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遠弗屆(上):從六座泰國境內遺址,看高棉帝國歷史上的影響力

「吳」遠弗屆(上):從六座泰國境內遺址,看高棉帝國歷史上的影響力
Photo Credit:Fran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920年代,法國殖民政府就已經讓吳哥窟成為全球熱門旅遊景點。吳哥窟的存在,讓後人得以遙想高棉帝國當年的輝煌璀璨,然而,如果想要理解高棉帝國疆域的「吳」遠弗屆,那麼我們就不能忽略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

文:法蘭克(南洋誌)

提到中南半島歷史,高棉帝國(Khmer Empire)無疑是無法跳過的一段。從西元802年立都到1431年遭暹羅大城王朝攻陷的600多年歲月裡,歷代君主在中南半島上刻下高棉帝國的印記。1113年到1150年在位的蘇利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 II,意為太陽守護者)開創帝國黃金時期,影響力北達今日寮國境內,西至泰緬交界,南及馬來半島,目前柬埔寨最重要的國家文化遺產以及民族榮耀的曠世巨作吳哥窟(Angkor Wat)就是出自他手。

46eb26b0-901e-4d2d-b8bc-186197db4b53
Photo Credit:Frank
吳哥窟是高棉帝國的輝煌歷史的證據,但如果要瞭解高棉帝國的疆域,那絕不能錯過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

享譽全球的吳哥窟其實未曾真正湮沒在東南亞的叢林之中,在法國殖民政府於1907入主柬埔寨之前,附近的僧侶還是定期清理吳哥窟遺跡周邊環境,18世紀還有日本佛教徒前往朝聖並繪製吳哥窟的建築設計圖。不過法國人引進的考古修復以及旅遊觀光管理,還是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讓全球都注意到這座世界級的人類遺產,因此在1920年代,法國殖民政府就已經讓吳哥窟成為全球熱門旅遊景點。吳哥窟的存在,讓後人得以遙想高棉帝國當年的輝煌璀璨,然而,如果想要理解高棉帝國疆域的「吳」遠弗屆,那麼我們就不能忽略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

e9ab98e6a389e981bae59d80e59cb0e59c96
吳哥窟位於柬埔寨洞里薩湖北面,圖中兩條黃色代表帝國公路,一條終點為披邁神廟,另一條為斯多苟通神廟;最西邊瀕臨泰緬交界者為「獅城」遺址,南邊一點是「甘烹藍寺」,曼谷北方則為華富里的「三峰塔」,可略見高棉帝國勢力的延伸。此外,從地形圖上可以稍微看出呵叻高原的四邊由山脈圍成,淺藍色為蒙河,深藍色為錫河,貫穿整個高原,是當年高棉文明在此區域築成的依據。如需放大觀看請點此地圖連結

高棉帝國影響力橫跨中南半島

「獅城」(เมืองสิงห์, Mueang Singh)遺址

泰國境內總計約有300處與高棉文明相關的遺址,多數分布在泰國東北呵叻高原一帶,其餘則零星散落在泰國中部不同區域,尤其是位於今日泰國北碧府的「獅城」遺址,就是當年與緬甸蒲甘王朝接壤的前線城市,證明高棉帝國的觸手橫跨整個中南半島。

912dcb67-3c45-4a4d-9b75-598f589330f0
Photo Credit:Frank
據學者Freeman指出,「獅城」的古蹟復原工程有些問題,其復原後的塔身高度與既有的高棉建築設計扞格。

獅城在高棉石碑上記載的原名是Srijaya Simhapura,意思就是「勝利獅城」,西扼前往伊洛瓦底江流域的關隘,由於沒有足夠文字記錄,「獅城」可能是帝國的軍事要塞,也可能是貿易站。此城引桂河(แม่น้ำแคว, River Kwai)水作護城及民生用水,正位於通往泰國知名景點「桂河大橋」的路上,值得旅客繞道佇足片刻,親自體驗帝國黃金時期的領土最前線。

ba48a679-c4da-439b-986e-fba9778a3800
Photo Credit:Frank
「獅城」一如高棉遺址,入口面東,該城引「桂河」水為城內所用。

