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法院判處反對派納瓦尼入獄「完成」3年半徒刑,普亭政府一切都在掌握中?

俄羅斯法院判處反對派納瓦尼入獄「完成」3年半徒刑,普亭政府一切都在掌握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法院以違反緩刑規定之名,判處知名反對派人士納瓦尼再次入獄服刑,不過這對於普亭政府和反對派來說,都還不是終點。街頭抗爭很難撼動政權,雙方鬥智鬥謀,就看誰的劇本能在今年9月俄羅斯下議院大選發揮作用。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ie Navalny)日前返國後被捕,引發全俄兩個周末大規模抗爭,莫斯科法院昨(2)日正式以違反緩刑規定之名,下令他繼續完成先前被判處的3年半有期徒刑。不過,這並非納瓦尼與普亭政府鬥爭的終點;俄國反對派若能延續納瓦尼的受害者形象,9月俄羅斯杜馬(下議院)大選才是主戰場。

《俄羅斯日報》報導,莫斯科西蒙諾夫區法院於昨日上午11時左右開始納瓦尼的聽證會。納瓦尼和其弟奧列格(Oleg Navalny)在2014年曾因被控詐欺遭判刑,起因於兄弟倆成立的物流公司2008年與法國化妝品牌伊芙黎雪(Yves Rocher)的俄國子公司簽訂短程運輸合約,2012年物流公司開始被俄國聯邦安全局調查,翌年兄弟倆被控哄抬收費價格,共詐取約3000萬元盧布(約新台幣1102萬元)。

雖然伊芙黎雪稱自己並未受到損失,納瓦尼兄弟在2014年底仍各被判處3年6個月徒刑,納瓦尼獲得5年緩刑,奧列格入獄。依規定,直到2020年年底,納瓦尼必須每個月到俄國聯邦監獄管理局報到2次,證明自己沒有潛逃。

然而納瓦尼於2020年8月在西伯利亞遭下毒並陷入昏迷,最終盟友透過慈善組織幫助,將他轉送到德國救治。納瓦尼在德國待了5個月,上月才返回俄羅斯。

昨日開庭中,監獄管理局派代表作證,納瓦尼僅在去年11月提出過1次因故須延遲報到的申請,且表示自己不確定何時能返國;檢方則指出,德國醫院提供的文件證明了納瓦尼去年9月23日已出院,這段時間納瓦尼並未報備自己的行蹤。

AP_2103378373781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納瓦尼等候出庭。

法院認定,納瓦尼這段期間沒有去監獄管理局報到,違反緩刑規定,須入獄服完刑期。納瓦尼在2014年曾被限制住居於家中約10個月,可以從刑期中扣除,因此納瓦尼將坐牢至2023年9月。

納瓦尼籲國人勿畏懼,多國外交官法庭旁聽

納瓦尼在法官宣判前發表一段演說,再次指控俄國總統普亭與聯邦安全局對他下毒未遂,並強調政府監禁他,是為了恐嚇其他數百萬人;納瓦尼稱,「俄國有2000萬人生活在貧困下之下,許多人生活毫無未來可言,莫斯科也許還行,離開莫斯科100公里以外都是一團糟,人們月收入僅2萬盧布(約新台幣7349元)」,物價越來愈高,當權者對此沉默不語,試圖透過這場審判秀來讓人們閉嘴。

納瓦尼呼籲政府釋放所有政治犯。他表示,政府可以關押他一個人,即使他現在受到政府壓制,但仍會繼續反抗,「我的命不值錢,但我會盡力捍衛法律」,政府無法找藉口關押千百萬人:

「希望人們不會將這場審判當成是應該感到畏懼的暗示。這不代表當權者展示出力量,反而是展現了弱點,因為你無法將千百萬人都關起來。」

判決約於晚間8時半宣布,納瓦尼轉頭對妻子尤莉亞(Yulia Navalnaya)說,「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納瓦尼的律師已表示會上訴,尤莉亞離開法院時則拒絕受訪。判決結果出爐後,莫斯科再次出現示威人潮,截至當地時間今天上午7時,全俄約1400人被捕,絕大多數都在莫斯科。

