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話》:跟埃及人學習如何製作一具木乃伊,從鼻腔掏出大腦是最難的步驟

《埃及神話》:跟埃及人學習如何製作一具木乃伊,從鼻腔掏出大腦是最難的步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以時間為軸,全面梳理了流傳民間或記錄於冊的埃及神話故事,並以此為切入點,向讀者呈現了燦爛的古埃及文明和神祕而獨具特色的埃及文化。

文:龔琛

第二章 兩土地的生活

(前略)

第三節 通往來世的冒險旅程

埃及神話與引發了無數奇妙幻想的古希臘神話不同,在後世滋生出的多是恐怖傳說。

這其中的原因除了那些獸頭人身的古怪神靈形象之外,更多的要歸於埃及人將死者製成木乃伊保存的習俗。

一提起木乃伊,我們可能會條件反射地想起躺在華麗金棺中的圖坦卡蒙或者是拉美西斯二世。這些埃及帝王的木乃伊歷經數千年保存至今,不僅讓我們瞭解了古代君王的生活狀況,更帶來無窮無盡的鬼怪傳說。

關於這一點,並不能單純地責怪後世的人們愚昧無知。要知道就算是在埃及的時代,木乃伊同樣也激起很多鬼故事的創作靈感。

在三千二百年前新王國時期的一塊陶片上,刻著一個埃及版的「捉鬼故事」。

在底比斯有一個叫作尼布斯邁赫的厲鬼作祟,於是一位高貴而智慧的祭司霍姆塞哈布挺身而出,以他信奉的阿蒙神之名去平息幽魂的憤怒。

霍姆塞哈布當然不會舉著桃木劍挑起黃符紙作法,也不是捧著十字架大喊「哈利路亞」去噴灑聖水。他的策略是詠念克制惡靈的咒語之後,勇敢地與尼布斯邁赫共度一晚——聽起來有點兒像是埃及版的聊齋故事。

在祭司的安慰之下,厲鬼傾訴了自己的悲慘遭遇:他生前曾是第十七王朝時期的權貴,但歷經三百年時光之後,他的墳墓和木乃伊早已被摧毀,他的靈魂無處安歇。

霍姆塞哈布同情這個無家可歸的鬼魂,於是許諾重建尼布斯邁赫的陵墓,並定時向他的靈魂獻上祭品,從而改變了這個孤魂野鬼毫無希望的悲慘生活。

仔細分析這個殘缺不全的埃及故事,能夠發現埃及人和我們對木乃伊態度的微妙差異。埃及人將木乃伊視為生與死、希望與恐懼的混合體,他們借助於木乃伊來擺脫人類最大的恐懼:死亡。

永生的許諾

埃及神話中關於奧西里斯的傳說,是每一個埃及人都耳熟能詳的故事:

天神和大地女神的兒子奧西里斯是點亮埃及文明之光的偉大神靈君王,他娶了自己的妹妹伊西絲,成為埃及人愛戴的賢明統治者。但奧西里斯的弟弟賽特也愛著伊西絲和埃及王座,為了得到自己的這兩樣至愛,賽特決定除掉礙事的哥哥——他誘騙哥哥躺進棺材裡,然後釘上釘子便丟進了尼羅河中。

伊西絲悲傷地搜尋丈夫,最終在遙遠的拜布洛斯,也就是現在的黎巴嫩海岸附近找到了棺材。奧西里斯已經遇害,但伊西絲以女神獨有的智慧將奧西里斯製成埃及歷史上第一個木乃伊。故事在此處有不同分支解釋,例如在新王國時期留下的僧侶文書中,就認為是伊西絲設法令木乃伊勃起,從而使自己懷孕生下兒子荷魯斯。