三峰塔(พระปรางค์สามยอด, Phra Prang Sam Yot)

高棉帝國的影響力也在昭披耶河中游的華富里(ลพบุรี, Lopburi)一帶留下足跡。在高棉帝國的石碑上,此區稱Lavo;與此同時,中國宋朝的史書以「羅壺」稱之,元朝周達觀則在《真臘風土記》中改稱為「羅斛」,到了明朝則將「羅斛」以及南方的「暹國」合稱我們今日熟悉的「暹邏」。今日的華富里舊市區至今仍矗立一座名為三峰塔的高棉遺址,是該府重要的觀光景點,其剪影正是華富里的府徽。

846a9251-37c6-48df-943d-a13e0f6734f4
Photo Credit:Frank
三峰塔結構呈南北軸線排列,神廟正門口朝向東方,建於和大多數的高棉神廟結構相同。

前往三峰塔必須注意猖狂肆虐的猴群,華富里的猴群聚集不但時常攻擊觀光客手中的手機或飲料瓶,也常常闖入附近居民住宅或車內搶奪食物,當地居民不勝其擾。猴群囂張的程度,從當地民眾常常說「猴子會搭火車到其他城市」的情形可見一斑。為解決市區將近1,000隻猴群擾民的問題,泰國資源環境部在2020年6月進行驅離500隻猴群的計畫。

bf5b6634-f98d-4db3-9192-da063da00a2b
Photo Credit:Frank
三峰塔造型古樸雄渾,令人目不轉睛,但是請隨時注意腳邊準備對你展開攻擊的猴群。

甘烹藍神廟(วัดกำแพงแลง, Wat Kamphaeng Laeng)

3850ae6d-2e56-475e-8cb8-fbadcb88c9e0
Photo Credit:Frank
「甘烹藍神廟」位於碧武里府市區內的一座上座部佛教寺院之內,為闍耶跋摩七世時期的建築。

稍向南行前往泰國碧武里府,市區內的「甘烹藍神廟」是泰國境內最南端的高棉建築遺跡。遺跡包含四座塔以及一座神廟,隱身在泰國的佛教寺院之中,雖然高棉寺廟通常是祭祀印度教的濕婆神,但甘烹藍神廟建造初期的目的正是為了服務大乘佛教信徒,因此我們可以在神廟浮雕上發現右手施「降魔印」、左手施「禪定印」的佛像。時至今日,這宏偉的高棉遺跡依舊是泰國上座部佛教寺院內靈力的泉源。

937bd3ae-fe8b-45fa-b5ce-6a854bf02b47
Photo Credit:Frank
「甘烹藍寺」廟塔上的浮雕顯示建成之初是為了廣大的大乘佛教信眾。

呵叻高原孕育高棉文明不同風貌

「獅城」、「三峰塔」和「甘烹藍寺」劃下了高棉帝國領土的前緣,不過帝國核心是以泰國東北的「呵叻高原」(Khorat Plateau)以及柬埔寨與越南的洞里薩湖及湄公河流域兩大塊構成。「呵叻高原」其實平均高度只有海拔200公尺左右,但由於西邊的碧差汶山脈(Petchabun Range)和南邊的「扁擔山脈」(Dângrêk Range)用陡峭的崖壁為呵叻高原畫出邊界,對生活在洞里薩湖平原的高棉人來說,呵叻高原是一個天然的屏障,兩邊孕育著不同的宗教文化以及統治階層。

440d2ff2-1eef-41db-9a74-cb8bb3330962
Photo Credit:Frank
從泰柬邊境上的柏威夏神廟向下眺望,可明顯看出扁擔山脈用峭壁將呵叻高原與洞里薩湖平原一分為二。