AP_2103378739682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俄羅斯聯邦禁衛軍在紅場集合,嚴防莫斯科在納瓦尼審判當晚出現暴動。

這場審判有十多個國家的外交官員旁聽,包含英、德、荷蘭、捷克、奧地利、瑞典、挪威、立陶宛、拉脫維亞、加拿大等,波蘭和瑞士更派了兩人前來。法院發言人向《俄新社》表示,從未有過如此多外交官出現在同一場法庭上。

判決宣布後,各國第一時間也予以譴責,並聲援納瓦尼。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指出,歐洲人權法院在2017年就表態過,納瓦尼詐欺案是場無稽的審判,而俄國法院這次判決打擊的是俄國自由與法治基礎;英國外相拉布(Dominic Raab)則指,這個判決顯示俄國無法承擔國際義務與承諾;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達關切。三人都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納瓦尼。

然而,這也給了俄國當局藉口批評西方干預。俄國外交部發言人扎哈洛娃(Maria Zakharova)表示,外國外交官集體出現在法庭上,凸顯西方企圖施壓、約束俄羅斯,干涉俄國聯邦內政。

俄國政府「不演了」,開始進攻卻不如過去靈活

對於納瓦尼這次從被逮捕到審判,俄方態度和手段轉變更值得關注。多年來,俄國反對派不團結,俄國群眾對於抗爭也偏向冷感。蘇聯瓦解至今僅約30年,俄國在1998年經歷金融危機,復甦後又在2014年因石油價格和克里米亞領土爭議引來的制裁,盧布再次大貶;比起抗爭,先尋求生活與經濟穩定似乎更重要,民眾很大程度容許政府在治理過程中「佔便宜」,政府也就「體面地」控制社會資源和打壓異己。

法俄工商協會的俄國政治研究員史妲諾瓦雅(Tatiana Stanovaya)撰文指出,普亭政權打壓反對派的手段轉為粗暴,是無可避免的進程;普亭一再擴權時,將重點放在社會維穩,而不是如同過去積極塑造一個可對話的政府,所有的反對派都系統性地變成罪犯、外國代理人等,社會意見逐漸缺少疏通與發洩管道。

AP_21033673106177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聖彼得堡的執法部隊在納瓦尼審判當晚駐守冬宮前防止集會示威。

普亭2013年曾經表示不會監禁納瓦尼,這是為了不使納瓦尼成為英雄或烈士,因此後來納瓦尼的詐欺案其實只是象徵性判決,以緩刑處理。史妲諾瓦雅指出,當時的俄國政府手段靈活,而今逮捕納瓦尼並正式施刑,這說明俄國政府和反對派之間各自鞏固地盤的守勢已經到了盡頭,現在開始進攻。

史妲諾瓦雅認為,俄國這兩周發生的大規模示威,實際上不是政府涉嫌對納瓦尼下毒所引起,而是逮捕行動造成這個局勢。納瓦尼中毒後,約在去年10月至11月間,俄羅斯列瓦達民調中心(Levada center,被俄國政府列為外國代理機構)調查顯示,支持納瓦尼當總統的人不過2%。當局逮捕納瓦尼,賦予他受害者的形象,才使支持者越來越多;過去清理其他反對派的結果,也讓人民沒有其他反對派領袖可以選擇。

普亭政權的警訊:非一線大城市也開始不聽話

智庫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俄國政治專案主席卡雷斯尼科夫(Andrei Kolesnikov)持同樣看法。他認為,納瓦尼和俄國傳統知識份子推崇的人權偶像相差甚遠,但國家的迫害不僅讓他成為政治鬥士,在道德上還成了個英雄。

卡雷斯尼科夫指出,普亭支持度近年隨著外國經濟制裁而有所下滑;2018年雖勝選總統,但他提高退休年齡,激起社會反彈,這時政權開始出現警訊,因為不少抗爭者過去是普亭最死忠的支持者。去年,普亭修憲使自己有權競選連任至2036年,這沒激起抗爭,反倒是在遠東地區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首長富爾加(Sergei Furgal)被捕的事件,引發數周抗議。

