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距離科學:回顧與前瞻——大自然篇

零距離科學:回顧與前瞻——大自然篇
埃塞俄比亞出土的湖畔南方古猿頭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考古發現,可見想像力在古人類學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按圖索驥,以證據加上想像重構當時古猿和人屬的面貌和生活,為我們追本溯源的歷程添上的重要的一筆。

文:吳家亮(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
圖:香港電台

我們不單對未來有諸多憧憬,我們對過去也有無窮想像。雖然我們還沒發明時光機,不能親眼目睹過去的璀璨,但透過考古學家的化石研究,我們也能一瞥過去的絢麗瞬間。

化石沒留下甚麼動人的色彩,不過,我們有的是想像力,可以為恐龍的羽毛添上花紋,賦予牠們迥異的性情。科學家也會把這份想像放在科研上,不同的是,這不是一些虛無飄渺的幻想,而是建基於證據的小心假設。

今集的《零距離科學》,會帶領大家探索近年於自然界的重大發現,特別是古人類學的進展,科學家又會對這些新發現有何等的想像呢?

Nature_5
人類的演化進程並非一條直線,而是像灌木般,科學家現時從化石中得知了更多有關人類演化的線索。

重現古猿頭顱

根據考古研究,人屬(Homo)源自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迄今為止,考古學家發現了數個南方古猿的物種,但哪一種物種最後演化出人屬還是一個不解之謎。要解開這個謎團,其中一個方向是比較牠們的身體構造,看看那一個最接近早期人屬。

可惜的是,南方古猿的化石相當稀少,我們還未達成骸骨大滿貫。近來,在埃塞俄比亞出土了一具湖畔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namensis)的化石,厲害的是它的頭骨相當完整,不是如以往的化石般只有殘缺的牙齒和顎骨,這大大補足了考古學上的一塊重要砌圖。

科學家聯繫了藝術家,為這副頭骨添上了毛髮、皮膚、眼睛等等,讓380萬年前的古猿能活現在我們眼前。牠有著粗獷、狹長、突出的臉容,在畫家筆下面帶微笑。但這個發現沒能為我們解決那千古之謎,反而讓事情變得複雜,人屬的祖先未必是以「露西」聞名於世的阿法南方古猿,湖畔南方古猿在特徵上也跟早期人屬相當接近。

Nature_2
經過藝術家的三維重構,380萬年前的古猿面貌重現眼前。

文武雙全的尼安德塔人

接著,讓我們一探更接近我們的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他們生活在43萬至2.5萬年前,有些擁有比現代智人更大的腦容量,但他們常被視為愚蠢一族,最終被以智慧見稱的現代智人殲滅。

不過,近來的數個考古發現卻為這個說法帶來挑戰。縱然證據顯示尼安德塔人會使用矛捕獵,但考古學家一般認為他們只能以矛近距離刺殺獵物,例如是大象和鹿,只有現代智人才有足夠智慧以拋射方式遠距離安全捕獵。

一群考古學家最近重新審視證據,請了6位標槍運動員來嘗試拋射尼安德塔人的矛,發現飽經訓練的巧手能把矛拋至65呎之遙,力度足以殺死獵物。科學家想到,既然當時的尼安德塔人自小便以捕獵為生,他們很大可能已練成一套拋矛好武功,遠距離獵殺再不是現代智人的專利。

Nature_3
尼安德塔人的矛可作遠距離捕獵。

此外,藝術原來也非現代智人所獨有。考古學家在西班牙的山洞中發現了歷史最悠久的壁畫,距今大約6萬5千年前。當時現代智人還沒有來到歐洲,顯示這些藝術家是當時盤踞歐洲的尼安德塔人。

這個發現,顯示他們懂得混合顏料,並以貝殼製作小珠子,在洞壁上留下萬年印記。藝術是智慧的體現,象徵他們的生活不是單為生存,而是具備文化意涵了。

Nature_4
地球上最早的洞穴壁畫由尼安德塔人所繪製。

浪漫的一夜?

那現代智人真的在2萬多年前殲滅了這個文武雙全的人種?非也!

科學家在尼安德塔人的化石中竟然找到了DNA,通過測序把整個基因圖譜繪製完成。當他們為現今不同地方的人種跟尼安德塔人做基因對比,赫然發現歐亞人種竟然比非洲人較為接近尼安德塔人!

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現象?科學家想到,一個最大的可能性是現代智人在離開非洲進入歐亞大陸時,曾經與尼安德塔人交配!其他一直留守非洲的現代智人則沒機會接觸尼安德塔人,未能被他們文武雙全的魅力吸引⋯⋯

所以,今天的我們都是尼安德塔人的後裔,帶有大約2%他們的基因。有更進一步的研究發現,現代智人跟尼安德塔人並不是一夜纏綿,而是有著多次的交配和生育。看來,當時的現代智人比今天的我們更能欣賞尼安德塔人的優點呢!

從以上的考古發現,可見想像力在古人類學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按圖索驥,以證據加上想像重構當時古猿和人屬的面貌和生活,為我們追本溯源的歷程添上的重要的一筆。

《零距離科學》(節目網站)集合世界各地有趣的科學紀錄片,網羅與大眾息息相關的科學資訊,啟發觀眾的好奇心和求知慾,節目逢星期五晚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本集於2月5日播出。港台網站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