高棉帝國統治者為了抹去天然屏障對帝國統一的障礙,特別興建帝國公路,將呵叻高原的城市與吳哥城相連,提升對內部的掌控,其中一條途經泰國武里蘭府的帕儂藍神廟(พนมรุ้ง, Phanom Rung),直達呵叻府的披邁神廟(พิมาย, Phimai),另一條則連接沙繳府的斯多苟通神廟(สด๊กก๊อกธม, Sdok Kok Thom)。即便高棉統治者努力將政治影響力投射到呵叻高原之上,但三座高棉遺址,仍透過建築風格向後人訴說此區域的獨特性。

披邁神廟

呵叻平原平緩的地形由蒙河(แม่น้ำมูล, Mun River)和錫河(แม่น้ำชี, Chi River)切穿,於泰寮邊境匯流入湄公河,由於夏天的颱風以及冬天的東北季風都難以將水氣帶入此區,導致每年呵叻高原的降雨量不穩,農作物侷限在蒙河和錫河流域周邊。披邁這座城市也不例外地坐落在蒙河邊,當時稱為「Vimayapura」,高棉文的V在泰文中轉音成了P。

9f75a7df-9a7e-4573-b519-8fcb836b9c93
Photo Credit:Frank
蒙河在地勢平緩的呵叻高原上蜿蜒,倘遇突如其來的強降雨,河水即漫過道路橋面,瞬間變成水鄉澤國。此圖攝於距披邁神廟約17公里之蒙河支流處。

「披邁神廟」為1080年至1107年在位之「闍耶跋摩六世」(Jayavarman VI,意為勝利守護者)所興建,他原本是呵叻高原區域的權貴,趁著平原的王室內亂以及對占婆用兵失利而奪權即位。雖然「披邁神廟」的造型和其他高棉遺址沒有太大的差異,但神廟中心處有一尊以七頭蛇那迦(Naga)護衛的佛像,加上許多雕刻細節,在在顯示其興建之初就是為了服務佛教信徒。

d52a4fc3-923c-436d-8b3f-d011a31eeb22
Photo Credit:Frank
主廟塔門上的浮雕,手持過頭頂之「金剛杵」侍於佛側,是為密宗裡「降三世明王」人間化身──「金剛手菩薩」。

值得注意的是,此時帝國首都吳哥城仍以印度教為國教,要到1181年即位的「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VII)才積極推廣佛教,前後差了80年,為何披邁神廟早在首都改宗之前就已「超前部署」?學者認為,這一現象顯示高棉帝國在呵叻高原興建城市時,仍然必須考慮當地的宗教信仰,因為早在6世紀陀羅缽地文化時期,佛教就已經是此區域的主要信仰。更嚴格來說,披邁神廟的許多浮雕甚至顯示呵叻高原的佛教受藏傳佛教影響,譬如主廟塔(prang)南塔門(gopura)上的浮雕,手持過頭頂之「金剛杵」侍於佛側,應該是密宗裡「降三世明王」(Trailokyavijaya)在人間的化身──「金剛手菩薩」(Vajrapāṇi)。

b8eb5a1e-4911-4447-b3f0-7d64af4c8a3e
Photo Credit:Frank
主廟塔門上的浮雕,手持過頭頂之「金剛杵」侍於佛側,是為密宗裡「降三世明王」人間化身──「金剛手菩薩」。

由於披邁神廟建造時間要比暹粒的吳哥窟更早,而且兩者廟塔頂端造型神似,因此有人認為披邁神廟是吳哥窟的原型,但是披邁神廟並非像一般高棉宗廟入口向正東崇拜太陽,而是面東南,有人認為是配合蒙河的流向,也有人認為是為了面向東南方的首都吳哥城,向帝國權力中心致敬。

4aa40e4c-abb4-408c-92a1-95bc3001bcc1
Photo Credit:Frank
「披邁神廟」建成時間早於「吳哥窟」,兩者廟塔頂端的造型相似度極高,因此許多人將「披邁神廟」視為「吳哥窟」的原型。