富爾加被控多年前涉嫌謀殺商業對手,幾乎沒有實質證據,連被害人親屬都說兇手不太可能是他。富爾加在政治上沒有與普亭作對,當地人相信,富爾加是因為在當地過於受歡迎,聯邦政府才想要剝奪他們所選擇的首長。對於哈巴羅夫斯克的抗議,俄國聯邦政府不知所措,因為抗爭者不是納瓦尼支持者或親自由主義的常見反對派,而是忽然決定要捍衛自己憲法權利的一般民眾。

與此同時,鄰國白羅斯也爆發示威,人民抗議獨裁總統盧卡申科再次舞弊勝選連任,那時盧卡申科只敢躲在總統府、外出必搭直升機,還有安全人員重重保護。卡雷斯尼科夫表示,近幾個月來,普亭似乎也出現這種傾向,將自己與民間社會區隔開來。普亭能夠持續掌權的關鍵之一,是人民的政治冷感,這回納瓦尼事件抗爭中,不少人是首次上街,對普亭政權來說更須警戒。

普亭還買得到時間,別期望俄國會有立即改變

納瓦尼也不是被動對付普亭。《經濟學人》雜誌俄國局勢編輯奧斯特羅夫斯基(Arkady Ostrovsky)在受訪時提到,納瓦尼深知如果留在德國,他將會被邊緣化,不可能身在國外還能有效對抗普亭,因此必須回國;他利用過去所創造的社群平台作為政治機器,自己也成為機器中的一部分,先替自己營造一個容易引發大眾憐憫的氣氛,例如他的妻子越來越頻繁出鏡、與他同進退,這是政治策略之一。

AP_2103378739682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納瓦尼之妻尤莉亞赴法院旁聽納瓦尼審判庭。

包含納瓦尼在德國期間公布影片,稱他與俄國聯邦安全局探員對話、對方承認在他的內褲下毒,以及納瓦尼回國被捕後才公布的「普亭宮殿」紀錄片,他所做的就是要引起全俄注意,撼動普亭政權基礎。網路還扮演另一個重要角色,讓警察暴力鎮壓等照片廣泛流傳,使政府透過官媒做大內宣的效果不如以往。

奧斯特羅夫斯基特別指出,觀察這次抗議重點不在人數,應該放在地理背景上。本次有超過100座城市出現示威,聖彼得堡抗爭與衝突規模不下莫斯科(編按:普亭是聖彼得堡出身)等,與過去大規模示威主要集中在莫斯科等大城市不同。不過,奧斯特羅夫斯基強調:

不該期待俄國會有任何立即性的改變,即使是納瓦尼陣營也沒有想要把俄羅斯變成革命模式,俄國人也不想。更重要的是9月俄國杜馬(下議院)選舉,如果屆時反對派再次主打司法正義,把人們召回街頭,才能使抗爭提升到另一層次;普亭支持度真正高的地方是在二三線城鎮,如果在立法機關的選舉中失去這些地方,才是最大的威脅,街頭抗爭對克里姆林宮威脅不大。

到杜馬大選還有數個月時間,政府有充足時間像過去一樣,用補助金、福利津貼等安撫國民。《彭博新聞》報導,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俄國去年GDP萎縮3.1%,是自2009年來最大降幅,不過仍比學者和俄國經濟部預測的少。自去年11月至今,石油價格上漲約40%,對俄羅斯經濟將有所助益;另外,俄製疫苗「史普尼克V」研究發現91%有效,若俄國能使6成人口接種,有望避免封城禁令持續影響經濟。

只要俄國還有石油管道和天然氣管,普亭就能為自己買到時間,這使他和白羅斯的盧卡申科、委內瑞拉的獨裁者馬杜洛(Nicolas Maduro)有很大差別。奧斯特羅夫斯基強調,從歷史循環進程來推估,普亭政權要有巨大危機或顯著改變,可能還要再10年、15年;從歷史的角度而言,15年是很短暫的時間,納瓦尼也許不會是終結者,但肯定會是這個進程中的要角之一。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