篡位的賽特發現此事後自然不肯視若無睹,他找到哥哥的木乃伊並將其肢解成十四塊扔在尼羅河谷各處。伊西絲設法找到了所有的碎塊,將丈夫如樂高一般拼合起來。雖然奧西里斯的陰莖部分被一條象鼻魚吞食,但在阿努比斯的幫助下,伊西絲還是拼完整了丈夫的軀體。她為木乃伊塗上珍貴的香料,並以細帶子包裹,這樣奧西里斯便獲得了永生,得以成為亡者國度阿蒙提的統治者。等到荷魯斯長大後,這孩子擊敗了賽特成為人間的統治者。

奧西里斯的故事不僅從神話角度解釋了法老權威來自埃及諸神所授,更為所有人提供了獲得永生的許諾。從前王朝時期開始,埃及人相信萬物有靈,而人的靈魂便是精靈。精靈棲身於人的軀殼之中,如果死後軀殼腐爛損毀,精靈也隨之而滅。木乃伊並不只是一具保存期很長的乾屍,同時也是一個人曾經形象的轉化物。無論是為木乃伊塗抹香料還是在其面部覆蓋金面具,都可以幫助死者轉化為神,將自己的名字與神連接成為「奧西里斯某某」。

後來隨著神話發展,人們更進一步認為,如果在生前按照埃及的瑪阿特道德倫理原則生活,那麼死後的亡者精靈便有被眾神復活得以永生的資格。而復活的條件正如奧西里斯神話中所述那般——通過變成木乃伊踏上永生之路。

製作木乃伊

埃及人的木乃伊處理技術在漫長的歷史時期內不斷改進工藝。

前王朝時期的木乃伊大都是自然形成的,人們把屍體埋在挖得很淺的墓穴裡,上面用獸皮或編織物覆蓋,再用沙土蓋好。一切順利的話,埃及灼熱的陽光便可以令屍體脫水乾燥成為乾屍。直到兩千年後的第四王朝時期,埃及人才認識到內臟是屍體迅速腐爛的罪魁禍首,於是製作木乃伊就有了掏取內臟的重要步驟。但其他防腐措施依舊簡陋,這就導致了在古王國和中王國期間保存下來的木乃伊屈指可數。

又過了一千餘年,新王朝時期的木乃伊製作技術趨於完善,出現了有效的屍體脫水和防腐技術。當時,製作乾屍已發展成為一種專業行當。有專門的防腐師和木乃伊製作工坊,不僅法老和大臣死後要製作成木乃伊,連許多富裕的平民也競相仿效。

古希臘學者希羅多德在《歷史》中描述了距今兩千五百年前的木乃伊製作流程:辦喪事的死者家屬會與木乃伊製作者討價還價,當時市場上的木乃伊製作分為高、中、低三種等級,製作者會展示木乃伊小模型,讓家屬直接看到自己親人的木乃伊會是什麼樣的,然後大家選定方案、談妥價格後開工。遺體首先被運至木乃伊製作工坊,這些工坊中最顯著的裝飾品就是陶製的豺狼雕塑,它代表著亡靈接引之神阿努比斯。此外一種叫作「巴」的人頭鳥形象也是工坊的常見裝飾物,它是象徵著死者靈魂的精靈,可以離開遺體飛到陰陽世界中任何一處死者感興趣的地方,也終將回歸木乃伊體內。

根據拉美西斯二世統治時期一個埃及書吏肯奈赫柯普謝夫留下的莎草紙手稿,我們可以清楚看出三千五百年前,他的父親拉莫斯是怎樣被製成一具木乃伊的:「在上埃及和下埃及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統治的第三十九年,我是肯奈赫柯普謝夫,拉神之子麥倫普塔之墓的書吏,為我的父親拉莫斯完成了所有通往西方蘆葦之地的儀式……」

在拉莫斯死後,家裡和鄰居家的女人,以及雇來的哭喪婦女首先哭喪哀悼。這些女人用一隻手捂著頭頂的特殊姿勢號哭,這種姿勢直到今天埃及女性仍採用。哭泣守夜之後,他的遺體被兒子運到木乃伊防腐工坊進行淨化處理。