帕儂藍神廟

本文文首提到,1113年到1150年在位的「蘇利耶跋摩二世」,是吳哥窟的啟建者,他同時也催生了帕儂藍神廟。此廟位於今天泰國武里蘭府接近柬埔寨邊境的一座海拔約400公尺的死火山上,從地圖上看,很清楚可以發現該神廟就位於連接披邁和吳哥窟的帝國公路中點上。神廟依山而建,入口仍依據高棉神廟慣例面向東方,無論是清晨或是黃昏,沿著參道(causeway)拾級而上,仰首看著陽光映照廟身散發光輝,俯視則居高臨下瞭望平原,將帕儂藍神廟的宗教性推升到了另一個高度。

81c574f8-8cf6-4636-a6b6-45da990f2cbb
Photo Credit:Frank
帕儂藍神廟位於400公尺的死火山頂,參道依山而建,風景秀麗。

根據神廟出土的石碑顯示,「蘇利耶跋摩二世」和建造披邁神廟的「闍耶跋摩六世」類似,都與蒙河流域的統治階層有密切的關係,「蘇利耶跋摩二世」能夠入主吳哥城並且動用資源興建「吳哥窟」這曠世巨作,一部份來自呵叻高原貴族的奧援。

b1decf07-ef58-41c1-a9c6-ef77f5f715c3
Photo Credit:Frank
帕儂藍神廟位於吳哥城連結披邁城之間的帝國公路中繼站,供奉印度教神明為主,是「蘇利耶跋摩二世」在位期間建成。

帕儂藍神廟位置接近帝國首都,起造的時間點仍是高棉文明信奉印度教的時期,因此神廟內可見林迦以及印度教神祉的浮雕,最受矚目的是位於聖殿(sanctuary)的「毗濕奴(Vishnu)門楣(Lintel)浮雕」,描繪神話中,毗濕奴側臥象徵無限宇宙的那迦背上,從肚臍中誕生出創世之神梵天(Brahma)的景象。該門楣在1960年代一度遭竊,後來由美國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在1967年取得,經過博物館修復之後陳列了20年之久,館方最終同意泰國各界「物歸原主」的呼聲,於1988年將門楣重新安置原位,當時泰國電視台還特別錄製整個歷史性的過程,也讓今日到泰國的遊客,不必再多跑一趟美國欣賞這個描繪印度教神話的浮雕。

f768318c-8959-4c85-94cf-96af96f1a79d
Photo Credit:Frank
門楣上的浮雕刻畫著毗濕奴側臥象徵無限宇宙的那迦背上,從肚臍中誕生出創世之神梵天的景象。

斯多苟通神廟

斯多苟通神廟(Sdok Kok Thom,以下簡稱SKT)大約建於優陀耶迭多跋摩二世(Udayadityavarman II,意為日昇守護者)在位的西元1050年到1066年之間,位於鄰接柬埔寨的沙繳府,是當年高棉帝國通往呵叻高原的另一條公路終點站。由於距離曼谷較遠,且周邊沒有其他主要觀光景點,未若披邁和帕儂蘭神廟那樣受到觀光客的青睞,但SKT的修復狀況也是相當良好,尤其SKT出土的石刻紀錄,奠定了今日我們理解高棉帝國初期歷史的根基。例如一般史料將高棉帝國以西元802年作為建國起點,就是依據SKT出土的石碑,此外,碑文也刻下從開國君主闍耶跋摩二世(Jayavarman II)之後250年的12代君王姓名,以及帝國早期輾轉遷都的發展史。

55c0efad-0468-4052-91d7-b08e0c6a0ee2
Photo Credit:Frank
SKT出土的石碑記錄了高棉帝國初期發展歷程,對高棉歷史研究深具意義。

SKT在1980年代初期是「柬埔寨人民民族解放陣線」的軍事據點,直到1990年泰國軍隊驅散柬埔寨的軍隊之後,SKT才得以重新開放在世人面前,直到2004年,在日本與泰國合作之下,才將遺址附近的地雷全數清除完畢,讓遊客能夠在這碧樹如茵的歷史園區漫步。

4443d099-e141-4e4b-9521-237d31e594bd
Photo Credit:Frank
SKT在1980年代仍遭軍隊控制,直到2004年在日本的合作之下才終於將遺址附近的地雷清理乾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