從眼前飛駛而過。

由於大巴黎地區不斷在發展,對於更優質的交通運輸的需求當然也大增。最新的計畫是一個包含四條線的新地鐵系統,總計兩百公里長。這項大巴黎快線(Grand Paris Express)計畫預計會將現有的十一號線與十四號線大大延長:十一號線延長五公里到羅尼蘇布凡(Rosny-sous-Bois),十四號線有一站往北到Pont-Cardinet,但也替代了十三號線的支線聖丹尼普萊耶爾(Saint Denis Pleyel),這條線也會自另一頭往南延伸十二公里,到奧利機場。

地底p_118圖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大堂廣場之前曾是一個大家都不想靠近的地下區域,在2018年由伯格(Patrick Berger)和安祖帝(Jacques Anziutti)兩位建築師重新設計之後,引進了大量的自然綠色光影,照射到下面如迷宮般的百貨商場與地鐵系統(地下層)。這裡的屋頂被稱為「天篷」,建造靈感源自抬頭往上看森林樹頂的視覺體驗。

十五號線預計在2020到2030年之間開通,這是一條全新的線,有七十五公里長全部是在地面之下。全線共計三十六個車站,除了一個以外,全都可以轉往其他的地鐵線、RER、郊區火車或電車,而且全都是在地下。十六號與十七號線的長度都是二十五公里,後者可通往戴高樂機場。十八號線將有五十公里長,預計通往奧利機場。

地底p_119圖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位於法國國家圖書館中間的庭園,裡面充滿了植栽,讓訪客有一種自己正在觀看一座花園的印象……雖然這裡最底層可是在地下好幾十層樓這麼深。

二次大戰時的地鐵用途

二次大戰即將爆發的陰霾籠罩全歐洲之際,巴黎已為空襲做好了準備。地鐵的節日廣場站是一個不錯的地點,因為這裡的月台在地下綿延長達二十二公里,有些還位於全巴黎最深的地方。這個站在1935年曾因為十一號線的規劃而重新改建,入口也趁此機會弄得更牢固,以防止被攻擊。這個裝飾藝術風格的新入口是防彈的,因此這裡除了是地鐵車站,還是個地下工廠,專門生產飛機的備用零件。

附近的肖蒙山丘站則是被當做軍事作戰的地下碉堡。在巴黎各區至少都有幾個地鐵站是做為防空避難所,例如玻利瓦爾站(Bolivar)、斯特拉斯堡-聖但尼站(Strasbourg - Saint-Denis)與紅十字站。當時還有一家醫院設在巴士底站的地鐵通道。1956年,十一號線改為採用一種實驗性質的軌道車輛,以降低噪音與震動:列車安裝上橡膠輪胎,行駛於混凝土的軌道上。這個法國設計的系統非常成功,其他線紛紛改為採用,該項技術還輸出到海外。

在東站的B月台盡頭,有一些很怪異的柵欄圍著狹窄的樓梯,不知通往何處。其實下面有好幾個空間,面積總計一百二十平方公尺,房間上頭的天花板是厚達三公尺的水泥,幾乎快抵到上頭的地面了。據說這裡是在二戰爆發的前幾年建的,為的是存放行李,但為什麼屋頂要蓋得那麼牢不可破?原來當時巴黎人堅信,這個具有戰略性質的地鐵站會是被毒氣攻擊的目標地之一,所以要蓋成封閉型的防空避難所,裡面可以容納七十個鐵路工人。諷刺的是,1940年納粹佔領巴黎之後,這裡被徵用為地下碉堡,現今的城市探索者還可以在牆壁上發現德文的簽名字跡。

地下深處

法國國家圖書館建於1461年,目前位於托爾比克(Tolbiac)的舊地鐵站上面,有四座特製的玻璃大樓,外型看起來就像是直立打開的書本。這裡於1996年開幕,閱覽室與地下室位於地下數十層,有一個自動化的文檔檢索系統,這對於要查詢圖書館裡四千萬本藏書來說可是非常重要。

儘管羅浮宮平時已展示了四萬件收藏物品,但在它下面的儲藏室及工作區還藏有超過十一倍的物品。事實上,在巴黎有這麼多的地窖、秘密通道、地下空間,舊的新的都有,難怪有歐洲的格呂耶爾起司之稱。不過最後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值得一提,那就是在著名的加尼葉歌劇院(巴黎歌劇院)下方,有一個人工水池。據說它是在1860年興建的,當時的建造者原本想要做噴泉,但一直沒法讓水持續流入池子,最後只好圍起來,在上面建造歌劇院。在這個三公尺深的封閉性水池裡,甚至傳說有一條幽靈魚。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底城市:你不知道的神秘空間、奇景、交通網絡與指揮總部》,遠流

作者:馬克.歐文登(Mark Ovenden)
譯者:楊詠翔、吳琪仁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馬克.歐文登,知名英國作家、演講人、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成員。他在英國廣播公司第四頻道開設關於字形的節目,也是英國廣播公司的廣播節目主持人,著作主題圍繞在都市環境,還有大眾運輸網絡的建築、指示符號設計與字形選擇等。他最暢銷的書籍包含《全球交通路線圖(Transit Maps of the World)》、《環球偉大鐵路地圖(Great Railway Maps of the World)》、《巴黎地鐵風格(Paris Metro Style)》以及《倫敦地鐵設計(London Under)》。

【本書特色】

  • 蒙特婁、多倫多廣大的地下購物空間,風雨無阻
  • 莫斯科神秘的「深層軍用地鐵系統」
  • 墨西哥市地鐵線上的猛瑪象與祭祀神殿
  • 赫爾辛基在冷戰時期開鑿出的巨大避難空間,如今持續擴大
  • 東京市區驚人的地下神殿:首都圈外郭放水路與全球最密集的運輸網路
  • 華府地下,竟有一個小型捷運系統,供聯邦公務員使用
YLR248地底城市-封面(立體)
Photo Credit: 遠流提供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