工坊的負責人是一位有名望的祭司,他知曉永生的奧祕,在整個製作流程中始終頭戴阿努比斯的面具。一群專業的木乃伊製作者圍繞在遺體周圍,嚴格按照祭司的吩咐進行操作。

對於一個專業的製作者而言,首先要進行的是清理死者頭顱的工作。他們會使用一個細長的金屬鉤子,通過鼻腔將大腦掏出來,然後用化學品清洗顱腔內部。開腹的專用工具是一把黑曜石刀,製作者在死者腹部左側切開一個大口子,將肺、肝、胃和腸道摘除後浸泡在化學溶劑中清洗乾淨。這些內臟仔細包裹之後會被塗抹樹脂、香料和泡鹼,再放入四個卡諾卜罐子裡,這些罐子上有人和動物的頭像裝飾,代表著不同的保護神。其中有著人類面孔的是依姆賽特,它負責照看肝臟;有著狒狒面孔的是哈比,它負責照看肺;有著豺狼頭的是杜阿穆特夫,它負責照看胃;有著鷹隼頭的是克布塞努夫,它負責照看腸。

泡鹼是天然鹼礦中採掘來的鹼面,具有強烈的吸水性,潮濕的內臟會在罐子裡快速乾燥。心臟是最後被摘除的臟器,因為埃及人認為心臟是意識所在的器官,所以會把它小心放進容器中,等待死者軀幹被棕櫚酒和香料洗淨後,再隨著一個稱為「心臟聖甲蟲」的護身符一起放回胸腔裡面。傳統上這個放置在心臟位置的心臟聖甲蟲會用黃金和寶石製作,所以歷代在埃及肆虐的盜墓者都衝著它而來,他們會劈開木乃伊取出心臟聖甲蟲。而那些慘遭劫掠的亡魂,只好變成尼布斯邁赫那般憤怒嘶吼的厲鬼了。

當心臟聖甲蟲放回胸腔之後,製作者會用成卷的亞麻布、鋸末和沒藥、肉桂等香料,以及大量的泡鹼填充遺體空蕩蕩的胸腹。到了這一步,製作者要視遺體身分和付費多寡,考慮是否進行進一步的美容處理。對於法老等權貴,以及付得起錢的富人遺體,自然是要進行細緻化妝的。例如拉美西斯二世被製成木乃伊時,他標誌性的鼻子被胡椒子包裹起來,以保持生前的形狀。他的指甲和頭髮都用指甲花染成象徵生命氣息的紅色,而腹部切口也覆蓋了堅固的金板。

而我們的主人公拉莫斯有個孝順兒子,肯奈赫柯普謝夫出錢為老爹購置了不少護身符和莎草紙咒語。其中一個刻著咒語、裝飾著碧綠寶石的心臟聖甲蟲放置在心臟之上;一張莎草紙咒語則放在喉嚨之上,那是用代表重生的綠色天河石粉末書寫的;在木乃伊胸腔上放置著紅色寶石製作的緹特符和青金石製作的吉德符,這兩個護身符分別代表著伊西絲女神和奧西里斯神脊椎的護佑;在木乃伊脖頸下放入一個小枕頭,好讓主人在復活時能夠抬起頭部;最後給木乃伊戴上一個鍍金面具,好讓面具在永生之地訴說主人生前的光彩——顯然肯奈赫柯普謝夫是理性的人,花錢還是有所節制的……

接下來製作者縫合木乃伊身上的各處切口,遺體用亞麻布層層包裹起來,直到看上去像是個自然的人體形狀為止。包裹好的遺體被平放在桌子上蓋滿泡鹼進行乾燥處理,這種乾燥處理時間長達七十日之久。時間到了以後,製作者將遺體取出再度進行徹底清洗,這個過程要用到一些價格不菲的香油和油膏。完成這個過程後,遺體全身被樹脂浸泡過的優質亞麻布條緊緊纏繞包紮數層,其中每根手指和腳趾都要分別包紮。

到這裡,又涉及第二項遺體美容和魔法保護的貴賓增值服務了。對於身分尊貴的死者而言,手指和腳趾的對應部位都要覆蓋金指甲,口內塞入金舌頭。至於各種保護遺體不被打擾、幫助亡靈安全前往永生之地的各種護身符、魔法飾品和寫著咒語的紙張,都細心包裹在每層亞麻布之間。而那些付不起任何美容費用的窮鬼自然免去了上述所有這些麻煩,製作者會在取出內臟縫合切口之後將雪松油灌進遺體中,再將遺體往泡鹼堆裡一放就結束了。

七十日後,雪松油已經把遺體的脂肪肌肉和各種軟組織溶解乾淨。製作者只要把油抽出來、把組織液倒掉,那具只剩乾燥骨骼和皮膚的遺體就可以拿去向死者親屬交貨了——你說亞麻布包紮處理?謝謝,那是要額外付錢的!

一九九四年,美國考古學家鮑伯.布瑞爾在馬里蘭州解剖學會主席的協助下,按照古希臘學者希羅多德在《歷史》中描述的埃及祭司處理細節,將一具志願者捐獻的遺體製作成木乃伊。布瑞爾等人嚴格按照希羅多德的步驟製作了一具現代木乃伊,他們發現從鼻腔取出大腦是難度最大的步驟。其過程極為艱巨煩瑣,遠非《歷史》中輕飄飄一句話所形容的那般容易。

但無論如何,這具現代木乃伊驗證了古希臘學者記載的可信程度。它在一個溫度濕度適宜的環境一直保存完好,沒有任何腐爛的跡象。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頻頻來參觀,來試驗打算用在古代木乃伊身上的各種技術。其中最有價值的就是驗證了木乃伊的DNA提取技術,為二○○七年確認傳奇女法老哈特謝普蘇特的身分奠定了技術基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埃及神話:創造、毀滅、復活與重生的永恆循環【世界神話系列2】》,漫遊者文化出版

作者:龔琛

《神鬼傳奇》系列、《魔蠍大帝》、《荷魯斯之眼》、
《刺客教條:起源》中的文明與傳說

源自太陽和尼羅河的多神崇拜,追求永生不死的信仰

三大創世神學體系+諸神傳說故事+歷史與文化遺跡溯源
收錄近百幅插圖,人物名詞對照表X神祇系譜

原初之水 造物主顯現
天地萬物,皆為神明
八位神祇綻放蓮花、開天闢地
神祕幽冥的異度空間

古埃及的神話故事,充滿了誇張想像力和淳樸生命力,埃及的神不僅生活在埃及的神話世界裡,也活在古埃及人的生活中。神話故事和宗教傳統指導約束了埃及人從生到死的全部過程,反映了他們的生活,也闡述他們的價值觀。

本書以時間為軸,全面梳理了流傳民間或記錄於冊的埃及神話故事,並以此為切入點,向讀者呈現了燦爛的古埃及文明和神祕而獨具特色的埃及文化。

埃及人心目中對於太陽和尼羅河的崇拜信仰,這兩個元素是埃及神話的創意源頭,也成為埃及神話中的永恆主題。

古埃及的神話是一個奉行多神信仰的宗教系統,雖然他們信仰古埃及神話,但同一時期的埃及人拜的不是同一批神。神話宗教在埃及人的生活中無處不在,影響了文學、政治、藝術的每一個領域。

荷魯斯與賽特的爭鬥故事是個古埃及版的王子復仇記,背負著殺父之仇的侄兒通過鬥智鬥勇擊敗了篡位的叔叔登上埃及王位,其細節充分顯示出了古埃及文化對性、婚姻和暴力的有趣態度,也可以看出正義公正的概念在古埃及人心中是何等重要。

埃及神話中一神兼具兩性的例子特別多,原初之神具有不受性別限制、無須性伴侶就能自我繁殖後代的特質。古埃及人認為神靈同時擁有男女兩性的能力是正常而自然的現象。

【世界神話系列】開啟探索之門!
凱爾特神話、埃及神話、北歐神話、印度神話、日本神話、中國神話……還有更多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